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齐峰韩晓曦 连载中

齐峰韩晓曦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风云二号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曾因废物之名,他被所有人践踏欺辱,与爱人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如今归来,他已惊才绝艳,可最爱的人却已被…… 只是相爱,管你们何事?总有人不知天高地厚! 如今兵王震怒,掀起血雨腥风,又有谁人能挡?展开

本书标签: 风云二号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程远和一众警察,齐峰没有说什么,而是在简单思索。

是把这些吃着公粮,却给私人当狗腿的家伙都杀了,还是吓唬吓唬就好?

还是算了,这些警察也都是听令行事,不是什么大错,吓唬吓唬就可以了。

然而,齐峰的沉默,却被程远解读成了害怕!

仰头一笑,他放心了,之前听说齐峰连杀韩家两人,还以为是什么傻缺疯子呢,都做好将其打成蜂窝的准备了,现在看来不用浪费子弹了。

“这就怂了?我还以为你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呢!不是杀人不眨眼吗?再杀啊,有种把我这刑警队长也杀了!”

瞪眼厉喝一通,程远掏出手铐,朝着齐峰走去。

他脸上笑容越发高傲鄙夷,边走边道:“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傻子,你以为不管不顾杀俩人,就能把所有人都吓到?还敢跟韩家作对,就市里这几千号警察你能唬的住?难怪别人叫你废物,废的不是一点点啊!束手就擒,等着枪毙吧!”

齐峰低头看爱妻的骨灰盒,晓云,有个脑残说,要枪毙你老公这个这护国少将。

远处,一直站在那卡宴车前的韩蕊摇头苦笑,之前的激动和兴奋突然消失,反而有些失落。

齐峰,还是害怕了。

本以为遇到一个不惧怕韩家,而且强大长得帅,身体也结实,关键年轻又单身的猛人,可现在看来,并非自己一直想象的那种完美对象。

这世上,难道就没有能入我韩蕊法眼的男人了吗?

这时,程远在齐峰面前站定,举起手晃荡着那银亮手铐,鄙夷讥讽的眼神,意在让齐峰自己戴上!

齐峰淡然一笑,还了程远一记白眼。

这种拿着人民赋予的公权,却给私人当狗腿的家伙,是该教训教训。

即便齐峰这绝顶权位,也从不敢胡作非为,伤害无辜,从来是只杀该死之人,程远一个小小支队长,嚣张到这种程度?不知天高地厚!

没有理会那手铐,齐峰掏出手机打电话。

而正要发怒的程远,也凝眉愣住,搞不懂齐峰要干什么。

“葛老,丰城一个叫程远的队长,要枪毙我,你处理一下。”

一边对着手机说话,齐峰一边玩味地看着程远微笑。

远在首都朔京,一身锦白色唐装,头发银白的葛老突然从藤椅上惊起!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不由看了看手机来电显示,然后惊出一头冷汗!

真的是齐将军!

“齐,齐将军?您,您在丰城?哦,我不该多问,只是您刚才说什么?我,我这老糊涂没太听清。”

位及国之柱石,堪称国之元老的葛老,惊的语无伦次。

齐峰,虽然年纪轻轻,可他的私事,葛老也没资格打听。

“呃,”齐峰嗓音轻缓平静,“丰城一个叫程远的刑警队长,吃着公粮却给私人看家护院,还说要枪毙我,我觉得他不配坐这个位置。”

“什么?有这种事?您放心,我现在就办,给我十分钟!”

葛老先是不敢置信,接着连连点头,挂了电话便急忙着手安排。

对于齐峰全程命令式的口吻,他丝毫不介意,齐将军,有权利命令华夏所有级别的权位!

他此刻,只是单纯震惊齐峰说的事儿,一个地方的小小支队长,要枪毙齐将军?吓破他的狗胆!

另一边,程远也终于明白齐峰为什么打电话了。

这是要叫人啊,叫人弄他这位有着韩家撑腰的队长?

“呵呵,哈哈哈哈!”

望着齐峰,程远忽然大笑,前仰后合!

感觉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

一个被家族除名,无依无靠的废物,要找人弄他?还说他不配坐这个位置?口气不是一般大啊!

他这个队长或许地位不高,可却有韩家撑腰,韩家客厅就是省厅,别说丰城,整个省内没人敢碰韩家的人!

一个废物要叫人?能叫来谁?还能叫来省级之上的大员?滑天下之大稽!

而那个什么葛老,从未听说过!

“齐峰,你这装逼的水平真是炉火纯青啊!叫人弄我是吧,行,我就在这儿等着,我看看你能叫来谁!”

笑声终于落下,程远冲齐峰叫嚣,瞪眼梗脖子的架势,嚣张绝顶。

继而,他又回头对远处的韩蕊道:“亲爱的,这哥们儿要叫人弄我啊,说我不配坐这个位置!哈哈哈,我就是不配坐这个位置,你能奈我何?”

韩蕊却笑不出来,只有大失所望!

看来,齐峰真的不是她想象的那种强人,那便毫无兴趣了!

“终究是个愚蠢的底层贱民。装个逼,就敢杀我韩家的人?呵呵,等死吧。”

冷眼看着齐峰,韩蕊一双凤眼再无半点兴致,只想赶紧让其人间消失,看到这种愚蠢的底层蝼蚁,就恶心!

可就在这时,程远的手机响了起来。

“有事儿以后再说,这儿特么忙着呢!”

看都不看,程远便不耐烦地一通爆粗。

现在,他只想玩虐齐峰这个不识相的傻子,兴致勃勃!

手机另一头短暂沉默,然后也传来一通暴怒之音。

“程远!你特么被撤职了!赶紧回局里办理交接手续!我警告你,不管你现在在干什么,赶紧特么给我滚回来,要不然,牢底坐穿!”

听着这熟悉的嗓音,程远突然懵了,是他的顶头上司,宁局长。

宁局长,是绝对有权利撤他这个小小的支队长的!

可关键是,宁局长哪里来的勇气?他背后可是有韩家撑腰的啊!

忽然有些慌,看了眼齐峰,他又对手机道:“宁局长,你没搞错吧?我女朋友是谁你应该清楚吧,你敢撤我的职?”

“废什么话?这回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赶紧滚回来,别逼我叫人铐你!”宁局长语态暴躁,像是炸了一样。

电话挂断,程远终于接受了这个晴天霹雳般的事实。

宁局长,真的铁了心要撤他的职?可为什么啊?

还有,齐峰这个废物,竟然能跟宁局长搭上关系,而且关系还这么铁,能让宁局长不惜得罪韩家来帮他?凭什么?

忽觉一切都好迷!

再次看向齐峰,程远再无之前的跋扈自信,只剩两眼茫茫。

现场一应警察也听到了程远和宁局长的对话,凌乱了。

惊天奇闻啊,宁局长虽然官大一级,可程远可是有韩家撑腰的,宁局长竟然敢撤程远的职?

难道宁局长,真的是在帮齐峰这个废物?一个被家族除名,没有任何家底的废物?为什么?

不过,既然程远都被撤职了,那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连宁局长都向着齐峰,那他们这些下属就更不敢妄动了。

“那个,队长,要不咱收队吧?”一位警察提醒程远。

“问他干什么,他都被撤职了。”另一位警察道。

“那,那就收吧。”又一位警察建议。

于是乎,一应警察快速上车,全程像是逃离一样,很快便让所有警车消失。

程远这时才回过神儿,他慢慢转头,用茫然害怕的眼神向韩蕊求救。

可韩蕊,也没好到哪里去。

她看着齐峰,本来对这个人已经丧失了所有兴趣,只觉是个愚蠢无能的底层蝼蚁,可以随便碾死!可现在,她一双丹凤眼再度瞪圆,眼神又燃了!

韩家,囊括全省半数的高位,宁局长虽然没有依附韩家,可在平时,也绝不敢跟韩家对着干,可今天是怎么了?竟然如此强硬地撤程远的职?不知道程远是她韩蕊一手扶植起来的奴才吗?乌纱帽不想要了?

这不科学!

这个齐峰,到底有什么能耐,能让宁局长不惜冒犯韩家来帮忙?

对这个曾经名满全城的废物,又有兴趣了!像是一个谜团,越来越看不透了!

见韩蕊不理会,程远的心彻底落入谷底,再度回头看向了齐峰。

齐峰也正看着他,笑容悠悠,心中高远旷达!

曾经,这些四大家族的势力,真的是无法捅破的天,而现在嘛,捅破这天,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在他之上,再无权位,在他之下,一切权位皆是下属!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笑望程远,齐峰神情戏虐。

程远整张脸皮剧烈一抖,心中的惊怕和尴尬,突然达到了极点,也瞬间没了所有安全感,同时觉得齐峰那邪魅笑脸,好神秘,好可怕!

齐峰又抬头看向韩蕊,悠然道:“回去告诉韩三千,你们韩家的好日子,到头了!”

话毕,他转身跟雷炎和韩晓曦使了个眼色,朝着一直停在不远处的那辆黑色红旗轿车走了过去。

韩晓曦也是懵逼的,在雷炎的搀扶下才能勉强走路。

之前被一众警察包围时,她也以为齐峰完了,对这个废物姐夫的所有改观全部被打回原形,觉得还是当年那个无能又冲动的废物!

可当程远被撤职后,她与韩蕊一样,对这个废物姐夫重新燃起了希望,也重新充满惊奇!

废物姐夫,到底强到了何种程度?连杀韩家两人,一句话撤了程远的职,这等霸道手段,她这曾经的韩家千金也没见过几次!

与此同时,一处高档住宅里,脸庞方正黑红的宁局长,正坐在沙发上,眼神瑟瑟发抖。

他的手里握着一张刚刚传真过来的书面命令,上面的盖章和批文以及签字等等,都证明这一纸书令,是直接由华夏最高巡视组,号称鹰眼组织下发!

“程远这蠢货,是得罪了天了!那个齐峰不是废物吗?短短十年而已,怎么,怎么……”

他喃喃自语,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齐峰的诡异了,只是决定,从此决不能得罪这个曾经的废物!

被毁坏成一片狼藉的大厅里,齐峰望着满地尸体,俊朗脸庞挂着一抹戏虐微笑,虽然穿着笔挺的中山装,可浑身却透着一股亦正亦邪的味道。

“我看上去很蠢吗?蠢到大老远过来给你们送人头?”

望着尸体们吐槽一句,他弯腰捡起一把钢刀,朝着一具尸体的脖子砍了下去。

鲜血飞溅,身首异处。

接着是第二具,第三具……

到最后,他一连将八具尸体的脑袋砍下,并整齐排了一排。

画面凶残恐怖,可他却平静如水,杀人如割草。

继而,他掏出手机,给八颗人头拍了视频,发给了远在国内的部下。

“雷子,将这段视频公布出去,告诉那些不知死活的,华夏之巍峨,远非他们这些蝼蚁可撼动,再作死,他们的脑袋也会搬家!”

举着手机,齐峰嗓音铿锵如金石。

远在华夏某战区的雷炎,一位身着军装,魁梧如铁塔般的男人粗憨一笑,对于将军的胜利毫不意外,挂了电话便按照将军的吩咐公布视频,并简单粗暴地警告那些在华夏边境搞小动作的家伙们:不想脑袋搬家,就赶紧夹着尾巴滚蛋!

很快,一则消息震惊国际:全球最大的佣兵组织以谈判为由,试图摆鸿门宴诱杀华夏护国少将,结果却被将军一人反杀,二十多位骨干全数毙命,其中八位号称战神的佣兵头目,更是被砍了脑袋。

暗网一条评论也在全球军方疯传:八大战神以为自己是钓鱼者,可华夏那条鳄鱼,也一直想钓他们!

一时间,整个国际瑟瑟发抖,无法想象华夏这位少将有多恐怖,竟能以一己之力,反杀二十多位全副武装,全球顶尖的佣兵之王。

消息传开后,那些在华夏边境线试图搞破坏的佣兵成员顿时溃散,再不敢越雷池半步,华夏山河也重新回归宁静。

而齐峰,这位年仅三十岁,号称半兵半痞半奇迹的护国重器,也终于有时间回国了。

十年了。

这十年,国家一直处于多事之秋,作为护国重器,齐峰无暇分身,甚至因为身份问题,连一个电话都不能往家里打,如今最后一支犯我华夏的势力被彻底铲除瓦解,终于有时间处理自己的私事了。

十年暗无天日,十年血雨腥风,可他心里,一直藏着一位静如皓月,动如云仙的美人,他的爱妻,韩晓云!

十年前,他与爱妻约定,他出外闯荡,爱妻在家留守,等他功成名就,再回来相聚。

跟挚爱分离是痛苦的,可没有办法。

彼时,齐峰父母车祸身亡,生来体弱多病的他,因为废物之名被家族扫地出门,落魄如狗,亲戚落井下石,朋友避而不见……

只有韩晓云,这位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收留他,保护他,并在千夫所指中嫁给了他。

可相爱,不代表就能在一起。

韩晓云和齐峰同是丰城四大家族的子弟,本来门当户对,可齐峰却天生是个病秧子,在被家族扫地出门后,更是一无是处,而韩晓云,却是塔尖上的女神。

金枝玉叶执意嫁给一个废物,韩晓云瞬间成了整个家族的耻辱,家族高层以种种高压手段逼她和齐峰离婚,彻底断绝关系,可这位平时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却罕见地展现出了刚烈的一面,她牢牢将齐峰这个病秧子护在身后,多次忤逆家族高层,甚至不惜对簿公堂。

事情闹得满城风雨,舆论如潮下,韩家的生意都受到不小冲击,于是,韩家高层震怒,收回了韩晓云的一切财产,连她父母也被连累,被撤销家族企业内所有职务,并处于巨额罚款,本来的豪门大户,一夜间一贫如洗,甚至负债累累。

可这还不够,韩家依旧隔三差五以各种手段打压逼迫,扬言韩晓云不跟齐峰断绝关系,一辈子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齐峰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做出了人生第一个重大决定:搏一把!为了晓云,哪怕让这幅虚弱不堪的身体粉身碎骨,也要搏一把!

韩晓云没有拦着,而是给予了无条件的信任!

“齐峰,我相信你!所有人都说你是废物,可我看得出,你的优秀,他们一无所知!出去闯一闯也好,让你们家,也让我们家那些鼠目寸光的人看看,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个废物!你放心,无论多久,我都等你回来,此生我韩晓云,非你不嫁!”

爱妻那句海誓山盟又在耳边回荡,齐峰揉了揉眼睛,十年磨砺的铁血心性险些泪目。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扰乱他的铁石心肠,那就是爱妻!

这世上,也只有这个女人,能无条件地相信他,毫无隔阂地理解他、爱他,甚至比他自己都了解自己。

他无法形容,拥有这样一位红颜,是多大的幸运与幸福!

好在,他做到了,十年磨砺,他已今非昔比!

华夏最年轻的护国少将,功高绝顶,权柄煊赫,再没有谁敢对他和爱妻的结合指指点点,再没有谁能成为他们之间的障碍!

四大家族?曾经是天,如今,山下尘埃而已!

“晓云,你真是有火眼金睛,我自己都不敢信,我这病秧子,能有今天。”

望着眼前红漆斑驳的木门,齐峰脑海里爱妻的绝美脸庞越来越清晰。

丰城,又回到了这座熟悉的北方城市。

当初爱妻被收回财产后,便搬回了眼前这座荒废已久的老宅居住。

艳阳高照,杨柳依依,齐峰推门而入,院子里杂草丛生,荒凉萧条,可齐峰看到的却只有美好,他开始想象日后除草平地,修整这小院的光景,爱妻就在旁边像出尘仙女一样笑盈盈看着,等他累了,便过来含情脉脉地帮他擦擦汗……那才是人间极乐。

十年刀口舔血,盼的,就是这鸡毛蒜皮的日子!

然而,当他进入内屋,却蓦然愣住。

记忆中温馨的小屋布置的一片雪白,像是灵堂。

前方一张桌案之上,放着一个褐色的骨灰盒,盒子上的照片里,那清丽不染的女孩笑得柔情如水。

正是日思夜想的爱妻,韩晓云!

齐峰呆立,脑海中突然狂风大作,所有幻想的重逢画面,支离破碎!

“姐……夫?”

一位同样惊艳的女孩从另一个房间走出,先是看着齐峰一愣,然后放声哭喊。

“你个废物!你怎么才回来?我姐都死了!呜呜呜……”

她叫韩晓曦,韩晓云的亲妹妹,齐峰的小姨子。

死了……

齐峰依旧呆立着,忽觉心里空空如也。

老将军曾说:齐峰,你是我见过最适合当兵的,等哪一天你心无挂碍,那你将无敌。

齐峰不在乎能否无敌,只知道此刻这心里,除了那突然刮起的狂风外,真的只剩一片空冷孤寂。

“齐峰!我姐是被你家和我家那些黑心亲戚逼死的!就因为她怀了你的孩子!”

“她宁愿跟我爸妈决裂也不愿打掉你的孩子,她二十岁就挺着大肚子离家,你知道哪有多难吗?”

“她被流氓欺负,被你们家那些亲戚骚扰,被我们家那些亲戚逼迫……齐峰,我姐是自杀的,自杀的!她临死都还想着你,可你呢,你在哪儿?”

韩晓曦哭成了泪人。

齐峰还呆呆站着。

约定成空,香消玉殒。

直到日落黄昏,他早已冷凝如铁的黑眸才微微一动,抱起爱妻的骨灰盒,转身出门。

夕阳如血,炎夏忽然有了深秋的萧瑟,齐峰走出了这熟悉的小院。

“将军,让我来,我保证明天太阳升起前,杀光所有欺负过嫂子的人!”

雷炎上前,黑沉脸庞因为暴怒而扭曲狰狞。

他虽然一直等在外面,可以他的听力,能清楚听到韩晓曦的那些哭喊。

将军,在他眼里不光是他的顶头上级,不光是华夏最年轻的护国少将,前所未有的天才,更是他的信仰,是奇迹,是不败神话!

可如今,将军最爱的人,竟然被人逼迫致死?雷霆震怒!

可齐峰却没有任何愤怒,他点燃一根香烟,望着停在不远处的那辆,由他亲自开来的法拉利限量版大红超跑,线条分明的脸上,又现出那高绝邪魅的笑容。

“不用,我亲自来。”他摇了摇头,轻声道。

雷炎忽然浑身发冷,将军,竟然要亲自动手……

以将军的高度,这世上,确实没有任何人值得他仇恨,就像大象不会跟蚂蚁记仇,只会单纯觉得这几只蚂蚁,不该活着。

可将军要亲自动手,对于经历过无数生死的雷炎而言,依旧心惊胆战。

他抬头看天,觉得那所谓的四大家族,要倒霉了,这丰城的蓝天,要被血幕覆盖了!

而齐峰,依旧静静注视着那辆超跑,夕阳中,明艳火红的车身更加耀眼辉煌!

那是他买给爱妻的礼物,本来想给她个惊喜的,也本该是惊喜的……

这时,一辆黑色奔驰,从这老街老巷的尽头驶来,最终在这老宅门口停下。

一位白衬衣黑西裤,肩上有着红色肩章的帅气青年下车,手上拎着个明亮的银白色箱子,像是体制内的人。

齐峰一眼认出了对方,韩晓旭,韩家人,爱妻的堂弟。

鉴于过往种种,他百分百确定,爱妻被逼致死,这韩晓旭,定然参与其中!

天地间莫名起了风,很轻柔的风,却让人汗毛倒竖。

望着齐峰黑暗无限的双眸,一旁的雷炎心想:“新的血雨腥风,要开始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