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龙神归来 连载中

龙神归来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凉皮不加糖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我叫王浪,成王败寇的王,浪子回头的浪!!!展开

本书标签: 凉皮不加糖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个冲进来的是手里提着开山刀的金工头。后面还跟个打扮妖艳的女人,仔细一看竟然是之前的金姐。

本来是气势汹汹的冲进来想要干王浪,可是看到一地的尸体之后,金工头瞳孔骤缩站在原地不动了。

正对面的王浪就背对着金工头坐在那里,桌上还放着一把枪。

金工头是地头蛇不假,也见过死人不假,可是终归没有杀过人。

他怎么也不能相信一个土里土气成天就知道吹牛逼还爱看岛国艺术片的打工仔竟然敢杀人。

而且坐在一堆尸体之中淡定异常。

王浪放下枪从桌上烟盒里面抽了一根烟,自个儿给自个儿点上,猛吸一口又缓缓吐出,烟雾从嘴里喷出一条灰白色雾气。

金工头吞了一口口水,喉结滚动,就要偷偷后退。

王浪咧嘴一笑,扭头去看,“来了还想走?”

金工头两条肥腿开始打摆子。盯着王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我……”金工头舌头就像是打了结一样,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王浪的那双眼睛,那双漠视世间一切眼睛。可他的唇角还带着笑。

此时此刻,王浪在金工头心中无异于一个随时会取他性命的阎罗王。

“你这是带人来砍我?”王浪扫了眼金工头后面还没有全部进来的一众人喷了口烟雾笑道。

金工头摇摇头,想要说什么,但是舌头又开始打结。

就在这时,金工头身后一个丸子头身高一米九的彪形大汉走到最前面,“兄弟,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我这个兄弟性子比较直,之前可能是和你有一些小误会,我替我兄弟跟你陪个不是。我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怎么样?”

王浪翘着二郎腿,嘴上斜叼着烟。

“你等一下,你让我捋一下,你的意思就是,你在和我道歉?”王浪慢悠悠的吐了一口烟。

丸子头大汉点点头,“我替我兄弟向你道歉。”

王浪嘴里一根烟已经到头了,手指夹着烟头,屈指一弹,烟头画出一条直线砸在了金工头脸上。

金工头啊呀一声,痛苦的捂住了半张脸。

丸子头大汉眉头皱了皱,“兄弟,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

王浪咧嘴一笑,“来给我道歉?道歉有用的话要枪干什么?”

“兄弟,这家夜总会的幕后老板是凌河市东盛集团的雷少爷,雷少爷在道上的名号想必你也听过,我和雷少爷是八拜之交的好兄弟,在这里为难我们,恐怕对谁都不好。”丸子头皱着眉头。

旁边的金姐拉了把丸子头大汉的胳膊想说什么,却被丸子头大汉反手打开。

王浪搓了搓脸,从桌上果盘里面插了个火龙果咂吧咂吧嘴边吃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规矩,这死胖子今儿是来找我寻仇的,我就这么放了他说出去我也没面子,他拿刀砍他自己一下,你们就可以走了。”

“没得商量?”丸子头大汉眉头拧成一疙瘩。微不可察的把手背在身后打了个手势,一个小弟偷偷跑了出去。

王浪伸手拿起手边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金工头。金工头裤裆一点湿印逐渐晕开。本来就挺白的肥脸这会儿面无血色。

“丢命还是丢手,你选一个。”王浪不去看那帮人,自顾自的吃着果盘。

“兄弟,大家出来混,逼得太绝对谁都不好。”丸子头还是皱着眉头盯着王浪,再度打开金姐拉他胳膊的手。

“三!”王浪数了一个数。

“兄弟,在凌河……”

丸子头要说什么却被王浪开口打断。

“二!”

丸子头正要说什么,就听到门外面传来一道声音,“谁他妈敢在老子的地盘欺负老子的兄弟?你是他妈不想混了吗?”

人未到,声先到。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王浪手枪都懒得架了,直接扔到了桌上。

丸子头就像是碰到了救星一样,亲切的唤了声“雷哥。”

金工头两腿总算站稳了些。但是金姐的腿站不稳了,紧张巴巴的盯着从外面进来的人。

“老八,谁欺负你?”雷少爷大嗓门儿咋咋呼呼道。

丸子头点头哈腰的跑到雷花儿旁边,“雷哥,看样子是个过江龙,刚才在这里还杀了几个人。还大放厥词,不把您放在眼里。”

雷花儿径直走到最前面,却看到沙发上坐着个扎着脏辫儿正吃果盘的年轻人。

“雷哥,就是他!”丸子头指着王浪。

王浪头都没抬一下。

啪!

雷花儿反手就是一耳光。

结结实实的甩在了丸子头脸上。

突如其来的一下甩的丸子头一脸懵逼。

啪!

又是一耳光。

丸子头委屈的盯着雷花儿,“雷哥,我……”

“你他妈什么你!老子的大哥你也敢动!”

雷花儿一脚踹翻了丸子头,顺手抄起旁边的酒瓶就给丸子头开了瓢。鲜血当即就在丸子头的脸上肆意弥漫。

啪!

雷花儿反手又给同样一脸懵逼的金工头一耳光。

“你他妈敢提刀砍我大哥?”

又是啪的一声。

金工头也被开了瓢。

雷花儿目光刚刚盯向金姐,金姐噗通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雷哥,我来之前真不知道是您大哥。”

“贱人!”

雷花儿一脚就给金姐踹翻在地。

感觉气不过来,雷花儿夺过旁边一人的开山刀就要动手。

吃完果盘的王浪打了个嗝儿,“花儿,算了吧。”

刀已经贴到了金姐皮肤上,紧张过度的金姐两眼一翻就地晕了过去。

还清醒的金工头和丸子头都是如丧考妣一般。

雷花儿的名字一直是他的逆鳞。

整个凌河市,敢把雷大少称呼为雷花儿的就只有他老子雷连虎,可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也敢,而且雷花儿还一点也不生气。

王浪起身,蹲在了金工头身前,手枪拍了拍金工头肥脸。“记得给我工友发工钱。”

“一定一定。”金工头频频点头。

王浪微微一笑。

嘭!

枪突然响了。

金工头看着涓涓流血的手臂,两眼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王浪一脸懵逼的看着还在冒烟的枪口。

半晌后,王浪才骂了声。

“操!走火了!”

七月的凌河市燥热难当,烫脚的路上行人稀疏,生活优越的人们都躲在空调房中享受着清凉。

工地。

未建成的高楼在灼热空气后变得扭曲。

正直中午,工棚中,一帮工人赤裸着上身围在一起,都在咧嘴嘿嘿笑,目光均是盯着最中间一个青年的手机上。

青年顶着一头脏辫儿,在众多工人之中也算是鹤立鸡群,长得不算太帅,但是很耐看,赤裸的上身腱子肉条纹清晰,似乎每一块都充斥着爆炸性力量。

手中的手机正播放着某部艺术片,大概讲述的是一个师,足,少女偶遇一群大汉的故事。

众人看的正嗨,工棚外传来一声刺耳的鸣笛声,所有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回头怒视。

工棚门口停着一辆红色保时捷,车门打开,先出来的是红色高,跟鞋和一条被裹着的圆润,小腿,一帮工友眼睛都直了。

紧跟着出来的美,腿主人让一众工人血脉,喷张。

看来今天营养又要跟不上了。

车上下来的是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一身职业装,鹅蛋脸,戴着一副黑边眼镜,皮肤白皙,整个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气质。

一头脏辫儿的青年看到女人的时候就缩着脑袋往后退。

不料,女子还是精确的找到了青年,眉头微微一皱,轻喝一声,“王浪!”

所有工人齐刷刷的回头看青年。

王浪一看逃不掉了,索性抬头,盯着那女人,“有事?”

女人转身上了车,车窗缓缓降下,女人开口道,“上车。”

“狗怂,你怂什么?你平常满嘴骚,话,这会儿咋还怂了呢?”一个中年工友急得不行。推了一把王浪。

其他也是急得不行的工友附和道,“就是就是。”

王浪没准备动,一众工友急的受不了,你推一把,他搡一把。愣是给王浪推到了车边。

上车之后,女人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众工友都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进了工棚。

车上。

“很喜欢这种脏乱差的地方?”女人只是盯着眼前的路况,根本不去看旁边懒懒的躺在座椅上的王浪。

“有话直说,来找我干什么?”王浪伸手揉着眉心。

女人猛踩刹车,惯性作用下王浪往前冲去,快要碰到车窗的时候,王浪伸手在车窗一点,整个人又稳稳当当的躺在了座椅上。

“给你安排那么好的工作你不要,非要去那种地方?找你干什么?你说找你干什么?”女人寒声道。

王浪嬉皮笑脸道,“那找我去偷电瓶?偷电频是不可能偷电瓶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偷电瓶的,工地上多好,大家荤,段子又好听,工地的……”

话没说完,女人含怒回头,眼镜后的杏眼圆睁,“王浪!”

王浪坐起身,收起了玩笑态度,“我不过是救过你一命,你没必要把一辈子都搭在我身上,不值。我就是一个只热衷于吃喝拉撒的小人物,配不上你这种社会上层的精英人士。”

女人盯着慵懒的王浪,杏眼之中已经涌出水雾,“可你我还有婚约。”

“打住打住!那婚约的事儿我压根儿不知道,我当时人还在国外,命都守不住,哪还有心思管这些,我师娘没经过我同意就订了婚约,我也没办法。”王浪依旧闭眼揉着眉心。

“父母之言,媒妁之约。”女人盯着王浪侧脸。

“我说林雅琪大小姐,这都什么年代了,你咋还信这一套?”王浪睁眼,没好气的去看旁边的女人。

却撞上一双泪眼。

“别别别,你别哭啊,大小姐,大阿姨,大,奶奶,我管您叫奶奶了,你别哭了好不好。”王浪想给林雅琪擦眼泪,手停到半空又缩了回来。

林雅琪转头,抹了眼泪,情绪稳定后从自己小包里摸出一张黑颜色卡片递给王浪。

“冯姨让我给你的。”

“黑卡?”王浪接过黑色卡片,摩挲着黑卡上面的细小纹路。

卡片一角有一个凹下去的痕迹,仔细去看会发现刻着个人名。

黑洪。

一个要死的人名。

卡片一边印着一只猩红的眼睛,一边印着一头龙。

将卡片塞进裤兜,“我师娘还说了什么?”

“明天晚上,东城东盛国际,你要找的人在那里。”林雅琪望着车外开口道。

王浪点点头,随后嬉皮笑脸道,“麻烦林大小姐把我拉回工地呗,我刚走的着急,手机没拿,我手机里面秘密比较多。”

“那是你的事,你下车吧。”林雅琪只留给王浪一个侧脸。

王浪忽的起身,望着车窗外面,这会儿下去能让热死。这娘们儿摆明了就是针对王浪之前的态度要给王浪一点教训。

“不下。”王浪舒舒服服的躺着。

林雅琪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喜色,“确定不下去?”

王浪没回话,但是懒洋洋的动作已经说明了意思。

林雅琪一踩油门疾驰而去。

十几分钟后,车子缓缓停下。

“下车。”林雅琪轻声开口。

王浪起身往外一看。

民政局?

回头又看了眼从包里掏出两个户口本的林雅琪,王浪就知道被套路了。

卧尼玛!

“林大小姐你等等,你们城里人都这么套路吗?”王浪哭笑不得。

紧握着户口本的林雅琪看了眼王浪,“我给过你下车的机会。”

“林大小姐,饶了我吧,其实,我不和你结婚是另有隐情。”王浪开口道。

“你已经结婚了?”林雅琪盯着王浪。

王浪瞬间就感受到车里的气温降了一个度。

“不是。我身体不好。”王浪嘿嘿笑。

林雅琪打量着王浪还在赤裸的上身。

一身的腱子肉这也叫身体不好?

王浪难为情的看了眼林雅琪,“其实我哪方面不行,结婚后对你对我肯定不好。你肯定不会幸福的。”

反应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的林雅琪俏脸升霞,破天荒的出现了女儿娇羞态。

低头低了很长时间,林雅琪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抬头盯着王浪,“没事的,我听说这种病可以治的,更何况.....,

卧尼玛!

王浪的一张脸当时就黑了。

想都没想王浪开门就跑。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