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3

绝代战神 连载中

绝代战神

来源:掌文作者:萌妖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世人只当他是乡下来的穷小子。可谁能想到他是能掀起血雨腥风的不灭战神!展开

本书标签: 萌妖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吃饭的地方不远,距离姚氏集团开车过去就五分钟,处于市中心的位置。

除了人流大之外,这餐厅还有一个特点,来的人几乎全都是淮南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姚雪晴之所以会带秦羽来这里吃饭,也正是因为这点,而且还选择了一楼大厅最显眼的位置,她需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又有了男朋友。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他们都不是话多的人,所以坐在一起很沉默,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

姚雪晴在等着秦羽先开口聊天,毕竟她的是女人,不太好主动,却是没想到三五分钟下来,秦羽比她还沉得住气,冷冰冰的绝美容颜多少有些崩不住,良久,还是她率先开口,如若不经意的询问,"你那朋友不跟我们一起吃饭?"

她指的是猎鹰。

"他有事要办。"几分钟前,猎鹰被秦羽派去云水村,得把婚书拿来。

开车去,一来一回,两天时间刚刚好。

只是这话让姚雪晴不知道要怎么接,她知道猎鹰也是青龙组的人,说不定要办的是很机密的事情,她可不能去继续追问猎鹰是去办的什么事。

气氛再次尴尬下来,姚雪晴坐着很是不自在,反倒是对面的秦羽把玩着手里的手机,像个没事人。

姚雪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和别的男人接触,她都会尽量的保持一个礼貌的距离,可就算是这样,那些男人的视线就和长在她身上一样,根本不带挪开一下,而像现在这样和男人单独一起吃饭,还是第一次,对面的男人竟是宁愿看手机都不看她?

这让从来都不在意男人看法的姚雪晴,心里有几分挫败。

当然,也就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她调整好了心绪。

正好这时有认识的人过来和姚雪晴打招呼。

"姚总,好久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是一个油腻的中年胖子,身边还带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没有意外的话,这是带着小情人出来吃饭。

姚雪晴礼貌的站起来,伸手轻轻一握之后分开,"刘总好。"

"这位是?"刘威的眯眯眼看向了还坐着的秦羽,视线中不乏带着审视。

要知道在淮南市姚雪晴很少在外面吃饭,更少和男人一起吃饭,今天居然直接跟一个男人在餐厅的一楼大厅端端正正的坐着,光是这一现象就足够让人好奇秦羽的身份。

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有人来问,姚雪晴唇角微微勾起,表情中多了一份正式,"这位是我男朋友,秦羽。"

刘威更惊奇了,但很快,他了然。

就如同姚雪晴的长相气质和能力在整个淮南市很出名一样,她一共找过三任假男友这件事在淮南市也很出名,每一任的时间都不长,最多就一个月就会被发现是假的。

主要是,假的太离谱,姚雪晴跟那三人之间没有任何的互动,仅仅只是嘴上说一句是男女朋友。

虽然这次,姚雪晴会和她所谓的男朋友一起吃饭,刘威很诧异,但他还是觉得,这次肯定又是一个假男友,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戳穿。

一次两次,或许大家还都等着看戏,次数多了,大家也就觉得无趣。

顿时对秦羽没了任何好奇,刘威笑呵呵起来,"原来是这样,那我就不打扰姚总你们两人的甜蜜共餐时间了。"

稍微寒暄两句之后,刘威带着他的小情人去了楼上。

楼上的人可不少,都是一个圈子的人,等刘威上去之后,把这事当做笑话般的随口提了一句。

还没五分钟,二楼的人基本全都知道了,姚氏集团姚雪晴又找了一个假男友来。

可即便是假的,还是有人会在意。

徐天润原本是在二楼跟人边谈项目边吃饭,听见这事,坐不住了,赶紧下楼,在快要下楼梯时,他稍稍整理了下衣领,保持着一个最好的状态,笑容满面的走到姚雪晴跟前,"雪晴,你来这里吃饭怎么不叫我,我们可以一起,正好二楼订了个雅间。"

"不用,我在这里就挺好,不劳徐大少费心。"姚雪晴冷冰冰的说着。

对面的秦羽倒是多看了这个徐大少两眼,发现他和今天在乔家看见的那个徐天泽有七八分相似,而且都姓徐。

不用想,肯定是两兄弟。

习惯了姚雪晴的态度,徐天润并不在意她的拒绝,视线转向秦羽,他故作疑惑的问道,"我在上面听说雪晴你又交了个男朋友,所以下来看看,只是这位先生面生的很,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哥?"

'又'这个字,被他特意咬重,暗指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徐天润的心里也已经给秦羽盖上了一个'假'章,不说淮南市,就算是整个岭南省,稍有地位的公子哥,他都认识,即便是不认识,至少也都见过。

可眼前这个坐着的男人,徐天润在脑子里搜索了个遍,确定以及肯定,没有见过秦羽。

想着,他没忍住,轻轻嗤笑了一声。

秦羽抬起眼皮,目光淡淡,"我是哪家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雪晴,很恩爱。"

"你!"徐天润心底大怒,不过良好的教养让他忍了下来,阴测测的笑了笑,"是吗,那就提前恭喜你,抱得美人归。"

点的餐正好上来,当着徐天润的面,秦羽夹了一块肉到姚雪晴碗里,"多吃点,你太瘦,摸起来没肉。"

姚雪晴脸一热,她都完全没料到,秦羽会说的这么直白。

看着姚雪晴那小女人的反应,徐天润感觉自己要炸了,怎么回事?这个所谓的男朋友不应该也是假的么?!

在徐天润看来,姚雪晴是他势在必得的东西,在整个淮南市,就只有他徐家是和姚家最门当户对,除了他徐天润,还有谁能配得上姚雪晴?

但是他现在有些慌了。

不不不,他不能慌!姚雪晴只能是他的!

眼底闪过厉色,他皮笑肉不笑,"雪晴,你们慢慢吃,有什么事喊我就好,我就在楼上。"

上楼之后,徐天润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给我查一个叫做秦羽的人!"

客厅里,高档的皮质沙发上,一对母女神色各异。

何曼干笑着看向对面,"小羽是吧,你跟冰若从来没有接触过,要是因为一个二十多年前定下的娃娃亲就这么结婚,是不是太草率了点。"

一旁的乔冰若完全一副不太耐烦的模样,嫌弃和鄙夷在脸上异常明显,"就是,都什么年代了,还娃娃亲,你自己不觉得可笑?!"

何曼动作夸张的瞪了一眼乔冰若,转瞬带上丝丝歉意,"小羽你别在意,冰若就这么心直口快,其实没有恶意。"

对面沙发上的是一个二十七八上下的男人,皮质沙发软的陷下去,男人却是端坐的笔直,只见他神色淡然的开口,"没事,我也是正好来淮南市有点事要办,想起来还有这婚约在身,就顺便来问问,如果乔小姐没有要与我结婚的意思,那这婚,作废即可。"

停顿片刻,又道,"这次我出来的急,婚书没带在身上,回去之后我会让人送来。"

乔家与秦家以前都是云水村的人,两老爷子从小玩到大,关系很好,在孙子辈的秦羽和乔冰若出生后,两家欢天喜地的订了娃娃亲。

只是还没半年,乔家老爷子因为大面积土地干旱吃不上饭而带着一家老小离开村子,定居淮南市后,做了点小生意,没想到还因此发家,现在乔家在淮南市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何曼也早就忘了自己的宝贝女儿跟一个乡下人有婚约,半小时前秦羽找上门的时候,她蒙了好久。

乔冰若很是怀疑的看着秦羽,不太相信秦羽这个乡巴佬这么容易就同意了退婚,眉头一皱,"真的?婚约作废,你以后不会反悔?"

"不会。"秦羽站起来,"何姨,其他没什么事,我就先离开了。"

何曼想要说些什么,只是还没来得及,大门处传来点点动静。

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人,像是下属,只见那两人手里都端着一个精致的锦盒。

见到此人,乔冰若哪里还有什么不高兴,立马换上惊喜万分的神色,迎上去,"天泽你不是去云南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徐天泽笑着点头,"才刚下飞机,我在那边看中了不少玉石饰品,想着你和伯母肯定喜欢,就给你们带了点。"

身后的两人很是时候的走上前,把手里的锦盒打开,里面分别是一只墨绿色玉镯和一只透明到不像话的白色玉镯。

何曼眼底也闪过一片喜色,绕过秦羽走过去,拿起墨绿色的那一只,爱不释手,嘴里也惊叹着,"材质这么好,得不少钱吧?"

徐天泽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笑着,"不贵,伯母你手上的是祖母绿翡翠,冰若的那个是羊脂白玉,两个加起来五百万而已。"

瞬间,何曼更惊了,脸色变了变,两个镯子五百万!

对于乔家来说,拿出五百万还算轻松,但是绝不会用来买两个镯子,更不会这么轻轻松松的就把五百万的东西送出去。

在何曼的心里,徐天泽的地位直线上升好几个台阶。

何曼把镯子小心的放回锦盒,同时把两个锦盒都接过来,笑的合不上嘴,"好好好,徐少你这么上心,以后冰若跟了你,我也很放心。"

一旁的乔冰若脸色绯红,娇嗔,"妈~"

"伯母,其实你喊我天泽就好,别那么见外。"徐天泽谦逊的说着,'准女婿'的姿态摆的非常到位。

"你被坑了,这两个镯子的价值加起来只在两百万左右。"

一个声音忽然闷闷的响起,众人看去,是秦羽。

"你怎么还没走?"乔冰若气闷的用视线刮了秦羽一眼,像是在看什么招人烦的东西。

徐天泽似乎才意识到这里还有一个人,眉头一拧之后松开,压下不爽的心情,"这位是?"

乔冰若很不愿提起这件事,但是徐天泽问起,她还是烦躁的把刚刚的事情解释了一边。

徐天泽了然,看向秦羽,轻视和可笑的神情被他隐藏的很好,"既然已经说好了婚约作废,那就没什么大事,冰若你也别这么气,还有……就是这镯子,秦先生,镯子是我在一个玉石大师手上买的,他是我爸的朋友,不可能坑我,两个镯子加起来,的确是得五百万。"

该说的话,秦羽已经说了,信不信是他们的事。

何曼也本来就对秦羽不喜,现在秦羽又说这种话,气笑了,"小羽啊,这是玉石,可不是老家那种随处可见的鹅卵石,你刚从老家出来,很多事情不懂,何姨也知道,但是呢不懂可以,乱说话就不行了。"

"我看他就是在不懂装懂。"乔冰若挽着徐天泽的胳膊,越看秦羽越觉得他可笑,"赶紧走吧你。"

秦羽没打算再继续解释什么,看了看时间,不早了,他也是真的得走了,对着何曼微微一点头,"以后有时间再来拜访。"

转身,大步离开。

乔冰若轻飘飘的一句,'以后别再来了。',秦羽的脚步没有任何的停顿。

就在他快要走到门口时,徐天泽忽然叫住他,"秦先生从老家出来一趟也不容易,不如在淮南市多呆几天,正好见见世面,要不以后在遇到这种事,难免被人笑话,刚好后天就是冰若的二十六岁生日宴,都是亲戚朋友,秦先生也能来。"

"我的生日宴喊他来做什么?丢人现眼?"乔冰若薄怒,很不赞同徐天泽的这一想法。

徐天泽却是继续道,"我的想法是,刚好可以这一天把婚书送来,就当做给冰若的礼物,免得夜长梦多,秦先生你说呢?"

秦羽没什么意见,反正婚事迟早是得送来,"可以。"

对于秦羽的态度,徐天泽很满意,"至于你让人送婚书的来回路费,秦先生不用担心,我给你百倍报销,这些钱应该也够你在淮南市好好的玩上一段时间,要不秦先生得说我们东道主招呼不周了。"

秦羽淡淡的看了一眼徐天泽,徐天泽竟是有种后背发凉的错觉,"婚书我会送来,报销,就不用了。"

从乔家别墅出来,秦羽长腿一迈上了外面停着的那辆黑皮子柯尼塞格。

驾驶位上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皮肤黝黑,不说话的时候整个人看着异常严肃,他回头,"龙王,需要我去准备点什么?"

猎鹰知道秦羽是来履行婚约,要是顺利,接下来就得需要准备彩礼这些。

秦羽往后一靠,闭上眼,"猎鹰,我已经退出了青龙组,不再是龙王。"

"呃,习惯了习惯了,那……羽哥?"猎鹰试着叫了一声,见秦羽没有反对,他呼出一口气继续道,"羽哥,需要我去准备彩礼之类的吗?"

"不用。"

"好的。"猎鹰疑惑,难道事情不是很顺利?他没有多问。

踩下油门,车身刚一启动,正好和一辆奔驰擦肩而过。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