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17

农家丑女:抱个将军回家 连载中

农家丑女:抱个将军回家

来源:掌文作者:梦寒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美女学霸车祸穿越。啊!老娘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原主这长相也实在是太销魂了吧?丑到照了镜子都想吐!我的美颜相机!我的面膜!我的整形医院在哪里?最重要的是肥婆一只!温婉脑海里只有一句话:今天的你又胖又丑,明天的你,又老又胖又丑!减肥,变美,是姑奶奶目前唯一目标!展开

本书标签: 梦寒 古代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天大的喜事

孙氏听着不堪入耳的话,眼睛瞬间红了:"娘,莲姐儿什么都不懂,你,你别这么说她……"

"她什么不懂还不是你这个做娘的造的孽,之前我就劝说过你,把这丑丫头卖给人牙子,你就是不听,以后她还会拖咱们老苏家后腿的……"

秦氏骂骂咧咧的走了出去,嘴里一直不停歇,说着不饶人的话,刻薄的很。

秦氏走出去后,又忍不住回头踢了一下破败不堪的木门。

砰……

木门发出了声响,本就快要烂掉了,这下更加摇摇欲坠了。

秦氏刚走出去,孙氏的眼泪就掉了出来。

"娘对不起你,不能保护你,这些话你别往心里去……"

孙氏低着头说着,觉得自己没脸皮子看闺女,出了这种事,自己护不了闺女,只能任由婆婆责骂,自己这个娘当的不称职。

孙氏后又想到了什么,扯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你瞧我,明明知道你不懂这些还要说,以后不说这话了,你天天乐呵呵的,娘也就放心了。"

苏慕莲眯了眯眼睛,不懂这些?

约莫着原主也得有十几岁了,古代早熟,这个年纪按说心智应该跟成年人差不多了,可是孙氏却说原主不懂这些。

又想到刚才那个老妇人说的那些粗俗不堪的话,老妇人一口一个傻瓜蛋子,莫非原主是个啥子?

"娘,刚才骂人的那个,是不是我奶奶?"

苏慕莲开口问了起来,她想证实一下原住到底是不是傻女。

孙氏听到闺女说话后,眼瞪大了起来,伸出一张有些干枯的手,抚摸起了苏慕莲肥胖的脸蛋,声音里带着颤抖:"闺女,你,你说话利落了,你醒了?"

"娘,我是不是傻子?"

"胡说什么,我的莲姐儿怎么可能是傻子,莲姐儿最聪明了,是我的心肝肉……"

孙氏哽咽的说着,混浊的眼泪流了起来,她忙拿出了帕子擦拭眼泪,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莲姐儿真的清醒了吗?

盼了那么多年,就希望莲姐儿清醒过来,将来嫁了人,等他们两口子老了,就不会担忧莲姐儿下半辈子没个着落了。

如今莲姐儿好了,竟有些不敢相信。

听到孙氏的话后,苏慕莲顿时明白了,看来原主真的是个傻子。

也罢,就算是个傻子,那也是过去式了,现在自己占据了原主的身体,就要好好生活,身旁的这个'娘'对自己好的很,就是像个包子,唯唯诺诺的,刚才那个老妇人骂的那么狠,都没见她怎么反驳……

苏慕莲攥住了孙氏的手,认真的道:"娘,可能是我坠河的缘故吧,被救了上来,重新捡了条命,老天爷一定是看我可怜,这才让我清醒了……以后咱们一家人好好的,你别哭了,我会好好孝敬你的。"

"好孩子,好孩子……"

孙氏哭的更厉害了,闺女真的清醒了,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孙氏说完,直接抱住了苏慕莲,压根不在意苏慕莲的身上有多么脏污。

可怜天下父母心,虽然包子娘性子软弱,但对自己是顶好的,苏慕莲在心里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代替原主好好照顾爹娘。

过了许久,孙氏这才松开了苏慕莲,苏慕莲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询问着:"娘,刚才我奶说我还有弟弟跟妹妹,不知道他们在哪?我想见见他们。"

"甜儿跟泽儿去城东张秀才家旁听去了,咱没那个条件让他们读书,他们就只能在秀才家屋外旁听,家里乱,我也没把他们寻回来,约莫再晚些就回来了。"

孙氏说着,眼里划过几分不好意思。

苏慕莲初来乍到,不太懂古代的这些词,忍不住问道:"旁听是什么,秀才也能教书?"

"旁听其实,其实就是在屋外面听……城东张秀才家穷,按说应该好好读书考取功名的,张秀才为了贴补家用,这才教孩子们识字,张秀才人挺好的,原本让甜儿跟泽儿在屋里听,但付了铜板的那几家人不愿意了,非说甜儿跟泽儿没付铜板,张秀才没了法子,这才让他俩在外面旁听。"

孙氏开口说着,苏慕莲闻言点了点头,心想这个张秀才人还挺不错……

秦氏来屋里那么一闹,自然知道了苏慕莲醒了的事情,秦氏嘴碎,一直骂骂咧咧的,其他房的人很快知道了苏慕莲已经醒来的事。

二房的王氏在屋里扫地,一边同苏慕芳道:"芳姐儿,这几天晌午我怎么不见你人了?"

"娘,我不是出去挖野菜去了……"

苏慕芳眼里有些明显的躲闪,不敢看孙氏,一连几天,晌午她都会出去找沈腾,沈腾每次都会对她动手动脚的,她也沉浸于此,舍不得跟沈腾分开。

"挖野菜……是了,你昨天还给娘提了一筐野菜,你这么能干也不知道日后哪家小子能娶了你去,想想你也不小了,要是真嫁了人,娘真是舍不得。"

王氏顺口说着,苏慕芳闻言面色一羞,自己自然是愿意嫁给沈腾哥哥的,沈腾哥哥是个秀才,日后发奋读书,考取功名,自己说不定还能成为官夫人。

娘俩又闲聊了几句,王氏又道:"西厢房那傻子醒了,还以为这次挺不过去,没想到竟然活了,常言道傻人有傻福,看来说的就是这个理,不过就算醒过来又怎么样,还不是个二傻子,我要是有这样的闺女,早就羞的上吊自尽了……"

"什么,苏慕莲醒了!"

苏慕芳陡然提高了分贝,立马从炕沿上蹦了起来,脸色惨白。

"咋,咋了?"王氏拧着眉头,一脸审视的瞧着苏慕芳:"你咋这么激动,左右不过是个傻子……"

王氏还在嘟囔,苏慕芳却再也听不进王氏说的话了。

脑海里乱嗡嗡的,心里慌的很,感觉有块石头压在了心口窝,苏慕莲虽然被人救回来了,但那会儿听说情况不大好,本以为那个傻女会挺不过去,不成想,竟然醒了……

傻女可是撞见了自己跟沈腾哥哥在苞米地边私会的……

后又是沈腾哥哥将人推进了河里,万一傻女把这两件事说了出去,这可怎么办?

不行,自己得去找沈腾哥哥商量一下!

第一章苏家傻女

不知道被谁从身后推了一下,肥胖的身子重心不稳,直直的往前倒去。

扑通……

丑女苏慕莲被摔了个狗吃屎,脸跟身子朝下趴在地上,腹部两侧白花花的大肥肉这会儿挣脱了衣服,就这么暴露在人前。

原本攥在手里的柿子已经摔破了皮,柿子汁液都流淌了出来。

苏慕莲在哄笑中艰难的爬了起来,她捡起摔烂了的柿子,流着口水傻笑:"嘿嘿,把柿子拿去给沈哥哥吃,沈哥哥开心了,就会娶我了……"

"哈哈,你瞧这个傻子,摔倒了居然还不忘记沈家那小子,人家沈腾压根瞧不上这种货色。"

"是啊,真不知道苏家怎么摊上了这么一个闺女,除了傻以外,脸上还有这发脓的疮,等天暖了,这疮迟早都会发臭,胖的跟球似的,估计苏家是把所有吃的都给她了,再这么吃下去,也不知道苏家还养的起吗?"

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言语中充满了对丑女的鄙夷。

苏慕莲哪里懂的这些人在说些什么,这会儿挨个询问起了沈腾的下落。

"知不知道沈哥哥在哪儿?"

见面前的人摇了摇头,苏慕莲又转移了目标。

就这么一直问下去,然而根本没有人搭理她。

"哇……你们都是坏家伙,我要告诉娘亲,我要让娘亲打你们的屁股。"

苏慕莲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腿往前乱踢着,本就脏污不堪的衣服上再次沾染上了泥巴。

众人脸色微变,生怕苏慕莲会继续闹腾,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上次苏慕莲也是闹着要找秀才沈腾,大家伙儿哪里知道沈腾的下落,好家伙,这个苏慕莲竟然跟疯牛似的乱顶人。

苏慕莲见周围没了人,撅着嘴巴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往前走着,手里仍旧拿着流着汁液的柿子……

正值正午,太阳高挂在天空之上,火辣辣的阳光照射在大地上,知了在树上一直叫个不停。

偶尔阵风吹过,苞米地里的苞米叶子发出了'娑娑'的声音。

穿着浅粉麻布衣服的苏慕芳扎着两个辫子,她白净的小脸被灼热的太阳晒的有些红,一边张望着不远处的道路,一边用手遮挡起了头顶,试图遮挡一下太阳。

过了没多久,苏慕芳瞧见了就见一道奔驰而来的蓝色身影,待蓝色身影走近了,这才看清来的人是沈腾!

苏慕芳两眼放光,她扯出了一抹微笑,立马往前扑入了沈腾的怀里。

刚刚大步跑过来,沈腾还没歇息过来,他微微喘着,大手搂抱住了苏慕芳。

沈腾身上穿着蓝色的衣服,衣服洗的有些发白,眼下只能用浅蓝色形容,他背着一个布包,布包是沈腾的娘亲秦氏为他缝制的,里面装着几本诗经。

"沈腾,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我这几天好想你啊。"

"我也好想你,芳妹儿。"

沈腾说着,他的手上下不老实了起来。

两人偷偷交往有一段时间了,自打前天苏慕芳主动亲了他的嘴巴,他这几天就一直身念念不忘,夜里想的都是苏慕芳这张白净的小脸,在血气方刚的这个年纪,对男女情爱的事情颇为热衷。

苏慕芳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没有反抗,她小脸泛着红,心里莫名有些期待。

两个人很快亲上了,正值正午,家家户户都在做饭,烟囱里泛着烟,锅里热着窝头,哪有人会出来溜达,两个人眼下一点都不担心会被人瞧见……

傻子苏慕莲捏着柿子,本就丑陋不堪的脸被太阳灼的通红,活像个猪头。

"芳妹儿,你的肚带真好看。"

"讨厌,别在往下了……"

这时,苏慕莲听到了沈腾的声音,苏慕莲瞬间两眼放光,往前跑了出来,肥胖的肉一颤颤的,别提有多难看了。

苏慕莲很快瞧见了纠缠在一起的秀才跟苏慕芳。

苏慕莲不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这会儿嘿嘿傻笑了起来:"沈哥哥,沈哥哥,你是不是在跟我妹妹玩过家家,我也要玩!"

说着,苏慕莲扑向了秀才。

秀才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坏了,他跟苏慕芳齐齐看向了傻子,见傻子扑了过来,忙躲开了。

"原来是傻子,沈腾,没事的。"

苏慕芳瞬间松了口气,用手整理起了自己的衣服。

"你们在玩什么,可不可以带我一起玩……脱衣服,我也会,娘亲教过我怎么脱衣服……"

说着,傻子脱起了自己的衣服。

沈腾的脸色瞬间变了,将苏慕芳拉过了一旁,开口道:"这可怎么办,万一苏慕莲把咱俩的事情说出去了,咱俩的清白可就完了……芳妹儿,我愿意娶你,可是你也知道我跟这个丑女有娃娃亲,咱们现在偷摸在一起会被人指点的……"

苏慕芳皱了皱眉头,虽说苏慕莲是个傻子,但也会说话,万一照着葫芦画瓢,把她跟沈腾哥哥今天在田间做的事情说出去了,确实有损清誉。

"沈腾哥哥,不然咱们哄一下苏慕莲,大不了给她买点吃食,让她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芳妹儿,她是个傻子!"沈腾皱着眉头道:"你能保证傻子吃了咱们的东西就能瞒下这件事?就算我有铜板也不会给她买零嘴,我是要考取功名的人,有铜板还不如买笔墨。"

苏慕芳瞧着身旁的苏慕莲,苏慕莲正倒腾她那鸡窝一样的头发,这会儿嘿嘿傻笑着,口水都顺着嘴巴滴落了出来。

傻子心智不全,确实无法保证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

沈腾眼里划过了阴狠,咬了咬牙,开了口:"芳妹儿,这附近有条河,不如把傻子推下去一了白了。"

"你疯了!不行,咱们不能这么做。"

"我没疯,你想想,傻子就是一个祸害,万一她哪天把这件事说了出来,咱们还要不要还村子里混了?而且,而且只要她死了,我跟她的娃娃亲自然也就没了,我就可以娶你了……"

沈腾有些严肃,一本正经的盯着苏慕芳。

苏慕芳听进了沈腾的最后一句话,只要傻子死了,自己就可以跟沈腾哥哥成亲!

像是做出重大决定一般,苏慕芳攥起了粉拳,眼底带着几分坚定:"好,我听你的!"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