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17

将军家的财迷妻 连载中

将军家的财迷妻

来源:掌文作者:二喵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凤锦绣觉得,自己觉得自己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一个龟毛少爷,训练的她上得厅堂下到厨房,甚至还能上得了战场,烧的了敌人的存粮 白石飞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咬牙切齿的事情,就是遇到凤锦绣,她能为了自己进的了厨房做得了掌柜,哪怕是战场都可以,唯独就不愿意去拜堂 凤锦绣呵呵了,你以为我失忆了...展开

本书标签: 二喵 古代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你就在这里跪着

王氏顿时没了主意,想着自己许家唯一的血脉若是不见了,那她死了之后还怎么去见祖宗?

王氏目光一转,看向一旁用殷切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孙女,有些心虚的别过了脸去。

虽然她喜爱孙女,可是孙子是她的心头肉啊!

"兰姐儿,不然……你……你就委屈一点?"

王氏讪讪的看向一脸不可置信的许蓉兰,搓了搓手,觉得自己一张老脸都在孙辈的面前给丢尽了。

可是没有办法,这扫把星都没法子能找到皓哥儿了,现在也就只能依靠官府了。

"不!"许蓉兰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被祖母给抛弃,立刻跑到王氏的面前跪下,颤抖着身子,搓着手哭着:"祖母,我……我不能去官府啊!那是个什么地方?您……您舍得吗?"

舍不得又能怎么样?

漫不经心的端起茶的凤锦绣,慢条斯理的抿了一口之后,才看向王氏,眸色微冷,不打算插手。

王氏哆嗦的伸出手,覆上孙女那娇嫩的脸,一双眼底尽是不舍:"祖母也不愿这样,心狠的是你那没用的娘,还有你那狠心的姐姐啊!是她们心狠呐!"

许蓉兰猛的回头,看着唇角噙着冰冷笑意的凤锦绣,咬了咬唇,踉跄起身后,走到了凤锦绣的面前。

"姐姐是希望我下跪求你吗?"

凤锦绣唇角的笑意未变,也未曾回许蓉兰的话,就这么的看着她,看着她打算如何。

许蓉兰回头,看了一眼殷切看向自己的祖母和母亲,深吸口气,再看向凤锦绣时,脸上有了恨意,却是膝盖一软,要给她跪下。

凤锦绣抬手一扫,直接将茶杯扫落在地。

满地的碎片,透露着尖锐。

凤锦绣看着许蓉兰僵硬着身子,半屈膝在那边的样子,终于开了口。

还带着伤口的手,掐住了许蓉兰的下颚,对上那双惊慌的眼,凤锦绣漫不经心的开口道:"你的道歉对于我来说,其实并不是重要的!"

慢慢起身,凤锦绣走到许蓉兰的身边,压低了嗓音,低声却又冰冷道:"我要的是,让你看清楚,这个家,你是什么地位!"

甩手将许蓉兰甩到一旁的凤锦绣,拿出帕子擦了擦手,森冷的目光看着坐在地上不抬头的许蓉兰,冷冷道:"许蓉兰,往日里你骄纵虚荣,我能忍就忍了,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的,不应该将心思打到许皓的身上!"

若是许皓出了意外,她就一辈子欠许家的。

"说吧!你还有什么没说出来?"俯视看着许蓉兰的凤锦绣,眸色冰冷:"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你若是再不珍惜的话……"

话没有说完,但是里面警告的意味浓厚。

"我……我跟皓哥儿说……"许蓉兰趴在地上,小声的哭泣着:"等着姐姐过去交了银子之后,让他趁着那家人不注意的时候自己跑回来!"

这样的话,事情就不会查到他们的身上,又能有银子赚,多好!

凤锦绣慢慢的眯起眼,看向许蓉兰,依旧有几分不信:"皓哥儿的性子我是了解的,你肯定还说了其他!"

许蓉兰脸色一僵,趴在地上的手更是蜷缩了一下。

"皓哥儿在街上看中了一块玉佩,说是要送给祖母,但是银子不够……"

双臂一环,凤锦绣听着许蓉兰的废话越来越无法忍耐,抬脚上前,目光落到一旁地上的碎片,微顿后,脚却是踩到了许蓉兰的手背上:"许蓉兰,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是什么事情?"

"你疯了!"徐氏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的冲上前,嘶喊着:"有本事,你冲我来……你冲……"

凤锦绣却是连头都没回,直接一抬手,示意外面的人进来将徐氏和王氏给拦住,目光冰冷的看向许蓉兰:"还有没有漏掉的事情?"

"是我拿了皓哥儿的银子去买了首饰!"许蓉兰被吓的直哆嗦,眼泪鼻涕的全部糊成了一脸也不在乎,身子努力的往后瑟缩着,可是手上的那只脚依旧在,逼得她再次哭喊起来:"皓哥儿说要给祖母买礼物的时候,银子不够找我要,我……我没了银子就只能……"

只能想出这么一个主意来!

凤锦绣挪开了脚,眉目微拧,按照许蓉兰的这个说法,许皓应该是自己跑回来了。

对着大厅外的管家招了招手,凤锦绣附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之后,才示意他带着人去找。

回头,凤锦绣看着跪在地上的许蓉兰,眸底一片冰冷:"你就在这里跪着,什么时候皓哥儿找回来了,你什么时候起来!"

冰冷的目光一扫,落到一旁一脸愤怒的老太太和自己的母亲的身上,淡声道:"按照许蓉兰的说法,皓哥儿已经失踪了快要有十多个时辰了,他会遭遇到什么,想必你们比我更清楚!让许蓉兰受点教训,也不枉皓哥儿在外面受的苦头!"

徐氏听到凤锦绣这话,眉目一亮,都顾不及她刚刚对许蓉兰的凶狠,急急的就要到她的跟前去。

"你的意思是,皓哥儿能找回来?"

凤锦绣唇角微抿,这件事情其实她也说不准。

但是自从义父离开之后,她就有意培养许皓,第一个自然是培养他的独立能力,以及若是他遇到危险的时候,该如何自救。

"先等着吧!"凤锦绣抬头,微眯起一眼未合而有些酸涩的眼,转身往一旁自己的屋子走去。

她的屋子并不在后头主子们住的屋子内,而是住在了靠近账房的附近的一个小房间内。

麻雀虽小,但是五脏俱全。比起21世纪的那十平米不到的单身公寓可是好的多。

迅速的换了一身衣服,并且简单的梳洗了一下的凤锦绣,这才重新的走到前厅去。

许蓉兰还在跪着,可从未遭遇过那么大屈辱的她,仅仅是跪了半盏茶的时间,就面色苍白,红唇也失去了水泽。

"亲弟弟都不见了,还有心思装扮自己!"

王氏在凤锦绣离开的时候,想要让自己的孙女起来,结果不但下人阻拦,就是孙女也对她表现了疏离之色。

恨恨的唾了一口的王氏,看着凤锦绣冷冷道:"畜生不如的小贱人!!"

第一章后会无期

月落三更,凤锦绣借着月色,小小的身影在山头之中飞快的穿梭着。

她是凤锦绣,也是许蓉蓉,是母亲改嫁之后带到许家的拖油瓶,更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一缕孤魂。

当初的那个许家的男人,不嫌弃她的身份,为了让她能不受白眼的在这小城镇里面活下去,将她收为了义女,给了她名字。

不然,以她那个懦弱的母亲,只怕她在许家过的会连下人都不如。

直到跑到了一个弃山后的小土坡的前面,她才停住了脚步,在月色之下,眯着一双狭长的凤眼,仔细的寻找归途的小路。

若不是城外的租金能够偿还一部分的债务,她也不会选择连夜过去又连夜赶回来!

想起回到许府之后,要遇到的一连串污糟的事情,凤锦绣就觉得有些头疼。

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离自己不远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心中立刻警惕起来的凤锦绣,拿出了防身的匕首,迅速的滚到了一旁的草堆之后,看着眼前突然的刀光剑影,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来。

直到她的腿都蹲麻了,眼前的黑衣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直到最后,只有那个手持长剑的男人,依旧站在原地。

细眉微蹙的凤锦绣,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安来。

因为这个男人正在一步一步的朝着她所躲着的地方靠近。

"哟?这么晚了,还有小姑娘来这里陪我?"

一个轻快的几乎到了调戏的嗓音响起,跟着这个声音的,还有那个带着浓厚血腥的尖锋,挑开了凤锦绣眼前的杂草。

凤锦绣慢慢的眯起眼,看着这个脸色苍白的男人,脸上还带着戏谑的笑容,像是他的腹部和腿部都没有伤口,也没有流血一样。

慢慢的站起来的凤锦绣,眸光从男人手中的长剑慢慢的转到了他狭长的双眸。

虽然他在笑,但是她能感觉的出来他身上所散发的杀气。

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善类!

手中的匕首紧了紧的凤锦绣,没有开口,就这么沉默的看着男人,但是浑身紧绷却在告诉眼前的人,若是他敢对她下手,她会不惜一切,奋力一搏。

"小姑娘,你要不要帮个忙?"

就在凤锦绣警惕的时候,男人却是突然松开了手中的长剑,身子往下一滑,坐到了地上,大大的喘了口气之后,才看向她继续道:"帮个忙,搭把手,把我送到城里面去看大夫,好不好?"

送他去城里?

凤锦绣左右看了看,终于开口:"随便哪一家?"

男人两手一摊:"我又不是什么江洋大盗,受伤看大夫,自然是光明正大,不需要遮遮掩掩的!"

"若是我帮你的话"抬眸,狭长的杏眸底下是一片冷淡:"但是你能给我什么回报?"

男人轻笑了一声,伸手戳了戳自己腰上的玉佩,挑了挑眉:"你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从刚刚他丢掉手中的长剑的时候开始,这丫头的目光就一直落在他的腰上的玉佩上,而且是毫不遮掩。

凤锦绣自然是注意到了男人说话的时候,口中所带着的嘲讽,可是她丝毫不以为意,甚至点了点头:"我很缺银子,在你受伤的时候帮了你,你拿一块玉佩来还,对于你来说,这个买卖是划算的!"

白石飞听到少女清脆的声音,终于感兴趣了起来:"哦?买卖?你还懂买卖?"

凤锦绣抬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夜色,却是不和这个男人继续废话下去,只是伸出手来,定定的看着他。

唇角勾起玩味的弧度的白石飞,将玉佩交到这个少女的掌心,他倒是要看看,这么一个小小的姑娘,怎么才能将他这么一个大男人给抬到前面的城镇里面去。

可是,当凤锦绣接过玉佩之后,只是转身蹲下,找出一旁的工具,熟练的开始……挖坑!

眼皮子顿时一跳的白石飞,眯着眼,看着少女忙碌的背影,冷声问道:"你在做什么?"

"帮你!"

其实凤锦绣并没有重新挖一个大坑,而是将几个小坑打通,连成一片。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一个可以容纳下一个人的洞口就这么的显露了出来。

小心翼翼的将玉佩给藏好的凤锦绣,走到男人的身后,一抬手,猛的一推,直接就将男人给推了下去。

"你……"

白石飞刚开口,伤口扯开的抽痛让他倒抽口凉气,更因为这小小的洞口,直接将他的身子给卡主了。

这个丫头……是故意让他躲到这么小的洞口里面出不来!

凤锦绣站在一旁,看着卡在洞里面的男人,似笑非笑的挑眉道:"刚刚你一个人对付那么多人,身手那么好,对付我这个手误腹肌的小姑娘,想必不用剑也可以,对吧?"

说着,凤锦绣走到一旁,将长剑捡起来,随便找了个地方埋了进去。

当她坐好这一切之后,回头对上男人那带着杀意的眸子,一点都不意外。

一开始这个男人就没有打算对她手下留情,刚刚的谈话,不过是这个男人耗费了力气,需要休息又不愿让她跑走罢了。

说着,凤锦绣拿起一旁的杂草,往男人的身上堆起,将他的身形给完全遮盖住之后,才继续开口道:"虽然你对我不仁,但是我好歹拿了你一块玉佩,我不能不义!"

最主要的是,若是她真的杀了他的话,跟随他的人是肯定能顺藤摸瓜的找到许家来!

到时候,对于许家来说,那就是灭顶之灾了。

凤锦绣挑了挑眉,看着男人那面色不甘的样子,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是你主动要我帮忙的,我应了!玉佩拿走,算是咱们货期两清!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望后会无期!"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