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耽美小说

更新时间:2019-08-14

云水之媚俏佳人 完结

云水之媚俏佳人

来源:掌中云作者:亮晶晶分类:耽美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前世身为食品经理的蔺灵月穿越而来却比村民们当成妖女要处以火刑。为什么别人都是穿越成皇后小姐?自己却是个农家女农家女就算了,还要被烧死。蔺灵月不服气了,有个奇异花纹怎么了?死而复生怎么了?姐姐就是要逆天改命,种黄豆、磨豆腐、做美容、开酒店!样样忙的不亦乐乎!你这个酸秀才干什么一直跟我着从小村子来到了京城!“娘子~你想撇下为夫逃跑啊?”上官弘深扬起一把折扇挑起蔺灵月洁白如玉的下巴,嘴角扬起一丝坏笑。“你。。。你个酸秀才怎么变成这样了?”蔺灵月紧张了咽了咽口水。“本王只是让你履行王妃义务罢了。”说着上官弘深欺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烧了她!妖女!烧了她!”

“烧了她龙王就会给淮村降水了!”

钻心的疼痛从脚传递到头顶,林月睁开眼,眼前乌拉拉站满了人,粘稠的液体从她的脸颊滑了下来,林月伸手想要揩去,却发现四肢都被死死地绑在了木桩之上,脚下是高高的草垛。

林月模糊的意识顿时清醒,她记得自己正在过马路,一辆闯红灯的车将自己撞到了天上。她心中暗想道,“这又是哪儿?难道穿越了?”

发现林月睁开眼,围观群众都害怕地退后了一步,贾道士脸色一变,挥舞着手中的拂尘,“妖女醒了,龙王要大怒了!拿火来!”

道士的声音刺激着林月脑海中无数的记忆翻腾,她的胸中突然涌出了难言的恨意。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叫做蔺灵月,而这个道士,就是害她死亡的罪魁祸首

淮村干旱多时,亭长和贾道士勾结以祭祀祈雨的名义让村民捐款,被蔺灵月发现证据。轮到蔺灵月一家的时候拿不出足够的钱,贾道士逼着要将蔺灵月卖给城里的人当丫鬟。

蔺灵月打算将证据拿出来揭露贾道士,可惜还没来得及拿出来,就被对方撂倒在底,手臂上的蓝色花纹也露了出来。贾道士一口咬定蔺灵月是妖女转世,村民们也被她手臂的花纹吓得不清,又有亭长煽风点火,蔺灵月被绑在了木架上。

想到这里,林月感觉胸口处不断地躁动,她长吁了一口气,像是对自己也像是安抚这具身体,说道,“不论怎样,占了这具身体,我都会好好地活下去!从今以后,我就是蔺灵月。”

蔺灵月扭动着手上的绳索,发现手腕竟然能够活动,定睛一看,由三股麻绳拧成一股的绳子已经断了两股,想必是之前死命挣扎的缘故。

“妖孽手臂上的图案大家都看到了!三百年前就有这么个长着蓝色花纹的人害得同城瘟疫四起,死伤千百!现在出现在了淮村,不除掉她,死的人会更多!妖女,你可知罪!”

蔺灵月缓缓闭上眼,又慢慢睁开,“我无罪,反倒是你,罪该万死!和亭长勾结骗取村民捐钱祭奉龙王,我问你,龙王可有告诉你淮村何时下雨?”

贾道士脸色发绿,担心自己的龌龊事被蔺灵月戳穿,他不说话,立马举起手上打开的火折子,就等着这一把薪火将这个有他把柄的女人除去。

心中长叹了口气,这具身体疲惫不堪,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蔺灵月感叹自己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又要一命呜呼,难道命该如此?

“慢着。”

陌生的声音却犹如救命稻草,蔺灵月猛地抬起头,看向说话的那人。

那人叫做龙弘深,身着长袍,跟周围汗衫的村民显得格格不入。他站在人群正中央,村民们自觉地在他周围留了空位。根据记忆,蔺灵月认出这是村里唯一的秀才,几个月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到的淮村。前身跟他没什么交集。

“子不语怪力乱神,《异事记》中说过,‘望周有一族,生而有异纹,盖系祖之远祖,非怪也’,先人都说了非是怪事,说明淮村大旱另有原因,亭长怎地能随意杀人?”

听完这话,蔺灵月心中有了希望,她目光直视着龙弘深,深深吸了一口气,“祭祀本是风俗传统,但贾道士和亭长打着祭祀的旗号,将村民们的钱财私自侵占,草菅人命,难道不应是杀头的死罪?”

全场鸦雀无声,龙弘深定定地看向高台上的女子,眼中光芒点点,他突然对蔺灵月的话起了极大的兴趣。

“你说亭长和贾道士私吞捐款,可有证据?”

蔺灵月眼睛一亮,瞥了一眼贾道士,狠狠地点了点头,庆幸没有被搜身。“证据被我放在鞋子底下,需要先松绑才行。”

贾道士的脸瞬间变得极度难看,亭长不在,这里的人中秀才的话最有分量,他又是村中的教书先生,村民们都很尊重他。

但是贾道士本就是打算灭蔺灵月之口,怎么能够让她将证据取出来,“妖女,死到临头还要污蔑我!”

紧咬着双唇,满满的不甘从蔺灵月的话中透了出来,“我并非妖女,如果大家不相信,我有办法缓解淮村的旱情。”

“但是,”蔺灵月一眨不眨地看着龙弘深,“贾道士仅凭我手臂上的花纹就认定我是妖女,就是为了将我灭口,又怎么会让人放了我拿出证据?”

龙弘深被她看得有些发毛,略微思索了片刻,对蔺灵月所说的有解决旱灾的方法兴趣大增,他发现周围无人敢接近蔺灵月,便迈开步子向她走去。贾道士一看大事不好,用眼神示意先前帮他捉住蔺灵月的几个帮手,顾不得得罪龙弘深,要将他带走。

谁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在龙弘深刚来到蔺灵月身边的同时,蔺灵月咬着牙用尽最后的力气将手上的绳索挣脱,又从头上取下了木头做成的发簪,趁着龙弘深不备,从背后箍住了他的脖子。龙弘深躲避不急,打算挣脱开来,蔺灵月轻声说了声“得罪了”,出乎她的意料,龙弘深身子一松,配合着林月顺势坐到了地上。

蔺灵月将泛黄的纸从脚底下取了出来递给龙弘深,贾道士脸色发青。秀才也变得严肃起来,将纸摊开,眉头也拧成了一团。

蔺灵月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这个在人群中毫不起眼的秀才,他紧皱眉头模样严肃的时候,有种淡淡的压迫感,蔺灵月将这个念头从脑中甩了出去,不就是个穷书生吗?

龙弘深这封信还没念完,贾道士就要让人将信夺下来,蔺灵月将木头簪子对准了龙弘深的脖子,声音有些嘶哑,“谁敢过来?伤了秀才老爷你们谁负责?”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