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魏檀笛平 连载中

魏檀笛平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兔大王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全娱乐圈都觉得他们不配展开

本书标签: 兔大王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累极了的笛平睡了很长的一觉,要不是前台打来电话问要不要续费,他可能会一直睡下去。笛平匆匆起身,赶在12点前退了房,收拾好东西坐飞机赶往西京的公司。

“平哥!”公司前台小姑娘热情地和他打招呼,他露出笑脸,热情回应。

走廊里,逐浪娱乐的签约演员照片挂了一路,他一一看过去,路过角落里自己的照片前,微微一笑。

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夏利和李嫣然、林森等艺人已经到了,笛平姗姗来迟,坐在会议室门边的位置。

夏利不在乎他迟没迟到,反正手上大部分资源,都和笛平没什么关系。

“林森,你和那个网红的绯闻到底怎么回事,公司已经把新闻压下来了,你虽然立的不是什么纯情人设,也不要搞得那么难看。”夏利首先拿林森开刀,“要知道徐导的电影马上要开机了,你的竞争对手除了电影咖,还有魏檀。”

听到魏檀,笛平竖起耳朵。

“什么?他不是只演电视的吗?”林森暗自咒骂,“拿了视帝就要来抢电影资源了?”

笛平听了摸摸耳朵,心想:魏檀要什么资源人家制片方还不是拱手送上?哪里还需要和林森这样的二线演员抢。

“所以我叫你注意点,那个角色很阳光,积极向上,可不是会和网红搞绯闻的人。”夏利严肃地说。

林森挠挠头,不耐烦地说:“知道了,玩玩而已,我给她点钱断了。”

夏利看着林森吊儿郎当的样子摇摇头,转而看向李嫣然,满意地笑了:“嫣然最近表现不错,昨天的试镜,公司和我说了,有戏。”

李嫣然露出胜利的微笑:“谢谢夏姐。这个片子要是拿下,是不是那个珠宝的代言也有把握?”

夏利很高兴地说:“是啊,毕竟是时尚剧,你拿下了,时尚方面level又上一个台阶。而且以后走红毯的礼服说不定都不用借了。”

李嫣然目前是个二线女演员,几乎演的都是女二的角色,这次试镜的是大制作外戏的女一,如果成功了,事业又上一个新的台阶。

接着夏利又给其他两个新人说了下规划,他们两个是刚毕业的学生,只是暂时在她手下放着而已,等过段时间,公司会另外安排经纪人带他们。

讲完其他人的,夏利把目光投向笛平:“对不起啊,昨天忘了给你派车。”

林森听了,噗嗤笑了出来。

“没事。”笛平忽略林森刺耳的笑声,笑嘻嘻地,“酒店很近,我自己回去了。”

其实夏利也没多少歉意,笛平在公司也算是个很特别的存在,公司是三年前签的他,那时候公司想投资一部喜剧片子,需要一个笛平这样的演员,笛平那时候的身价很低,签进来不亏。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这部片子流产了,但是笛平人已经签进来了,于是就不得不面对这样尴尬的场面。

好在近几年综艺节目层出不穷,笛平走的谐星路线,在综艺上还有发挥的余地,让公司也有盈利。不过毕竟外形有所限制,笛平的职业道路走的很艰难。

开完会,演员们各自还有行程,夏利要陪林森和制片方接触接触,笛平暂时没有行程,可以回家好好睡一觉。

他如今还住在公司的宿舍里,西京房价畸高,就凭笛平的收入,还不足以支撑,前两年,笛平的钱还要拿来负担外婆的医药费和生活费,但是外婆最终还是走了。

笛平看着电视柜上外婆的照片,叹了口气。

睡了一觉过后,笛平叫了外卖,然后边看weibo留言边吃饭。他的weibo如今也有300多万粉丝了,关注他的基本是普通网友,大多是因为他搞笑,逗个乐子。至于像李嫣然、林森那样能为了偶像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铁杆粉丝,基本不存在。

虽然糊,但是还是要营业啊!

笛平边吃外卖边拍了照片,发weibo:“大家吃饭了吗!”

不一会儿,成百上千的消息就涌入了。

网友1:哥哥吃这么少?

网友2:哥哥别减肥,瓶子永相随。

瓶子算是他的粉丝名。

网友3:哥哥真是可可爱爱

网友4:【图片】恍恍惚惚哥是真的搞笑。

网友5:震惊,当红明星的真是饭量竟然是?

不少人在评论里发节目截图或者自制表情包的,笛平挑了几条回复,然后专心吃饭。

过了几天,夏利通知笛平参加一个综艺,是北湖卫视新出的综艺《繁星民宿》,由几个主持人和老演员组成团队,经营一个民宿,每一期邀请几位嘉宾参与,一起吃吃饭聊聊天啥的。节目已经播出了一期,嘉宾是新晋的小花顾衣,她在节目里一改往日柔弱的形象,劈柴挑水,真实不做作,赢得了大家的好评。

笛平收拾妥当,前往平安村参与节目录制。

听说参与的还有其他嘉宾,但是出于节目效果不能透露,到了平安村,导演组取了几个下车的景,然后就直接开始了节目录制。

“有人吗!”他洋溢着笑容,提着行李箱在乡间小路上大喊,鸡鸭鹅闹作一团,还有羊朝他咩咩一叫。听到声音,固定嘉宾团队里的女主持人厉佳穿着套鞋走了出来。

“欢迎欢迎!”厉佳以前在节目里和笛平见过两次,也还算熟悉,看到笛平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来的是谁啊!”厉佳的老公,演员王杰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笛平,欢迎道:“啊呀,平平来了!欢迎欢迎!”

还有一个年轻的歌手牧子溢,看到笛平,有些许失望,但很快打起精神打招呼:“平哥好!”

笛平接梗:“怎么了,看到我怎么还伤心了?”

牧子溢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王杰在一旁笑着解释:“导演组蔫坏,早上说今天来的嘉宾是个皮肤白、爱笑的年轻的女演员,小伙子以为是李嫣然,老激动了,一大早摘了菜,说要给人亲自露一手。”

“哦是吗?”笛平故意揽过牧子溢,“我也可以是年轻女演员,你看过我女装吗?可美了哈哈哈哈哈哈。小伙子你好好表现,我和嫣然是一个公司的,到时候说不定能介绍你们认识哈哈哈哈哈哈!”

牧子溢一听,马上来了精神,招呼笛平放好行李。

安顿好以后,笛平参观了民宿,然后和大家聊天。

“还有一个嘉宾是谁啊?”厉佳坐在门口择菜,小狗在他膝盖边嗷嗷叫。笛平见了,也坐过去帮忙。

牧子溢说:“提示是古装、man、最想嫁的男艺人。这范围也太广了吧!”

厉佳看着笛平说:“你问问平哥要是女孩儿,最想嫁谁!”

笛平嘿嘿一笑,立马报出娱乐圈几个当红男明星的名字说:“我都想嫁啊!”

打太极式的答案,哪怕是搞笑,也不得罪任何人。

众人说着话,就听到围墙外有动静,厉佳放下东西,说:“来人了。”

话音刚落,一个人提着行李走进院子,一身休闲服勾勒出结实的大长腿,嘴角含笑,不是魏檀又是谁。

笛平没想到才过了几天又遇到魏檀了,他起身,和大家一起说欢迎的话。

“魏老师。”他伸出手,礼貌地握了握。

魏檀与众人打招呼,牧子溢已经把他的行李拿进屋子了。

“魏檀!拿了视帝恭喜恭喜啊!”王杰就是三年前和魏檀一起演《汉武帝》的演员,他演汉武帝,魏檀演霍去病。

那部片子当年大火,王杰本就是家喻户晓的明星,魏檀则是靠着这部片子一炮而红,变成了众多影迷心中的新“老公”,之后不仅签约了国内有名的经纪公司圣光,还火速拥有了自己的个人工作室,此后魏檀的资源更是好的不行,一路顺风顺水,拍的剧部部都火,收视率都高。

直到今年,魏檀饰演《上海风云》中的男主角程君汇,靠着精湛的演技,完美诠释了亦正亦邪的上海滩风云人物,拿到了雏鹰奖的视帝,得到了主流奖项的认可。

他更是凭借出色的演技和明朗坚毅的外表,坐拥6000多万Weibo粉丝。

牧子溢在一旁轻轻地笑了:“哈哈,可是平哥刚刚都没说想嫁他。”

似乎无人听到。

凌晨两点,月朗星疏,整个城市已经陷入沉寂,离它新一天的繁华还有四五个小时。

南海电视台,综艺节目《你敢来吗》终于录制完毕,观众们陆续从大门离场,主持人和嘉宾也从后台下场。

笛平边走边抹去头上的奶油,这是刚刚综艺环节任务失败的整蛊,奶油像机关枪一样喷射,毫不留情。整蛊的时候,别的明星带着眼罩,还悄悄用手挡住,导演也暗暗示意道具师奶油不要放的太猛,可是笛平这边不行,他是个谐星,必须加料加量,节目效果才好。

笛平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差别对待,这是他的工作。

当倒计时开始的时候,他拿到节目组故意安排的勾带缠成一团的眼罩,假装害怕地说着:“等下等下!”手却故作笨拙地解着眼罩的绳索,理所当然地,奶油从道具枪里喷射而出,打了他满头满脸。

在奶油一炮打在他脸上的同时,他还要做出不敢置信的夸张的表情,奶油糊了他整个头,只露出两个小眼睛。

全场哄堂大笑,包括嘉宾和主持人。节目效果非常好。

“平哥辛苦了!”

“平哥慢走!”

工作人员收拾着舞台,笛平路过,工作人员看到他不忘打一声招呼,但是没有人给他递一块干净的毛巾。

“嗨,还有多余的毛巾吗?”他叫住一个道具组的员工,满手都是奶油,不好碰到人家。那小姑娘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地说:“啊,毛巾没有了,刚刚慧慧姐拿了不少。”

慧慧姐是齐慧,国内一线女星,今天的节目内容,也是为了配合她新剧上映的宣传。

笛平是附加的笑果。

“哦谢谢。”听完小姑娘的话,笛平满不在乎地应答,往厕所走去。

二月,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笛平打开洗手池的水龙头,瑟缩着伸出手去触碰冰冷的水,然后咬咬牙用水抹掉脸上头上的奶油,奶油滑腻腻的,半天也洗不掉。

“用这个。”有人递给笛平一块帕子,碰到了他的手臂,笛平知道那是块帕子,可眼睛暂时看不见,眯着眼,扬手抓了半天也没有抓到。

那人叹了口气,亲自动手,拉过他,用帕子擦掉了他脸上的污渍。

笛平睁开眼,总算看清楚了来人的相貌。那是新晋的雏鹰奖视帝魏檀,今年才28岁,前途无量。从三年前饰演古装剧《汉武帝》中霍去病一角一炮而红引起关注到现在,只短短三年,就已经红遍大江南北,变成了如今炙手可热的一线巨星。

笛平和他很早之前就认识,之后也打过几次照面,自认为不算熟。但是魏檀嘛,谁不认识。

“魏老师!你也录节目啊?你那边还没好吗?”笛平接过帕子,在水池里搓了两把,然后像洗脸那样擦拭了一番。

魏檀收回手,淡淡地回答:“嗯,录《音海》,刚录完。”

《音海》是一档演员配音重新演绎经典电视剧电影的节目,对演员的台词功底和声音要求很高,能上这个节目,就已经是对演员专业水平的认可了。

笛平夸赞道:“这节目很适合你啊,魏老师你的声音非常好听。”

他用完了帕子,洗干净放在干手器里烘干,可惜帕子是真丝的,干了以后变形得不成样子。

他讪讪地握着帕子,忽想起一些陈年往事,于是不知所措地说道:“又浪费你一块手帕。”

魏檀微微挑眉,似乎在惊讶笛平还记得以前的事。

“没事。”魏檀安慰他,“我还有很多。”

笛平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下次还您一块!时间不早了,魏老师不走吗?”

魏檀说道:“走的,你呢?怎么回去?”

笛平摸摸鼻子,笑着说:“我经纪人说给我安排了车,我等下问问她。”说着他拿出手机,要打电话。

笛平的经纪人不止带他一个艺人,他不过是个三线谐星,笛平的经纪人夏利手下还有好几个二线的明星,有时候就有些顾不上他。

魏檀听了,点点头,却没有离开,在一旁等着。

笛平愣了下,走到一边给经纪人打了电话:“喂,夏姐,我的车车牌号多少啊?在车库哪个位置?”

夏利从床上坐起,心里一惊,她就说睡前感觉自己忘了什么事呢!笛平今天在电视台录节目!她给忘了。

夏利不好意思地说:“哎呀,今天陪李嫣然试镜,我忘了叫车!平平你自己打个车回去吧!酒店也不远!”

笛平心里一沉,嘴上却用毫不在意的轻松语气说道:“哦哦好的,我知道啦。”

挂了电话,他搓搓手对魏檀说:“我酒店就在附近,等下打车回去。”

魏檀已经从电话里听了部分内容,闻言皱起眉头。

“坐我的车。”他不由分说,拉起笛平的手腕,往电梯走去。

笛平连忙收回手道:“不用啦,魏老师,已经很晚了,你也该早点回去休息。”

魏檀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是不容置疑的态度,笛平低下头,傻呵呵地笑,却没有再拒绝。

他心里却很紧张,魏檀的咖位可不是他能比的,怎么好意思让别人送,而且,魏檀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气场,他都没有注意。

根据魏檀的地位,公司给他配备的是一台房车,后排可以躺下休息,还有小冰箱和衣柜。看着豪华的座驾,笛平束手束脚地爬上车,拘谨地坐在座位上。

“魏哥。”魏檀的助理马斌正在睡觉,听到动静一骨碌爬起,揉着眼睛招呼,却见上来的是笛平。

“小马,好久不见。”笛平热情地打招呼。圈子里,工作人员和演员明星,大家都多多少少互相认识。

马斌一愣,转眼见魏檀上了车。

“先送他去酒店。”魏檀说道。

笛平连忙报了酒店的名字,不好意思地说道:“麻烦你们了。”

马斌刚要客气几句,就听魏檀说道:“不麻烦。”

马斌抬抬眉,专心开车。

到了酒店,马斌打开右车门,笛平起身下车,却回头看见座位上粘了一坨奶油,他惊讶地“啊”了一声,连忙用手去擦。

魏檀拉住他的手不让他继续,催促:“快去休息吧。”

“真是不好意思。”笛平红着脸,赶紧下车,路过魏檀的时候,却因为身材肥胖卡了魏檀的膝盖一下。

他更不好意思了,跌跌撞撞地下了车。

“谢谢魏老师,魏老师再见。”笛平舔着嘴唇挥手告别,只觉得窘迫极了。

魏檀和他道别,之后车子扬长而去,消失在夜幕之中。

“笛平?你在电视台遇上的?”马斌想着刚刚的情景,笑着打趣:“真人比电视上还搞笑,长得真喜感,不愧是吃这碗饭的,不过他得有200斤吧?我感觉一般见到的男演员只有他一半那么大。”

魏檀瞥了他一眼,不作声。

马斌见魏檀对笛平不感兴趣,转移话题:“今天怎么录了这么久,我看陈璨老师的车十一点就走了。打你电话又不接,我都睡着了。”

魏檀垂下眼眸,说道:“补了几个镜头。”

马斌又想问什么镜头要补三个小时,但是后视镜里,魏檀已经阖上眼休息了,马斌悄悄看了下,魏檀眼下泛着青色,俨然已经很累,他于是选择闭嘴。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