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25

我的白富美大小姐 连载中

我的白富美大小姐

来源:掌文作者:吃饱了撑的330856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他们都叫我窝囊废女婿,各种瞧不起。好吧,我承认了,我就是华夏首富之子。来,把脸抬起来,看着老子,怎么跟未来首富说话呢?展开

本书标签: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你很漂亮,不过我已经结婚了。"林强深吸了口气,断然推开了搭在自己腿上的白皙小手。

杜菲菲微微一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起身坐到了小丫头面前,帮她夹菜递餐巾纸,不过林奇妙却始终对她保持警惕,显然,她是记住了老爸刚才说过的话。

没过多久老杜也回来了,拿着一张卡恭敬的放到了林强的面前,"少爷,这是这家店的金钻卡,以后持卡消费免单。"

"哦?还有这好事儿?"林强不由一乐,拿起卡随意的看了两眼揣进了兜里。

"少爷说笑了,这本就是您的产业,其实这张卡给您准备了很长时间,只是一直没来得及给您送去。"

"我看你是不想送吧!"林强哼了一声,"老杜啊,我对你太失望了。"

"这……"杜久江吓的赶忙低下头,诚惶诚恐,不知所措。

"钱……钱,钱呢?"林强用力拍了拍桌子,他这次来是为了拿钱,字也签了,可这老小子居然跟自己装傻充愣。

"瞧我,实在是太激动了,竟把这件事给忘了,菲菲我让你准备的钱呢?"杜久江一拍脑袋,清清嗓子问道。

杜菲菲很快便回过神来,没想到林强一句话,就吓的往日里威严赫赫的父亲胆战心惊,她崇拜的看了林强一眼,随后将一个密码箱拿到了桌上,打开一看,整整齐齐,全是一沓沓崭新的百元大钞,"强少,这是给您准备的零花钱。"

"有点多啊!"

谁还嫌钱多?

杜菲菲一脸莫名。

"想砸人脸上费劲啊!"林萧摸了摸唏嘘的胡茬子,眼前不由一亮,快速起身从兜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快递袋,抓了三捆就塞满了。

"这些先在你这放着,有这三十万够了。"林萧掂了掂快递袋,分量刚刚好。

"他要拿三十万去砸别人的脸?"杜菲菲翻翻白眼,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少爷,我送您?"杜久江见他要走,赶忙开口。

"用不起!"林萧哼了一声,"好了,天也不早了,早点家睡觉喽,闺女,我们走。"

说罢,他弯腰将林奇妙抱了起来,大摇大摆的走向了门口。

杜久江赶忙给女儿杜菲菲挑了个眼色,后者立刻会意过来,"强少,不如我送您?"

"不必了!我有车……"

……

"爸爸,咱家这位少爷也太难伺候了吧?"

"闭嘴,还不是你先惹到少爷不开心,死丫头,我早就说过让你行事低调一些,你啊,竟给我惹事。"

目送林强骑着快递三轮离开,杜久江的脸色很难看。

杜菲菲嘟嘟嘴,心里有些委屈,她之前又不认识林强,而且林强那么显赫的身世,出场时不应该前呼后拥吗?谁敢想他出场时,居然是个臭送快递的……

……

"闺女,等回到家,千万别跟妈妈说今天的事,知道吗?"

"为什么不告诉妈妈?"林奇妙好奇的抬起头,看着骑三轮的老爸。

"你想啊,咱们出来吃大餐,却没带你妈一起来,她知道了肯定会生气。"林强耐着性子解释道。

"那是爸爸先做的不对,如果奇妙不告诉妈妈,就是奇妙后做的不对,老师说,让我们做一个不撒谎的好孩子。"林奇妙眨着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天真的说。

"我……"

林强愣是被小丫头的天真无邪,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华灯初上,路边人流如织,路上车水马龙,绚丽的霓虹灯五光十色,象征着这座城市的繁华与昌盛。

有人说幸福是什么?

在林强心里,幸福并非是他多么多么有钱,幸福是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带着一份轻松的心情回到家,老婆孩子热炕头。

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可惜,现实逼迫他不得不继承万亿的家产。

突然间,林强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重了。

"记住了,进了屋,不许跟妈妈说,不然下次,我就不带你去了。"好说歹说,林奇妙就是转不过弯,没办法,林强只能使出必杀技,威逼,利诱。

对于一个只有五周大的小不点来说,没有什么比好吃的更重要,虽然她很懂事,但她毕竟还是个孩子,根本抗拒不了那些好吃哒。

"那爸爸答应我,以后每个星期都要带人家吃一顿大龙虾……"

"行!"林强笑着摸了摸林奇妙的小脑袋。

……

"你们爷俩在外面说什么悄悄话呢?"听到外面有动静,白静笑着打开了门。

她刚洗过头发,还没有吹干,虽然也洗掉了脸上的妆容,但那精致的五官看起来,更加干净,养眼。

在孩子面前,他们俩全都努力克制自己,不让他们两个人的情绪影响到孩子。

"妈妈,我们什么悄悄话都没说。"林奇妙甜甜一笑,跑上前抱住了白静的腿,不忘回头冲着老爸挤挤眼。

"小人精!"

看到女儿的笑容,纵使心里受了多大委屈,一时间也都化为乌有了。

"回来了?"

"嗯!"

"吃饭了吗?"

"吃过了。"

"那回房休息吧!"

"好的!"

每天重复的三句话说完,夫妻二人各自回了房间。

有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甚至还不如同租的房客。

……

早上送完孩子,林强跟公司请了半天假,随后拿着钱来到了刘浩的公司,浩天商贸。

浩天商贸,专注于各种贸易,说白了就是一家各行各业都有涉及的皮包公司。

客户需要什么,他们就卖什么,能干这种生意的人,背景都很深。

上午九点,正是上下班的时候,林强来到了公司,刚好就看见老婆白静跟刘浩有说有笑的走向电梯。

见到这样的一幕,林强心里就跟针扎了一下。

不是他不相信白静的为人,关键这刘浩是个老色胚。

"白静!"林强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白静正在跟刘浩谈生意上的事情,就听有人叫自己,一转身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他怎么来了?

你来干什么?一大早不去上班,却追着自己来到刘浩的公司,这算什么?

想到这,白静双眼冒火,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云海市,太阳花幼儿园。

"木园长,刚才我问我女儿了,她说是刘博宇小朋友先骂了她,然后她才会去跟他理论,因为这点小事就要开除我女儿,会不会太草率?"

一个穿着顺通快递工作服的男子,战战兢兢的立在办公桌前陪着笑脸。

他叫林强,废物中的极品,云海三流世家白家的上门女婿。

虽然模样尚可,身材也壮,可实际上却是一个一事无成的窝囊废,这一点他们幼儿园都知道。

木园长推了推眼镜,那张往下掉粉的肥脸分明透着一抹鄙夷,他们太阳花幼儿园虽然比不上贵族幼儿园,但是在云海市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名牌幼儿园,能在这里上学的孩子,家里身价最少也要一两百万。

而林奇妙却是一个异类,因为他的父亲只是一个送快递的穷屌丝。

"哎!"木园长叹了口气,"这个月林奇妙小朋友已经是第二次与别的小朋友打架了,这个你是知道的,而且这一次更是抓伤了其他小朋友的脸,你让我怎么跟孩子家长交代?"

"木园长说的是,可孩子在一起难免会打打闹闹……"

不等林强解释,木园长一抬手用力拍了拍桌上坏掉的书包,板着脸道:"你知道刘博宇小朋友被弄坏的书包是什么牌子的吗?LV学生限量款书包,三万块呢!不必说了,先去买一个同款,征求对面家长原谅吧,否则我们只能对林奇妙进行开除处分,我劝你还是另找幼儿园吧。"

"我女儿的胳膊也被咬伤了,那个小朋友是不是也要受到应有的处罚?"

"你知道那个小朋友家里是干什么的吗,说出来吓死你。"木园长不屑的哼了哼。

林强愣了愣,强压心头怒火,"木园长,你们口口声声说注重素质教育,我才把女儿带到你们学校,他家里干什么的,我不想管,可我们拿着一样的学费,凭什么我女儿也受伤了,你们就要不分青红皂白的开除我女儿,就不开除那个小朋友,我不服。如果开除我女儿也可以,那个小朋友也必须开除。"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不喜欢我们学校可以带着林奇妙走啊?难怪别人说你吃软饭,吃的脑袋瓜子都不好使了,我的话够明白了吧?"

林强心头咯噔一下,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然激怒了木园长,如果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老婆肯定会毅然决然的选择跟他离婚。

这可不是瞎说,白静身高一米七,肤白貌美大长腿,加上又生过孩子,成熟又有韵味,绝对是男人最喜欢的那一款。

她曾是他们学校里的校花,毕业以后就嫁给了脾气好还多金的林强。

可惜天不遂人愿,刚生下林奇妙后,林强办的公司就破产了,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最终只能沦落到去快递卖身还债的地步。

而白静却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在一家销售公司当销售主管,事业蒸蒸日上,家里二老又都是退休干部,之所以以前能同意这门婚事完全是看在林强有钱的份上,可他现在没钱了,家里二老一直催促着他们离婚。

这一次幼儿园打电话,之所以是他来,就是因为白静想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孩子不能没有妈,也不能没有爸。

林强深吸了口气,强压心里那口窝囊气,"木园长,您看,能不能等到下个月?前天不才缴了一个月的学费嘛,等下个月发工资我……"

木园长一脸鄙夷的哼了一声,"赔不起就赶紧卷铺盖滚蛋,不要浪费我们的教育资源,还有很多学生等着进我们幼儿园呢。"

那语气令人如坠冰窟,不容置疑。

明明对方有错在先,却反过来还要自己赔钱,赔礼,这种窝囊气令林强十分愤怒,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

说白了就是因为他穷,没能耐,如果他能给林奇妙一个优越的生活,就不会发生今天这种事情,如果他有钱有权,还用这般低三下四求着木园长?只怕这个老女人早就跪舔了,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不分青红皂白。

"没钱还上什么贵族学校,死要面子活受罪。"

木园长的话余音环绕耳边。

林强苦笑一声,浑浑噩噩的走出了学校。

十分钟后。

"强哥,卡里有三万块钱,你取出来先救急吧!"同事的韩东掏出一张银行卡拍在了林强的手里。

林强紧紧的攥着卡,心里感动不已,"好兄弟,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林强绝不会忘,等我发达了,我十倍奉还。"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不要食言啊。"韩东笑了笑,不以为然。

"也就你这傻B才会信他。"

一个女人操着尖酸的嗓音,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不屑的瞥了林强一眼,随后寒着脸冲着韩东发火道:"韩东,你有钱吗就装大尾巴狼?我爸要的十万块钱彩礼,你都没有,现在倒好,好不容易赞了三万你竟借给这个窝囊废,你自己考虑一下吧,今天要是把钱借给他,咱们就分手。"

林强尴尬的看着面前尖酸刻薄的女人,她叫王心,韩东好不容易处的女朋友。

"小心,别逼我行吗?我最困难的时候是强哥拽了我一把,不然能有我今天?"韩东红着脸,也是左右为难。

"少提当年。"王心一摆手,斜眼望着林强,"当年我不清楚,但是现在我知道,你这种穷逼朋友,除了找你借钱外,根本就没找你干过别的,要我穷成这b样,早就跳黄浦江了。"

"王心,给我闭嘴,不许这样说强哥!"韩东曾的一下站了起来。

"好你个韩东,你竟然为了一个只会借钱的穷逼对我发火,分手,现在就分手。"王心闻言,当场撒泼。

林强看了一眼手里的卡,叹了口气放在了茶几上面,拍拍屁股站起身来,"你们俩走到一起不容易,千万不要因为我闹分手,韩东,这个人情我记下了,改天有时间请你喝酒。"

"韩东,要是让我知道你以后还和这穷逼有联系,我就跟你分手,不信咱们就走着瞧。"王心不屑的哼了一声,拿着卡进了房间。

林强红着脸,忙忙跌跌的出了门,"兄弟,回去吧!"

林强硬着头皮回到学校,一进屋便愣住了,怕什么来什么,万万没想到他老婆白静居然来了,而且跟他来的,还有白静的一个客户,这个客户林强也认识,他叫刘浩,一直对他老婆包藏祸心。

"刘浩,怎么是你?你来干什么?"林强冷冷的问道。

"闭上你的嘴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白静冰冷的眸子直戳林强的心底,她一转头,却立马露出了如花开一般璀璨的笑容,"刘总,今天多亏了您,林强就是个粗人,看在我的面子上,您大人大量,不要跟他计较了,好吗?"

刘浩的眼睛更是不怀好意的看进了白静的衣领,"白静妹妹说笑了,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不用跟我客气。"

"况且,我跟一个窝囊废较什么真啊?丢身份。"刘浩戏谑的看向了林强。

白静妹妹?

叫的可真他娘的甜。

林强身为一个男人,怎么受得了别的男人当着他的面吃他老婆豆腐?

"我能解决,你找他来干什么?你什么意思?。"

"你要是真能解决,木园长就不会给我打电话了,醒醒吧林强,你已经不是那个小老板了,如果不想丢人现眼就少说两句,赶紧跟刘总道谢。"白静冷冰冰的看着林强,就像是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一样,而当她转身去与刘浩交谈时,却又聊的热火朝天。

一个男人的尊严在这一刻彻底被踩进了泥土里。

林强气愤的浑身颤抖,就感觉胸腔里像是烧起了一把火,好像随时都能把自己烧死一样。

是的,就是因为自己没钱没势,所以老婆才会嫌弃,所有人才会嫌弃。

他知道了,没钱才是罪魁祸首。

既然有钱能够买来一切。

那好,从今天开始,老子就用钱买下这一切,用钱狠狠的抽你们这些小人的脸。

不要怀疑,因为老子就是华夏首富的独生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