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都市最强战帝 连载中

都市最强战帝

来源:掌文作者:小脚冰冷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五年前,他落魄如狗,她对他不离不弃。五年后,他强势崛起,誓要给她一片天!展开

本书标签: 小脚冰冷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酒店第十八层,一个装饰豪华的宴会厅内歌舞升平。

一身紫罗兰齐肩晚礼服的穆如雪,在林志飞的陪伴下,漫步在酒会现场,入耳皆是各种各样的攀谈声。

"郑少,你刚换的那辆限量版法拉利有一千万吧?"

"李小姐,听说你跟吴少分手,他给你两千万分手费,有没有这回事?"

"朱少,这位就是你打赏一千多万泡到手的女主播?"

听着这些攀谈声,林志飞只觉自己与这个圈子中的富二代差距太大,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所以,他更加坚定要快点把穆如雪引荐进顶级豪门,才能拉近他与这些高级富二代的距离,免得穆如雪哪天被苏辰那个废物给祸害掉,到时就没那么值钱了。

"哈喽,志飞。"

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青年,端着个红酒杯,朝林志飞招了招手。

"周少!"林志飞顿时眼前一亮,满脸堆笑迎上前去,握着周洋的手轻声道:"我把我表妹带来了。"

周洋给了林志飞一个满意的眼神,于是他走向穆如雪,指着周洋介绍道:"如雪,这位是恒泰集团的少东家周洋,家里资产高达三十多亿,你称呼他周少就行。"

接着,他又意思性的对周洋道:"周少,她我表妹穆如雪。"

"你好,穆小姐。"周洋迫不及待伸出友谊之手,自从几天前,他在酒吧看了穆如雪的商演后,就产生要泡她的念头了,所以就找到了林志飞,才有了这幅场面。

"你好。"穆如雪微微一笑,意思性的与周洋握了下手。

结果这一握,她纤细修长的小手就被周洋牢牢抓住,并且还用大拇指在她的手背上搓揉了起来。

穆如雪一惊,连忙抽手,但发现根本抽不出来,当即急道:"周少,你...抓疼我了。"

不料周洋一步上前,搂住她的香肩,凑到她耳旁轻声道:"做我女朋友怎样,我送你一辆保时捷,外加一百万现金。"

他周洋征服女人向来霸道,从不儿女情长,直接用钱砸,可谓是屡次不爽,就没有搞不定的女人。

却不曾想,穆如雪猛地从他怀里挣脱,努力克制心中的愤怒,说道:"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请周少自重。"

闻言,周洋的脸色瞬间塌了下来。

林志飞见势不妙,指着穆如雪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周少不仅家境好,人还长得帅,一年玩股票能赚几千万,可苏辰呢?他只是你捡回家的一条狗而已,靠你养着才能活,可你竟然把他当男朋友,你爸妈要是在世都得被你气死!"

"赶快给周少道歉,然后同意做他女朋友!"

"我不!"穆如雪红着眼眶道:"林志飞,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我是人不是商品,不允许你将我买卖给他人!"

说罢,她抹了一把幸酸和绝望的泪水大步离去。

她想爸爸妈妈了,如果他俩还在,绝对不会买卖她,也不会嫌弃苏辰。

"妈的!"

周洋顿时怒火中烧,大步追了上去,一把抓住穆如雪的胳膊将她转了个身,不等她反映过来,他就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推倒在桌上。

"你要...干嘛?"她神色慌张,由于脖子被死死掐住,她憋红脸艰难吐出几个字,挥着双手挣扎,但在一个野蛮男人的魔爪之下,弱小的她就像蝼蚁一样,根本无法挣脱。

"臭表子,为了个废物敢拒绝我,看我不整死你!"

周洋恶狠狠的道,残暴的捏开穆如雪的嘴,抓起一杯红酒就往她嘴里灌了下去。

咕噜咕噜!

穆如雪喉咙剧烈滚动,红酒一半顺着她的食道流下去,一半涌了出来。

很快,一杯灌完,因红酒跑进气管,她猛烈咳嗽起来,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心中冷若寒冰,绝望到了极点。

因为余光中,她的表哥林志飞,正冷眼旁观。

同样,一群男女青年也冷笑看着,他们不是认识周洋就是知道周洋,所以没人会同情穆如雪,更不会有人去帮她。

"如雪,你就从了周少吧,只要你对他真心,他一定会很宠爱你的。"林志飞走到一旁劝说道。

"我就是死,也不会从了这畜生!"穆如雪愤恨的咆哮。

周洋闻言,眼角猛地一抽,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那我就灌死你这个臭表子!"

话落,他再次发力捏开穆如雪的嘴,随手抓起一整瓶的红酒,就要塞进穆如雪的嘴里。

恰在此时,一声暴喝突兀响起。

"放开她!不然我杀了你!"

周洋冷不丁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松开穆如雪。

在场的人也是一惊,然后寻声看去,就看到一个留着短发,身材中等,穿着很普通的青年,一脸怒色跑进酒会现场,直奔蹲在地上狂咳的穆如雪。

"这小子是谁啊,竟然敢扬言杀周少?"

"看样子好像是个穷酸,该不会是酒店下班的服务员,想英雄救美吧?"

"你们看,他好像直奔那个女孩,该不会是那个女孩的男友吧?"

伴随着这道身影的出现,酒会现场顿时满是疑问声。

"这个废物怎么来了?"林志飞眉头猛地一皱。

一旁的周洋问道:"他就是你表妹的男友?"

"我表妹捡的一条狗,养了五年了,有点特殊感情,但并非男女之情,只是我表妹在学校追她的人比较多,所以拿这条狗当挡箭牌而已。"林志飞一脸赔笑的解释。

周洋点了点头,面露不屑之色:"既然是条流浪狗,那我就有千万种方法弄死。"

这个时候,苏辰已经在穆如雪身旁蹲下,急忙轻拍她的后背询问道:"如雪,你还好吧?"

穆如雪闻言,娇躯猛地一颤,惊悚的看着苏辰,慌张道:"苏辰,你怎么来了?我没事,你快走。"

她连忙将苏辰拉起,推着赶他走,唯恐苏辰又为她拼命。

只是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推不动一直以来弱不经风的苏辰了。

"如雪,我的病好了,以前你为我遮风挡雨,从今天开始,我要为你扛起一片天。"他抽了几张纸巾,一边擦拭着穆如雪脸上和脖子上的酒水,一边坚定说道。

穆如雪闻言,只觉琼鼻一酸,突然有一种特别想哭的冲动。

可林志飞却笑了:"你一个废物,就算病好了也改变不了你是废物的现实,你拿什么去替如雪撑起一片天?"

"如果你真想为如雪好,就离开她,不要再去耽误她的青春了,你知不知道为了养你、照顾你这个废物,如雪拒绝了多少富家公子的追求?"

"正如周少。"他指向一旁的周洋:"人帅又多金,开的是八百万的兰博基尼,住的是两千万的豪华公寓,一身的穿戴超过两百万。反观你,穿的跟乞丐一样,一分钱赚不着也就算了,每个月买药还得花如雪一两万,你说你这样的废物,怎么好意思说替如雪扛起一片天?"

"实在是贻笑大方!"

这番话一出口,顿时满堂嘲笑。

"这种废物怎么好意思活在世上啊。"

"我要是他,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太他妈丢人了,简直浪费国家的粮食。"

"这个女的也真是胸大无脑,养这么一个废物,还不如养条哈巴狗呢,省的让人笑话。"

周洋更是苦笑连连,指着窗户对苏辰说道:"跳下去,我给你找块好的墓地葬了,早点去投胎,说不定下辈子也能像我一样出生在富裕家庭。"

"苏辰,我们走!"穆如雪敢怒不敢言,怕祸及苏辰,所以只想带他离开这。

"谁让你走?"周洋冷声喝道:"想走可以,先把那瓶红酒喝完再走!"

"你..."穆如雪恨的咬牙切齿。

就在这时,苏辰开口了:"本来我不想吓着如雪,打算抽空找你算账,既然你迫不及待的想死,我成全你。"

话落,他一步踏了出去。

中海市,聚仙阁茶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端坐在评书台上,有声有色的讲着《西游记》的故事。

台下一片安静,数百茶客竖耳倾听。

突然,一个绑着马尾辫的女生站了起来。

她大约二十出头,一米七左右身高,皮肤白如羊脂,略施粉黛,一袭白衬衫与蓝色紧身牛仔裤的搭配,往那一站,超凡脱俗,立即就吸引来了不少灼灼的眼神。

"苏辰,我明晚有个商演,先去找青柠姐她们去排练一下,你在这乖乖听评书哦。"她来到一个脸色白皙的男生面前微笑说道。

苏辰仰头看着她,目光充斥着柔和:"如雪,可不可以不去,我..."

"傻瓜,我得赚钱给你买药呢。"穆如雪打断苏辰的话,从钱包里抽出十几张红票塞到苏辰手上:"一会儿回去顺路去抓几幅药,等我回去给你煎。"

苏辰立即摇头,起身将钱递给穆如雪,说道。"我的病好了,不用买药,以后我赚钱给你花。"

穆如雪一愣,而后欣慰一笑:"我知道你心疼我,不想我一边读书一边赚钱把自己累坏,可你得把病养好,才有能力赚钱给我花不是?"

说罢,她将苏辰拿钱的手推了回去。

苏辰正要开口,一个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我说表妹,打电话给你也不接,跟苏辰这废物跑来听评书,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表哥?"

是一个青年,搂着个妖艳性感的女子走了过来。

"我忘带手机了,还有,苏辰不是废物,请你不要侮辱他。"穆如雪有些生气的说道。

林志飞嗤笑,嫌弃的撇了苏辰一眼:"一个靠女人养活的东西,说他废物都抬举他了。"

"表哥,你...!"穆如雪气红了俏脸。

"你什么你,赶紧的,表哥带你去选套礼服,今晚跟表哥去天盛大酒店参加一个酒会。"林志飞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不去。"穆如雪将头扭到一边。

林志飞顿时不满道:"不去我打死这个废物!"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你--!"穆如雪小拳头一攥,气的胸脯颤颤,恶狠狠的瞪着林志飞。

"如雪,我不怕他。"这时候苏辰拉了拉穆如雪,示意她不要生气。

"哼。"林志飞的女友刘倩玲冷哼道:"你一个废物病秧子,活着都是折磨,当然不怕被打死。"

"你给我闭嘴!"穆如雪恼羞成怒的喝道。

结果因声音太大,她猛地发现自己闯下大祸了!

因为评书台上的老者,正说到:"我西牛贺洲者,不贪不杀,养气潜灵,虽无上真,人人固寿..."

结果一个'你给我闭嘴'闯入耳朵,老者立即闭嘴,目光阴冷的在评书台下扫了起来。

与此同时,茶馆内诸多目光也都汇集在了穆如雪身上。

气氛瞬间僵住。

"谁说的?"评书台上的老者冷声问道。

"完了完了!"林志飞顿时不知所措,"倩玲,你快想想办法帮帮如雪,她不是故意的..."

"我的天,你让我怎么帮啊!"刘倩玲欲哭无泪:"那可是沈老啊,中海四大家族之一的沈家掌舵人,我就是把我爸叫来,在沈老面前也说不上话啊,至于我,在他面前更是连个屁都不是,我看还是让如雪跪下道歉,兴许沈老能饶她。"

林志飞:"......"

"是谁让我家老太爷闭嘴的!给我站出来!否则被我揪出来别怪我不客气!"沈老左侧的魁梧男子愤然道。

穆如雪娇躯猛地一颤,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但她还是咬了咬牙,准备承认。

可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悍然响起:

"我说的。"

赫然是苏辰拦在了穆如雪跟前,随着他的声音响起,即刻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所有目光都汇集在了他的身上。

"苏辰?"

穆如雪惊呆了,但很快她就十万火急的喊道:"不是他说的!是我说的!与他无关!"

"不!沈老,是他说的,我可以作证。"林志飞见机会来了,指着苏辰朝评书台喊道。

他早就想拆散苏辰和穆如雪,把穆如雪介绍给豪门公子哥,能赚一笔介绍费,奈何穆如雪太固执,就是守着这个废物不放,这个时候不借机除掉这个废物更待何时?

"我也可以作证!就是他说的!"刘倩玲也指证苏辰。

"你们俩个..."穆如雪都要急哭了。

砰!

沈老拍案而起,怒视苏辰道:"我问你!为什么打断我说评书?"

"你评书说的有毛病,我当然要打断。"苏辰理直气壮的回击。

五年前,仙界一代巨擘天玄战帝苏辰,遭挚爱背叛,被大方仙帝围攻打爆万丈法身,从天极大陆掉到地球,是穆如雪救了他,得知他举目无亲,还让她父亲收养他。

那年她十六岁,每天骑着单车载着他上下学,每次他被欺负她都会挺身而出。

特别是三年前,穆家惨遭血洗,父母失踪,产业被瓜分霸占,穆如雪带着他从花都逃到中海。

本想投靠她姑姑,奈何她姑姑一家怕被殃及,不认她这个侄女,无奈之下,她咬着牙关,用弱小的身躯,肩负起了照顾苏辰的义务。

这三年来,她受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泪,苏辰心里跟明镜似得,只是神魂破碎,修为尽散的他手无缚鸡之力,只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好在她坚持过来了,他也熬过来了。

从现在开始,他要改变一切,用自己的双手,打出一片锦绣江山,赠予这个对他恩重如山的女孩。

因为就在刚才,他破碎的神魂终于愈合了。

只是他这话一出口,场面顿时爆炸。

"小子!你太放肆了!竟敢说沈老的评书有毛病!我看是你脑子有毛病!"

"你他妈想死了你!沈老的评书哪里有毛病了?"

"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别说沈老了,我都得给你把腿都打断!"

听着铺天盖地的愤慨声覆盖过来,穆如雪想死的心都有了,只觉得自己就是个惹事精,害得苏辰被推上风口浪尖。

可林志飞却乐坏了,满脸幸灾乐祸的看着苏辰,甚至都已经想象到苏辰的后果,最轻也得被打断一条腿。

果然,沈老抽搐着眼角喝道:"哪里有毛病你说,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别怪我不客气!"

"可以。"苏辰胸有成竹道:"我问你,万寿山五庄观属于哪个部州?"

沈老:"西牛贺洲啊!"

苏辰:"那我问你,五庄观的观主是何人?"

沈老:"镇元子大仙啊!"

苏辰:"那我再问你,镇元子供奉的是什么?"

沈老:"天地二字啊!"

苏辰:"他为何只供天地?"

沈老:"因为三清是他的朋友,四御是他的故人,九曜是他的晚辈,元辰是他的下宾,所以只供天地。这天地二字,上头的,礼上还当;下边的,还受不得镇元子大仙的香火。是他谄佞出来的。"

苏辰:"那依你这么说,镇元子大仙很厉害咯?"

沈老:"那当然!虐孙悟空就跟玩似得,能不厉害?"

苏辰:"那他算不算上真?"

沈老:"你这不是废话?人家是地仙之祖,跟三清平起平坐,怎么可能不是上真。"

苏辰:"那刚才谁说,西牛贺洲者虽无上真?"

沈老:"我..."

苏辰:"明明有上真,你却说无上真,我让你闭嘴有毛病吗?"

沈老:"......"

他猛地发现,自己被这青年说懵逼了,给绕了进去,顿时只觉无言以对,老脸唰的涨红,血压更是猛地飙升,良久后才憋出了几个字:

"没毛病!我服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