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25

我的僵尸老婆 连载中

我的僵尸老婆

来源:掌文作者:铆钉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我们村有个习俗,不满五十岁就死的人,下葬的时候,需要找个童男子坐在棺头。我做过几次镇棺童子,有一次,入葬的是一具女尸我闭眼,只因为你怕我,我睁眼,只为你屠尽万敌。展开

本书标签: 铆钉 悬疑推理

精彩章节试读:

我亲眼看着女尸躺进棺材,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老者笑着问我,你怕我家小姐?

我点点头,没有否认。这时身体已经回暖,有了些力气,打量着四周问,爷爷,你是一个人住在这里么?

听见我喊他爷爷,老者惶恐的把我放下,跑到我前面就跪在地上,额头贴地的说,少爷折杀老奴了,我叫福伯,是小姐的老仆,你唤我福伯就行。

老奴?小姐?少爷?

他还真把我当成他家小姐的丈夫了?可我一个大活人,怎么能娶一具尸体做老婆,何况她又不能给我生孩子。

在她的地盘上,我不敢说这样的话。把福伯拉起来,也不敢松开他的手。

因为一离开他,周围的阴气就冻得我难受。

李叔也没说错,这里的确不是活人能在的地方。福伯也反应过来,忙拉着我进石头屋。

到门口的时候,陈浩眼巴巴的飘了过来,不敢进门。福伯问我他是不是我朋友,我点头说是。福伯才对陈浩说,石屋不适合阴魂,你就在外面,既然是小少爷的朋友,他们也不会伤你。

我有很多事想问陈浩,但福伯这样说,也只能让他在外面。

进了石屋,身上顿时暖和起来。屋里很简陋,角落里有一张石床,中间燃着一堆篝火,吊着口铜锅,翻滚的沸水里有肉香飘出。

我盯着四周的石墙,上面刻着很多古文,还有些奇怪的符箓。那股暖洋洋的气流,就是从符纹上散发出来的。

符我不懂,但那些古字能认出大半。因为爷爷手里的书,大多都是这种字。

阴阳符经,我念出来。福伯听见了有些惊讶,问我说,你才八岁,能读懂上面的文字?

我有些小得意,翘着嘴说,这有什么,我爷爷说孙仲谋八岁博览群书,九岁就敢只身入敌阵,讨要父亲的尸体。学识和胆识那才叫过人。

爷爷常给我说三国,我最喜欢的就是孙仲谋。

只是现在想起爷爷,我眼圈一红,问福伯我爸妈和爷爷会不会有危险。

福伯听我自比孙仲谋,脸上还露出笑意,一转眼就见我红着眼圈,笑容一僵,有些无语,带着考我的意思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只要少爷还在外面,他们就不敢对你的家人乱来。

我知道这句诗的来由,皱着眉问他,你说那些黑衣人,他们也是张家人?

福伯嗯了声说,你现在知道也没用。让老奴给你说说阴阳经可好?

墙上的字我能看懂部分,前面一行是:妙合大道,名之为符。经者,万古之常法也。

后面就是阴符经和阳符经的心法口诀。福伯把字完整的读了一遍,才给我详细解释。

尸族修的是阴经,无法修阳经,而阴阳经相辅相成,讲求的是阴阳相合。

我插嘴问,你家小姐是想让我修阳经,然后助她圆满的修得阴阳经,对吗?

说到底,我不过是一个辅助的工具,虽然没把她真当成自己媳妇,但知道这样的事实,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福伯尴尬的笑了笑说,少爷也不能这样说,小姐她对你是一见钟情,情投意合!

这话假到他自己都不信,先不说她是僵尸,就算是人,谁见过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会一见钟情一个八岁小毛孩?

我没说破,因为能感觉到,我要是修炼阳经,肯定比爷爷的那些东西强。

如果黑衣人是张家的人,那爷爷带着我们躲到穷山僻壤不会没有原因。

只有学会了本领,到时候才能去救爸妈和爷爷,想到这些,我很干脆的答应愿意学阳经。

福伯欣喜,说阳经修炼困难,他也只是悟了些皮毛,勉强能抵抗石凹山的阴气,守护尸族,我要是努力的话,三五年就应该能入门。

福伯没有立刻教我,而是找来一个石碗,给我打了肉汤。

饥肠辘辘,我端过来边吹边喝。喝完肉汤,福伯说,今晚你就在石屋里休息。

福伯走后,我又偷偷打了碗肉汤,喝完也没有睡,回忆着他给我解析的阳经,依葫芦画瓢的盘膝坐在石床上,可惜折腾了半天都没有收获,倒是眼皮越来越重,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连番受到惊吓,我神经绷得很紧,即便到了这里,也一直不敢放松。睡了没一会就感觉床边有人,猛的惊醒过来,睁眼就看见女尸坐在床前的石凳上,闭着眼睛正对着我。

我结结巴巴的看着她说,你,你,你不是回棺材了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女尸喉咙里咯咯的响了两声,眼睛依旧没有睁开。僵硬的抬起手,点了点红唇,又指了指我。

她想要我做什么?亲她?

我发现她手背上有一些红斑,不像尸斑,倒像是灼伤,抬头看了眼石壁上的阳符,明白她待在这里会被阳符伤害。

心一软,试探的问,你要我亲你?

我觉得不大可能,毕竟我才八岁,真让我这样做,那她也太……

没想我话音才落,她就点点头。我赶紧摇头,捂着嘴巴,打死都不能亲,她要是趁机吸我阳气怎么办?

女尸也没有强迫我的意思,见我不动,她也坐着不动,不过手背上的伤颜色在快速变深,开始焦黑。

我想她要是想吸我阳气,扑上来就行,没必要让自己受伤。不情愿的说,好了,好了,我就亲一下,然后你赶紧走。

其实她闭上眼睛,一点也不可怕,很漂亮。我爬到床边,够着脖子,打算在她红唇上点一下就好,没想嘴巴才凑上去,两张嘴就像吸铁一样黏在一起,我推着她的肩膀都扯不开。

而就在这时,从她嘴里吐出一口寒气,一下冲进我的脏腑,游走全身。

"啵"的一声,我的嘴从她红唇上脱离。

女尸好像做完了事,生硬的站起来,朝着石屋外走去,没入黑暗。

我本来想问她手上的伤要不要紧,但体内的寒气横冲直撞,难受得厉害,不过她一走,石屋里的阳符就开始发光,一股热流涌进我体内,因为不是阴阳交融,两股气息势如水火。

阴气很强,不过没有源头,阳气弱,却源源不断,不一会就把那股阴气逼出体外,进入我体内的阳气也没有消散,而是在我小腹盘旋,一时间全身暖洋洋的,很舒服,靠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福伯回来,见我就吃惊的问,小姐来过?

我点头,把昨晚的事跟他说了,讲到亲女尸的时候,脸上还火辣辣的。

福伯听了叹了口气说,小姐这是用自己的阴元勾动阳符来给你筑基,现在你体内有了阳元,就可以自由的出入石凹山了。

筑基,从字面来理解,就是打下修炼的基础,也是阳符经里九阳的第一阳。昨晚福伯还说我要是努力,三五年就能入门,没想吻了下女尸,一夜就到了。

但女尸付出的代价肯定也大。我问福伯,他叹气说,何止是大,那损耗的可是小姐的阴元,百年修为。

我听了有些过意不去,吃早饭的时候还想着这事,最后没忍住,跟福伯说想去看看她。

福伯带着我去了墓地,跟他说的一样,我已经不需要他的阳元来庇护,周围的阴气袭来,我小腹里的那团阳元就能把它拒在体外。

途中陈浩飘来,我问他去哪了,他说这里阴气浓郁,适合修炼。细问了下,才知道吴老狗教了他鬼修的方法,看来这吴老狗也不简单。

我让他晚上到石屋门口,有事要问。

福伯开了铜棺,一下惊呼起来。我往铜棺里看了眼,发现女尸皮肤焦黑,像被雷劈了一样。福伯说是她在石头屋里待太久,阳气入体过多,给我筑基又耗费阴元,一时没压制住。

我们那地方有个习俗,不满五十岁就死的人,尸体不火化的话,下葬当天必须找个童男坐在棺头,一直到棺材入土。

爷爷是个阴阳先生,周边几个村里的白事,十有八九都是请他,一来二去,我也做过几次镇棺童子。

今天早上刚起来,我妈就念叨说村里的刘德贵死了。

刘德贵是个痨病鬼,三十出头,瘦得跟麻杆似的,还是个独人。

他一死,丧事就得村里来办。

都是村乡邻里,吃过饭爷爷就带着我去帮忙。听村长说原本是要火化的,但刘德贵像是知道自己要死,提前准备了一口棺材,只能如了他的愿。

土葬,那就得有镇棺童子,爷爷拿着刘德贵的八字一算,巧了,村里有七个男童,唯独跟我的八字不冲,镇棺童子自然得我来做。

出殡的当天,爷爷在棺材上垫了块红布,压了些草纸,把我抱到上面坐着。

抬棺的是邻村李叔的人,都是吃白饭的,靠抬棺为生,个个膀大腰圆。李叔笑着跟我说,童娃子,抓稳了。

我赶紧抓着吊棺绳,免得走的时候坐不稳,掉下去。

爷爷这时说了句时辰到,李叔立刻拉开嗓子喊,刘德贵,上路了。八个人一起发力,轻松的就起了棺。

听到起棺号子,村长在门口点了炮仗,响过后棺材出门,后面跟着村里的人,都是来帮忙的,也没人哭丧,显得有些冷清。

一路上也没出什么事,很顺利。但就在棺材落井后,却出事了。

棺材沾土,镇棺也就结束了,我准备从棺材上下来,结果一动就全身发软,屁股像黏在了棺盖上,根本起不来。

李叔在旁边看着笑话我说,瞧你这娃娃,身子可真弱。说着伸手来拉我,可只有四十来斤的我,却差点把他给拽到棺井里,吓得李叔急忙松开手,回头就喊我爷爷,张三爷,你快些过来看看,张童怕是落棺了。

一听落棺,我脸都白了。

我跟爷爷没碰到过,但邻村出过一次事,主家请的是我们村的吴老狗,算错了八字,下葬的时候镇棺童子起不来。

吴老狗不想着破解,而是强行把镇棺童子拉了出来,结果没几天,那小娃就死了。

爷爷说吴老狗拉出来的只是人,那小娃的三魂七魄早就落进了棺里了,人自然是活不成。

那事过后,吴老狗名声一落千丈,很少有人在请他,对爷爷也是十分仇视。

不过吴家在我们村是大姓,话语权大,爷爷平时也不跟他起冲突。

私下里也让我离吴家人远些,怕他们背后下黑手。

爷爷正在看坟向,听见李叔喊,急忙跑了过来。

周围的人一听落棺了,也都围了上来。

我想起那小娃的事,害怕像他一样送命,哭嚎着让爷爷赶紧想办法。

爷爷也很急,让我别乱动。使人回村捉了只刚打鸣的公鸡,取了鸡血,混着朱砂在棺材上画了道符,然后让李叔在拉我试试。

结果还是动不了。

这会儿,我屁股底下凉飕飕的,像坐在一块冰上,冻得屁股蛋生疼。

爷爷急忙把村长喊过来,问他刘德贵的生辰八字是不是记错了。村长说,不可能,生刘德贵的时候,他老娘死在送去卫生所的路上,尸体还是我帮着扛回来的,不会记错。

李叔听了村长的话,眼神怪怪的看着爷爷问,三爷,会不会是尸体有问题?

爷爷说有可能,让他赶紧把棺材抬上来。

棺材抬出来后,爷爷拿了个墨斗,线头拴在我大拇指上,斗合挂在棺材上。

线拴好,我脚就能动了,抹了把眼泪急忙从棺材上跳下来。只是事还没解决,墨斗线沾的是黑狗血。

黑狗能看见阴邪的东西,介于阴阳之间,沾了黑狗血的线能通阴阳,现在爷爷只是搭了阴桥,暂时让我从棺材上下来。

李叔见我下来,急忙叫人撬开棺材。棺盖抬开的瞬间,围观的人都抽了口冷气。

里面不是刘德贵,而是一具穿着红嫁衣,顶着红盖头的女尸。

村长脸一下就白了,结结巴巴的说,我昨天带人敛尸的时候,装棺的分明是刘德贵,怎么……怎么就……

旁边几个跟着收尸的老人也出来作证。

爷爷沉着脸,没有搭话。让我把女尸的红盖头掀开一些,但不要完全掀开。

我哆嗦着过去,捏着一角小心的提起来,女尸才露了个下巴,爷爷和李叔就惊慌的喊,娃子,赶紧放下。

他们一喊我就松手了,但不知道怎么回事,那红盖头粘着我的手,一收手,反而给带了起来。

爷爷脸色一下变得苍白,都不等看清女尸的样子,一把抓过我手上的红盖头就朝女尸脸上扔去。

李叔背着身小声说,三爷,这是石凹山的尸体,明显是有人要害你。

爷爷哼了声,有些担忧的说,针对我倒是没事,就怕是别有用心。

李叔脸色一变,失声说,不会吧,谁有那个胆子。

爷爷没搭李叔的话,背对着棺材问我红盖头盖好没有。

刚才他失了准头,女尸的下巴和嘴还露在外面。

她的下巴很圆润,白生生的,嘴唇却红得吓人,像抹了血一样,看着就让人心慌。

我瞟了一眼,说没有盖好。而就在说话的时候,我好像看见女尸动了一下,嘴角扬起一个弯弯的幅度,在看着我笑一样。

我打了个冷颤,缩到爷爷后面,结结巴巴的说,爷,爷爷,她好像会动。

爷爷安慰我说,别怕,有爷爷在,你把盖头拉好,盖住她的脸。

我这会哪还敢伸手,从地上捡了根小树枝,远远的把红盖头挑下来盖住女尸的脸。

李叔和爷爷听我说盖住了,才转过身,盯着棺材里的尸体看了半晌。爷爷才回头说,今天在场的人,去几个找麻绳,越多越好。剩下的分头找,天黑前一定要找到刘德贵的尸体,迟了怕是要出事。

跟来的村民一听要出事,都惶恐不安,那还敢多言,急忙分头去做事。

李叔刚才说的石凹山,我听我妈说过,那山奇怪得紧,山顶古墓林立,每年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山里都是遍地寒霜,根本没人会去,里面的死人怎么会跑到刘德贵棺材里?

不一会找麻绳的人回来,我爸妈听说我落棺,也跟了过来。

爷爷看见他们就说,来了正好,你们夫妇去把女尸从棺材里扶起来,用麻绳捆上手脚,剩下的全缠她身上,越多越好。

桃柳打鬼,麻绳捆尸。

农村有个习俗,停尸的时候会用麻绳把尸体脚尖捆在一起,就是为了防止起尸,爷爷现在用这么多麻绳捆女尸,那她百分之百的要诈尸,或者说,她本来就是僵尸。

我爸平时就反对爷爷让我做镇棺童子,现在见出了事,冷着脸顶了我爷爷几句。

爷爷蹲在一旁抽烟,抬了下眼皮说,让你做就做,那来那么多废话,童童是我孙子,我还能盼着他出事不成?

我妈在旁边拉了拉我爸的衣角,让他少说两句。

吵归吵,事还得做,毕竟我还跟棺材连着。我爹瞪了我一眼,碎碎叨叨的说,以后在跟着你爷爷跑,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我眨巴着眼不敢回嘴。我妈过来挨着我,才伸手去扶棺材里的女尸,我爸也不瞪我了,把红盖头拉好,拿麻绳捆了女尸手脚,剩下的全缠身上。

爷爷见做完了,才过来剪了墨斗线。李叔也招呼他的人把棺材盖上。但没有下土,说是要等着找到刘德贵的尸体,一起合葬。

弄好后爷爷让李叔借一步说话,两人背开人,在一旁不知道嘀咕啥,我正好能看见李叔的脸,他好像很为难的样子,不过最后还是冲爷爷点点头,像是答应了什么,回来后喊上他的人就走了。

跟李叔谈完话,爷爷显得轻松了不少,让我娘先带我先回去,用桃枝烧一锅水给我洗澡,他跟我爸去找刘德贵的尸体。

我娘给我洗完澡,把我抱到院子里晒太阳,纳着鞋底问我刘德贵的棺材里怎么会有一具女尸。

我把知道的都说了,听说女尸是石凹山来的,我妈手抖了下,针扎进肉里都不知道喊疼。

感觉石凹山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可我追问的时候,我妈又神色慌张的岔开话说,你一个娃娃家,问那么多做什么。

傍晚的时候,我爹回来,到厨房喝了一瓢水,出来才说,刘德贵的尸体找到了,在他家里还找到刨坟的工具,女尸是他从石凹山扛回来的,这龟儿子,差点害死我们家童童。

我妈听了也骂刘德贵死了活该。我爹又跟我妈说,娃他爷正把刘德贵跟那女尸合葬,等填了土就没事了。

天黑后爷爷也回来了,很倦的样子。不过事情是解决了,让我回屋睡觉。

紧张了一天,我也累了,不过躺床上怎么都睡不着,觉得这事有些蹊跷,但那里蹊跷又说不清,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半夜里做了个梦,梦见那女尸来敲我的窗子,嘴里淌着血,脸上带着诡异的笑,隔着窗子死死的盯着我。

我吓得从梦里挣醒过来,外面天已经亮了。我揉着眼睛起来,到外面才拉开堂屋门,就看见村长慌慌张张的从大门口进来,嘴里喊着,三爷,三爷。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