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更新时间:2019-08-14

重生为君 连载中

重生为君

来源:掌中云作者:贰蛋分类:军事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这才是男人该有的生活!赵洞庭穿越成皇,为这个小目标不断奋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慢!”

赵洞庭猛地抬起手,“就算要杀朕,可否让朕做个明白鬼?是谁让你弑君?”

副都头不以为然地冷笑,“告知你也无妨,命我等杀你者乃是当朝……”

“哐!”

只是他话还未说完,房门却是猛地被从外推开。

两个守门的侍卫猝不及防,被带倒在地。

门外站着个靓丽身影,刚一现身,眼神飞快在房内掠过,而后素手飞舞,两道银芒闪烁而过。

“唔……”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副都头闷哼一声,瞬间倒地,后脖颈插着两支明晃晃的银钗。

赵洞庭大喜过望,连忙喊道:“颖儿救我!”

其实不用他喊,房内站着的另外四个侍卫已经抽刀看向颖儿而去。

但还不等他们冲向颖儿,只见颖儿手中又是几道银芒飞逝。

四个侍卫接连应声而倒。

赵洞庭看得傻了。

这些侍卫被挑选为侍卫亲军,身手自然都绝不是凡俗,不是寻常士兵可比。就算南宋重文轻武,武风仍旧盛行。赵洞庭看着这些侍卫抽刀的速度,就知道哪怕十个自己冲上去,也不会是这些家伙的对手。

可现在,颖儿这娇滴滴的小姑娘,竟是秒秒钟就把他们给全部收拾了。

看到这些侍卫脖子上明晃晃的银钗,着实对赵洞庭产生不少冲击。这种武林高手,放到现代社会,多数只存在于想象中。

这瞬间,赵洞庭心里也油然产生强烈的想要习武的想法。

就算不能成就绝世高手,能强身健体也不错。再者说,还有颖儿这等娇俏娘子等着自己宠幸,没有副铁打的身板怎么行?

在赵洞庭发愣的时候,颖儿已是急冲冲地冲到近前,“皇上,您怎么样?”

赵洞庭砸吧砸吧嘴,缓缓摆手道:“我、朕无碍。”

颖儿重重松口气,然后看向地上的尸首,“皇上,他们……”

“现在掌管侍卫亲军司的是哪位将领?”赵洞庭的眼神逐渐冰冷下来,问道。

颖儿答道:“是苏刘义苏将军。”

“咦?”

赵洞庭微微讶然,“苏刘义不是掌管殿前司么?”

南宋时期禁军最高指挥机构为“两司三衙”,两司分别为殿前司和侍卫亲军司。赵洞庭记得史书记载南宋末年苏刘义是“主管殿前司公事”,没想到,竟然连侍卫亲军司也是由他主管。

颖儿轻轻点头,说道:“皇上,现在我朝流离至此,殿前司和侍卫亲军司都由苏将军掌管。”

“噢……”

赵洞庭回过味来。想想也是,现在南宋小朝廷都沦落到碙州小岛了,哪里还会有那么多官员管事?

他抬头看向颖儿,想要让颖儿将苏刘义给宣来,转念一想,又作罢,“颖儿,去将门掩上。”

颖儿奇怪看着赵洞庭,不知道这小皇帝什么想法,但还是很顺从地去将门掩上。她感觉皇上自从“诈尸”以后,性子、眼神比之以前有太大变化,这让她心里有些怪怪的,现在的皇上看起来真不像个小孩子。

等颖儿走回来,赵洞庭已经走下床,并且捡起把雁翎刀,“颖儿,将这两个太监弄醒。”

颖儿便走到两个仍旧晕倒在地的小太监旁,稍蹲下身,只见她伸出柔荑在两个小太监的面门上按了几下,两个小太监便相继醒了。

不过刚醒,这两个小太监便差点尿了裤子,因为他们的脖子上都压着把明晃晃的雁翎刀。

赵洞庭和颖儿分别站在这两个小太监的旁边。

那面色白净似女孩的小太监看到满地的尸体和血,浑身直打哆嗦,哭喊道:“皇上饶命,饶命啊……”

赵洞庭呵呵笑着,“说吧,你们幕后主使者,所谓的杨大人到底是谁。”

虽然他声音童稚,但此时却是充满刺骨凉意。

被颖儿用刀比着的那小太监怕这小太监交代,连忙喊道:“不可说!”

赵洞庭微微眯起眼睛,对颖儿使了个眼神。

颖儿会意,娇滴滴的她显然对这种血腥场面司空见惯,下手果断抹掉了脚下小太监的脖子。

一股清流带着尿骚味从白净小太监的裤裆里弥漫开来。

赵洞庭压低声音缓缓道:“朕可以让你生,可以让你死,亦可以让你生不如死。你是说也不说?”

这小太监本就胆小,此时已然招架不住,带着哭腔道:“是、是侍卫步兵副公事杨万里杨大人。”

侍卫亲军司分为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司、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司,和殿前司下属机构殿前都指挥使司并称“三衙”,杨万里作为侍卫亲军步军中的副职,官职自然不小。

虽然赵洞庭脑海里对这人没有印象,但也想象得到,会是南宋小朝廷中颇为重要的人物。

他抬腿将小太监踹倒在地,对颖儿道:“颖儿,将他捆起来。”

颖儿毫不犹豫地执行赵洞庭的话,从地上侍卫身上解下几根腰带,将小太监绑在椅子上,而后看向赵洞庭,“皇上,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赵洞庭的冷静,让得她不知不觉间竟是觉得这个小皇帝的形象空前高大起来。

赵洞庭没有答话,缓缓走回到床榻旁坐着,沉吟足足数分钟,才道:“宣安太医来觐见。”

杨万里位高权重,自己这个小皇帝有名无实,又对朝中情况不清不楚,单凭这个小太监,未必能将杨万里处理掉。只有将安太医先拿下,然后有两人作证,才最大可能拿下杨万里。

颖儿领命离开屋子,吩咐下去。

安太医作为太医,离皇室行宫不远,不过数十分钟,就在门外求见。

赵洞庭让颖儿去开门,并且只放安太医进来。

安太医走进屋子,看到满屋的尸首,瞬息色变,苍白如纸,“皇、皇上,这是……”

赵洞庭缓缓站起,道:“这是为何,难道你不是心知肚明吗?”

安太医额头汗水如雨,跪倒在地,“皇上、臣、臣不解。”

看他模样,竟似真的不知实情。

赵洞庭自认为这双眼睛阅人无数,看此时安太医是否在演戏还是看得出来的。

他皱起眉头,索性直言道:“侍卫步兵副公事杨万里让你在药中做手脚害朕,是也不是?”

“臣!”

安太医抬头看向赵洞庭,满脸震惊。这刹那,他的脸上几乎看不到任何血色。

赵洞庭指向那被捆住的小太监,猛地拔高音调,“他已招供,你还不招?”

“微臣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

安太医死命往地上叩头。

“哼!”

赵洞庭重重冷哼,“除去杨万里,还有谁是尔等同党?”

安太医跪伏在地上,脸上满是羞愧,但嘴里却是道:“罪臣不知。”

“事已至此,你还要包庇他们?”

“罪臣愧对圣恩,但罪臣属实不知。”

说着,也不等赵洞庭再追问,安太医将事情始末全部交代出来,“自皇上您在海上落水感染风寒,杨万里便找到罪臣,要罪臣在您的药中做手脚,罪臣本是义愤填膺,奈何……奈何杨万里挟持罪臣孙儿……罪臣……求皇上赐死!”

赵洞庭心里阵阵发寒,这个杨万里倒真是会想办法,在药中做手脚,真能神不知鬼不觉。

赵昰早亡,肯定就是被这个安太医用药弄死的。

若是不杀这人,自己怕是寝食难安。

他低头看着安太医,问道:“杨万里当真挟持了你的孙儿?”

安太医道:“罪臣绝不敢妄言!”

“好!”

赵洞庭重重道:“朕这便宣杨万里来和你对质,若是你所言属实,朕饶你不死。”

当即看向颖儿,“颖儿,去将杨万里宣来。”

待颖儿走到门口,又道:“对了,将太后及苏刘义等肱骨大臣也请来。”

太后等这些掌握实权的人不在,赵洞庭还真担心自己降不住杨万里。另外,说不定他们这些人中也有杨万里同党,当着他们的面审问杨万里,兴许还能发现些端倪。

小说《重生为君》004.高手颖儿试读结束。

南宋景炎三年,雷州府侧碙州岛。

古色古香的房间,雕龙刻凤的床榻。可此时,却是有声凄厉如夜啼的哭声响起,“皇上……驾崩了!”

一众文臣武将、宫女太监顷刻间惶惶,悲啼不断。

龙床上,年仅十一岁的宋端宗赵昰形容消瘦,双眼深陷,面色青紫,已是没了气息。

床前,最受宠的贴身侍女颖儿颤颤兢兢跪着,两行清泪无声的滑落脸颊。

少皇帝是真正宠着她的人。

“嘶……”

而就在颖儿伤心欲绝时,床上已经气绝的宋端宗赵昰竟是忽地坐了起来,双眼瞪得滚圆,如同诈尸。

旁边正在嚎啕痛哭的总管太监李元秀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公鸡似的,脖子伸得老长,不可置信地看着坐起的赵昰,尖锐的声音瞬间被卡在喉咙里,发出咯咯咯的声音。再旁侧的几位太医更是如见厉鬼。

满屋子的啼哭声悄然静止,一种极为诡异的气氛逐渐蔓延开来。

有几位胆小的权贵已经拔腿准备向外跑去。

“诈……诈……诈……”

李元秀连说几声诈字,都没能将“诈尸”这个词给完整说出来。

南宋之时鬼神之说尤为盛行。

“这是……地府?”

床上的赵昰眼神僵硬地从房内众人身上扫过,眼神中满是哀伤与痛恨。

“诈尸了!”

李元秀的鸭公嗓终于将这本是大不韪的词喊出来,满屋文武、贵人慌乱间撒丫子往外跑去,尖叫不绝。

只有颖儿扑到赵昰怀中,紧紧抱住他,“皇上、皇上,您没死!”

赵昰愣了。

皇上?

准确的说,不是赵昰,而是赵洞庭。

赵洞庭看着怀中哭得梨花带雨的极为娇俏的古典美人,只觉得满脑子浆糊。

拍戏?剧组?这是什么剧?

自己吞服过量安眠药,不是应该死了才是吗?

可要说这里是地府,可怀中这美女柔软温润的酮体却是这么的真实。鬼怎么可能有体温?

“美女……”

赵洞庭轻轻喊了声,试探性问道:“请问这是哪里?横店影视基地?”

颖儿抬起头,水汪汪的明眸中满是疑惑与担忧,“皇上……您怎么了?这里是您的寝宫啊!”

至于什么横店影视基地,她自然是完全听不懂的。

赵洞庭不禁皱眉,“美女,别演了,我问你这里是哪里?”

随即他看向房屋的四处角落,“咦,摄像呢?导演呢?演个诈尸,怎么连摄像的都跑了?”

颖儿眼中又有清泪流淌出来,仓惶跪到床前,“皇上、您、您大病未愈,莫非是中了风邪?”

赵洞庭低头便瞧见颖儿胸前被裹胸束缚而挣脱出来的些许雪白,更是发懵。

他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了。

拍戏不可能没有摄像和导演,而且,他发觉,自己的声音竟然便得极为童稚起来。

“我……”

“你……”

他尝试着又说出两个字,眼中已经满是不解,然后下床走到屋内铜镜前,看向镜子里,彻底呆住。

他原本已是青年,可此时铜镜里的他,却是个十来岁,而且看起来病怏怏的小孩子。

老子穿越啦?

他使劲搓着自己的脸,只觉得火辣辣的疼。

再看看自己的身形,纵然脸能易容,可身材还能变吗?

老子真的穿越啦?还成了皇帝?

赵洞庭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自己白手起家,创下估值数千万的传媒公司,可最后却被自己心爱的人连同好兄弟合谋骗得倾家荡产,还被他们逼得吞服整瓶安眠药,到死都不甘,没想到死后竟然穿越了。

虽然这太过匪夷所思,但自己的脸和身材,还有音色都完全变成了小孩子,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赵洞庭回过头,看着担忧、畏怯望着自己的颖儿,轻轻叹息了声,“你叫我……什么?”

颖儿犹犹豫豫答道:“奴婢、奴婢叫您皇、皇上啊……”

“我叫什么名字?”赵洞庭又问道。

颖儿却是将头埋到地面,带着哭腔道:“奴婢不敢直呼皇上名讳。”

赵洞庭摆摆手道:“没事,我让你说就肯定不会怪罪你。”

话说完,却是忽觉得有些头疼,浓浓的疲惫涌上身来,“这是什么病秧子皇帝?”

他忙移到床上躺着。

颖儿漂亮的双眼始终跟着他,见他躺到床上,忙不迭起身帮他掖好被子。被子上五爪金龙刺绣精致飘逸,闪闪发光。

赵洞庭此时还是觉得自己还算挺幸运的,虽然变成小孩了,还有病,但有这么个极品侍女,也算艳福无双不是?

看着颖儿吹弹可破的绝美脸颊,他轻轻咳嗽两声,又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颖儿微微皱眉,心里直想,“皇上以前总是自称为‘朕’,怎么现在改成‘我’了?”

她总觉得眼前的皇上和以前虽容貌没变,但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起码眼神就和不同以前了。

“皇上名讳赵昰。”

愣过两秒,颖儿才轻声回答。

“赵昰?”

赵洞庭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脑袋瓜开始搜刮这个名字。

所幸,他以前是重本历史系毕业,毕业后虽然投身商海,但也没将书本上的东西全部忘掉。

赵昰在古代长河中没留下几笔色彩,远不如秦皇汉帝那般光辉璀璨,是南宋第八位皇帝,宋末三帝之一,在位二年就嗝屁了。

“怎么穿越到这倒霉小屁孩身上了?”

赵洞庭惊喜之情瞬间隐去,心里泛起几分苦涩,然后又问:“现在是何年份?”

颖儿眼中疑惑更甚,但还是老老实实答道:“回皇上,现在是景炎三年。”

“何月何日?”

“四月十五。”

“卧槽!”

在颖儿极为错愕的神色中,赵洞庭愤愤骂了声。

景炎三年四月十五,可不就是宋端宗赵昰病死的日子?自己竟然穿越到个死人身上了。

而且,史书记载,景炎三年过去没两年南宋朝廷就被元朝给灭了。

穿越了还是得被元军给弄死?

赵洞庭心中无数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又问颖儿,“那这里……是碙州岛?”

颖儿跪在地上轻轻点头,“皇上说得正是。”

“完了……完了……”

赵洞庭心里苦涩无比,本来还希望着穿越成皇帝能过几十年舒坦日子,现在看来,却是没几天蹦头了。

如今的南宋,已经是穷途末路。

颖儿见着皇上久久没有说话,担心问道:“皇上、您怎么了?”

赵洞庭回过神来,看着颖儿倾国倾城的脸蛋,眼神不禁为之一亮。

既然老子已经穿越过来了,那就不能白来。哪怕当个十分钟皇帝过过瘾也好。

他挥挥手,道:“你去将门关上。”

之前慌忙逃窜出去的太监、皇亲贵戚们到现在都还没敢回来。

颖儿不解,但还是迈着小碎步去将房门掩上。

她实在乖巧得很。

等她再回到床前来,赵洞庭拍拍身旁的床铺空处,“躺上来,服侍我……朕休息。”

“是!”

颖儿轻轻柔柔应了声,缓缓退去罗裙,便在赵洞庭旁边躺下,有些羞涩地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子。

赵洞庭看着颖儿肚兜外露出的雪白,不禁挠挠眉毛,“我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不管了!反正老子不能白穿越这趟。”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他的手还是缓缓向着颖儿的腰腹间摸索过去。

碰到了。

那温软的触感只让得赵洞庭心中泛起浓浓的罪恶感,但同时,却又觉得异常的刺激。

颖儿看起来十八九岁,不是小孩子了,本来就是暖床侍女,自己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吧?

“皇上……”

颖儿却是满面潮红,连声音都开始发抖起来,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紧张的模样迷人万分。

赵洞庭默不作声,右手缓缓向上摸索而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