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25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连载中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来源:掌文作者:微澜子墨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场大火烧掉了沈蔓歌对叶南弦所有的爱。五年后她华丽回归,势必为当年的自己讨回一个公道。却没想到带回来的小正太比她更有手段。某宝站在叶南弦面前,很无辜的说:叔叔帮我一个忙可以吗?求你了。叶南弦觉得无法抵挡这孩子的恳求,蹲下身子打算帮忙,却没想到被喷了一脸。某天,叶南弦对着小正...展开

本书标签: 微澜子墨 现代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叶南弦远远地看到沈蔓歌的时候,整个人颤抖了一下。

那身形,那走路姿势简直像极了沈蔓歌!

他不由自主的走了过来,故意靠了上去。

宋涛整个人都愣住了,从来没见过叶南弦主动接触过哪个女人,特别是五年前太太意外之后,他更是变得像座冰山似的,让人不由自主的退避三舍,这么主动的靠过去简直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他不由得多看了沈蔓歌一眼,顿时被沈蔓歌给惊艳到了。

那张惊艳的脸简直完美到了极致,好像是艺术家雕刻出来的一般,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

同样被惊艳到的还有叶南弦。

不过叶南弦还是很快的回过神来,眉头微微皱起,脚步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下,冷冷的说:"走路看着点。"

沈蔓歌心里冷笑了起来。

如今这张脸和以前的自己完全不一样了。

她依然记得大火燃烧在皮肤上的感觉是如何的痛彻心扉,依然记得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她生生的承受了九个月的痛苦,在生下孩子之后才做的整容手术。

每一个午夜梦回,她都会从噩梦中惊醒,一次次的泪湿枕巾。如今罪魁祸首就在眼前,她的手忍不住的握了起来,恨不得直接撕了他的脸,挖出他的心,看一看他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更想问他一句,他有心么?

沈蔓歌手里拿着沈梓安没有吃完的棒棒糖,在叶南弦碰上来的那一瞬间,棒棒糖也沾到了他的西服上。

她笑着说:"抱歉,刚才真没看到。你的西服脏了,不如我给你赔一件吧,有电话吧?我买了让人给你送过去。"

沈蔓歌的声音有些嘶哑的低沉。

叶南弦的眸子滑过一丝失望。

不是她!

不但面容不是,连声音都不是。

他还记得沈蔓歌的声音是清脆的犹如黄鹂一般的,可是眼前这个女人虽然漂亮,声音却带着一丝低沉和嘶哑。或许对别人来说,这种声音有些诱惑力,可是对他来说,完全无感。

叶南弦的脸色恢复了冰冷。

"不用了,一件西服而已。"

说完,他直接脱下西服外套,当着沈蔓歌的面扔进了不远的垃圾桶里,那样子就好像丢掉一件十分厌恶的垃圾一般。

沈蔓歌的唇角微微上扬。

在叶南弦的眼里,她或许是一个看上他,想要搭讪要个联系方式的女人吧。

沈蔓歌冷笑的看着他的背影,真不知道当他知道自己是他即将迎接的设计师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叶南弦莫名的有些生气,至于气什么,他自己都不太清楚。

那个女人明明不是沈蔓歌,可是为什么给他的感觉那么熟悉呢?

不!

不是她!

沈蔓歌如果知道自己主动靠上去,一定会开心的要命的。他知道沈蔓歌对他的感情,可是刚才那个女人的眼神里根本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她的那双眼睛,像极了沈蔓歌!

叶南弦突然停下脚步,宋涛一个不察,直接撞到了叶南弦的后背上。

"叶总,对不起。"

宋涛摸着自己酸楚的鼻子连忙后退了两步,才发现叶南弦的目光一直跟随者沈蔓歌。

沈蔓歌和叶南弦短暂接触之后直接去了卫生间,那脚步和走路的样子让叶南弦的眸子再次眯了起来。

"叶总,你对那个女人感兴趣啊?"

叶南弦猛然瞪了宋涛一眼,宋涛连忙闭了嘴。

"我去趟卫生间。"

叶南弦也不知道怎么了,烦躁的要命,他一个转身,快速的朝卫生间走去。

宋涛很少看到叶南弦这个样子,自然也不敢跟上去,就在外面等。

叶南弦走进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泼了一把水在自己脸上,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却突然感觉有人在拽他的衣服。

叶南弦微微皱眉,转头一看,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小男孩正仰着头,右手拽着他的衣服下摆,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

"放手!"

叶南弦眸子微冷,浑身散发的气息通常能让普通人退避三舍,可是眼前的小男孩却不为所动。

他那双眼睛让他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叔叔,你能帮我个忙么?"

沈梓安直直的看着叶南弦,那纯真渴望的眼神让叶南弦突然就心软了一下。

"你家大人呢?"

"我妈咪进不来男厕所的!"

沈梓安嘟嘟着小嘴,脸色有些羞赧。

叶南弦看着眼前这个长得像瓷娃娃似的小包子,突然叹了一口气说:"要我帮什么忙?"

"我裤子拉链卡住了,可是我好急哦,叔叔,你能帮我把裤子拉链拉开么?"

沈梓安说话间,双腿不停地磨蹭着,好像真的快要憋不住了。

沈蔓歌拿到验孕单的时候,心里是惊喜的。

她怀孕了!

怀了叶南弦的孩子!

结婚三年,她终于有了他的孩子,这对沈蔓歌来说简直太不容易了。

她开心的拿着验孕单往外走,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叶南弦,却在转弯的时候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

楚梦溪?

叶南弦的初恋情人!她居然回来了!

沈蔓歌快速的跟了过去,却发现本该在公司的叶南弦居然陪在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扶着她。而她的肚子显然已经五个多月大了。

"南弦,我没事儿的,你不用紧张,孩子很好的。"

"还是检查一下放心,你肚里的孩子毕竟是我们叶家的长孙,容不得半点差错。"

楚梦溪笑颜如花,叶南弦温柔似水,这一幕深深地刺痛了沈蔓歌。

"你们在干什么?"

沈蔓歌猛地握住了手里的验孕单,指甲透过纸张刺破了手心,却不及她心口疼痛的万分之一。

她天生宫寒,为了给叶南弦生一个孩子,三年来她吃遍了所有的偏方,看遍了所有的医院,有好几次差点丧命,却没想到她得知怀孕的这一天居然看到楚梦溪怀了叶南弦的孩子。

"你怎么在这里?"

叶南弦的眉头猛然皱起,刚才那温柔似水的眼神也变得凌厉冷漠,仿佛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跟着下降了几分。

沈蔓歌见他前后的态度,再也忍不住的上前质问。

"我怎么在这里?叶南弦,我是你的妻子,你现在陪着小三来孕检,居然好意思问我怎么在这里?"

她的质问引来周围人的围观。

楚梦溪突然就委屈的哭了起来。

"南弦,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如果我没有回来,没有告诉你这个孩子的存在,或者我狠狠心打掉这个孩子,或许就不会让蔓歌误会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说完,楚梦溪转身就跑。

"宋涛,跟着楚小姐,小心她的肚子。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什么万一,我唯你是问。"

叶南弦的声音带着一丝着急,他身边的助理宋涛快速的跟了上去。

沈蔓歌只觉得呼吸困难,这样的关心叶南弦从来没有给过她。

"叶南弦,你混蛋!"

她猛地抬起手,想要狠狠地扇叶南弦一巴掌,却没想到被他半路截住,那微微用力的手劲让沈蔓歌疼的有些皱眉。

"沈蔓歌,三年前你靠手段爬上我的床,逼得我不得不娶你的时候,你就该知道这段婚姻里我不可能给你想要的感情。我警告你,楚梦溪肚子里的孩子十分金贵,更是我们叶家的骨血,你要是敢对她做什么下作的事情,你别怪我不顾念夫妻情分。"

叶南弦说完,一把甩开了沈蔓歌。

沈蔓歌站立不住,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她连忙扶住了一旁的墙壁,手里的验孕单脱手而出,飘飘荡荡的落在了叶南弦的面前。

"你怀孕了?"

叶南弦的眼底有一瞬间的错愕。

沈蔓歌却笑了起来,眼泪顺着眼角滴落。

"你在意吗?三年前我向你解释过,可你偏不信。不管我怎么掏心掏肺对你,你熟视无睹。现在你的初恋甚至要给你生孩子。叶南弦,我是爱你,但我也有尊严和骄傲!这个孩子我会处理掉。我们之间是该结束了。"

沈蔓歌心如刀绞,却毅然的转身离开。

叶南弦的眸子猛然一沉。

他快步上前,一把抱起了沈蔓歌,快步的朝医院外面走去。

"沈蔓歌,你以为你是谁?逼着我娶你的是你,现在说不要孩子的也是你,你真当我叶南弦没脾气,由着你玩弄于鼓掌之间吗?我告诉你,这孩子的去留我说了算!"

"叶南弦,你放开我!这本来就是我的孩子,和你无关!"

沈蔓歌气的剧烈的挣扎着,却挣不开叶南弦的束缚。

"你的孩子?没有我,你能无性繁殖?沈蔓歌,你最好别再这个时候惹我!"

叶南弦好看的丹凤眼猛然一眯,那凌冽的迫人气息瞬间笼罩四周,给人十分压抑的感觉。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

为了接电话方便,叶南弦放下了沈蔓歌,不过却单手控制住她,霸道占有的意味十足。

沈蔓歌不由得有些悲伤。

每一次她都会有一种错觉,觉得叶南弦其实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在乎她的,就像现在一般。

"你说什么?梦溪要自杀?看住她,我马上过来!"

叶南弦突然紧张起来,而沈蔓歌刚刚有些暖意的心也开始慢慢冷却下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