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异能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02

超品神卫 完结

超品神卫

来源:掌中云作者:人走茶凉分类:异能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无端凭空冒出一个老婆,你说我是该要还是不要?尤其是这个老婆肤白貌美,而且还事业有成,看着她那美丽的照片,我最终做了一个为难的决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霓虹灯光下映照着宁隐,拉长成一道伟岸的身影,在这一刻苏雨彤觉得——真帅气!

“各位大哥,大热天的还这么大的火气伤肝,来来来,都抽根儿烟消消气。”

下一刻,苏雨彤好不容易生出的一丝好感,再度灰飞烟灭。

霸气侧漏的场面没有出现,谁与争锋的气度没有彰显,这家伙居然做出一副点头哈腰的模样,掏出一包香烟,恭恭敬敬的向这群气焰猖狂的地痞派烟。

“抽**。”

带头青年眼神凶戾,破口大骂一声,挥着手中的西瓜刀就向宁隐砍去。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运气,宁隐刚好低头做出一个作揖的动作,将带头青年的攻击躲开,一跃逃开足足数米,心有余悸的吐出一口浊气:“大哥,你怎么能这样呢?这小妞儿才刚答应做我女朋友,别说一亲芳泽了,就连她的小手我都还没有摸过,要是被你劈出个好歹来,我岂不是亏大发了?”

“要不咱们打个商量,等我把她拱了过后,你们再了结恩怨,到时候咱来一出吃干抹净死不认账,你们也省下力气,少砍一个人不是?”

苏雨彤心都凉了大半截:臭流氓,我还在场好不好?你这就把姑奶奶卖了,有没有考虑过我这个当事人的感受?

带头青年也愣了愣神,随后看着身后小弟哈哈大笑:“我青牛在道上混了几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奇葩的玩意儿,都这种时候了还没忘记抱得美人归?”

宁隐竖起大拇指:“青牛哥是吧?敢问堂口是……”

一个小弟回道:“青蛇堂。”

“青蛇堂,没想到青牛哥居然是青蛇堂的大人物,请恕我有眼不识泰山。”

说完话后,宁隐从裤兜里掏出钱包,看也不带多看一眼,将所有现金全部递到青牛手中:“青牛哥,你看我钱就这么多了,权当是请兄弟们喝喝茶,回头我再带着我家媳妇儿亲自上门赔罪如何?”

“喝茶?”

青牛看着手中褶皱的,不到五十块钱的零散,一把砸在地上:“你他娘的打发叫花子?”

“别跟这玩意儿瞎掰,把这女的给老子抓走,细皮嫩肉的,今晚老子要好好爽爽。”

宁隐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道:“青牛哥,俗话说得好,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这么混迟早是要出问题的。你也看到了,这妞儿是我罩着的,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我这张脸往哪里搁?”

“老子踩的就是你这张脸。”

青牛哈哈大笑,随手一刀又朝宁隐劈来。

却不曾想宁隐反应更快,一个闪身便回到苏雨彤身前,在所有人困惑不解眼神注视下,二话没说直接躺在地上,犹如泼妇撒泼一般嘶吼:“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再敢上前一步,我…我就叫非礼了啊!”

苏雨彤神情愕然,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熟悉?我去,这不是之前我说过的吗?可是…你这个笨猪啊,一群大老爷们儿会非礼一个男人,亏你能想得出来,就不能想个更好的办法?

“上!”

青牛显然没将宁隐的话放在心上,事实上换做任何人都不会理睬他的言语,只见青牛单手一挥,身后一群小弟便朝宁隐二人气势汹汹冲杀过来。

“救命啊!”宁隐扯着嗓子喊。

“谁敢欺负小隐隐?”

“哪个**的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南溪港动粗?”

“看我杀猪刀。”

……

不过和苏雨彤的求救声不一样,宁隐的话音刚刚落下,南溪港周遭冷眼旁观的街坊,如同打了鸡血似的,在义愤填膺的呼啸声势中,转瞬间就将街道围了个水泄不通。

看到这一幕,苏雨彤心情拨凉拨凉,有生以来第一次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严重的怀疑:人家好歹也是萌妹子一枚好不好,从港口被追了那么久,一路求救都没人搭理,这家伙倒好,随便一句话你们就能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这算什么呀?

该说是世态炎凉呢,还是说南溪港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地方,所有人都有病?

青牛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发展成这样,被人山人海的人群围在中央,就算手里有刀也架不住。只好色厉内荏地喝道:“我们是青蛇堂的人,谁他娘的不想活了,动我们一下试试?”

“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际,人群分开,一群身着城管制服的人涌了进来。

见到这群城管,苏雨彤如释重负,好歹也是执法力量,这下这群地痞不敢乱来了吧?

可是接下来的发生的一幕,再一次让苏雨彤傻了眼。

青牛脸色一变,迎上城管为首之人:“大舅。”

城管大队长王忠德瞪了青牛一眼:“又在滋事?”

青牛笑说:“处理点小事。”

王忠德点头:“谁瞎说的情报,根本就没发生什么事嘛。”

说完话后,王忠德转身就走,可就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眼角余光偶然瞅到躺在地上的宁隐,没来由的周身一颤,毫无征兆的扬起手臂,陡然转身……

小说《超品神王》第4章讲道理试读结束。

江州国际机场,从旧金山飞往江州国际的航班刚一落地,机上的238位乘客就随着地勤人员向安全长廊走去,在人群中一名二十五六岁,理着干练的短发,穿着一身半旧不新牛仔服的年轻男子,正拿着一款老旧的诺基亚手机打着电话。

“你这是在威胁我,小姑没想到你这么残忍,我刚一落地就接到瑞士银行电话,四亿美金全都被冻结,而且江州那栋别墅也被变卖,你这是想让我流落街头啊……”

“还让我去跟从没见过面的什么江州第一美女领证结婚,还得必须马上去,我不去就要扁我,你这是**裸的威胁……喂,喂,喂……”正当年轻男子说到关键时刻,那老旧的手机突然没了电,气得他差点把手机砸了。

一旁走过的乘客纷纷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他,年轻男子并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现在他唯一闹心的就是霸道的小姑居然把一个一次面都没见过的女人拉过来说要跟他领证结婚,而且还不能拒绝,这简直是荒唐至极。

年轻男子轻叹了口气,十年没有回到祖国,没想到刚一回来就遇到这种事,什么娃娃亲,什么江州第一美女,什么家庭殷实是上流人士,这些根本不关他的事,他现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去找到身故好友徐天的妹妹‘徐洁儿’。

看着屏幕漆黑的手机,杨长峰嘴角浮上一抹无奈的笑。

“杨长峰啊,杨长峰,你说你在海外多年,参加过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还有非洲国家叛乱的战争,带着野狼佣兵团出生入死与死神擦身而过无数次,今天怎么就在一个小小女人身上怂了。”杨长峰心里念叨着,左手不经意间扫过自己的左眼,想起以前在海外的佣兵生活林木养心中是无限感慨。

如果细看会发现他的左眼暗淡无神,也正是因为那次任务徐天为了救他身中数弹离开了他,杨长峰虽然保住了性命,弹左眼却因为被弹片割伤而失明。

出了机场,杨长峰找了辆出租车直奔江州市区。

刚才电话里小姑已经说了对方所在的地点,江州华商大厦七楼的‘半岛西餐厅’,这里是江州几大有名西餐厅之一,正值周末,餐厅中满是食客,轻缓的音乐,优雅的环境无一不透露着这里的高端气息。

电梯门打开,一名理着干练的短发,穿着一身半旧不新的牛仔服的年轻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当他一踏入餐厅立马引起众多食客的注意,不少人都露出惊讶的目光,这样高端的地方怎么会让民工进来。

“快看,这餐厅怎么回事,怎么让农民工进来?”

“是啊!难道这里的服务员不管事吗?”

“真讨厌,看到这样的人都反胃,影响食欲。”

“说不定是送货的。”

餐厅里不少人小声议论着,在距离杨长峰十米外一个靠窗的桌子上,一名戴着黑框眼镜,五官精致,身穿白衬衫和束腰短裙的女子,微微皱了下眉头,那双大大眼睛里眼中闪过一抹冷漠之色。

“陈总,那个男人好像是照片上的人。”坐在她身旁穿着OL服的年轻女子,把照片递到她面前小声说道。

“先看看……没有必要我们不必主动跟他打招呼。”陈艾佳打心里就对这个凭空出现的男人有一种厌烦感。

她完全没想到父亲会突然打电话,告诉她务必在半小时内赶到‘半岛西餐厅’去见一个叫杨长峰的男人,而且还必须跟这个男人去民政局领证,简直太荒唐了。

陈艾佳哪里会按照父亲意愿来,她此次来就是打算跟这个杨长峰说清楚,让他别痴心妄想。

当这个男人踏入餐厅的一刹那,陈艾佳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只是没想到这个男人会穿的这么随意,让她对这个男人的反感又多了一分。

杨长峰随意扫了一眼,视线不经意间发现了在窥视他的陈艾佳,虽然没有这个女人的照片,但是从对方那冷漠的眼神里他已经确定这个女人就是那个江州第一美女陈艾佳,只是让他不爽的是,这样一个被小姑夸赞好的上天的女人,居然这样没有礼貌,这让她对少这女人有些失望。

还是什么江州第一美女,什么哈佛经济学毕业,什么90女强人,看来这些都是扯淡的。要不是小姑拿去‘关塔那摩’那件事威胁他,他根本不会来见这个什么女人。

站在餐厅的过道中间,听着周围人窃窃私语的议论声,杨长峰心里觉得很不爽,这摆明就是忽悠,看着那女人冷冰冰的目光,杨长峰嘴角掠过一抹邪笑,心里暗道既然要把事情搞砸,那就闹得再大点。

杨长峰鼓足了底气,忽然大喊道:“陈艾佳,你给我出来,你老公我来找你了。”

“陈艾佳,快出来,你老公我来接你回家。”

杨长峰突然这么一喊,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愣了,陈艾佳这个名字在江州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况且听到这个一身农民工打扮的男子这么直呼其名,不免让大家有些诧异。

“我去,这家伙疯了吧,在这直呼江州第一美女的大名?”

“这家伙绝对是精神病,江州第一美女怎么会在这里。”

“我看这人肯定是疯子,江州第一美女要看上这样的男人,我都把盘子给吃了。”

“那可不,江州第一美女陈艾佳怎么会看上一个民工,这绝对不可能。”

周围人议论纷纷,而坐在远处的陈艾佳一张脸冷的仿佛那万年不化的冰山,她的身体在微微发抖,一双柳眉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子。

身旁的秘书见老板这副样子,心里暗道不妙这个不知死活的杨长峰可惹麻烦了,陈艾佳可是有着冷美人称号的女人,在她面前没人敢这么直呼她的大名。

“陈总,要不要我去……”

陈艾佳‘霍地’的一下站起身,面若寒霜,快步走了过去怒视着杨长峰,说:“闭上你的嘴!如果你再敢直呼我的名字,我就把你从这七楼扔下去。”

陈艾佳的出现,让在场的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江州第一美女会在这里,而且还会主动走上来跟这个男人说话,这让在座大部分男人心都碎了,难道这男人真是陈艾佳的老公?

杨长峰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女人,眼睛一亮,还别说这女人长得真如小姑所说的美的不可方物,一张标准的瓜子脸毫无瑕疵,雪白的肌肤泛着淡淡光泽,挺巧鼻子下是一张不大不小的樱桃口,尤其是那双含怒的双眼,既大又有神,即便是生气也是那么美,仿佛那身居月宫的嫦娥仙子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怎么,难道我不能直呼马上要跟我领证女人的名字?或者说这种称呼太生疏,我要用另一种更加亲密的称呼来喊你。”杨长峰嘴角挂着邪笑,那痞痞的样子完全跟刚才判若两人。

陈艾佳皱着鼻子,气的要爆炸:“你给我闭嘴!如果你敢乱喊,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杨长峰嘴角微扬,他这人有个怪毛病吃软不吃硬,从小就讨厌别人威胁他,更何况是一个女人。既然彼此都看不顺眼,那不妨让矛盾更加激化彼此一拍两散岂不是更好。

陈艾佳见对方不说话,以为他被自己气势压住,正打算跟她说清楚之后转身离开,却没想到对方忽然走过来,将她一把拉进了怀里。  

“老婆,两口子吵架,哪有生这么大气的,你看今天我从工地刚回来就向你赔礼道歉来了,你就给个面子跟我回家算了。”杨长峰嘴角掠过一抹坏笑。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