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龙王婿 连载中

龙王婿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会说话的香烟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我是他人眼中一无是处的废物赘婿; 但,上门女婿,未必不能翱翔九天! 倘若她要,我就可以,给她整个世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雪你疯了吧?以你的容貌,就算是改嫁,也有大把的优秀青年等你挑选,你何苦要跟一个窝囊废浪费时间?”汤秋云一脸错愕。

汤秋云从未想过,陆榆都答应签字了,纪凝雪却是不愿意离婚。

“不,三年来,陆榆虽然没做出什么大事,但他任劳任怨,包揽所有家务。”

“他每天接送我上下班,风雨不改,也从未让我饿着,哪怕我加班到夜里十二点,他也会送饭过去。就是一条狗,养了三年也有感情,更何况是一个人呢?

“我看不起他的窝囊,但我并不恨他。”

“并且,大伯也不会让我们离婚的,纪家的颜面,比我们一家都重要。”

屋内随着纪凝雪的这番话,全部都陷入了宁静。

陆榆握着笔的手微微颤抖,呼吸有些急促。

面对陆家的人,他都不曾如此激动,但此刻却再也无法平静。

陆榆以为,从小的遭遇加上这三年经历,早就看穿世间人心,将心境锻炼得坚如磐石。

但纪凝雪的这番话,真真触动到了他的内心。

原来纪凝雪,对自己是有感情的?

人,总要为了一些值得的东西,去无所顾忌的拼上一把,不是么?

而现在,陆榆好像找到了,值得他改变的东西。

陆榆转身帮纪凝雪擦去了泪珠,“凝雪,这三年,委屈你了。”

“你渴望改变么?只要你想,我就能改变现状。”

“只要你愿意,哪怕是天上的星辰,我也为你摘下。哪怕是天下的山河,我也为你打下!”

这一刻,陆榆霸气无比,再无半分窝囊废的样子。他仿佛那藏锋多年的绝世神剑,将要破鞘而出,震撼天下。

“你是认真的么?”纪凝雪鬼使神差的问出这句话。

“真的,你只需点点头,我陆榆为你,倾尽所有。”陆榆神色认真。

“好!我不要天上星辰,也不要天下山河,我只是不想再被人看不起,不想再承受他们的嘲讽和捉弄!我要所有人,都不敢再欺负我们!”

说到最后,纪凝雪已经是声嘶力竭,仿佛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喊出这番话。

三年来受到的冷嘲热讽,加上今天的处处针对,纪凝雪再也无法承受,濒临崩溃。

“好!”陆榆话语简洁,回了一个字便转身离开。

身后,汤秋云和纪玉树面面相觑,纪凝雪则是双臂抱在一起,慢慢的蹲了下去,仿佛所有力量都被抽干了一般。

半小时后,江南市外滩。

一个跟陆榆年龄相仿的花季女孩儿,坐在陆榆身边,一起看着风景。

这女孩穿着考究,气质不凡,一看便知是豪门千金。

“陆榆哥哥,你终于决定要回陆家了吗?”陆梓涵轻轻开口,声音无比空灵。

面对陆梓涵,陆榆不像面对玉雕店的那位老者那般冷漠,毕竟,这陆梓涵是陆家人当中,为数不多跟他亲近的人。

“那貔貅玉雕,家族真是费心了。”陆榆淡淡开口道。

陆梓涵听出一丝戏谑,有些尴尬:“他们觉得,一模一样的貔貅,再加上送礼人暗示的那句话,他们应该能想到是陆榆哥哥。”

陆榆笑了,在纪家人眼中,他不过是个废物,送礼人暗示的再明显,他们也不会相信,陆榆就是陆家子弟的。

更是永远都不会相信,陆榆能拿出九百九十九万的聘礼。

陆家有这么大的自信,只是并不了解陆榆这三年来的遭遇罢了。

“陆榆哥哥,家族说只要你愿意回来,你受的苦全都不会白受。”陆梓涵接着说道。

“丧家之犬罢了,倒是让他们挂心了。”陆榆淡淡一笑,语气不悲不喜。

仿佛已经看尽了一切世态炎凉,连眼神都无比深邃,深邃到让陆梓涵都有些害怕。

“陆榆哥哥,三年前的事情,确实对你不公平,但你身为陆家唯一继承人,此时只有你能继承陆家家产,这是别人做梦都想要的东西。”陆梓涵有些心疼的看着陆榆。

当初陆榆被赶出陆家,她也曾找过很久,但都是渺无音讯。

“是啊,在他们眼中,只是三年不公罢了。”

“但我陆榆怎可能忘?当初我落魄如狗,若不是承纪老爷子恩情,怕是早已饿死在外面。”

听闻陆榆这句话,陆梓涵哑口无言。

“梓涵,整个陆家跟我亲近的人不多,你算一个!所以我不想跟你成为对立面。”

“你不用给陆家说好话了,陆家欠我的,我会亲自拿回来。”陆榆冷冷一笑。

陆梓涵沉默半晌,随后平复一下情绪道:“陆榆哥哥,家族将会在江南成立一家公司,由你全权负责。”

陆榆笑了,目光带着些许玩味。

“这是家族对我的考验是么,即使到了这种时候,也不相信我陆榆的能力是吗?”

“行,那他们就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我陆榆,究竟有没有那个能力。”

“但是,我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陆家,是为了她。”

陆榆说完,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离开,该做的事情做完了。

好戏,也要慢慢上演了。

次日,江南市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整个江南都为之震动,宛若在江南商界发生了一场地震一般。

而造成地震的原因,是魔都陆家,在江南市设立了新的地产公司,榆雪地产。

没人知道,陆家这个行事传统的老牌家族,怎么会取这么一个名字。

众人还没回过神来,又是一个重磅炸弹,在整个江南炸开。

榆雪地产斥重金,将江南北区所有开发区全部收入囊中,要建设一个全新的城区。

一座城区的建设,那得需要多少建筑材料,多少人力物力?

这其中,又有多么巨大的利益可图?

霎时间,整个江南市风起云涌,榆雪地产公司的门槛都被踏破了。

所有的人都想分上一点汤水喝。

这其中,就包括纪家。

纪家也是个地产公司,并且手下还长年养着一批建筑工人。

这要是能从榆雪地产手中承包点项目下来,那绝对是赚个盆满钵满。

更何况,纪家众人都认定,这个魔都陆家,就是昨天那个送来聘礼的陆家。

“榆少爷,您跟我回去吧!”

“如今陆家无人掌权,等着您主持大局。”

“您是唯一的嫡系继承人了,陆家三百年传承,可不能毁于一旦啊!”

江南市,琉璃街玉器行内,一名衣着华贵的老者弯着腰,对略显寒酸的陆榆恭敬地说道。

这一幕,让店内众人都瞠目结舌。

而陆榆神色淡然,没有理会老者,低头挑选着玉器。

纪家企业庆典,选的礼物自然不能太随意才好,陆榆思索片刻,终于拿起一尊价值1999元的玉雕,交到了店主手里。

唐装老者见状,心中低叹一声,榆少爷选的这份廉价贺礼,只怕要被纪家人耻笑的。他向店主使了个眼色,店主会意地点了点头,转过身去,悄然换了个玉雕。

陆榆没有留意这些,他背对着老者,淡漠地开口:“陆家要毁,与我何关?”

“我从小就不喜争抢,身份地位,家族资源,我都可以不在乎。哥哥性格跋扈,他们却说有王者之风,其实只是想捧杀他,以谋家主之位。”

“所以,他们觉得我是个威胁,离间我和哥哥不说,还联合起来将我赶出魔都。陆家三百年,我是第一个被逐出家门的嫡系子弟。”

“如今,哥哥病逝,陆家蒙难,他们勾勾手,便想让我回去?当我陆榆是条狗吗?”

“你走吧,别再来打扰我,我只是纪家的上门女婿,不是什么榆少爷。”

陆榆话落,店主便把包装好的玉雕呈了上来,陆榆拿起礼品盒,头也不回地离开。老者直起身来,看着陆榆倔强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老板,玉雕已经换成了您的那一尊。”店主邀功般地说道。

老者点了点头,心中暗道,“榆少爷,别怪老奴暴露你的身份。区区纪家,不值得您如此。”

纪家,在江南市名气并不小。

三年前陆榆流落至此,被纪老爷子收留,得纪家恩情。

后来,纪老爷子更是把纪家千金嫁给他,惊动了整个江南市,也造就了今天的废婿陆榆。

那纪家千金纪凝雪,虽是旁系,但深受纪老爷子宠爱,而容貌更是倾国倾城,在江南市算得上是女神,追求她的青年才俊数不胜数。

可她却嫁给了一无是处的陆榆,不知让多少人笑掉了大牙。

陆榆的真正身份只有纪老爷子知道,可在陆榆婚礼一个月后,纪老爷子突发疾病去世,也将这个秘密带进了土里。

从此陆榆便真的成为了一个废物赘婿。

他当初感念恩情留在纪家,只是没想到,三年的时间里,他也真的喜欢上了纪凝雪。

三年来,陆榆为纪凝雪洗衣做饭,操持家务,接送她上班下班,风雨不改。同时,他也经历了无数冷眼和嘲讽,被整个江南市当成一个笑话,被纪家人当成奇耻大辱。

陆榆也认了,任何一种生活,久了都会成为习惯。

至于刚才的事情,陆榆心中毫无波澜。

要回陆家,可没有那么简单的。当初赶他出家门的那些人,巴不得他死,陆家是个龙潭虎穴,多的是勾心斗角,而陆榆并不想去争。

回到纪家,陆榆便见纪凝雪站在门口,神情有些焦急,他小跑上前,“凝雪,我回来了。”

“东西买了吧?”纪凝雪冷漠地问道。

“买好了。”陆榆点了点头,举起手中的礼品盒。可纪凝雪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她根本没有指望陆榆拿出多么惊艳的东西。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爷爷非要让自己,嫁给这么一个窝囊的男人。

爷爷去世之前,拉着她的手说,一定不能小瞧陆榆,江南纪家,会在陆榆的手中飞黄腾达。

当时纪凝雪是震惊的,因为爷爷从来不会跟她说谎,难道陆榆还有什么神秘身份不成?

但三年过去了,她没有在陆榆身上看到任何希望。

“那就赶紧出发吧,时间不早了,爸妈已经过去了。”

“等会纪家所有的嫡系以及旁系都会到场,还有江南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千万不能乱说话。”纪凝雪神情冷淡的说着。

陆榆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纪凝雪看他这副神情,更是不想再和他多说一句话。

两人到了纪家企业公司大厦,公司大楼门前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偏厅里,不少纪家亲戚都已经到场,纪凝雪笑着跟他们打招呼,陆榆则是静静地跟在纪凝雪身后,并未多言。

然而即便如此,还是有人没打算放过他。

纪凝雪的堂哥纪鸿宇,他每次见到陆榆,都要刁难一番,将陆榆贬低的如同小丑,给大家逗逗乐子。谁让陆榆这么没用,以至于令整个纪家蒙羞呢。

“陆榆,你竟然也来了?呵呵,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玩意儿?”纪鸿宇一脸戏谑。纪家其他人也是面带玩味,看着那普通的礼品盒,就知道陆榆手中的东西,一文不值。

“贺礼。”陆榆简短地回答道。

纪鸿宇不屑一笑:“贺礼?不会是在地摊买的吧?”

“不是,在玉器行买的。”陆榆如实回答。

“呵呵,你不会以为随便一块玉,都能拿出来送吧。花了多少钱啊,拿出来让大家看看,要是那种几千块的货色,可上不了这个台面。”

纪凝雪的柳叶眉微微皱起,她也不知道陆榆到底买了什么,可纪鸿宇明显是故意刁难。

“无论买什么,都是陆榆的一片心意,这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吧?”

陆榆看了她一眼,有些诧异,他没想到,纪凝雪会帮自己说话。

“哼,你这话就错了,我们纪家在江南也是大家族,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你让这个废物送了什么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岂不是辱没了纪家的名声?”

“你……纪鸿宇,你别太过分!”纪凝雪气得小脸微红,胸脯剧烈地起伏着。

“吵什么呢?!”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众人一看,是纪家产业现任董事长纪乐山,纪鸿宇的父亲。

“公司庆典要开始了,都随我出来吧。”纪乐山丢下这句话,转身朝着大厅走去。纪鸿宇剜了陆榆一眼,冷哼一声,跟在父亲身后,其他人见状,也陆续跟上。

庆典开始后,江南市各个大大小小的势力,都送上贺礼。

“江南孙家,送王羲之真迹字画一副,祝纪家企业繁荣昌盛!”

“江南宏发公司,送玉算盘一件,祝纪家吉祥如意!”

“江南市王家集团……”

纪乐山听得满脸红光,笑得合不拢嘴。

“最后一位,请纪家旁系纪玉树家,送上贺礼!”

陆榆提着礼品盒缓步上前,纪家人和江南市的大小势力代表,均是露出一阵嗤笑。

纪鸿宇更是一脸阴笑,让陆榆最后一个送礼,自然是他的安排,他就是要让所有人看着这个废物出丑。

在众人的嗤笑声中,纪凝雪紧张得攥着拳头,盯着陆榆手中的礼品盒。

而纪凝雪的父母,纪玉树和汤秋云,尴尬地别过头不想去看,但又忍不住用余光偷瞄。

陆榆将包装盒放在桌面上,随后轻轻打开。

出乎意料地,众人的嗤笑声戛然而止,大厅中落针可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