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魔无天柳亦苒 连载中

魔无天柳亦苒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小鬼上酒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代剑帝,封龙棺沉睡万古,今朝醒来,君临天下。以天帝印镇杀诸天万界神魔。佛挡杀佛,妖挡灭妖。震慑万古,执掌天地,天下至尊群雄,莫敢不尊!展开

本书标签: 小鬼上酒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王统领面色从凶狠,变得皱眉,手里举起来的马鞭,同时戛然而止,一时不知是否继续出手打杀两人。

白玉堂,也有些发懵。

起初,察觉到黑衣壮汉要动手,他就蓄力准备接下来做出反击,以此护住身旁的前辈。

这样一来,就可以博得前辈的好感,距离成为高人的徒弟,也会更进一步。

可现在,这个想法落空了。

那位前辈,竟然有意跟着黑衣壮汉离开,这高人的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一时让白玉堂也跟着犯迷糊。

“哈哈……”王统领突然放声大笑,扬了扬手里的马鞭,冲下面魔无天,点头赞叹道:“不错,你个小子还挺识趣。”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忘记告诉你们了,本统领乃铁牛镇王家的统领,你们可以称呼我王统领!”王统领相信,眼前两个人绝对是听闻过,铁牛镇三大家族的。

魔无天生出兴趣,站起来颔首点头,笑了笑。

魔无天的表现,让王统领很满意,他从怀里乱摸了一通,摸出一枚铜钱,大气的丢给魔无天,道:“你小子挺对本统领脾气,这是赏给你的,足够你去买一个大烧饼吃。”

“只要往后,你规规矩矩的老实干活不偷懒,本统领绝对让你吃饱喝足,绝对不会亏待了你。”

魔无天,那清秀的脸上笑得更加灿烂,他右手把玩着这一枚铜钱,感觉这些挺有意思。

但怎么看,都颇有些戏耍王统领的意味。

王统领,目光转而看蹲坐着的白玉堂,眼神凌厉,冷声道:“你小子是个聋子,还是哑巴?刚才竟然敢不回答本统领的话!”

“不教训你一顿,本统领威名将置于何地!”

王统领,面色凶狠,挥起手里的马鞭,直接打在白玉堂后背上。那怕这一鞭子没使出全身力气,还是打的白玉堂后背衣服破裂,皮肉绽开,不断流血。

幸亏白玉堂是八阶武者,倘若换了寻常人,早就痛的滚在地上,哭爹喊娘。

“可恶……”白玉堂心中愤怒,吃疼的全身发颤。他披头散,紧紧咬住牙齿,低着的头,满目怒火。

他攥紧双拳,想要出手,可转眼想到身旁前辈都没动手,只好憋屈的忍受下来。

他感觉,这有可能是那位前辈,对他的一点考验。

倘若连这点痛苦和委屈,都承受不住,他还有什么资格,成为一位玄轮境至强者的弟子?

白玉堂忍住心中怒火,低声道:“我……愿意跟着他一起去。”

白玉堂说的他,自然指的是魔无天。

白玉堂打心里就不屑王统领,现在魔无天要去王统领那里,他想要拜师的话,自然也是要跟着去。

“哼哼……”王统领眼神里闪现出一丝异样,往白玉堂身上吐了一口,没好气的冷声道:“瞧不出,你个瘸子还是个硬骨头,竟然能够承受本统领一鞭子,不过这硬骨头好啊,有的是一身坚韧不拔的力气。”

被吐口水,连带着羞辱,白玉堂内心愤怒狂暴,只能忍受不能出手,气得他浑身发抖。

押送的队伍赶过来,魔无天神情平静,带着笑容跟上壮丁队伍。白玉堂低着头,拄着拐杖跟在后面,是一脸的无奈叹息。

人群里头那些壮丁,瞧见半路多出的两个人,都是露出怜悯的神色。

有人小声嘀咕着:“这两个人,竟然甘愿当王家采矿的苦矿工,采矿很危险,弄不好遇到塌陷可是会砸死人的……”

“瞧见了吗?边上那个麻布衣少年,是不是傻了,挖矿当苦工,都能一脸笑容,笑的合不上嘴。”

“兴许,这两人一个是瘸子,一个是傻子吧。”

这些话,全被白玉堂听到耳里。

原来,那个狗屁的王统领,竟然是让他去挖矿当苦力?他白玉堂,从小到大,那受过如此艰苦和屈辱!

可转眼想到,这可能是前辈对他的收徒考验后,白玉堂心里头才好受一点,只要能拜高人为师,挖矿当苦力,他白玉堂咬着牙豁出去了。

队伍最前沿。

王统领骑着马,脸上露出笑容。瞧见王统领这么高兴,身旁一名王家护卫,不解的笑着问:“王统领,这队伍里多出个傻子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半大少年,等于是多了两张嘴,如此得不偿失,您还怎么笑的出来?”

骑着马走在前面的王家护卫,个个都是摇了摇头,感觉王统领算错账本了。

“哼哼……”王统领脸色微变,不悦的冷哼道:“你们几个懂个屁?那个少年,看似手无缚鸡之力,但却是身高八尺,体格强壮有力,不比那些抓来的壮丁力气弱。”

“尤其是那个瘸子,能够承受本统领一鞭子,硬是不叫出声,定然是一名武者,只因某些缘故遭受重伤,所以才会一瘸一拐,跟乞丐似的。”

王统领,先前的眼神何等毒辣,打了白玉堂一鞭子,就试探的八九不离十。

“那个瘸子,是个武者?”有人带着担忧道:“王统领,那人要是恢复伤势,不会发生暴乱吧?”

对于采矿的武者,可不能小觑,要是发生造反,那可是要死人的,在采矿区是会造成极大损失和不好的影响。

“无碍……”王统领凝视前方,沉声道:“有本统领坐镇,就算那个瘸子恢复伤势,最大也不过是三四阶武者,在本统领手里还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在王统领看来,倘若那个瘸子和他一样,都是五阶武者境界,在刚才的羞辱下,一定会发起反击,而非是强忍住。

需要懂得,武者有武者的尊严。

一位五阶武者,或者是六阶武者,那怕是身受重伤,命悬一线,奄奄一息。但在遭受到同境界武者,或者是弱于自己人的羞辱时,都会选择誓死一战。

有时候,武者尊严就是性命,甚至比死还要重要。

王统领,就是一位这样的武者,自然是懂得武者最重要的是什么,懂得武者最重要的并非是性命,而是尊严。

“对了,王统领,先前我们看到,您给那个少年一枚铜钱是什么意思?”

原本还少两个缺口,半路上增补上,凑齐五十个人,王统领心里头也是挺高兴的。

听到这话,他不由得面露笑容。

“哈哈……”王统领开怀大笑,道:“难怪你们只能当护卫,而非是统领,真是没有一点智慧可言,不过你们的眼神可够凌厉的,隔着那么远,都能够看到本统领给的是一枚铜钱。”

王统领告诉几个人,他用鞭子打那个瘸子,是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而给那个少年一枚铜钱则是赏赐。

这样,才能够在壮丁队伍里立起来声威,让壮丁们看明白,不老实那就要挨鞭子,老实听话,那就有赏钱。

有赏有罚,如此二者才能平衡。

更何况,一枚铜钱而已,只能买半个烧饼而已,那个少年体格强壮,采矿有的是力气,往后采矿出来的利润,可是要高于这枚铜钱,数百倍,上千倍的利润。

闻言,众多护卫恍然大悟,皆是露出敬畏的眼神,竖起大拇指佩服道:“高,统领果然是统领,果然不是我们这些当护卫的能够比较了得,能想出如此高招,太让人佩服了!”

王统领哈哈大笑,极为满意。

实际上,他还有一句话没有当面说出来。那就是,此次半路上补齐了先前的两个缺口,一旦禀报到家族里,这就是功劳,到时候他一定会得到家族的称赞和更加重视。

黑山银矿,是王家重要的产业之一。

黑山很大,并不是只有一座山,而是由几十座山头,连绵几十里组成,多年的开采下来,黑山上的矿洞,就有数百上千道。

其产出的利润,十分丰厚,各种缘由死在这里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但凡来到黑山的采矿苦力,要不会在里头待上一辈子,要不就出事或者是累死,不死的话是不会结束。

王家在黑山,一共有九个采矿区。

王统领,所带过来的五十个人,去的地方是黑山一个没被开采过的新矿山,被定名称为十号矿山。

五十个壮丁里,除掉魔无天和白玉堂,另外还有七个武者。

七个武者,都是得罪王家,被押送发配过来,充当苦力的。当中实力最强的二阶武者有三人,剩下四个人都是一阶武者。

十号矿山,在平地上只有几间,王家护卫搭建起来,自己遮风挡雨居住的木屋。

押送来的五十个矿工,想要居住房屋,就得自己出力搭建。这不,王家十几个护卫,分散在周围看管着壮丁们搭建木屋。

山上遍野树林,木头多的是,自然不用担心搭建木屋的材料。

“说你那,干活腿脚快点!”一个护卫,见白玉堂慢吞吞的模样,手持鞭子就是狠狠打了过去。

护卫修为低下,这一鞭子自然是不如王统领先前那一鞭子,那怕没有打的白玉堂皮肉绽开,但还是让他挑起了眉头。

被一个狗护卫如此欺辱,白玉堂气愤无比,可他还是忍了下来。

“哼……”王统领站在不远,目光巡视着所有人,看到被打的白玉堂,冷笑道:“真是一个硬骨头,不打几鞭子是不会听话的,想要离开门都没有,除非累死在这里。”

当看到,那个身高八尺的麻布衣少年的时候,王统领略显错愕,微微摇头道:“这小子,力气真是够大的,死在这里,真是有些可惜了……”

不远处,只见魔无天,双手扛起一根三百斤的木料,脚步轻快,面带亢奋,显得十分感兴趣。

对于他这等无上存在,红尘走一桩,在矿山干活也是一种大境界的修行,道心上的修炼。

铁牛镇,向南三十里外,一片枫树林。

“返璞归真,红尘走一桩,方得圆满归一。”

一名麻布衣少年,自言自语坐在枫树林空荡的地方,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树枝上穿着一只拔毛剥皮洗净的野鸡。

麻布衣少年,正是魔无天。

从龙棺山离开,魔无天游戏人间,途中就在这片枫树林暂且落脚下来,刚好抓住一只野鸡用来烤着吃,沉睡三十万年载,是该享受一下凡间美味。

魔无天身前,毫无用来烤鸡的柴火堆。

但奇异的是他身前地上,却是不断往上冒着黄色火焰,刚好用来烘烤野鸡。

不知此地是否原本就冒火,还是其它缘故?

魔无天乃万古无双剑帝,沉睡三十万年,此世苏醒,有很多的感悟。此世他将从人间红尘再走一遍。

对于无上存在,红尘走一遍,就是再从头修炼一次,修炼自己的心境和道心,待大道圆满,即是羽化成仙之时。

“白玉堂,还不赶快束手就擒,方可给你一个痛快!”

“否则抓住你,定然将你折磨的生不如死,碎尸万段,不留全尸!”

魔无天正烘烤烧鸡的时候,枫树林不远处,传来两道用内力发出的声音,内力发出来的声音,犹如钟响传的很远。

即便是,还没看到有人出现,但声音已经传来。

“逃命和追杀,有点意思。”魔无天坐着不动,脸上却是露出浓厚的笑意,那怕他头也没回,凭借无双手段,却是轻而易举,能够将进到枫树林的人,看的一清二楚。

那怕是一只虫子,也别想逃过他的精神力探查。

“你们徐家人,欺人太甚!”一个浑身破烂,带血带伤的白衣年轻人,咬牙切齿的拼命往枫树林深处跑。

凑巧的是,受伤的年轻人逃窜的方向,正好是魔无天这里。

白衣年轻人,名为白玉堂,是枫叶城白家的人。昨夜,整个白家遭到强大敌人的袭击,整个家族人都战死了,只有他一个人拼命逃出来。

修炼境界,分为武者、黄级、玄轮、地元、天法、灵道等。

武者境,又分为九个小阶位,一阶到九阶。此类人,修炼的是身体一百八十道经脉,修炼的是肉身力量。

黄级镜不同于武者境。

黄级镜修炼的不是肉身力量,黄级镜修炼的是灵力。灵力的强大,胜过肉身力量,最少十倍。

可以说,一名黄级镜强者要比一名九阶武者,强大至少十倍。

“前……前面有人?”白玉堂咬牙切齿,强忍住身体伤势带来的疼痛,待看到前面有人时,心里紧张无比。

一夜的生死逃命,让白玉堂对见到的陌生面孔,心生充满担忧,生怕是徐家派来拦截的人。

白玉堂从家族逃出来之时,早已是身受重伤,加上一夜的拼死逃命,让他伤势不断恶化。

他想要改变逃命方向,可没走几步,终究是精疲力尽,再使出最后一丝力气后,双脚发软,摔倒在地上。

“不行,我要站起来!”白玉堂咬牙切齿,面容变得狰狞,他不甘的伸出手抓着泥土,挣扎着往前爬。

他是整个家族报仇的希望。

一旦他死了,那么先前家族众人用性命誓死拦阻,给他制造出的一丝逃命机会,就等于全白费了。

“哈哈,白玉堂你跑不动了吧?!”

从后面紧追不舍的两个人,终究是追了上来。这两人,皆是枫叶城徐家的人,个个修为深厚,达到八阶武者境界。

其中一人,身体较瘦弱,长得尖嘴猴脸,叫做徐勇,用的兵器是剑。另外一人,手持一柄半月形弯刀,名为徐狂,犹如真人一般,身体强壮,面貌狰狞,透漏出一股子狂傲之气。

昨夜,白家正是遭受了徐家的屠杀,才灭门的。

听到身后追上来的脚步声,白玉堂神情动容,变得更加紧张,但他还是拖着身体往前跑,沾满鲜血的双手指尖缝隙里,塞满了泥土。

“啊……”白玉堂面目狰狞,痛苦大叫。

他的一只手,被一只脚给踩断了,踩的骨头断裂,皮肉绽开,鲜红的血手往泥土里滴淌鲜血,显得极为凄惨。

“哈哈,白玉堂你个小畜生怎么不跑了?”尖嘴猴脸的徐勇,背负着一把剑大笑着,收回那只脚。

刚才,正是他踩断废了白玉堂的一只手。

“跑啊,我说白家大公子,您老咋不继续跑了?是跑不动了,还是咋地啊,要不要我们送你一程?”

手持半月形弯刀,满脸狰狞狂傲的徐狂,嘲讽讥笑道:“还别说,这白大公子逃命的手段,还真是让我们自愧不如,昨夜那么多高手围杀白家,竟然都让白家那些老东西撕裂出来一道口子,让这个小子逃出来。”

白玉堂恼羞成怒,咬牙切齿,一脸狰狞,虚弱的喘息反驳:“要不是我白玉堂拼杀出来时受了重伤,你们二人岂会是我的对手?”

白玉堂说的是实情。

追来的两人,都是八阶武者,但白玉堂也是八阶武者修为,要不是重伤,鹿死谁手还很难说。

这点,徐勇和徐狂倒也大大方方承认,并没有否认。

徐勇尖嘴猴脸,提议:“人既然已经抓到了,那么就砍下头颅,带回去交差算了。”

追了一夜,两人都是消耗巨大,有些疲倦。

“不行!”徐狂皱眉,低沉道:“这么轻易就杀死他,太便宜了吧?我看不如带回去,折磨个生不如死,让他求死都不能!”

“哈哈,好,这主意真是太好了!”两人一拍即合,徐勇哈哈大笑,点头赞叹答应下来。

此时此景,倏然都被坐在不远处,用地火烘烤烧鸡的麻布衣少年看在眼里。

魔无天,坐在那里,叹息一声,轻声道:“哎,烤个烧鸡都遇到见血的,真是打扰了吃鸡的雅兴。”

他的声音不大,但旁边的三个人都是听得一清二楚。

白玉堂,先前就注意到了有人,而待魔无天出声,另外两人才一阵错愕,迅速反应过来。

徐勇两人,面色微变,追寻着声音看过去,待看到不远处,有人正背对着他们坐在地上的时候,两人面面相觑,眼神凝缩。

先前,他们竟然没有注意到树林附近还有人?

在毫无人烟的偌大枫树林里,出现一个刚才没注意到的陌生人,让两人都是下意识的感觉,有古怪?

徐勇皱着眉头,沉声问道:“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徐狂,捏紧手里的弯刀,满脸狰狞狂傲,道:“我们乃是枫叶城徐家的人,想必阁下也听说过徐家的威名,我们听命家族之令擒拿此人,识相的就不要多管闲事,否则白家灭门的事情,说不得又要再发生一次。”

徐勇微微皱眉,感觉徐狂说话太狂了,这么说要是惹恼对方,节外生枝可就添麻烦了。

不过,他们徐家势大,试问又怕过谁?

“哈哈,你们两个人有点意思。”魔无天坐在石块上,一边翻烤手里的烤鸡,一边笑道:“你们两个人挺逗的,既然挺逗的,那么我就饶你们离去吧。”

一位无上存在,被两个凡人挑衅并不会动怒,相反的还会感到好笑不已。

就好似两只虫子挑衅一尊强大的猛兽,猛兽岂会在意两个蝼蚁的存在?

徐家两位八阶武者,皆是面变皱眉。

这人如此说话,简直就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不把徐家放在眼里,简直就是藐视徐家威严。

徐勇和徐狂对视一眼,神情里都是涌出杀意。

“好个,狂傲的小子,我倒要试试你是不是真的有狂傲的分量!”

徐狂面色狰狞,满脸的怒火,手里的半月形弯刀,直接是散发出幽蓝色的光芒,携带着可怕力量,极速旋转着飞射向魔无天。

快到犹如一阵风,途中经过的枫树,每棵树上的枫叶,几乎是同时被落下,被粉碎。

徐狂的半月形弯刀,乃是赫赫有名,以往都是杀人不沾血。

突然,还不待看清楚,那个速度快如风的半月形弯刀,就在空中莫名的停滞,刹那间分解粉碎成铁渣。

徐狂瞪大瞳孔,面色大惊,紧接着他感觉到喉咙一阵疼痛,像是被锋利的铁片扎入了喉咙里,让他疼痛到难以喘息。

当低下头,看到自己脖子上,扎入了一片枯黄的枫叶时,徐狂瞳孔放大,满脸恐惧,从头到脚变得冰冷。

他下意识的去抓,当颤抖的手将那片枫叶抓住拽出来时,顿时鲜血四溅,脸上脖子上,全都是血。

看到徐狂,突然满脸和脖子都是血时,身旁尖嘴猴脸的徐勇,面色大惊,吃惊道:“徐狂,你……你这是怎么了……”

徐狂满眼惊恐,捂着脖子,在死亡的瞬间,像是恍悟了,颤声道:“高……手快…跑……”

话音刚落,整个人身体往后倾斜,倒在地上。

“徐狂,你……可别吓唬我啊!”看到徐狂瞪大眼,死不瞑目,满身是血的倒下,徐勇吓得脸色大变,浑身发抖。

“哎,真是可悲,为什么就不相信我说的话那?”

魔无天坐在那里,背对着人微微摇头叹息,他右手抓着烤烧鸡的树枝,左手把玩着一片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枫叶。

适才,正是魔无天出的手。

那怕是一枚再普通不过的树叶,在他这等无上存在手里,瞬间便可化腐朽为神奇。

只是他的速度太快了,快到瞬间击溃分解弯刀的一刹那,刚才那片枫叶,就进入徐狂的脖子里。快到让后者毫无半点察觉,直到几个呼吸后,才察觉到异样的疼,直到死的那一刻才恍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