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17

豪门盛宠:总裁大人宠妻入骨 连载中

豪门盛宠:总裁大人宠妻入骨

来源:掌文作者:一枝玫瑰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霍家童养媳桑晴,在订婚前夜被爆出轨丑闻。走投无路之际,霍家神秘小叔从天而降,以一份三亿合约将她领回家。未婚夫背叛,闺蜜出卖,一一手刃。只是谁能告诉她,外界传言是gay还不近女色的霍小叔为什么要把她夜夜压在身下?昨天夜里是你强迫我,难道你还不想负责?桑晴浑身羞红,我喝多了,怎...展开

本书标签: 一枝玫瑰 豪门总裁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做不做,给你三天时间考虑

昏黄灯光下,她那丝丝颤抖的声线密密麻麻的缠绕着他。

"我好热……慕安,我求你别不要我……"桑晴委屈的恨不得将自己烧成灰烬,明知道不可靠近,可又忍不住被药性操控。

她娇嫩的唇瓣迫切的吻上男人的下颚,"我错了……慕安,你醒过来好不好……"

心像被揉碎,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霍承彦深深吸了一口气,冰冷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松手!"

抬手想将缠在身上的女人扯下来。

桑晴不肯放手,爬起来跪在男人面前,那双浅浅如水的杏眸,痴缠,"慕安……这五年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我不是故意背叛你的……"

她泪眼婆娑,不顾一切的拥吻上去,甚至想要将身上的裙子扯下来。

霍承彦的脸色冰冷到阴沉,大手狠狠扣住她的手腕,似要将她捏碎。

"桑晴,你是不是被下药了,看清楚我是谁!"

"霍慕安,你是霍慕安……"

她条件反射的回答,让霍承彦眼底的阴霾更重,一个失神,便被她直接扑倒在身后的沙发上。

桑晴急切的撕扯着男人身上衬衫,白嫩的双腿肆无忌惮的缠上男人的腰腹,那毫无章法青涩的吻,一寸寸的夺走了霍承彦的理智。

夜色,深沉。

会所内的灯红酒绿,掩不住顶级包厢里的魅色。

这一整夜,从包厢到顶楼的套房,桑晴在浑浑噩噩中再次经历了五年前那一场噩梦!

那震撼人心的仿佛要将她穿透一般的力量,深深地烙印进她的心底。

次日。

套房厚重的窗帘里倾泻进来丝丝碎金般的光。

真丝被褥下,桑晴一身狼狈,缓缓醒过来,疼痛牵扯着神经,让她全身都仿佛被撕碎了般难受。

耳边,是浴室里传来的哗哗的水声。

桑晴闭上眼睛努力回想昨天发生的一切,心生闷疼,如果没错的话,昨天,她跟霍承彦上床了。

是她被下了药,不知廉耻的勾着霍承彦上了床。

如果霍承彦迁怒她,她该怎么办?

可她不想就这么走了。

她还想求霍承彦救霍家一命!

就在此时,水声停下来,浴室的门拉开,桑晴条件反射的回头,一眼便看到洗完澡半身赤果的男人!

氤氲的雾气中,霍承彦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走出来。

他高大挺拔的身躯,肩膀异常宽阔,修长笔直的大腿遒劲有力,腰间围着一块浴巾,那肌肉线条有力的臂膀,还有壁垒分明的八块腹肌,紧致又性感!

短寸的发还在滴水,顺着他线条刚毅的下巴滑下。

沿着蜜色的胸膛,一路蜿蜒往下,没.入山林之间。

桑晴隐忍着面红耳赤,这一刻,还是心头悸动。

昨天光线昏暗又惊慌失措,她其实没看清他的脸,可此时此刻,桑晴不得不承认,霍承彦,大概是整个金陵最英俊,最完美,最高不可攀的男人。

他成熟的男人味,是当年的霍慕安根本不能比的,怪不得当初霍慕安不止一次说过,霍承彦这样的男人,是他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目标。

可是一想到昨夜是他,桑晴的身体便有些控制不住发软。

霍承彦慢条斯理的坐在一旁的单人沙打上,抬眸轻轻瞥了一眼被他欺负惨了的女人。

"怎么还不走?"

桑晴攥紧身前的被子坐起来,难堪的别开脸,可是绯红的脸颊上却仍是遮不住的春.色。

"昨……昨晚,谢谢你救了我。"

霍承彦漆黑不见底的眼神从上到下打量她,将她身上青紫的痕迹印在瞳仁里。

他慵懒的双腿.交叠,薄唇抿成一条性感的弧线。

"你以为我是救世主?"

他低沉的嗓音沉入海底,凛冽如寒霜。

桑晴不懂他的意思,抬头,怔怔无措望着他,"霍先生……"

霍承彦慢条斯理点了根烟,薄唇咬着烟蒂吞云吐雾,"把你买回来,我花了一千万。你的胆子也真是大的可以,竟敢拿我当你的解药。"

"一千万?"

桑晴震惊,更慌,"我现在没有一千万,霍家负债累累,我……我还想请霍先生帮忙呢……您能不能容我想想办法!"

她真是太没用了。

不但没解决问题,还白白又多了一千万负债,甚至还……被下了药。

霍承彦双腿.交叠,半眯着眼睛吸了口烟,"钱债肉偿。"

"什么?"

"我不喜欢碰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既然碰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

桑晴难堪又无措,死死的咬紧唇瓣,眼眶已经通红。

"可我以前是霍慕安的未婚妻。"

论辈分,霍承彦是霍慕安的小叔叔,那她就是他的侄媳妇。

眉心一挑,霍承彦淡淡道,"昨天晚上是谁恬不知耻爬到我床上来的?"

他冰冷无情的嘲讽,让桑晴心头的耻辱更甚。

她抿唇解释,脸色惨白,"我不是故意的……"

"做不做,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

霍承彦不再给她犹豫的机会,慢条斯理的站起身,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随后表示,"答应我的条件,一切好说,否则,我们之间的账,就要一笔笔的算。"

桑晴怔忪无措,紧紧揪着被褥,全身都在颤抖。

她不想妥协,可是不妥协,霍家要怎么办?

那一千万,她要拿什么来还?

可是还未等桑晴将她的答案说出口,霍承彦便换上干净的衬衣西裤,拉开门离去。

助理孟云已经在门口等待,霍承彦高大挺拔的身体站在房间门口,嗓音低沉淡漠,"派人送她回去。"

"是,先生。"

门关上,房间里压抑冰冷的气氛却久久不散。

桑晴默默的起床,洗漱,离开这噩梦一般的套房。

离开以后,她心里慌乱,无处安放,特别的想念霍慕安。

五年了,当年订婚典礼上曝光丑闻之后,爷爷就把她赶出了家门,不肯让她再踏进霍家半步。

她直接去了霍家,哪怕只是看他一眼。

这里曾经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当年爷爷将她从一场大火中救出来,不但让她死里逃生,还将她养大成.人,甚至,让她嫁给霍慕安。

如果不是那场意外,也许如今一切都会不一样。

都是因为她,她是霍家的罪人!

可今天的霍家似乎有些不一样,别墅大门没有人把守。

她悄无声息的进入,客厅里静悄悄的没有佣人,桑晴上了二楼,走到霍慕安的房间门口。

却看到沈雪正深情款款的坐在他的床边。

霍慕安安静的躺在大床上,双眸紧闭,仿佛只有轻微缓慢的呼吸,而沈雪紧紧的拉着他僵硬的大手,一双眼眸痴痴望着他英俊瘦削的脸颊,甚至情不自禁的吻上他的下巴。

桑晴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刹那间僵住,天旋地转。

沈雪,她在干什么?!

第一章彦哥,这妞儿你看上了

深夜,霓虹璀璨。

金陵最顶级奢华的BOSS会所内,灯红酒绿。

舞台角落的卡座内。

桑晴被强迫灌了好多酒,那绯色媚然的眉眼却更引人犯罪。

她冷着脸抗拒挣扎,恶心到想吐,"张总,您别这样,我不能喝了!"

"小晴儿……来都来了,你不让哥哥爽爽哥哥怎么帮你?"身边的老男人被她这幅欲拒还迎的娇柔模样刺激的全身血液翻滚,忍不住伸出油腻腻的肥手摸她的脸!

这脸蛋可真白真嫩!

周围一片哄笑声。

桑晴想躲却躲不掉,她已经头晕目眩,可张总却根本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张总,我是想求您帮忙,可我不是出来卖的!"

"不卖?还跟我装!沈雪不是你朋友吗?她可是以五百万的价格把你卖给我了!"张总一把搂住她的纤腰,直接就开始扒她的衣服!

桑晴恼了,可是更被张总的话惊到!

沈雪把她卖了?

是沈雪告诉她这位张总黑白通吃,愿意对霍家出手相助。

沈雪是她最好的朋友,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卖她!

干净的长裙被扯开了一条大口子,衬衫的扣子被粗鲁的扯落,大片雪白的肌肤露出来,那双嫩白的双腿再也遮不住。

"不行。张总,请自重!!"桑晴心头恼怒,愤怒挣扎!

"宝贝儿……让我睡一次,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嗯?"

啪!

桑晴哪里受过这种轻薄,忍无可忍,直接端起一杯红酒泼在老男人的脸上,高脚杯直接砸在地板上,四分五裂!

碎玻璃溅起狠狠地扎在她的小腿上,鲜血淋漓,针扎一样疼。

她愤怒的抗拒,眼眶通红,"滚开!"

张老大面目狰狞,没想到她那么不上套,直接拽着她的头发便给了她一巴掌,"赔钱货,装什么装!本来就是个贱货,还在这儿装!"

桑晴疼的脸色惨白却执拗的不肯就犯,裙子被扯破,她竭尽全力,试图遮住自己的肌肤。

拼命地想要挣脱,可她头晕目眩使不上力气,根本挣不脱逃不掉!

绝望,几乎淹没了她的理智。

她不管不顾,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放开!你不能碰我,我是霍承彦的女人!"

霍承彦?

张老大的身体徒然僵住。

围着张老大的兄弟们更是被惊出一身冷汗!

单单是这三个字,就足够让人胆寒。

霍承彦,这家顶级会所幕后真正的主人,背靠霍氏白氏两大财团,年仅三十便成为整个金陵最富有最多金的男人,他英俊冷漠,生人勿近,纵横军政商界,整个金陵权贵无人敢惹!

张老大好大一会才反应过来,拽着她狠狠地啐了一口,一边咒骂一边嘲笑,"小贱货!我看你是不要命了!霍先生不近女色整个金陵人尽皆知,你TM不想活了你敢冒充霍爷的女人!"

"放开我!我说的是真的!"

这一场强取豪夺,引来无数人围观,但他们不知道,二楼的顶级包厢内有一张360度的观景大屏幕,正清晰的倒映着一楼舞池内的声色犬马。

身材欣长挺拔的霍承彦,慵懒的半靠在包厢正中央的沙发上,他冷凝的眉心紧蹙,眼底漆黑淡漠,却早已经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他眯眸吸了一口烟,沉吟半响,"会所里什么时候允许这种下三滥的买卖了?"

坐在一旁的陆峥大气都不敢出,"这张立新真是不要命了,竟敢坏您的规矩!"

BOSS会所里向来干净的很,霍承彦为人坦荡磊落,向来眼里容不得沙子。

可是霍承彦却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他眉眼未抬,淡漠的视线俯视着监视器,嗓音冰冷道,"把她带上来。"

"承彦……"一晚上都守在一旁的陆莹莹死死的咬唇喊他的名字,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她可是霍家亲自为霍承彦挑选的未婚妻,可这冷漠无情的男人不但一晚上看都没看她一眼,甚至还要用一个出来卖的脏女人羞辱她。

"什么?"陆峥咽了咽口水,吓了一跳,"彦哥,这妞儿你看上了?"

不近女色的霍承彦,什么时候对女人感兴趣了?

霍承彦动作优雅的弹了弹烟灰,眸光冰冷凛寒没有半分温度,"怎么?你敢管我?"

"不不不,我不敢彦哥……"陆峥可怜巴巴的哭,"我马上去把她带上来!"

刚才,所有人都听到了霍承彦的话,他说的他要楼下那个可怜的小女人,那便意味着,从今以后她的身上便被贴上霍承彦的标签!

独一无二!

他向来冷清,从未对任何不相干的女人多看一眼,点名想要的,这还是第一个。

他们不会之前真的有什么吧?

桑晴很快被保镖拖进来,她已经被灌了酒,脸色苍白,衣衫不整,"放开我!你们别碰我!"

她不能脏!

陆峥一看这几个没眼里的竟然敢对彦哥的女人不敬,"放开!谁准你们动粗的!"

桑晴瞬间被松开,她脚步不稳直接跌倒在地,惨白的脸颊上尽是执拗和冰冷,她难堪无措的想用裙子遮住身体,想爬起来。

可那白.皙如凝脂般的肌肤,却明晃晃的刺入众人眼底!

很美!

凄美的让人羡慕嫉妒,让人想摧毁!

桑晴想离开,想爬起来转身走出去,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像物品一般供人玩弄!

可是还没站起来,身体便被一个毛绒绒的庞然大物狠狠地扑倒在地!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