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侠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29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连载中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来源:掌中云作者:非语逐魂分类:仙侠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当主角醒来,发现穿越成少年时的慕容复,而且身处十四部金书融合的大武侠世界里,他该何去何从,兴复大燕?争霸天下?又或是勾搭几个美女逍遥一生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半月过去,慕容复独自沉思如何发展慕容山庄,心中有了个模糊的框架。

慕容复前世历史学得不怎么样,也不懂什么政治,但却十分清楚,想要争霸天下,最重要的自然是钱,其次是人才,武功。所以当下首要任务是发展财路。

慕容复让仆人去请四大家臣前来议事,不一会,四个人陆续进入客厅,慕容复看着这四人,邓百川还是老样子,穿着像个道士;

公冶乾身材魁梧,浓眉方脸,一脸老实巴交的样子;包不同体型瘦削,身材高挑,看上去有些凶恶;而风波恶一身褐色长衫,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

四人齐齐见礼道“公子!”

“坐吧,都是自家兄弟,以后不要那么多礼!”其实除了邓百川,其他三人平时是没这么拘礼的,只有邓百川在的时候,显得颇为守礼。

“那怎么行,公子乃大燕皇室,我等身为臣子,不行君臣之礼已经是逾越了。”邓百川一脸严肃的反驳道。

“慕容氏定居中原这么多年,娶汉人为妻,鲜卑血脉恐怕早就被稀释得没剩下多少了。”慕容复心下暗道,不过这话可不能说出来,嘴中问道:“现在慕容家还有多少钱?”

四人之中包不同是管钱粮的,沉吟一下便开口道:“黄金大概有一百万两,白银五百万两,存粮一百万石。”

慕容复有些吃惊,竟然这么多,虽然不太明白石这个单位是多少,但随随便便都有几十上百万,多少都算非常富有了。

不过转念一想,慕容世家志在复国,祖祖辈辈肯定是要有所积蓄的,钱粮多点也正常。

其实也是慕容复没见过什么世面,这么多年才攒了这点家当,要知道宋朝有钱的地主哪家没有个几百万两黄金白银。

“慕容家收入都是来自哪?”

四人都有些意外,今天公子怎么关心起这些问题了,但也不疑有他,包不同继续道:

“太湖周围将近十万亩良田归于慕容世家名下,年产粮二十万石,折合成白银有三十万两,加上江南各地的产业收上来有五十万两。”

慕容复心中疑惑,每年收入也不算少,这么多年怎么才存了这么点,便问道“那支出有哪些?”

包不同答道:“主要是用来赈灾。”

“赈灾?”慕容复一脸疑惑,就算是要收拢民心也还不到时候啊,振臂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之后再赈灾不是更合适么。

包不同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接着说道:

“主要是因为宋廷,慕容家占了整个太湖,不给个交代说不过去,并且王家老爷在朝廷为官,给予了慕容家诸多方便,慕容家不表示下也不行。”

慕容复这才想起来慕容家跟王家是姻亲,似乎还有个外公在宋庭为官。“原来如此,那慕容家除了太湖良田,都有些什么产业?”

“主要是客栈、酒楼和布庄,目前有一百多家客栈和酒楼分布在江南各处,布庄只有一个,但店铺有七十来家。另外还有十来家做珠宝生意的,几家……”

慕容复听着听着不由撇撇嘴,心中鄙视慕容世家没什么经营头脑,靠这些产业能赚什么钱,估计再存个上百年都不一定能复国。

“那慕容家所属有多少人手?”

包不同向邓百川看去,邓百川说道:

“心腹的话,会武功的,基本都在庄子里,总的有三百来人,不会武功的大多在经营各地产业,加起来有五百来人,还有燕子坞老老少少数百来仆役也是忠心耿耿。”

“如果起兵的话,太湖的三千农户能抽出壮丁五千人,这些农户都是大燕后裔,忠诚没问题。山东江南等地一些小门派也听慕容家号令,召集起来能有上万人。”

慕容复还有些意外,本以为慕容家无一兵一卒,没想到周围就养着五千兵丁,不过还是太少了。想了想便说道:“现在有几件事要你们去办。”

四人齐声说道:“公子请说!”

“第一,邓大哥你带着手下心腹,前往江南淮南等宋金交战的地区,收拢十五到三十岁的流民、灾民。带到……”

慕容复突然噎住,他根本不熟悉附近的地形,甚至连燕子坞都还没逛过,不过想了想又接着道:“带到燕子坞来,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

“第二件事,包三哥和风四哥你们两一起前往宋国各地,搜寻十四岁以下的孤儿,只要身体健全,不论男女,带到燕子坞来!这件事有点难办,主要是远的地方来回一趟时间比较长。”

慕容复沉吟了下道:“这样,分批送来,每三个月送一批,你们两一人寻找,一人护送。有问题吗?”

风波恶疑惑问道:“公子,邓大哥找青壮年可以组建军队,我们找那些孤儿有什么用?起码要养十几年才行啊?”

包不同倒是心思灵活,嘿嘿笑道:“非也非也,公子这是要自己培养将来的股肱良将啊。”

慕容复含笑点头,接着道:“公冶二哥,你去将太湖、苏州附近的所有工匠都秘密召集到燕子坞来。”

公冶乾吸了一口凉气道:“公子要大兴土木?”

“没错,等包三哥他们送人过来,现下的房屋肯定不够住,况且,燕子坞是咱们的大本营,必须好好修建一番。”

公冶乾似乎还有点兴奋:“好的,公子!”

“第四件事,召回各地产业的主事人,安排信得过的心腹手下,秘密收购青楼赌坊,至少要保证每个城镇至少一间青楼或赌坊。嗯,目前就先在江南各地施行吧。”

邓百川吃了一惊,“公子,我们慕容世家乃大燕皇族,名门世家,怎么能去做这种生意!”

慕容复也没料到邓百川会这么迂腐,遂说道:“现在正直乱世,风云将起,是我大燕千载难逢的时机,不用拘于这些小节。”

“可是……”邓百川还想再说什么。

包不同笑道:“别可是了,听公子的就行。”

转而对慕容复道:“公子,咱们都没做过这行,没有合适的人手啊。”

慕容复想了想说道:“没关系,能否盈利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保密。”

包不同点头道:“好的。”

慕容复看着邓百川四人,郑重说道:“寻人的事你们一定做到不动声色,别把人家丐帮弟子请来了,尤其是千万别引起朝廷的注意!”

由不得他不小心,请来丐帮弟子还不算什么大事,太湖距离临安府太近,说是天子脚下也不为过,若是走漏什么消息引起朝廷的注意,顷刻之间慕容家就会灰飞烟灭。

四人齐声说道:“遵命!”

慕容复点点头说道:“钱财的话自己去支取,对了,从今年开始,太湖良田产出的粮食全都存着,不折合现银了。”

邓百川吃惊道:“可是这么多粮食没地方放啊!”

“就暂时先放在农户手中,好了,各自去吧!”

四人离去时仍有些疑惑,他们自是不明白这是慕容复广积粮、缓称王的打算。

“慕容富,你愿意为我付出一切包括生命吗?”马路边一个穿着淡雅,姿色绝俗的漂亮女孩问道。

站在她身旁名叫慕容富的青年则是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愿意。”

女孩顿时如春花绽放,白皙的脸蛋上露出一对小酒窝,美目流转,眼波盈盈。

完全土到掉渣的问题,几乎无法证实的答案,依然让女孩说不出的开心与满足。

慕容富见女孩如此单纯,不由得心中怜惜,搂住她纤腰的手臂紧了紧,再看她此时绝美的样子,忍不住伸过头去。

女孩察觉到他的意图,俏脸上飘出一抹红晕,不过还是闭上眼睛,微微仰头。

忽然间,“嘀……嘀……嘀……”一阵刺耳的喇叭声传来,慕容富心中一惊,抬眼望去,一辆货车正从远处疾驰而来。

被吓了一跳的慕容富差点破口大骂,他们两站在人行道上,距离车道如此之远,按个屁的喇叭,诚心捣乱么。

“嘀……嘀……嘀……”喇叭声愈发急促,慕容富扭头扫了一眼,这才发现距离他们数米处的马路中央站着一个小孩。

此时货车距离小孩已是极近,“嗤……嗤……嗤”传来刹车声,但车速丝毫未减,小孩似乎已经被吓傻了,呆立不动。

如果慕容富此时抢身而出,也许能救得孩子,但他也要冒极大风险,略一犹豫便放弃了,心中叹了口气。

眼看货车就要撞到小孩,却在这时,车头忽地打了个弯,朝着慕容富二人飞撞而来。

慕容富第一时间拔腿欲跑,忽然一股巨力袭来,似乎要把自己推离这个位置,低头一看却是怀中女孩正在推自己。

慕容复根本来不及思考,后脚一蹬,伸手用力一推,便将女孩反推了出去。

只觉四周忽然一片漆黑,大脑中最后一个念头是:“没想到现世报来得这么快。”

第二天某市报纸上报道一则新闻,标题是:“某大学毕业生为救女友而死,女孩立誓终生不嫁!”

深夜,雷雨交加,狂风大作,一间幽黑昏暗的屋子里,烛光摇曳,一个少年闭目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似乎命不久矣。

忽然,“啊”一声痛呼从少年嘴中传出,慕容富意识渐渐醒转过来,却有种浑身被震碎了的感觉,丝毫使唤不动,便是想睁开眼皮也是不可能。

“复儿……复儿……”耳边传来一个女子声音。

“富儿?谁会这么叫我?”迷迷糊糊的慕容富有些奇怪。但既然有人,那应该是获救了,“总算捡回一条命。”

“啊!好痛!”忽然慕容富大叫一声,只觉得头痛欲裂,似乎千条万条虫子在往脑袋里钻,本能的捏起拳头往头上锤去,却丝毫未能缓解痛楚。

这时耳边传来声音:“富儿,你忍一忍,神医说疼过一阵子就好了。”但慕容富此时剧痛扎心,完全没有思考能力,只是本能的想要缓解脑中疼痛。

忽然慕容富感觉手脚被紧紧箍住,丝毫不能动弹,挣扎半晌又晕了过去。

此时床边坐着一中年美妇,正按住慕容富的手脚,见慕容富晕了过去,脸色一急,转头看向床前站着的老者。

老者轻捋颏下长须,面色平静的说道:“公子的病颇为复杂,先是练功走火入魔,然后邪寒入体,最后还有不知名的原因导致昏迷。”

顿了顿老者接着道:“我已经检查过他的经脉、腑脏均无异样,虽然找不出病因,不过既然能够醒转,说明这药已经见效,只要老夫继续治疗,必能好转,只是关于那诊金……”说到这老者便住口不言,淡淡看向美妇。

美妇眼中闪过些许犹豫,一咬银牙道:“好!只要神医能治好小儿,诊金我便允了!”老者笑着点点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慕容富再次醒来,终于可以睁开眼睛了,入眼处并不是雪白的天花板,而是木质的房梁,眼珠子一转,四下打量,发现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

“这是哪家医院啊,竟还有这样的病房?”慕容富心中好奇。

“咯吱”一声,一个小女孩推门进来,手中端着一个木质托盘。

小女孩往床上看了看,见到慕容富已睁开眼睛,惊喜叫道:“少爷,你醒了!”

“少爷?”慕容富心中疑惑,他家里虽不算穷,但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怎么会叫自己少爷。

打量了一眼小女孩,八九来岁,粉嘟嘟的笑脸非常可爱,一身红衣甚是喜人。

慕容富刚想起身,却发现浑身没有丝毫力气,想开口说话,喉咙似乎被堵住了,完全发不出声音。

小女孩来到床边,见慕容富张了张嘴,轻声笑道:“少爷,你可是饿了?我这就喂你喝汤。”。

小女孩一手抱起慕容富的头,轻轻掰开慕容富嘴唇,另一手舀了一勺汤汁,放在嘴边吹了吹,又伸出小舌头试了试温度,这才将汤汁缓缓喂入慕容富嘴中。

“这女孩是谁?小小年纪却这么体贴!”慕容富心中愈发奇怪。

汤汁入口,尝不出是什么味道,半晌后慕容富却感觉到小腹一热,有股暖流在小腹处打转,接着消失不见。

慕容富眼睛一亮,似乎身体也恢复了些许力气,恨不得一口将汤汁喝完。

小女孩也感觉到慕容富的急迫,开口道:“少爷别急,小心呛着!”

不过看慕容富一副食欲大增的样子,小女孩还是露出开心的笑容,“这可是最后一副汤药了,少爷如果再不醒,夫人又要去请神医了。”

不到一会,汤汁喂完,慕容富清了清嗓子,感觉喉咙再无异样,便开口道:“你……你是谁?这是哪?”

小女孩一愣,说道:“我是阿朱啊,这里是你的房间。”

“我是问这里是哪家医院?”慕容富一时也记不起到底认不认识这个阿朱,不过还是先弄明白自己在哪住院再说。

“一院?”阿朱不明白慕容富的意思,但听到“哪家”二字,便说道:“这里是燕子坞参合庄,少爷你的小院尚未落名。”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