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龙套女星惹不得 连载中

龙套女星惹不得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樱二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今日头条:某N线女星背靠金主抢学霸主演。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且看某N线女星个位数成绩单!!!次日。躲在电脑后的键盘侠,纷纷在马思瑶的微博下留言:大佬求放过,+10086...+身份证号。黑子们,敢怒不敢言,明明是大佬,装什么小白菜,你脱了马甲谁敢黑你!那一天,哀嚎遍野。那感觉,谁黑谁知道。半夜不是玻璃碎了,就是水龙头自动打开,一次的感觉是巧合,两次的感觉是惊悚。不认怂等着第三次?黑子们纷纷表示心脏不好,黑转路行不行,转粉总行了吧!铁粉,求放过!不说了,没看到临城各大土豪都联名澄清了,估计也被吓得展开

本书标签: 樱二 都市现实

精彩章节试读:

“你是哪来的野丫头!你在干什么!”

“你们哪个医院的,什么意思!”

“你们是草菅人命!!”

“我要投诉!投诉你们!”

“放开我!”

中年女人挣扎着,嘴里更是不干不净的咒骂着。

几次都触碰到了马思瑶,拉扯着她的头发。

头发被拽的生疼,可马思瑶还是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其他几个医护人员看见赶忙,把她控制住。

年轻女人也挣扎着,嘴里不停的哀求马思瑶把孩子还给她。

除了赵长青外,其他的三名医护人员都纷纷皱着眉头,一脸不解和不赞同。

在一片质疑、咒骂、哀求、解释的环境中,孩子“呕”的一声,吐了马思瑶一身。

奶茶连着珍珠一起吐了出来。

“哇啊~呜呜~”孩子大声哭了起来,中间夹杂着咳嗽声。

车间里安静了下来,只有孩子的啼哭声和咳嗽声,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

“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孩子在马思瑶的怀里挣扎着。

马思瑶示意赵长青把孩子接过去。

还没等赵长青回过神,中年女人一把挣开赵长青和另一个年轻医生的手,从马思瑶的手中夺过自己的孙子。

轻轻的抱着他,脸上还带着后怕:“小宝,小宝你怎么样,你吓死奶奶了!”

孩子听到奶奶的安慰声哭的更厉害了。

而他的妈妈在看到孩子脸色不再青紫,吐出来,能哭了之后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座位上,一脸呆滞。

马思瑶有些吃痛的揉了揉被揪头发的地方,心里嘀咕着估计被薅了不少头发。

看着因为小男孩苏醒而喜极而涕的亲人和正在为他查体的医生,马思瑶把自己缩缩起来,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希望别有人注意到她。

就在这个时候救护车也到了医院。

所有人都急匆匆的带着孩子下车,准备做检查,看看有没有残留。

马思瑶特意最后一个走出来,她本以为所有人有离开了,却看到孩子的奶奶站在车门外。

她张张嘴,舍下老脸愧疚的和马思瑶道歉:“小姑娘,谢谢你,要不是你...我...我...对不起”

说完就哽咽着哭了起来,她双手握着马思瑶的手:“孩子,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那边的医生已经开好了单子,催着他们赶紧去抱着孩子做检查去。

两个大人抱着孩子,一步三回头,叮嘱着马思瑶一定不要离开。

看着他们急匆匆的走了,马思瑶也准备赶紧撤。

自己可不想等他们回过神,忙完了,把自己当成猩猩围观。

马思瑶迈着小短腿,打量着周围环境人来人往,感叹着时光的强大,几年后这里会是临城最大的医院,而此时它还没有那么完善和健全。

“小姑娘,小姑娘...”就在马思瑶想东想西的时候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她回头一看,赵长青正向她大步走来,吓得马思瑶直接爆了句粗口“卧槽!”拔腿就跑。

马思瑶喘着粗气,翻着白眼看着她旁边同样喘着粗气的赵长青。

本来马思瑶是打算跑路的,可是跑到一半就改变了主意。

她本来想逃避因为救人带来的一切麻烦。

可是她事后冷静下来,觉得这个办法很蠢。

因为对于医生来说,气管异物的这个急救措施太重要了。

在这个没有任何简易方法,只能靠手术的年代,自己的方法已经引起了重视。

马思瑶意识到如果自己就这么离开,可能还会引发更多的事情。

经过交谈,马思瑶知道了那个拦住自己的医生叫赵长青,是临城中心医院的副院长,他的问题刁钻,问的都是些自己回答不了的。

虽然回答的漏洞百出,但是马思瑶还是把处理气管异物的方法和操作原理告诉了他。

作为回报,他会掩盖她救人的事情。

处理完这一推糟心事,还不想回家的马思瑶躲到医院的天台。

她靠在墙上,单腿撑地,另一个腿弯起踩在墙上,打开手机音乐,带上耳机听着歌。

黄昏后,厚厚的云海盘踞在天空之上。

还能被太阳照耀的地方,折射出温暖的橙红色。

背阳的地方只能被高处的光线绘出不同楼的高低起伏的轮廓,楼身是一片灰黑,与橙红有着分明的界线。

一半橙红,一半灰黑,唯美的样子,她的言语表述不达十分之一,只能感叹一句:“好美。”

此时电话响起,接起电话的马思瑶耳边传来母亲大人的咆哮声:“你还不回来,是想挨揍吗!”

“马上,马上回家。”马思瑶狗腿的说着,说完拔腿就跑。

跑到一半停了下来,给表妹袁双双打了个电话:“江湖救急,你姑要是问你,就说下午我去你家给你辅导作业了。”

电话那头,袁双双瞪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就你那成绩,还辅导我,这话你说着不心虚吗?”

“别废话!共同指导,共同进步!”说完马思瑶就挂了电话。

电话那旁,袁双双一脸懵逼:“我姐说的啥啊,她疯了吗?!”

等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马思瑶猫着放轻脚步,准备溜回自己卧室。

刚走到楼梯口就被逮了个正着:“哈喽,妈咪。”马思瑶一脸谄笑,像只招财猫挥挥自己的小手,卖萌。

可惜慕琴并不吃这一套,她直接一把就把马思瑶的耳朵揪了起来,拉着她往卧室走。

“妈,妈,妈,轻点...”被揪疼了的马思瑶向前斜着身子,踉踉跄跄跟着往前走。

到了房间,慕琴才放开被揪红了的耳朵,作业本直接甩了过去:“昨天让你写作业,你和我说发烧,烧糊涂了,不想写,想睡一觉,明天天有精神了再写!明天都要上学了!你还不写!你是想让我被叫家长是不是!”

“错了错了,我这就写,这就写。”马思瑶看着越来越暴躁的老妈,秒怂,接住飞过来的作业本,就打算做题。

可是马思瑶打开练习题,蒙圈了,自己哪还会初二的题目,本来小时候学习就不行,后来更是直接把学过的东西喂了狗。

现在让她做题,估计,结果会惨不忍睹吧,只希望一会老妈不会在旁边看着自己。

昨天重生回来的时候已经傍晚,因为当时发烧躲过一劫,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天加一上午,根本还没来得及看书。

就在马思瑶磨磨蹭蹭的时候外面的狗蛋狂吠起来,马思瑶看着慕女士带着疑惑离开,偷偷吁了口气。

‘太恐怖了。’马思瑶心有余悸的拍拍自己的小心脏,庆幸着还好狗蛋救了自己。

狗蛋是自己养的流浪狗,虽然没有品种,但是很萌,永远都小小一撮,毛茸茸的淡黄色毛发最是柔软,被自己顺毛的样子可爱到爆。

马思瑶趁着慕女士出去,赶紧翻着书和笔记,正翻着书,马思瑶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间内,吓得她往后一退。

大雨过后,蒸发的雾气使周围的路灯光线变的有些模糊不清。

但仍然能看清前面的白色豹迪车斜斜的撞在绿化带的树上,树虽不大却也被撞断了一半。

十字路口两辆车也撞的车头有些严重变形,边上还有个电动车在它们前方两米远的地方。

马思瑶还没下车就大体观察了一眼现场情况。

等120救护车停稳,马思瑶和值班医生快速拿着急救箱从救护车上下来。

还没等两人询问受伤人员的情况。

就听见一声刺耳的尖叫声。

“喏喏,你赶紧回来,你跑那么远干什么!”

一个穿着黄褐色大袄的女人坐在路沿石上,正在捂着自己脚踝,大声叫喊着。

听到妈妈生气的声音,女孩看着妈妈的方向顿了顿,低下头还在不停的寻找着什么。

这公路上虽然放置了警告牌,不过傍晚刚下了雨,周围雾蒙蒙的一片,能见度不高。

一个孩子离得那么远,单独一个人,绝对是不安全的。

马思瑶瞄了一眼女孩母亲受伤的脚踝处。

虽然还没详细查看她的情况,可是她的脚踝的肿胀程度都可以和馒头比拼了,颜色也变的紫青。

就这一瞬间的事,女孩已经跑到了公路中央。

“雾太大了,我先去把她领回来,你先看看病号,我马上回来。”

话还说着呢,马思瑶就快步跑了过去。

还没等牵起小女孩的手,耳边就响起连续的急促的车鸣声,突然加重的雾气让远处的人看不见她此时略带惊恐的表情。

马思瑶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强光和紧紧依偎在身边的女孩,在千钧一发间把小女孩推了出去。

当马思瑶悠悠醒来的时候,周围多了几辆救护车,120救护车的红蓝色灯光不停的闪烁着。

所有人都在忙碌,周围都是哀嚎声。

马思瑶快速爬起来,皱了皱眉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然后快速走到离自己最近的医护人员身旁:“你好,我是香山医院的护士,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马思瑶的语速很快,因为她知道,这种时候不能耽误一秒。

尤其是这种连环车祸现场,每一分都是宝贵的。

每一位医护人员都是助力,马思瑶没有那么娇气,轻伤不下火线。

更何况她没感到任何不舒服。

可是旁边的人像是没有听见她说话,还在不停的和旁边的人说话。

马思瑶握了握自己垂在身侧的手,良好的家教让她做不出打断和破口大骂。

她环顾周围,没有看到自家的120车,她有些郁闷,估计是载着已经救出来的患者先回去了吧。

可怜自己也没人管,就那么躺在地上,估计是看自己情况比较平稳,毕竟这种事情先救急。

没有找到大部队的马思瑶决定还是先找其他医护人员会合,看看有没有需要她帮忙的地方。

她很自觉的避开了刚才无视自己的那个人。

“你好,我是香山医院的护士,请问有什么是需要我帮忙的吗?”

这一次马思瑶选择了一位看起来年龄大些,和蔼一些的工作人员。

说完,马思瑶就静静的站在一旁,等着他忙完。

他手上的患者是右侧膝盖挤压伤伴出血。

马思瑶弯下腰,刚想凑近了看看其他情况,眼睛就突然感到一阵刺痛。

她不自主的闭上眼睛,站直身体,等待疼痛消失。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两人包扎完,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完全没有和马思瑶说话的意思。

好像她不存在一样,又被无视了!?

马思瑶一步跨在他们身前,张开双臂,想拦住他们。

“你好,我...”

可是,她的话才刚开了个头,就看到这两个人,从容不迫,淡定无比的从她身上穿了过去。

是的,就那么穿了过去,就像她是个没有实体的空气。

马思瑶傻了一般,摇摇欲坠的站在原地,双臂似是有万斤沉,一下子垂在身侧。

被扶着,还没蹦跶两步远的小青年突然停了下来。

“嘶,刘大夫,你有没有感觉刚才凉嗖嗖的。”说着还夸张的打了个激灵,最后还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他四下瞅了瞅,悄兮兮的附耳对着那个穿着绿色隔离衣的刘医生说道。

“我听说,最先来救我们的那个小护士被......”

医生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高声呵斥:“酒醒了就去医院检查检查,抽个血,然后跟交警队交代交代情况!”

小青年满脸尴尬,讪讪地笑着不敢再多说一句,他上前挽住刘医生的胳膊,拉着刘医生继续往前走。

看到他们讨论自己,马思瑶也不知道哪根筋打错了,居然朝他们吹了口气。

小年轻和刘医生同时打了个激灵,对视了一眼。

小年轻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嬉皮笑脸,反而一脸严肃:“刚才...你是不是也感觉到了...”

刘医生被小年轻阴森严肃的问话给彻底惹毛了。

“闭嘴!”刘医生恼羞成怒,觉不承认自己刚才的感觉。

自己是无神论者,怎么会被真理以外的事情影响到!只是今天太冷了,风吹的!

虽然他面上一本正经,但他知道,今天晚上的事,处处透着诡异,重点是它没有风啊。

连续两个月,这个地方,这个时间都发生了车祸,都会死一个人。

这件事,在周围几个医院里都传疯了...就这么想着,刘医生感觉自己身上刚消下去的鸡皮疙瘩瞬间又立了起来。

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旁边呱噪的小青年,受到眼神击的小青年贱嗖嗖的陪着不是。

“好了好了,我发誓,我再不逗你了。”最后他觉得诚意不够,还做了个金鸡独立版的,双手投降。

刘医生瞪了一眼正在耍宝的绿毛小伙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搀扶着他往前走。

马思瑶看着两人离去,无力的站在人群中,任凭一个又一个忙碌的身影从她身上穿过,她苍白的小脸上挂着泪水,眼睛里写满了悲凉。

她多么希望有人会和她说话,多么希望有人能看到她,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

她累了,绝望的瘫坐在地上,身上弥漫着黑色的气息。

马思瑶卷曲着身体,把头深深的埋在膝间,幽怨地哭了起来。

其实,在她醒来的时候她就有了这个认知,只是一瞬间,就被她否认了。

你看,其实她能列出无数个自己已经死掉的证明。

比如,没有人会把一个出车祸后昏迷的人丢在原地不闻不问;也没有人会在急需医疗救援的情况下无视一名医护人员的帮助;更没有人会在出了那么重的车祸后,身体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

所有的一切落下帷幕,只剩下她一个人孤独的坐在路沿石上。

当自欺欺人的假象被戳破,露出残酷的现实,她只能去学着面对现实。

冷静下来的马思瑶,开始想念年幼丧母的女儿,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父母,还有那个自己一直不满的丈夫。

闲来无事的马思瑶开始回忆自己死之前,所看到的怪诞诡奇,自己依稀看到了一个长得很恐怖、很恶心的怪物。

那可以说是个人的脑袋,但是又没有眼睛,整个脸就像是干裂到极致的土地,上面都是裂纹沟壑。

它脸以下的地方都是黑色的浓雾,像是尾巴的玩意勾着一个老旧的玩具熊,尾巴甩着玩具熊一荡一荡的。

当它发现,自己正在看着它的时候,它咧开嘴,似是在笑,嘴角咧的太大,让人害怕它会把脸撑开撕破,咧开的大嘴里面布满了细长的獠牙。

就在马思瑶失神的看着它的獠牙的时候,它直接困住了她,以至于后来她只能把小女孩推出去,自己没跟着一起滚出去。

“呦,这么淡定啊,发呆呢,小妹妹。”

马思瑶在声音出现的第一时间就看向了说话的人。

这人长的俊美,高挺的鼻梁、桃花眼、雪色薄唇、及腰长发,修长挺拔的身材配着一身白色西装,就像童话里的王子,妖孽、俊美!

当然,如果没有那强大的兰花指就更完美了,那葱葱玉指,就那么翘着的,遥遥点着自己。

看着那兰花指,马思瑶瞬间无语,怎么感觉那么娘炮呢,就连刚才那好听到让人怀孕的声音,也瞬间变得娘炮了许多。

马思瑶默默翻了个白眼,看向旁边。

另一边是和白西装长的一模一样的黑西服,虽然长得一样,但那气质是与妖媚完全相反的冷冽。

------题外话------

初来乍到,请多多指点。n(*≧▽≦*)n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