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侠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29

江湖异闻录 完结

江湖异闻录

来源:掌中云作者:草人甲分类:仙侠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第一卷、京城喋血:夜寂无声突横祸,名剑誓还了恩仇。风卷云涌雷狂怒,一众群雄血溅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京城,夜,有风。时值入秋,秋风豪爽不惜赠人凉风狂呼而过,而此时除了那呼号的风声却再也没有其它声音响起,一切静得是如此可怕!

天空无月,也不知月儿躲到哪去害羞的不敢见人,天地一片沉暗。

又安静,又昏暗。

直待响起“铛,铛,铛”的三声更响才打破的夜的沉寂,更响过后人声响起,“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一听便是打更人在这附近。

只是这声音听着有些颤抖,无论是谁在这样的夜里出来寻夜都应该要感到害怕,即使手里提着灯笼也都一样。在如此猛烈的秋风下,灯笼中所发出的那一丝灯火只能像在狂风巨浪里的一帆孤舟,随时都会覆灭,更不用说要照亮前方的路。

打更人披着一件薄杉,在这风中瑟瑟发拦一步一停,在这无星无月万物冥寂的夜间行走,他只感世间的此时只有他一人独活。

人在这种时候都会无比的脆弱和无助,莫名的恐惧感会侵蚀一个人的内心。此时无论是多细微的一声响都会被无形的放大,也会叫人害怕得要命。这突如其来“哗”的一声异响如午时厉鬼夺命的叫声,凄厉、瘆人……打更人本来已是心惊胆膻,此时再听得凌厉的鬼魅声响却哪里还经受得住!他吓得是六魂失了三魄,脚下也是一滑,屁股就踏踏实实的摔在地上,直摔得个眼冒金星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他手中的灯笼、打更用的锣跟木敲也都被甩到身侧那黑黝黝的巷子中。这个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此时风已停,但那灯笼在被抛到半空中的时候却无缘无故的熄了。没有风,灯笼怎么会熄,难道此处真有鬼魅作崇?一想到此,打更人只觉心里毛毛茸茸一片,身上的全部汗毛也都竖了起来。他“啊”的一声尖叫划破长空撒腿就跑,只想远离这个暗得让人窒息的黑暗,跑回家中与亲人相拥。

一切又恢复了原有寂静!

突然,一群黑衣人从那条黑巷中穿梭而出,一个个的头戴面目恐怖、恶相狰狞的厉鬼面具,便像是真的厉鬼一般行无声,动无影。若不是他们手里拿着一把把明晃晃的夺命利器,看到的人一定觉得他们不是人,一定是鬼,深夜索命的厉鬼。可是无论他们是人还是鬼,此时他们要去的地方一定会鸡犬不宁,沦为一片地狱火海。而今次,他们要前往的目的地,便是位于京城近郊处的跳蚤窝。跳蚤是一种又小又脏又惹人讨厌的虫,所以生活在跳蚤窝的人也是一群又臭又脏而又不值一文的穷人。这里不只有穷人,也有一些偷鸡狗盗、欺善怕恶之徒,欺负生活在这里的可怜人也是他们每日的生活乐趣之一。跳蚤窝的百姓每天不但要忙着生计,还要受到那些恶霸混混的欺负,生活简直苦不堪言,而这一切直到三年前好汉帮在此成立才得以改观。

好汉帮的帮主姓胡名斐,自幼在跳蚤窝长大,看透此处乱像。于是在很小的时候便立场要改变这里的一切,给跳骚窝的穷苦百姓一个安稳舒适的环境过日子。十六岁那年他毅然决然出走他乡,目的是要习得一身本领,后来机缘巧合下拜入少林寺下成为一名俗家弟子。苦练二十年,竟也练成少林寺中最难练的铁布杉功夫。这铁布杉功夫刚烈霸气,真气所聚之处刀砍不开剑刺不入。艺成之后他拜别少林闯荡江湖十数年也算是混得风生水起,在江湖中有一定的名号,他江湖号称“铁拳金刚”也算是江湖同辈对他这许多年来的一种肯定。

好汉帮中除了胡斐外还有四名骨干,分别为何超,黄信征,楚飞和刘风。

何超为人温文尔雅,看着似个文弱书生,但是谁也不敢小瞧了他手里的那折铁扇。此人能文能武,聪明机智,江湖人都送“铁书生”称号。

黄信征虽性情暴躁却忠肝义胆,手上一口亮银扑风刀刀亮如银、追风扑命。又因为其武功只攻不守,对手无论是谁都拼尽性命,所以江湖上的人也叫他“拼命虎。”

楚飞为人沉稳,所用武器是一杆乌金红缨枪,红缨如血,枪出追魂,所以江湖上也称他“血枪飞魂。”

刘风年纪最小,年轻俊郎,用剑。其以快剑著称,以快为尊,人称“追风剑。”

胡斐、何超等五人相识于江湖,因都是心怀正义之辈所以一见如故,最终结为异姓兄弟。五人于某日闲谈之时,胡斐说起京城跳蚤窝中百姓生活的不堪时,众人听着都愤愤不平甚是气氛,他们素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听到如此不平之事哪里能忍住不管,后来众人商议要在跳蚤窝中开山立派要保跳蚤窝之周全。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有所成效,如今的跳蚤窝已是今非昔比,呈现一片详和之态。而好汉帮也从原来的五人发展到如今的百人规模。

京城势力最大的帮派便是杀帮和鬼屠,杀帮虽只立派十年,但十年来发展有如雨后春笋拔立而长,如今俨然成为了江湖中名声和势力最大的帮派之一。他不仅财雄势大,更是高手如云,已然足与跟百年大帮鬼屠一较高下之势。俗话说一不容二虎,京城中杀帮与鬼屠鼎足抗衡,又怎能容得了像好汉帮这样的微末小帮生存在自己的眼皮低下,好汉帮已如风中残烛,随时都会覆灭。

就在两天前杀帮与鬼屠同时对胡斐下了最后的归降令:三天不降者,格杀勿论,鸡犬不留!

收到归降令后,胡斐立刻将何超,黄信征,楚飞和刘人四人招集在聚义厅。胡斐当先拿出杀帮与鬼屠的归降书给四人看,四人看了后面色沉重,犹如蒙上了一层冰霜,更是在心中压了一座大山般沉得喘不过气来。

胡斐并不怕死,却怕连累兄弟,所以他要问兄弟们的意见,无论最后的决定是战是降,一旦决定便决不后悔。

五人中胡斐、黄信征、刘风二人主战,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当初开帮立派的目的便是为了保护跳骚窝中百姓的平安。如若他们隆了,那无异于又将跳骚窝的百姓们又推到水深火热之中,更违背了他们当日在跳骚窝中开山立派的初衷。楚飞为了沉稳则持保留态度,他认为应避敌锋芒,待风回路转后再返回跳骚窝方为上策。众人主意拿捏不定,唯有让何超决定,他江湖号称“铁书生”,足智多谋,经过斟酌众人意见后最终决定利用这三日时间在好汉帮中设下埋伏,配以强弓箭弩痛击敌人,叫来犯强人来个有来无回。

如今三日未过,却有人已按奈不住剩夜来袭。

风高怒号,暗夜无尽,鬼面黑衣人已然潜进了夜色,前方一手持长剑的鬼面黑衣人左手向空中举起停往,其余鬼面黑衣人疾行的步伐便像被无形的手拉住一般,再也没有多夸出一步。

站在拿剑鬼面黑衣人左右那各有一人,其中一人拿着一根粗如手腕的铁棍,身高体大,异常魁梧。另一人拿着一柄长刀,刀身半弯射出寒光,诡异非常。

执剑鬼面停在暗外朝大宅望去,但见一双大门紧闭,左右两侧分站着四名执刀守卫严情戒备。大门上侧挂着一块大匾,远远望去隐约可见“好汉帮”三个大字。那守卫八人虽然一丝不苟的巡视着街巷中的一举一动,但无奈跳蚤窝中房屋参差不齐,加之月黑风高,是以并尘觉到危机已悄悄临近。

鬼面剑者再举左手比划一二,已有十名鬼面黑衣人从他身后穿出朝着守卫在大门附近的八名好汉帮弟子悄声行进,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手捂嘴一手握剑。

长剑一抹那八人顿时命归黄泉,连一声都来不及发出预警。

鬼面剑者领着众上伏上高墙,但见院中十来守卫,院中灯笼高挂,显然早有戒备。

众人拉弓搭箭对准守卫,数箭齐发,守卫立刻就被射成了筛子,一旁鬼面刀者见如此轻易攻破好汉帮防卫,不禁得意道:“哼,还道是什么狠角色,简直是不堪一击。”他虽得意,说话的声音却是极小。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