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1

九天剑主 连载中

九天剑主

来源:掌文作者:火神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九天九地,魂者林立。强者立于九天,如璀璨星辰,弱者匍匐大地,似渺小蝼蚁。少年白夜意外开启神秘天魂,修无上魂术,御魂御剑,冲上九天,荡尽星辰,传奇由此开始...展开

本书标签: 火神 奇幻玄幻

精彩章节试读:

"怎么?你那废物儿子也来听课?他听得懂吗?"白河见状,趁机挖苦。

"去看看。"

白青山淡念一句,朝那边行去。

"这位小友,你且接着说下去。"谷草抬起手来,止住沸腾的人群,示意白夜继续。

白夜点头,旁若无人道:"人之魂力,以天魂产出,但魂力不过是一种人的能量,用于强化人的各个方面,如若人之肉身已经达到一个可怕的程度,即便魂力稀薄,战力依旧恐怖,谷大师,您说对吗?"

"对个屁,你这个连魂力都没有的废物,你知道什么东西?还不快点给我坐下!"白穆怒道。

"快点滚出去,这个地方不是你该来的!"白家子弟中不少人站了起来,冲着白夜大骂,一些人更是蠢蠢欲动,想上来教训他。

他们这些魂修都没发问,这个天魂未觉醒的家伙倒开腔了,他们觉得很没面子。

"闭嘴!"

就在这时,白夜突然扭过头,冲着那些白家子弟低喝。

这声虽然不大,但却浑厚沉闷,压抑无比,直让众人耳膜欲裂,脑袋嗡嗡作响。

众人面露愕色,难以置信的看着白夜。

这一声,好有气势!这是往日那个沉默寡言的白夜?

但看白夜眼目滚圆,怒视着这些人:"你们还懂尊师重道吗?你们眼里还有谷大师吗?谷大师的课可以自由提问,但允许你们在这胡乱呱噪、肆意辱骂吗?你们真是丢尽了我白家人的脸!!"

众人愣了,这些人本是在辱骂白夜不知规矩,胡乱提问,但现在却被白夜反过来教训,而且他还是站在大师的立场上,谁都不敢反驳。

旁的谷草看了眼一脸激动的白夜,感觉自己好似被这小子当枪使了?

白穆气不打一处来,起身对谷草抱拳:"谷大师,我等无心冒犯,还请见谅!"

"无妨无妨。"谷草摆了摆手,并不在意。

但白穆却没有罢手,他扭过头盯着白夜,冰冷道:"谷大师,也许您不知,此人并不是一名魂修者,我等让他住口,也是有原因的,一名未开启天魂的人,居然当着我们这么多魂修的面在这指指点点,这不是变相的侮辱我等吗?"

"非魂修者?"谷草微微讶然,扭头打量白夜。

"难道坐在这里听课,就一定要是魂修吗?"白夜反问。

"是不是魂修不重要,只要你认为我所讲的东西对你有用,这就足够。"谷草道:"好了各位,都坐下吧,时间不多,我们还是继续讲课。"

但白穆依旧不死心。

"谷大师,您大人大量,自然不会与白夜计较,但为了不影响其他人听课,我必须要将白夜请出去,否则,坐在这里的大家伙儿恐怕都听不进课了。"

他径直走向白夜,神情发沉。

"这不太好吧..."谷草皱了皱眉。

白夜倒是神色平静,面对踏步走来的白穆,没有丝毫的慌张:"请我出去?可以,若你请得动,这课我可以不听。"

"哦?"

谷草来了兴趣,四周人也是兴致勃勃。

白辰本欲上前阻止,但被白青山拦下了,白辰不解,却见白青山轻轻摇头:"看看再说。"

白辰望向白夜,见白夜的眼神极为冷静,冷静的有些吓人,而他的姿势,也在悄悄的摆开。

难道白夜有信心对付白穆?

只见白穆气势一蓄,快步过去,伸手便朝白夜的颈脖抓去。

"给我滚!"白穆大吼,手如鹰爪。

白夜能感受到对方手掌上的凌厉,就像刀子一样,可是...速度太慢了...

他步伐一扭,身子灵动的贴着白穆,避开那爪子,胳膊肘顺势撞向他的胸口。

咚!

白穆身躯后栽,摔在地上,四脚朝天。

白夜的反应...好快!

躺在地上的白穆愣住了。

他回过神来,怒不可遏,猛然跳起,魂力发动,发疯般再度冲向白夜。

白夜冷哼,瞅准弱点,身子一俯,轻松避开白穆的攻击,同时一掌拍向其胸,蛮力震去,白穆又摔入旁边的泥浆里,狼狈不堪。

白夜闲庭若步,负手而立,根本就没有费什么力气。

静。

现场寂静一片,所有白家人如同石化般看着白穆。

如果说之前白夜让白穆摔倒是轻敌的缘故,那现在该怎么说?

"前段时间听说白夜一人挑了四名力魂境二阶之人!我还以为是瞎说的,看样子是真的..."

"白夜何时变得这么厉害了?"

白家人呐呐道。

谷草连连点头,眼里充斥着欣赏之意。

远处的白青山、白河等人神色各异。

白穆从泥浆里爬起来,双目通红,如同野兽,还欲冲上去与白夜搏斗,但却被谷草喊住了。

"小友,住手吧。"

"大师..."

"他若有魂力,你必重伤。"谷草摇头道。

"莫说魂力了,若我刚才手中拿着把匕首,你也必死无疑!"白夜淡淡说道:"我虽无魂力,但懂得炼体,我与谷大师所讨论的便是人之肉身,我为何不能坐在这里听课?"

白穆脸色时红时白,当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白夜仿佛还不肯罢休,他走出人群,盯着在场的白家人,冷道:"我知道,在座的各位平日里都看不起我白夜,觉得我不能修魂道,是个废物,但我要在这告诉你们,真正的强者不会将自己的目光放在比自己弱小的人身上,若你们真的认为自己了不起,就去把叶倩踩在脚底下,莫要在我身上逞威风!当然,如果你们喜欢在我身上找优越感,我也不介意,我接受在座的任何一个人的挑战!!而且是随时随地!!"

话音落下,白夜冲着谷草抱了抱拳,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盘膝坐下。

白家人瞠目结舌的望着他。

今日的白夜...真嚣张!!

四周久久没有声音,坐在那假装镇定的白夜心头暗舒了口气。

这一回自己在家族的地位多多少少应该有些提升吧?

"好!!"

这时,远处传来一记大喝。

白夜顺声看去,却见白青山等人朝这边行来,开腔的正是父亲白辰。

"爹!"白夜起身。

白辰哈哈大笑:"不愧是吾儿!就算没有魂力又如何,那也不是这些人能够欺凌的!"

众人又羞又愤。

"拜见家主!"白家人与侍卫站起身来,对着走来的白青山作礼。

那边的谷草也过来行礼,但却被白青山拦下。

"谷大师能来我白家授课,乃白家之福,但不知授课为何停止?"白青山微笑道:"是不是我白家子弟太过顽劣?谷大师但言无妨,任何人胆敢冒犯大师,青山定惩不饶。"

"家主客气了,白家不愧是洛城第一大家,俊才辈出啊,本以为芷心已经很不错,但没想到这些后生个个都十分优秀。"谷草笑道。

白青山大悦:"大师,在下已命人设好酒宴,今日当与大师多饮几杯,随我入席吧!"

"家主好意心领了,只是谷某待会需去其他弟子家中走访,不能在此久留,抱歉。"

谷草作了一礼,突然转身,朝那边的白夜行去。

但见谷草停于白夜面前,微微一笑:"小友虽无魂道,可气势不凡,眼光独到,你对肉身的理解也十分有意思,不知小友是否有兴趣加入我绝魂宗?"

"什么?谷大师...居然邀请那个废物加入绝魂宗..."

"我们请求谷大师加入绝魂宗时,他都要求我们按照正常程序考核进入绝魂宗,可是从来没有主动邀请过谁啊..."

"是啊,白莫都没这个待遇..."

白家的后生们闻声,又嫉妒又不甘。

"多谢大师好意,只是大师也知道,我未觉醒天魂,怕入宗无用。"白夜假装叹气,试探性的说出这句话。

谷草闻声,脸上泛着可惜的神情,思索片刻,还不愿放弃:"小友十八岁未能觉醒天魂,怕是身子出了状况,虽然我不懂得诊治,但门中人才辈出,小友若不介意,可前往绝魂宗医治,或许有法可寻,当然了,就算不能医治也没关系,我魂宗体术也颇有研究,你可在内修行。"

此言落下,白夜暗暗点头,绝魂宗人还是蛮实在的,不会因为没有天魂而看不起人,可以加入,只是当前还得处理叶倩的事情,暂不便离去。

"能否容我考虑几日?"

"你若愿意,随时可以来绝魂宗找我,当然,这几日我会在洛城。"谷草呵呵道,转身离开。

所有人都朝白夜投来了惊奇的目光。

这个家伙...居然,还要考虑??

白青山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白夜。

白辰愣在原地,却听白河轻轻笑道:"三弟,我看你儿子不仅不能修魂道,甚至连脑子都有点问题啊!"

声音落下,众人离去。

.........

.........

武场授课后,白家再也没人敢小瞧这个不能修炼魂道的少爷,毕竟他可是连力魂境三阶的白穆都能轻松打败。

谷草的讲课对白夜作用不小,为他解决了许多魂修上的问题,大师毕竟是大师,只言片语却如真金,而他的一番话,让白夜对魂道的理解更为透彻。

十日之期终于到来。

叶家一大早便在白府大门设下擂台。这一战不仅整个洛城为之瞩目,就连洛城四方豪杰也闻讯赶来。

烈日当空,炽热的光芒洒落在大地,仿佛要将这座边城烤熟。

白府大门人头攒动,一座擂台缓缓升起。

擂台后方坐着一群衣着华贵之人,这些人的身后皆有侍女持蒲叶遮阴,面前桌子摆放着茶水糕点,好生享受。

叶家!

这一次比斗的主办方!

人们的视线无不落在叶家人群的中央,那静坐于椅子上有着倾城姿容的少女。

叶倩!

洛城天之骄女!万众瞩目!

今天,将是她名动四方之日!

繁华的洛城大街上,一名皮肤蜡黄的少年正快步疾走于拥挤的人潮中。

少年双目凌厉,气质沉稳,身子看起来弱不禁风,却灵动自如,健步如飞。

"你听说了没?叶家的大小姐叶倩在昨日开启了第二尊天魂,正式成为双生天魂者呢!!"

"听说了哇,昨晚那么大动静,天空都生出异象,整个洛城没谁不知吧?"

几名路人的声音飘来。

叶倩?洛城那个有名的天才?

少年步伐慢了些许。

这几个路人好似看到那少年,小声道:"快看,那不是白家的白夜吗?"

"这人十八岁了还没有开启魂府...啧啧啧,他与叶家小姐叶倩可是同龄呢,两人放在一块,真是天壤之别!"

"白辰本是白家下任家主候选人,就因为生了这么个没用的废物,在白家的地位是一落千丈,家主之位都轮不到他了!"

"毕竟母凭子贵嘛,后辈的成就对自身地位也有很大影响。"

路人舌根子嚼个不停,白夜摇摇头,全当没听见,加快步子朝白府走去。

这样的话每日不知要听多少遍,这些年来也习惯了,毕竟生于白家这种洛城大家,觉醒不了天魂是件很羞耻的事。

"滚开!贱民!挡了我家大人的道,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暴躁的喊声从前头飘来,几名虎背熊腰的侍卫将街上的人群粗鲁撞开,这些侍卫竟用了魂力,人群响起阵阵哀嚎。

白夜没来得及躲闪,一个不稳,手中草药散落一地,他正要去捡,但那侍卫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竟抬脚将之全部踩碎。

白夜心头恼了,立刻拦下那侍卫。

"哪来的野小子,找死吗?"侍卫凶道。

"你坏了我的东西,不给个说法?"白夜质问。

侍卫身躯庞大,肌肉肿胀,白夜站在他面前,连光都被对方挡掉了。

"你要说法?好!我给你!"那侍卫也不客气,抬拳便捶。

这拳头跟他脑袋瓜子差不多大,真要吃上一拳,后果不堪设想。

白夜见状,不惧反怒。对方是魂修,便如此目中无人?

只见他双目一定,侧身避开这拳,同时一脚朝其脚踝踹去。

干净利落,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砰!

侍卫重心不稳。'噗咚'一声,重重摔在地上,牙齿都磕掉了几颗。

周围静了。

许久才有人回过神。

"好小子,居然把力魂境二阶的人撂倒了??"

那侍卫仓促爬起来,吐掉嘴里的血,双眼通红的冲向白夜:"我要撕了你!!"

周遭人被侍卫这股疯劲儿吓了一跳,连忙退开。

"小子!快跑!你打不过他的!"

有人急喊。

但白夜神情冷静,不仅不跑,居然还摆开架势。

非魂修者跟魂修者叫板?这不是找死?

发疯的侍卫粗暴的撞开人群,一拳轰去,拳风都生出来了,拍打着他的脸。

这一击气势汹汹,足够破钢断铁!

可就在拳锋靠近之际,纹丝不动的白夜双脚再度撇开,身躯晃动,云淡风轻的避开这苍劲一拳。

打空了!

"啊!"侍卫青筋暴起,数拳下去,依旧连边都没碰到。

"该我了!"

白夜眼神一凛,瞅准时机,手臂抬起,不大的拳头猛砸那侍卫的胸口。

砰!砰!砰!

数拳落下,拳似闪电,一气呵成!

侍卫浑身一僵,紧接着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拳头明明瘦弱无比,可力量苍劲可怖。

四周人眼珠子惊落了一地。

这就是白府的白夜?

"怎么回事?谁这么大胆,敢阻拦本大爷的去路!"

就在这时,一名骑着高头大马的富贵之人走出人群。

白夜打量一番,此人衣着华丽,肥头大耳,体态臃肿,豆子般大的眼睛直看着自己。

富人眉头一皱:"你是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撒野?"

"你又是什么东西?在洛城如此猖狂?"白夜反问。

"臭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那富人笑道,笑容中泛着一丝残忍:"我可是洛城叶家邀来的客人,你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叶家,得罪了整个洛城,知道吗?"

叶家?已经如此嚣张了吗?

白夜心头暗哼,语气却故作夸张,声音提高几度:"原来是叶家的走狗?有意思!光天化日的,这叶家走狗都敢在洛城横行霸道?洛城现在还不姓叶,一旦姓了叶,那还得了?"

四周人闻声,顿时指指点点,尤其是之前被富商侍卫欺凌的那些人,更是小声咒骂,眨眼之间,这富人便成众矢之的。

富人脸色难看,恼怒的扫视四周,冲着那些嚼舌根的人恶言道:"都给我闭嘴!不关你们的事,全都给我滚!"

白夜眼珠子一转,拾起一块石头,暗暗发力,砸向富商胯下的马头,那马嘶鸣一声,狂躁乱跳,富商重心不稳,哎哟一声从马背翻下,重重摔在地上。

人群哄然大笑。

"大人。"护卫们上前搀扶。

富商狼狈起身,阴毒的瞪着白夜,恼怒大吼:"废了他!给我废了他!"

"是!"侍卫们立刻冲了过去。

白夜见状,精神一震,连连后退。

三名侍卫围着他频繁出拳,攻势密集,但他灵活如兔,躲闪自如。

"这三个家伙有力魂境二阶的实力,只是些莽夫,没什么招式!不过他们的魂力不能无视,当速战速决!"

白夜面露决意,不再后退,步伐一扭,盯准最前面的一名侍卫,一拳砸去。

砰!

那拳头不大,力量异常惊悚,震的侍卫瞬间倒地休克。

很好!

白夜暗呼了口气。

剩余的侍卫大惊。

机会!

他劲力一提,趁势跃去,拳头再出,犹如猛虎扑食。

砰砰!

两拳下去,又是两名侍卫倒下。

这攻势何等凌厉,无论是出拳的时机、力道,皆拿捏的十分精准,直让人叹为观止。

几名力魂境二阶的人,就这么被一个没天魂的家伙收拾了...

白夜拍了拍手,转身朝那富人走去。

"你想做什么?"目瞪口呆的富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浑身猛颤,明白自己是碰上硬茬了,虽然这家伙没魂力,手段与力气却大的很,根本不同寻常!

"我警告你,我可是叶家客人,受叶家之邀来此作客,你若敢动我,叶家人不会放过你的。"

白夜置若罔闻,抬起手来。

啪!

脆亮声响起,那富人的脸上立刻多出个鲜红的掌印,人摔在地上,头晕目眩。

"叶家的客人?真威风呐!"白夜一脚踹去,像是踹在一个肉球上,弹性十足。

那富人浑身肥肉狂颤,哆嗦着要起身,白夜又是一脚直接踩住他脑袋。

富人哭喊着:"大人,饶命啊...饶命..."

"饶命?你刚才不是要废了我吗?"白夜徒然加大劲力,富人眼珠子直往外凸,一张大脸通红,人更是哇哇直叫。

"好!"

周围遭欺负的百姓们纷纷拍手。

白夜倏觉自己倒像是惩恶扬善的英雄。

就在他准备继续教训这富人时,街道尽头传来凌乱的马蹄声。

"陈大人,你是我叶家客人,谁敢在洛城对你动粗?"一记悦耳之声在这嘈杂的街道上响起,显得尤为独特。

他扭过头,便见人群自动分开,一队叶家人围了过来。

而后,一名骑着雪白骏马的少女走向这儿。

少女身着紫色长裳,容貌绝美,长发似默,肌肤塞雪,宛如星辰般的眸子韵光四射,整个人集英气与美丽于一身,两旁的路人望向这少女,再也挪不开眼了。

"是叶家小姐..."

"好美!不愧是洛城第一美人!"

人群中响起惊叹声。

"这叶倩果然是个美人胚子。"白夜心头也忍不住赞道。

"叶小姐,救我..."陈大人仿佛抓住救命稻草,竭力大喊。

"陈大人不必担心,在洛城,没人敢拿你怎样!"叶倩淡道,明眸落于白夜身上:"你是白夜?白家那个废物?"

"我是白夜,但不是废物!"白夜耸耸肩道。

"侥幸斗败几个无用的侍卫,你就如此得意?连天魂者都不是,哪来的胆子敢招惹我叶家的客人?还不快给我把人扶起来??"

"你让我扶?"白夜有些不高兴了。

"不然还能有谁?"叶倩傲然道:"把人扶起来,然后跪下磕头,这样,或许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

"有意思!"

白夜笑了,缓缓将脚抬起。

像是要屈服。

那富人见状,得意的大笑大叫:"臭小子...说了我是叶家的客人,你招惹不得,怂了吧?还不快点扶我起来?哈哈哈..."

但富人还未笑完,一只脚突然狠狠的踹在他的脑袋上。

砰!!!!!

闷声响起。

富人的身躯顿时在地上翻滚了十来圈,撞在了旁边的摊位上,脑袋一歪,七窍流血,已是出气多进气少。

这一脚,不知用了多大的力量!

四周人震惊不已!

叶倩脸色骤寒,宛如冰窖,眼里射出阵阵杀芒!

"不好意思,我脚滑了下。"白夜摸摸脑袋,故作憨厚。

"你...很好!"叶倩气的不轻,眸里杀机闪现:"敢忤逆我的意思,你很有胆量。"

"忤逆?不敢,刚才真的是脚滑了,毕竟现在洛城姓叶,区区一个叶家的走狗就敢在这横行霸道,如今你这叶家正主到了,我哪还有胆子忤逆你呢?"白夜刻意变换声调,话中讽刺味极浓。

这话落下,再度引起两旁路人的共鸣,稀稀落落的怨言在人群中响起,且越来越大。

"白夜说的不错,这还只是叶家的一个客人呢。"

"现在就这样,以后还得了?"

"还好这一次有白夜在,否则不知还有多少人要遭罪呢。"

....

叶倩听到这,脸色愈发难看,她怨怒的瞪着地上那如死猪般的富人,恨不得将他拆了。

"你休要污蔑我叶家,此人的恶行....我叶家可不知情!"

"他不是你叶家客人吗?"白夜指着富人道

"此人如此霸道,我叶家不会再奉为客人了。"叶倩立刻否认。

她可不想因为这么个家伙而让叶家在洛城失了人心。

"那就好!"白夜点点头,神情却突然一变,冷哼道:"既然如此,那我与这家伙的恩怨,跟你叶小姐也没关系吧?叶小姐又为何要多管闲事?"

叶倩哑口,才发现自己一直被白夜牵着鼻子走。

她银牙一咬,白皙的小手握紧成拳,压低嗓音道:"白夜,我奉劝你一句,见好就收!我要杀你,不费吹灰之力!现在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你马上滚!否则,你会后悔!"

这点不是叶倩吹牛,她为洛城第一天才,前途无量,不说实力,地位也非白夜能比,反观白夜,觉醒不了天魂,即便体术强些又能如何?最多欺负欺负这些低阶的侍卫。

就在这时,白夜的一记大喝,震颤了叶倩的心魂。

"滚!"

声浪极大,整条街的人都听到了。

叶倩愣了,双眸滚圆:"你敢辱我?"

"没听到我的话吗?马上滚!"白夜面无表情,继续喝着。

对于叶倩,他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即便这个女人再漂亮,也让他觉得恶心。

叶倩气的浑身魂力乱荡,似要出手,但她看见周围交头接耳的人群,情绪突然平复下来,但眼中阴狠不减:"白夜,我知道你没有魂力,死猪不怕开水烫,我就算在这杀了你,也难洗今日你给予我及叶家带来的屈辱,不过,你以为我就真的拿你没办法了吗?"

"屈辱?这是你们自找的。"白夜冷道。

叶倩面若寒霜,冷冽道:"少废话,白夜,你听着,十日之后,我会亲自在白家设下擂台,挑战你白家后辈,今日我所受到的一切,我会加倍奉还给你们白家,白家会因你而尊严尽毁!我要你成为白家的罪人,受千夫所指!"

此言落下,四周人凉气倒抽。

"叶倩这是要趁机向白家发难吗?"

白夜一听,不惧反笑:"你要战,那便战!不过你我之间的事情,没必要掺和到家族上去,你要设擂,我会去挑战!"

叶倩本以为这能吓到白夜,却没想他依旧面不改色!

"好!"她冷哼:"不过,你现在有这个胆量,不知十日后还会不会如此,别到时候躲着不见人!"

"你放心,我会第一个上台!"白夜淡道。

"那到时候擂台上见吧!"

叶倩面色冰冷,转身离开。

.

.

(千万千万要记得收藏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