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29

问鼎 完结

问鼎

来源:掌中云作者:当归分类:军事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楚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这是大争之世,也是热血男儿建功立业之时。猛将如云,谋臣如雨,美人如玉。且看主角如何一步步踏上巅峰。展开

本书标签: 问鼎小说在线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

对于凶兽的大名,楚枫早有耳闻。

是一种可以修炼的怪物,从弱到强分为九阶,与灵武九重的修武者相互对应。

不过据说,三阶凶兽的实力,可远强过灵武三重的修武者,甚至能够与灵武四重的高手较量。

所以,就算是楚枫也不敢大意,他知道这里有机关,只要触发凶兽就会现身。

“砰”突然,一声闷响传来,一道关押凶兽的石门正在开启。

“奇怪,我还未踏入大殿,石门怎么就打开了?”楚枫感到诧异。

“砰砰砰砰砰......”可是紧随其后,大殿两侧总共四十道石门,竟然全部打开。

这下楚枫傻眼了,因为在那些黑暗的石门内,一双双血红色的眼睛已经睁开,一股强大的杀气充斥了整座大殿。

“**,这不是玩我吧?”楚枫破口大骂,他明明听说,每次考核的最后一关,是一只凶兽,但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呜嗷~~~”可是眼下,楚枫根本没时间去想太多,因为密密麻麻的身影已是自石门内窜出,进入了大殿之内。

他可以清晰的看见,这群怪物的模样,体型似猛虎,但却比猛虎足足大一倍。

身上乌黑一片,能够看见的只有那如刃一般的利爪獠牙,以及一双血红色的双眼。

总共四十只凶兽,它们的外貌没有不同,应该是同一品种,不过仔细观察后楚枫发现,它们的额头竟有奇怪的纹路,显然那就是它们等阶的标志。

“哇喔~”就在这时,一只凶兽怒吼一声,竟将目光投向了大殿深处的高台。

与此同时,所有凶兽的目光,都投向了高台,并且露出了垂涎之色。

“靠,你们这群强盗。”见状,楚枫大怒,如此珍品他怎会让这些凶兽享用,怒骂一声,便向高台飞奔而去。

“呜嗷”而在楚枫刚刚进入大殿,便很快引起了凶兽的注意。

这下可倒好,足足四十只凶兽,竟同时放弃仙灵草,全部向楚枫围攻而来,仿佛对它们来说,人类的血肉比灵药更具有诱惑力。

“滚开。”一只二阶凶兽迎面而来,然而楚枫只是一拳,便将它的头颅打爆,根本不堪一击。

但与此同时,足足数只凶兽已是围攻而至,那种可怕的杀气,足以将一个人吓得浑身颤抖。

然而楚枫却并未恐惧,他矫健如灵猴,左蹦右跳的穿梭在凶兽群中,每出一招,必有一只凶兽毙命。

此时此刻,与残忍的凶兽相比,楚枫更像是一只可怕的怪物,他的身体各处都是坚不可摧的利器,任凭凶兽再皮糙肉厚,却也抵挡不住他的一击。

这一刻,楚枫能够感觉到,在他体内奔腾的不止是天地灵气,还有那让他又爱又恨的九色神雷,正是这神雷给了他如此强大的力量,将他肉体锻造的完美。

“吼”可就在楚枫杀的眼红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刺耳的怒吼。

他转身一望不由大惊,一只巨大的凶兽利爪,已是对他的脑袋抓来。

这只巨爪与众不同,比起其他凶兽不知强大多少倍,若是被它抓中,脑袋定要粉碎。

“唰。”楚枫下意识的便向后一窜,想要躲开这道巨爪。

然而那巨爪速度实在太快,楚枫的脑袋虽然躲开了攻击,但它却狠狠的抓在了楚枫的胸口之上。

“呃啊~~”胸口被撕裂出五道血淋淋的伤口,致命的疼痛让楚枫忍不住大叫起来。

“我要撕了你。”然而疼痛之余,楚枫更多的却是愤怒。

他已经看见,袭击他的那只凶兽,额头上有着四道纹路,可见这是一只四阶凶兽。

换做是他人,肯定掉头便跑,因为哪怕是同一境界,但凶兽的力量肯定强于人类。

可楚枫不但没有逃跑,反而疯狂的向那凶兽扑了过去,他这一不要命的举动,就连没有灵智的凶兽们,也是下意识的一愣。

“铛”

然而就是凶兽愣神的功夫,楚枫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它的额头之上。

没有意想中的血花四溅,却传来一声如钢铁碰撞的巨响。

甚至楚枫感到了拳头一阵酸麻,仿佛他那一拳不是打在了凶兽的头上,而是打在了铜墙铁壁一般。

“呜嗷~”

不过楚枫这一拳也是非同小可,那凶兽痛苦的哀嚎一声,竟向后退了几步,显然它也是感到了疼痛。

“给我去死。”

见自己的攻击尚有作用,楚枫也不再留手,抡起胳膊,漫天的拳影开始四处纷飞,沉重的拳头如同暴雨一般,连绵不断的砸在那凶兽身上。

不得不说,楚枫的爆发力实在太强了,在他疯狂的攻击下,那比他足足大上数倍的凶兽竟然连连后退,甚至想偷袭他的凶兽,被它无疑的一拳,就给活活打死。

到得最后,足足四十只凶兽,竟全部被它打到在地,大多数身首异处,死的极为惨烈。

虽说那四阶凶兽的身体尚还完整,但那巨大的脑袋,也是被楚枫活活的给打瘪了。

“呼呼呼”此刻的楚枫,站在血泊之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一番血战之后,他的身体又多出了几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但却皆未致命,甚至除了那四阶凶兽的攻击外,其它凶兽造成的伤口,只是简单的皮外伤,根本未曾入肉。

“我的这惧身体,究竟有多强悍?”

这是楚枫问自己的话,相比那些凶兽,他觉得自己更像是钢筋铁骨。

这样的身体简直超出了人类的极限,他再一次认识到了自己的特殊性。

环顾四周一眼,楚枫跃到了高台之上,他看都没看,便将武技和仙灵草揣入了怀中。

做完这些,楚枫并没有去打开那道关闭的大门,而是向来时之路返回,走入了机关阵中。

然而,就在楚枫离开不久,一道关闭凶兽的石室内,却走出了十几道身影,为首的正是苏柔。

这一刻,无论是苏柔还是那群年迈的长老,他们的神色都很怪异。

虽然只是看到,楚枫对着死去的四阶凶兽,不断的轮着拳头。

但只要想到,这么多只强大的凶兽,竟被一名少年所杀,他们仍是感到不可思议。

“李长老,那孩子是谁?”苏柔询问道。

李长老并未回答,而是看向了身后的其他长老,但长老们却都做出了摇头的动作。

“这样出色的弟子,你们居然不知道他叫什么?”苏柔眉头微皱有些不悦。

“外门弟子实在太多了,他若有意保留实力,我们也…..”李长老也是满脸无奈。

“算了,尽快查清他的底细,然后告诉我。”

“还有,他既然不想暴露自己的修为,那就如他所愿,不要让他知道,我们了解了他的实力。”苏柔嘱咐道。

“遵命。”李长老等人恭敬的应下,对于这位内门长老,他们不敢不敬。

苏柔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楚枫离去的方向,这才若有所思的走进石室。

小说《武帝》第四章比凶兽还凶残(加更2)试读结束。

八月中旬的天气,酷暑尚未完全褪去,此时上郭县以南的旷野上,却是正上演着一场追杀与逃命的大战。其中人数较多的一股军队约有三千余人,不过此时却是一个个队形不整的朝着正前方拼命奔逃。天气酷热之下,这些人一路奔逃口中的呼吸就像是在用力拉扯风箱一样。

不过纵然如此,仍是没有人敢停下来进行短暂的休整,就算是有些军士在逃命过程中跌倒在地,同样也会双手一撑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继续拼命向前跑。

反观后方进行追杀的一股官军却只有千人左右,不过比起前方正在奔逃的军队来说,这支官军的铠甲斗具皆是装备齐整,远远不是前方那支溃兵所能比拟的。

为了尽量减少军士负重,这支官军追在正前方的乃是五百名长矛手,还有两百名长弓手紧跟在长矛手身后,最后则是三百余名刀盾手负责压阵。因为刀盾手随身携带的盾牌较重,此时官军刀盾手和长矛手之间已经是隔开了将近二里左右的路程。

看到前方正在拼命向前逃跑的溃兵,副将吕成斌对着身边的主将吕东恭维道:“叔父果然好计策,我军现在追而不杀,这些乱军为了逃命果然一路向着山中而去,只要他们再向前跑上十余里,一旦进了山谷之后,到时候我军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们歼灭大半!到时候想必大帅也会不吝重赏。”

主将吕东今年四十有五,生的是膀大腰圆,不但跟随节度使征战多年战阵经验丰富,而且本人善使长枪,战阵之上同样是少逢对手。

四十五岁的年纪,对于一名武将来说无疑是最为巅峰之时,此番被节度使大人派来剿灭这支乱军,原本吕东是不屑一顾的。不过一来节度使王大帅亲自开口了,二来则是吕东想要带着自己侄子吕成斌在战场上见见世面,所以这才答应下来。

听到吕成斌的恭维之声,吕东心中同样是略有得色,不过口中却是故作严肃道:“居家为叔侄,受事有尊卑。战场之上不许叫我叔父,要改口叫将军,明白了么?”

虽然口中是训斥的语气,不过吕东对于自己这个侄子还是颇为满意的。吕东跟随节度使征战半生,膝下只有三名女儿,好几房妻妾到了现在仍是没能生出个儿子来。所以对于自己这个亲侄子,吕东向来都是颇为疼爱的。

好在吕成斌同样是不负所望,除了自幼跟随吕东练习武艺进境颇高之外,对于一些兵书战策之类的东西同样是颇为喜欢,在整个河西节度使辖下可以说是允文允武的新晋将星。

只不过吕东毕竟是多年战阵下来,知道吕成斌现在也只是纸上谈兵,并未真正上过战场见识到一些残酷的事情,所以这才在此次剿灭乱军之时将其带在身边。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乱世之中什么最不值钱?当然是人命!上郭县附近的乱民原本也是普通百姓,只不过河西节度使王承彦为了征集粮饷招募新兵,在钱粮不足的情况下只能是从这些百姓身上进行收刮。

前朝大楚朝廷定鼎天下二百余年,不过末代皇帝为了加强手中的权利而强力要求各路节度使交出手中的兵权,对于这些当惯了土皇帝的各路节度使来说,这件事情自然是不可能答应的。

于是数方商议之下,金陵附近的几路节度使一起向朝廷出兵,大楚皇帝仓促应战之下不但没能完成收回各路节度使兵权的目标,就连金陵城也被乱军攻陷,皇帝本人连同数百名皇族一起惨死当场。

自从金陵城破之下,整个神州大地已经是天下大乱的情形,各路节度使为了争抢钱粮地盘斗的不可开交,作为河西节度使的王承彦麾下一共四郡之地,在凉州一带也算是势力颇大的诸侯,所以自然不会错过这次天下争鼎的盛宴。

在王承彦的大力搜刮之下,上郭县跟西县附近的部分百姓终于是不甘忍受,所以这才揭竿而起想要反对王承彦的统治。可惜王承彦雄踞四郡之地,麾下大军数万人,而且战力颇为不俗,普通百姓起义又如何是官军的对手?在王承彦全力绞杀之下,上郭县和西县的叛乱已经是将近尾声了,只要吕东此番能够将眼前三千余名乱民全数斩杀,此番叛乱就算是完全平定下来了。

吕成斌也知道自己这个叔父自幼疼爱自己,不过此时却是是在战场之上,而且身边还有另外一名副将马肃在侧,自己无法跟叔父继续开玩笑,所以听到吕东的训斥之后立即正色道:“末将得令!”

官军正前方,三千余名乱军虽然仍在全力奔逃,不过方才到底是已经跑出去数十里路程,此时已经是有不少军士扛不住了。

看到自己身边这些速度越来越慢的叛军,赵弘心中忍不住叹息一声。都说穿越是时空管理局给主角开的外挂,结果自己穿就穿了,没穿成皇帝王爷什么的也就算了,反而是穿越到了这个跟华夏国古代似是而非的地方,而且还是穿越成了一名正在进行叛乱的乱军。

好在赵弘本人在穿越之前就是华夏国某部特种部队的尖兵之一身手颇为不俗,这才在此前几场的战斗中侥幸活了下来。

在赵弘看来,此方世界跟自己熟知的唐末历史颇为相似,不过朝廷划分郡县却又跟汉朝一样施行郡县制,而且以自己对华夏国历史的了解,这里绝对不是华夏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

生逢乱世,数千年华夏国历史已经证明想要跟随普通百姓造反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活路的,赵弘原本是打算在战斗过程中投降官军,结果在看到官军将一些降卒斩杀当场的举动之后,赵弘终于还是强迫自己止住了就此投降的想法。

然而几番大战下来,这支百姓造反的大军是逢战必败,已经被河西节度使王承彦麾下的大军从上郭县一路赶到此地。赵弘虽然不是什么名将,却也能够看出来身后千余名官军乃是故意驱赶自己不断向前。

尤其是在得知前方不远处的一处山谷乃是进山的必经之路以后,赵弘对于身后这些官军的打算更是明白了七八分。可惜这些叛军现在已经被官军杀破了胆子,一门心思想着进山之后躲藏起来,根本就不管前方那条山谷会不会成为自己的绝命之处。

看到前方不远处隐隐出现的大山,还有身边一个个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的袍泽,赵弘先是眼中寒光一闪,然后对身边的一人开口道:“文远,将你手中的刀盾借我一用!”

赵弘本身就是某特种大队的尖刀兵,对于上阵杀人这种事情向来不陌生,此前几番大战下来,因为赵弘本人作战颇为勇猛,所以倒也得到了不少乱军的承认将其奉为一方小统领。只不过这支百姓造反大队本就是官职混乱,十几个小统领之间互不信服,谁也不能说服大部分统领听从自己的意见。

之所以跟官军逢战必败,除了铠甲斗具等装备不如官军之外,这支叛军指挥混乱同样是战败的原因之一。

赵弘口中的文远姓张,大名张文远。本身同样是叛军出身,而且对于自己的武力颇为自负,不过在一次战斗中看到赵弘自己干倒了三名训练有素的官军之后,张文远立即率领自己身边数十名弟兄全力跟随赵弘。

赵弘最初听到张文远的大名时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张辽张文远,这可是阿满当年麾下五子良将之首,整个大魏也只有徐晃等寥寥几人能够与其并肩,自己居然在这乱军之中遇到了张文远。若不是明知这个朝代绝非汉末,赵弘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脑袋是不是还正常了。

听到赵弘的吩咐,张文远愣道:“大哥,现在弟兄们都在拼着老命往前跑,就算是咱们弟兄几十个全力抵抗,也不可能是后防那些官军的对手啊,还是全力逃命最为重要啊。”

“前方不远处就是一处进山必须路经的山谷,而后方则是千余名对我们只追不杀的官军,文远难道还看不出这其中的诡计?”

张文远此人武艺不俗,而且确实颇为几分聪明劲,所以对于此人的投效,赵弘当时思索一番便答应下来。

听到赵弘如此一说,张文远思索片刻之后立即惊疑道:“大哥的意思是,官军已经预先在前方山谷之中设下了埋伏,一旦我们进入山谷之后,立即就会遭受官军的打击,根本就无法进入大山?”

赵弘沉声道:“不错,若不是官军已经布置妥当,这一路上他们有数次机会可以直接发起进攻,结果这一路上他们却丝毫没有行动,所以此番摆明了是想将我们赶到前方山谷之中!若是我们继续向前,根本就没有什么活路!”

听罢赵弘的一番分析,张文远涩声道:“可是大哥,现在其余弟兄们都在拼命往前跑,根本就不会听从咱们的调遣,若是仅凭咱们几十个弟兄,又根本不是后方大军的对手啊。”

“事在人为!既然继续向前只有死路一条,我们何不转身向后拼死一战?”说完这些之后,赵弘立即将手中的钢刀狠狠敲打在盾牌之上,这面盾牌乃是当初跟官军大战之时从官军手中抢来的。

盾牌本身乃是木制,不过在最外面包上了一层铁皮,此时赵弘用手中的钢刀敲打盾牌,金戈交击之声立即传出老远,身边不少乱军同样是听到了这一生脆响,所以一个个有些不知所措的转头看着赵弘。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