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狂龙归来 连载中

狂龙归来

来源:掌文作者:小鸡吃老鹰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除却君身三重雪,天下谁人配白衣?六年戎马,狂神回归,掀翻这片天。展开

本书标签: 小鸡吃老鹰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楚凡扭头走来,所有人心脏都是一紧。

"给我打死他!"孙超狰狞着脸,发号施令,他旁边两个保镖立时蹿了出去,左右两道黑影挥舞着铁拳,朝着楚凡头顶砸去,拳风呼啸,巨力袭来,也就是在此刻,楚凡双目如电,射出恐怖至极气息,单掌开天门般左右横劈,劈中两人手腕,随着"咔嚓"两道骨裂的声音,两人手腕软趴趴的断裂开,一时之间整个李家老宅被痛苦嚎叫声充斥。

李家众人还在愣神之中,却见楚凡一步踏来,抬脚把那孙超踹在地上,踩在他的头顶。

"别走上你爹的老路,给你们孙家留个种,我这人,不喜欢灭人全族的,但也有例外。"楚凡脚下微微有力,他额头渗出大片血液,宛如整个颅骨都裂开一样。

李洁吓得惊声尖叫。

李寻雪不敢相信,小凡哥居然真的动手打了孙超?

她刚刚让他走,就是不想让他触怒孙超以免惹祸上身,结果……现在这种情况无疑是翻了天了,孙家大怒,黄龙会大怒,就算是寻欢大哥活着都很难保住楚凡,更别说现在李家已经完全没落,没有了丝毫与黄龙会抗衡的力量。

地上。

孙超面若魔鬼,想要说话,可张开嘴溢出的却是鲜血。

"李家崛起,无须依靠这种垃圾力量。"说完楚凡一脚把孙超踢出了门外,而后又飞身两脚把那两个满地滚的保镖也给踢了出去,这才负手离开。

李二妈都快要疯了,这小子回来果然没有好事,跟那李寻欢一样,两个人都是出了名的疯子,打了孙超这让他们如何交代?孙超若是迁怒他们李家,他们又如何应付黄龙会那种庞然大物?

"杀!杀了他!"

孙超红着眼,趴在地上,指着楚凡离开的方向。

李家一众人立刻追了出去,只有福伯在屋里傻愣愣的站着,眼中不易察觉的闪过一抹欣慰。

外面,徐辉身着血红色甲胄,看到楚凡出来这才下了车。

"先生,刚刚二列编那边发来消息,说是您要的证据已经基本搜集完毕。"

"三四列编也基本跟晋西市某些大人物通了气,他们表示不会干预先生您的事情,无意与您作对。"

楚凡点了点头,有了他要的东西,针对那些一年多以前对李家出手以至于害死李寻欢的人,楚凡也终于能够有目的讨要一个说法,等这一天,他可是足足等了一年多。

正当楚凡准备离开的时候,李家那几个人从大院跑了出来,可他们跑到门口后,硬生生停住了脚步,李二妈怔怔的看着楚凡旁边血红色钢甲的男子,还有停在身后的红龙标纹的悍马,一时之间脑回路梗死,到了嘴边的话全部都咽了下去。

"雪儿,三天之后我来参加你的婚礼,记住我说过的话。"楚凡对着李寻雪嘱托了一句,随后钻进车中。

"先生,我们出发?"徐辉问道。

"嗯,出发。"楚凡微微额首,之后坐在后排闭目养神,不再说话。

等到楚凡离开后好几分钟,李二妈这才回神。

"刚刚那辆车是楚凡的?那不是悍马吗?几十万的车啊!"李二妈不是傻子,嫁到李家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之下对于好车豪车也了解许多,不至于对这方面表现的像个愣头青。

这种几十万上百万的车,以前他们李家也有,配置看上去还没有这辆车好。

还有那身着血红色战甲的男人,为何如此恭敬的称呼楚凡为先生?

"小康?你认识那红色铁甲男人身上的徽章标志吗?"李二妈连忙问道。

"不认识,感觉挺很low,一条金色长龙挂在一枚星星上,真他妈能装逼。"李康摇着头,"改天我去问问二叔,二叔以前在军中工作,应该对这些比较熟悉。"

"行,你赶紧问问,这事不能耽搁!"李二妈连忙催促。

这时孙少才在两个断手保镖搀扶下走出李家大院。

"那狗日的人呢?老子不弄死他,以后就不用在晋西市混了!"孙超龇牙咧嘴的说道。

"孙少,那小子坐车跑了,好像混的不错,还有人开悍马接送。"李康苦笑一声。

"呵呵,放他妈的狗屁,混得不错又怎么了?老子的黄龙会在晋西市纵横这么多年,谁不敬畏三分?"孙超嗤之以鼻。

"他妈的,他不是说三天后来参加我跟雪儿的婚礼吗?老子等着他,顺便给他备一份超级大礼!"

发生了这些事,孙超也没心思带李寻雪回家了,他立刻给自己老爸打去电话,要把这件事汇报上去。

只是那个电话他怎么打都打不通,无奈之下只得带着人先回黄龙会总部。

李寻雪站在门口,双手交叉握拳放在胸口,作祈福状,目光充满担心。

面对黄龙会那种庞然大物,小凡哥他该怎么办啊?

……

再说楚凡这边,离开李家老宅之后在市中心跟第二列编队长铁龙碰了头,厚厚一沓资料交到楚凡手中。

"经过调查取证,十九个月之前针对李家那场掠夺计划,一共有六大势力共同参与,背后无数小势力跟着一同喝汤。"

"这六大势力分别是黄龙会、吴、柳、赵三大本土家族,久负盛名的武学组织圣地,古武堂,以及一个正规组织……徽门学府。"

"连那些势力都参与进来了?真有意思,既然你们先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楚凡双目如电,一边翻看资料一边喃喃自语。

徽门学府作为正规势力,受到约束较大,按道理说是绝对不会引火烧身,干出抢人财产,杀人性命之事,可徽门学府既然做了,那么就代表他不怕报复。

如此也好,楚凡从来都不惧对方是什么势力,你们做初一,我来做十五。

"命令第五列编大队驻守北方,暗中限制徽门学府的人出行,其他列编队休憩三日,听我调令。"

"那先生您?"徐辉连忙问道。

"我去曾经的李家别墅看看,看看是谁霸占了寻欢跟义父他们的住处。"楚凡笑了笑,笑容中杀机无限,让人不由寒颤。

寻欢的父亲是他义父,六年前跟寻欢相识之后,楚凡的行事作风深得李道然喜欢,收为义子之后享受李家资源,也因此得到不少李家后代仇视,时境过迁,那点仇视放到如今早就烟消云散,而且整个李家楚凡重视的也就那么几个人,其他人什么想法什么眼光他也本就不在意。

他如今要做的便是为李家平冤昭雪。

"先生,我与你一同前去,我们第一列编队所有兄弟,为您压阵。"徐辉连忙说道。

"先生,此行您若是不造势,怕是会给那些人错觉,觉得您有所顾忌,那些人什么性格您不是不知道,得寸进尺是他们最喜欢玩的牌路。"

楚凡想了想,觉得徐辉说的也有道理。

"开车,出发。"

军版悍马疾驰而去,同时驻扎码头附近的三千多血龙卫也被调来了市区中心附近,浩浩荡荡,宛如天王出行,神将护道。

在李家没落之前,他们一直都住在市中心别墅,数千平米复式别墅,住着李家几十口人绰绰有余,现如今这座复式别墅已经成了吴家私有财产,没有任何房产转移记录,仅仅是一场低价拍卖,就把这栋别墅易主了,这其中猫腻,玩商业的都懂。

黄昏之下,天色渐暗,从别墅区外看去,入眼处是喷泉广场,广场边的停车场豪车如雨、灌溉如瀑,在这渐渐变得昏沉的空气中,狂欢正在激烈进行,火热的气氛席卷方圆数公里,来往宾客无不是西装革履、气质非凡。

楚凡与徐辉一同进入广场内的私人别墅区,李家庄园门户大开,不少人都朝内涌入,这里不需要邀请函之内的东西,但也没有不长眼不怕死的偷摸进去混吃混喝。

现如今晋西市吴家最大,便是黄龙会都要矮他一头,谁敢在这个风头触了吴家的霉头?

"你猜,今晚我要杀几个人?"楚凡目光如电,双手负于身后,望着这本该属于李家的庄园,如今却成了别人的狂欢圣地,心中有着止不住的怒火在熊熊燃烧。

寻欢,你在天英灵,定然是不甘吧?

"让我爽!"

"或者我让你爽!"

"你一个臭当兵退役的,姑奶奶临幸你是你的荣幸,你没有多余的选择,除非你想下海喂鱼。"

浅海领域,和平公主号游轮缓缓行驶于平静的海面,然而游轮客舱某房间却并不平静。

楚凡裸着上身站在床边,说话这女人就在他身前,两人相隔半寸,女人穿着黑丝短裙,空气中大片雪白暴露,馨香满屋。

一分钟前,楚凡刚好结束锻炼,这女人敲响他房门,走进他的房间,说是在船上已经注意他许久,想包养他,还说她的男人是什么黄龙会副会长,在晋西市人脉如海,权势滔天,做她小男人以后在晋西市完全可以横行无忌,还有数不清的财富。

听到这些话,楚凡笑笑想把她打发走,却没料这女人死皮赖脸,居然耍起横来了。

"我念你是个女人,不想跟你计较,滚出去。"楚凡面无表情,指着门外。

女人表情一窒,不过很快又暧昧起来,俏脸发烫。

"错过了我你肯定会后悔,你不懂我的背景有多厉害,我念在你不懂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跟我做一次,就一次,我保证这件事谁都不会知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不用担心有人会找你麻烦,也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道德负担!"说着她半扯开裹胸,伸着手就要去抓楚凡那身坚如钢铸、纵横布满伤疤的胸肌。

哪料这时楚凡直接拍开她的手,"滚!"

女人灰头土脸被赶出了房间。

关上了门,楚凡哑然一笑,他没想到这次回国还能碰到这种极品?实在是让人惊讶之余,也有几分无奈,在境外浴血奋战,登顶王者之位,他身上那股难言的魅力的确是一般女人难以抵抗的,同时也并非是他不好色,而是实在看不上这种随便的风尘货色。

看了看时间,也快要抵达目的地了,当游轮的鸣笛声响起时,楚凡利用最后时间冲了个澡,随后收拾行李去了客舱等待靠岸。

然而,麻烦还是很快来了。

几道身影跃进客舱,大马金刀,气势逼人,后面是西装革履的游轮安保人员,疏散游客,服务在这几个男人周围,生恐有一丝一毫得罪。

"芸芸,哪个孽种非礼你?我把他双手剁了扔海里喂鱼。"

嘈杂的客舱,陡然间空气静止。

"雄哥,就是他啦!刚刚人家在洗澡,他冲进来就要对人家使坏,要不是人家拼命抵抗,现在都……都……都没脸见雄哥您了。"芸芸咬着嘴唇,指着坐在人群中间的楚凡,委屈巴巴的说道,几乎要哭出声来,"雄哥你要为人家做主嘛!"

一瞬间无数目光投来,就像是聚光灯打在他身上,直接成了整船焦点。

孙雄阔步走来,站在楚凡面前,脸上浮现一抹略显狰狞的笑容,"你动了我的女人?"

虽然孙雄声音平静,可是个人都能听到平静之下的惊涛骇浪与惊天冷意。

"胆儿挺肥,你可知道我是谁?"见楚凡没有回应,孙雄自然觉得他默认了,脸色更沉。

可楚凡依旧是面无表情,静如死水的眸子恍若万年无波。

吓破胆了。

众人默然,有些怜悯起这家伙来。

"我叫孙雄,你可能没听过我,不过我觉得你肯定听过晋西市黄龙会,而我,就是黄龙会的副会长,我大哥叫孙淼。"

"这片海域,由我黄龙会做主,包括晋西南部码头,我黄龙会也是主人。"孙雄脸上笑容扩散开。

黄龙会这三个字一出,整个客舱温度下降,所有人都倒抽了口冷气,坐上这艘船的,几乎都是江南本地人,哪能没听过黄龙会的名头?这个晋西市第一大组织足足拥有千人力量,垄断了晋西市百分之三十左右的娱乐行业,同时这群人还是海上强盗,经常拦截路过商船。

在晋西,除了官方之外,基本没有什么力量敢跟黄龙会作对。

谁能想到黄龙会的副会长居然在这艘船上?

一时间所有游客都缩着脑袋,恨不得藏到座位底下去。

见到楚凡仍旧是不说话,孙雄终于失去了所有耐心,摆了摆手,"砍断双手,丢海里喂鱼。"

他的手下就等着这句话,顷刻间四个大块头一拥而上,龇着牙,铁拳猛砸上去。

芸芸眼神漠然,双手抱在肥硕的胸前,瞥着楚凡,有些得意。

敢拒绝她?这就是下场,可惜了,这么棒的一个男人,她自己都没尝到滋味,倒是让那些鱼儿享用了。

两秒之后芸芸脸上笑容僵化,三道黑影从她身边飞过,狠狠砸在身后船舱铁壁上,半寸厚的铁壁,上面有三道浅薄的人形痕迹。

最后一个小弟被楚凡捏着手腕,他龇牙咧嘴的瞪着楚凡,仍凭他怎么挣脱,都如同被铁钳紧紧箍住,半分不能动弹。

"不管你是黄龙会还是青龙会,看住你的贱女人,她会给你招致灭顶之灾。"说着楚凡两指一捏,面前这人手腕扭曲粉碎,一百八十度弯折过去。

满场死寂,噤若寒蝉,众人憋住呼吸,安静的落针可闻。

他?还手了?

当着孙雄的面打了他黄龙会的人,还让他看住他的贱女人?

"住手!"船上保安从外面冲进来,快速控制在楚凡周围。

"孙先生,对不起,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游轮管理方有责任。"保安队长周寒在孙雄面前低声下气,诚惶诚恐道。

"你看到了,他当着我的面,打了我的人,对我出言不逊,我们黄龙会做事向来直接,而且这片大海从来不缺被我丢下去喂鱼的尸体。"孙雄表情阴寒到极致。

"我懂我懂,孙先生,我正在让人调取他的登船资料,您别急……"周寒说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就是,只要资料确定他不是什么大人物,就可以直接动手,杀掉扔海里,如果对方身份棘手,不需要他周寒说,孙雄也会心中拿捏有数。

几乎就是在他话音刚落的瞬间,外面有人跑了进来,小声在周寒耳边说了什么。

周寒听完眉心忍不住一蹙,看向孙雄。

"孙先生,登船信息显示他是个退役军人,会不会……?"

"呵,我当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连我孙雄的马子都敢碰?你是看不起老子,还是看不起老子手下的黄龙会?"孙雄嗤笑一声,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样,面色无比倨傲,当着船舱几十人面肆无忌惮的说道:"老子在晋西市混了这么多年,什么人不敢宰?别说是他,在我黄龙会面前就是他长官来了也得给老子憋着口气,毕恭毕敬喊我一声孙哥,乖乖给老子舔鞋。"

"小子,我承认你很能打,可这又如何呢?马上靠岸了,忘了告诉你,晋西码头就是我黄龙会的地盘,我二百多号兄弟都驻守在这里。"

"你能活着离开这条船,就当老子说的话是放屁!"

孙雄宛如操纵生命的上位者,俯视着楚凡嘿嘿冷笑。

这个时候楚凡表情也是第一次发生变化,从平静到涌上一层无法言喻的寒意。

"原本我不想杀你的。"

"哦?这么说你还想杀我?哈哈哈,有意思,这个笑话我喜欢。"孙雄眉头挑的飞起,表情很是不可思议。

只听楚凡自言自语般……,"两年前,我的唯一长官因公殉职,他死在抵抗黑暗势力的战争中,我很尊重他,你这种躲在海边干着偷鸡摸狗勾当的蛆虫,不应该侮辱他。"

人群先是安静了一会,随后众人轰然大笑,充斥着整个船舱,孙雄更是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哎呦呦,你瞧瞧,还不乐意了?老子就侮辱他,还因公殉职?还抵抗黑暗势力?老子黄龙会也是黑暗势力,你吓唬谁呢?编故事谁不会啊?狗屁不是的玩意,老子人头就摆在这,你不爽你倒是给拿走啊?"

孙雄话音刚落,外面响起游轮女声播报。

"本次航班终点站晋西站已经抵达目的地,请各位游客拿好行李准备离船,欢迎下次您的光临。"

"老子的人手都在码头,老子就在甲板等你,你有种就把老子的黄龙会给挑了,没种就自断四肢,跪地磕头喊爷爷饶命,别他妈死了都不知道这个世界谁能惹谁不能惹!"

孙雄搂着妖艳美女芸芸嚣张离开船舱,随后众人才如受惊的鸟兽,一涌而出,跟楚凡拉开极大距离,生恐惹上麻烦。

周寒走过来拍了拍楚凡肩膀,表情有些戏谑,"要怪就怪自己没见过世面,不懂这个世界的规则与可怕,小兄弟,我救不了你,为自己的愚蠢买单吧。"

一伙人离开船舱,踏上甲板,下一刻,所有声音戛然而止,随着海风,静止在海面上。

甲板上,游客、船员、保安止步,风声鹤唳,所有人都处在一种惊惧状态中,看到这一幕的人,绝对会永生铭刻在他们的记忆里,到死都不会磨灭。

百丈码头,血色狂舞,猩红色的钢铁甲胄加身,数千名钢铁战士筑起无法摧毁的城墙,犹如一股力量洪流,推灭一切,光是站在那里,就让人头皮发麻,忍不住跪地膜拜。

这是一支怎样的队伍?雇佣兵?还是私人卫队力量?官方怎么会允许这样一支力量存在?正大光明的存在?

"让开,他们是来接我回国的。"

楚凡的声音如同一颗石子丢进平静的海面,一层层涟漪激荡开,孙雄、芸芸、周寒三人猛地一个哆嗦,转头盯着楚凡,特别是芸芸跟孙雄,两人瞳孔已经缩成了一个点,惊惧从双眼蔓延到全身。

接他的?难道说这些人……?

"龙尊,血龙卫第一列编,三千两百龙卫集结完毕,恭迎龙尊回国!"如猛兽吐息,震颤心声的呐喊冲击在平静的海面上,掀起惊涛骇浪。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