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魔法师维恩 连载中

魔法师维恩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栈溢出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魔法学院毕业的少年回到家中,发现叔叔不辞而别,而法杖和挎包却没有带走。桌上的旧地图标记出了一个神秘地点。年轻的魔法学徒带上法杖和地图,踏上了寻找叔叔的旅途。展开

本书标签: 栈溢出 玄幻奇幻

精彩章节试读:

费尔德被鸟叫声吵醒,他揉了揉眼睛,发现天已经微亮,远处泛起鱼肚白。旁边维恩的床已经恢复原样,就像没人在这里睡过。

楼下酒馆还很安静,只有侍女们在忙碌。角落的桌边一位黑发少年低头在忙着什么,不是维恩又是谁?

“你起来的真够早的,维恩。”费尔德打着哈欠说道。

“在魔法学院如果你上课迟到,可能会被老师用变形术变成一只青蛙,也可能被石化术变成一个雕像,除了两只眼睛。”

“那可真够吓人的,当初我没有选择学习魔法真是万幸。”费尔德道。“你看我现在像不像一名准骑士,女孩子们都喜欢这样的。”说着他甩了一下金发,摆了一个强壮的姿势。

维恩懒得理他,继续把挎包里的魔法药材拿出来,对照着那本《魔法世界见闻录》分类整理。

简单地吃过早餐后,酒馆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是谁要去奥博哈尔?”一个带着平顶草帽的矮人站在酒馆门口大声嚷嚷着。

“是我们,在这儿。”维恩朝他挥了挥手。

“小子,快收拾好行李,我们十分钟后出发!”

半小时后,格斯镇去往奥博哈尔的路上。两匹高原矮马拉着一辆有些破旧的货车缓缓前进。

“你说奥博哈尔到底是什么样的啊?我还从来没离开过格斯镇呢。”马车上,费尔德双手背在后脑勺,半躺在一堆稻草上,身体有节奏的颠簸着。“千万不要再给我说什么很大,人很多之类的话了。”

“可确实是那样啊。还有,矮人也很多。”维恩坐在另一头,翻着那本《魔法世界见闻录》。发黄的书页用细线缝在一起,棕色的动物皮革裹在最外层。

“算了,我还是睡一觉比较好。”费尔德感觉很无趣。

阳光明亮但不刺眼,微凉空气中的泥土味让维恩很舒服。

这本书他已经看过很多遍了,但里面描述的魔法,药材和各种异兽大多都没有见过,有些甚至没听说过。

魔法学院里教授的都是非常初级的知识,大多数人只是从一个“魔法,那是什么?”的外行变成另一个“喔,原来这就是魔法!”的外行。维恩是这些学生中的佼佼者,不是因为他聪明或者有天赋,相反他资质平平,艾伯特教给他和费尔德同样的技巧,费尔德往往比他更快领悟。

但维恩对魔法非常痴迷。他能坐在图书馆角落里翻看关于魔法的书,从日出到日落;也能在实验室里用坩埚和烧瓶鼓捣魔法药材到深夜。

“咔嗒……咔嗒。”马蹄声停了下来。维恩向前望去,发现前方路上站了很多卫兵装扮的人。赶车的矮人已经跳下马车,对他们说道:“我去问问看是什么情况。”

很快,矮人手里攥着草帽垂头丧气地回来了。“真倒霉!不知道什么大人物要在这附近森林狩猎,今天这条路禁止通行了。”

“我们已经进入无尽之森了吗?”维恩看了看四周,与格斯镇相比,这里道路更平整宽阔,树木也更加葱郁,远处还有些起伏的小山丘。

无尽之森是位于拉弗雷大陆北部,是由多个大大小小森林所组成的森林群,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整片森林。其中大部分在贝塞卡王国的南部和阿塔加王国的北部境内,余下的分布在西边的卢坎公国和东边的精灵王国——萨布兰托。而奥博哈尔就在无尽之森的北边,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森林城市”。

“没错,小兄弟,我们已经进入了无尽之森北部,再走一小时大概就能到奥博哈尔了。可惜今天是去不了,到奥博哈尔只有这一条路。现在刚过中午,回格斯还不晚。”矮人揉了揉鼻子道。

经过一番商量,维恩和费尔德决定穿过森林,绕路进入奥博哈尔。矮人虽然受到了委托要把两人安全送到,但他们也不是小孩子了,只能给了他们一根木棍防身,随后离去。

“说是什么无尽的森林,我看也就是些小树林嘛。”费尔德边走边拿着木棍来回挥舞,把树叶打的哗哗乱掉。

“这里只是无尽之森的边缘,越往里树木越茂密,有些地方甚至连阳光都到达不了。”维恩拿着地图和一个小巧的罗盘跟在后面。“森林是异兽的地盘,虽然边缘地带不太可能有强大的……”

“小心!”维恩突然停住了脚步冲费尔德大喊道。左前方纷杂的声响迅速由远及近,后者身形略微一滞,下意识地后撤一步,就将手中的木棍用力甩了出去。

“嘭”的一声,小臂粗的木棍和一个灌木丛飞出来的物体结结实实撞在了一起。接着就看见地上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正在抽搐着。

“啊,我的兔子!”一个年纪和维恩相仿的少女跑了过来。“是谁把我的兔子打死了!”

少女深棕色的头发扎成马尾,一袭白色亚麻束腰短袍,皮靴上方的护胫勾勒出小腿的曲线。此时正背着短弓和箭袋,双手叉腰杏目圆瞪,目光在维恩和费尔德两人脸上来回游走。如果目光能杀人,两人可能已经死了好几回了。少女身后也跟来三人,两男一女,年纪也都不大。

后面身材娇小的短发少女拉了一下棕色马尾的衣袖,“算了,艾琳娜,我们去别处再找一只吧。”

“不行!”名叫艾琳娜的少女气呼呼地说道。“好不容易找到一只长毛林兔,而我马上就要射中它了,却被这两个人用凶器打死了。真是气死人!”此时作为凶器的木棍非常配合地躺在不远处的一小滩血泊里。

“到底是谁打死的?”

“他。”维恩和费尔德同时指着对方。

“真是气死我了!你们两个听好了,我们黑夜幽灵佣兵团正在执行联盟的任务,而用弓箭杀死一只长毛林兔是本次任务的关键。现在因为你们导致任务失败,必须赔偿我们任务违约金,十个银币,拿来吧。”艾琳娜说完伸出手来。

“就是一只野兔嘛,能不能少点,我们实在没那么多钱。”费尔德又露出他招牌式的微笑。

“不行!一枚铜币都不能少。”

两人讨价还价中,一股肉香飘了过来。“好香啊,什么味道?”众人循着香味看去,只见不远处维恩正拿着一根树枝穿着兔子在火上烤。

“一起吃点吗?”维恩看着突然安静的众人说道。

“……你!”艾琳娜指着维恩,气得手指都有些颤抖。她并不是真想要钱,如果对方态度好点并道歉,她也自然不会计较。没想到对方不仅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还把兔子烤了准备吃。

“太棒了!维恩,我要一只兔腿,”费尔德急忙凑过去。

“好好!维恩是吧?记住了,我们走!”艾琳娜一跺脚转身离开。

“这兔腿还真香。维恩,没想到你对付女孩子还有一套。”费尔德边啃边口齿不清地说道。

“我只是想试试魔法火焰能不能烤兔子。”

“……”

一座冰雪雕饰的北方小镇,迎来了它短暂的解冻期,渐渐变得热闹了起来。

小镇的名字叫格斯,听镇上老人们说,是以第一任镇长的名字命名的。格斯再往北走就进入到了索尔森地区——凛冽的峭壁和火热的矮人地下城。小镇不大,十几条街道纵横交错。

霍尔街无疑是小镇最有名的街道,连接着去往南面大城市奥博哈尔的唯一道路,更重要的是,绿提琴之家——小镇唯一的酒馆就在霍尔街上。

正午的霍尔街上熙熙攘攘,偶尔能见到壮硕的矮人三三两两喧嚣着朝绿提琴之家走去。街边靠西的一栋二层木屋,阳光照射在冰雪上的反光让木屋看着似乎没有那么旧了。靠近街边的铁质邮箱旁挂着一小块木牌:艾伯特之家。几份打湿的报纸散落在门口的草坪上。

一楼房间中央的小圆桌旁,一位十七八岁的清瘦少年两肘撑在桌边坐着。他双手扶额,手指没入黑色短发之中,俊俏的脸庞上眉头紧锁。阳光洒在身上似乎也没有让他有一丝的开心。

“维恩!”一名年纪相仿的高大男孩推开半掩的门,“怎么回来了也没去找我玩,听说绿提琴之家来了一位很有趣的吟游诗人,咱们一起去看看!”说话的少年有着一头亮眼的金发,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些兴奋,迈大步走进房间。

“你自己去吧,费尔德。”维恩回过头轻声说道。

“出什么事了?维恩。艾伯特叔叔呢?”

“叔叔几天前就离开了,看起来走的很匆忙,装魔法药材的挎包还有法杖都在家里。我今天刚从魔法学院毕业,回来只看到这个。”维恩指了指圆桌上的一幅旧地图,眼圈通红。

“维恩,你先别着急,叔叔说不定是有急事出门去了。”费尔德拿起那张地图仔细看了起来。“你看这有个很明显的标记,用红色墨水圈起来的地方,叫……”

费尔德突然瞪大了眼睛,看向维恩,“这里不会是?”

“对,就是浮空城。叔叔可能去了那里,也许能在那里能找到一些线索。”维恩的眼神多了一丝神采。

浮空城是一座悬浮在空中的魔法之城,位于拉弗雷和阿坎斯特两块大陆之间的海峡上空。自魔法纪元来就一直是拉弗雷大陆传说最多的地方,有人说上面居住着神灵所以才能悬浮在空中,有人说其实浮空城是不存在的,那只是海市蜃楼。

维恩是魔法师学徒,已经从奥博哈尔的魔法学院毕业,自然知道浮空城就是魔法公会的总部所在地,而不是什么神灵的住所。

“你要离开贝塞卡王国?”费尔德有些惊讶。

“也许吧。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不知去向,一直住在叔叔家,他就像父亲一样照顾我教我魔法,去魔法学院更是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说实话,这次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毕竟这些年叔叔都很少离开格斯镇,更不要说不辞而别。”维恩叹了口气。

“艾伯特叔叔是个好人,他经常会教我一些有趣的小魔法,还会帮大家教训那些可恶的小偷恶棍。不过我觉得你也不用太担心,叔叔的魔法可是很高明的!”

“你说的也是。”维恩嘴角上扬。

“这样吧,我们去绿提琴之家,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嘿嘿,毕竟那里我比你熟。”费尔德朝维恩挤眉弄眼。

你是对那里的侍女熟吧,维恩无语地想。

维恩背上叔叔的挎包,将那张地图叠好装在了夹层里面。包里还有一些施放魔法用的药材,黑珍珠,蕨根,蜘蛛丝等,都是一些常见的魔法药材。还有一张羊皮纸做的魔法卷轴。维恩想了想,又将桌上那本书《魔法世界见闻录》放进挎包,也许以后用的到。

维恩将法杖握在手里,法杖很短,只有半米多长,弯弯曲曲的杖身上雕刻着一些文字,这不是普通的雕刻,而是用繁复的魔法在物品上雕刻出的铭文。法杖的顶端镶嵌有一颗鸽子蛋大小的海蓝色宝石。

叔叔没告诉过他这根法杖的名字,也许它没有名字。“你可能要跟着我一段时间了,”维恩想,“不如给你起个名字吧,就叫蓝宝石法杖。”想到这维恩有点想笑,但这是自己能想到最好的名字了。

关上门之前,维恩又深深看了一眼熟悉的木屋,他有一种感觉,可能很长一段时间内回不到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维恩深吸一口气锁上了房门,和费尔德沿着街道石子路向南走去。

维恩很少去酒馆,除了费尔德骗他去的几次,当然,每次都是以酒馆里来了各种奇怪或有趣的人为借口。少年的好奇心永远比猫还大。

“叮铃”,伴随着清脆的铃铛声,费尔德已经推开了那扇粗糙厚重吱呀作响的木门,立刻嘈杂的声音就放大了几倍从酒馆里传了出来。

绿提琴之家共有三层,一层是酒馆,上面两层提供住宿。费尔德轻车熟路地带着维恩来到靠里面的位置,找了一个小桌子坐下。

费尔德可能是故意要装出“熟客”的样子,冲不远处的侍女打了个响指。侍女向他们这边走来,当然,是在费尔德打响指之前就开始走过来了。

“啊,是费尔德,今天想喝点什么?”年轻的侍女穿着淡蓝色连衣裙,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仿佛格斯镇七月的阳光。

“莲娜,你知道的,这是维恩,我最好的朋友,也住在霍尔街上。”费尔德露出迷人的微笑。

维恩右手握着法杖,脸有点红,他不太敢直视莲娜。

“事实上,我们是来打听一些事情,关于浮空岛。”费尔德补充道。

“既然如此,二位不先来杯喝的吗?绿提琴之家可是有整个镇上最美妙的酒。”

“我要一杯索尔森啤酒。维恩,你喝什么?”

“我不用了,谢谢,我不喝酒。”维恩似乎稍微放松了些,看了一眼莲娜说道。

“要不要来一杯奇香果汁?”莲娜笑着说。

“好。”维恩点点头。奇香果是大陆常见的水果,想必也不会太贵。

“呼,莲娜可真美,她可能是全镇最美的女人了。”费尔德看着远去的背影如释重负。

“我记得你上次说这句话时候的对象可不是她。”

“来,喝酒喝酒,”费尔德岔开话题,“索尔森的啤酒我还是第一次喝,不知道有没有他们的烈酒那么好。”

“嘭!”一声闷响从酒馆的角落传来,两人一齐转过头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