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鬼人阴阳师 连载中

鬼人阴阳师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你宁缺我毋滥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鬼者,阴也,人者,阳也。鬼人,似鬼,似人,亦阴亦阳,人鬼不可辨之。六道轮回之外,不死不灭,不衰不老。纯净而无浊,淤泥而不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本应该是跟随明珠前往轮回的阿丑,可是却被神秘的力量又拉回了人间,他现在甚至连自由都没有了,鬼魂被锁在自己的尸身上,动弹不得。他奋力挣扎,可是才发现自己的力量如此薄弱,毫无作用。阿丑只感觉对着胸口的后背有一股炙热,竟是涌来一道非常纯净的阳气!要知道阳气对于鬼魂来说,那就是最毒的毒药。

就在阿丑因为自己即将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之际,突然又涌来一股极纯的阴气,迅速滋补和修复着被阳气损伤的魂魄。

原来墓穴选的位置,正好?极阴之地。这所墓穴是老巫师所选,这是部落的习俗,部落下葬之地全部都是部落巫师指定。很明显老巫师可能对与驱鬼有一定的本事,但是对于风水,真是乃一窍不通。任何一个懂风水的,绝对不会把墓穴选这个地方,因为此地阴气极重,特别容易闹尸变。

墓穴不远的湖是死湖,湖中之水并非溪流汇集,乃是雨水在大片低凹地形所累积,阴之水,墓穴在高山之谷,位于阳光照射不到的背阳边,常年都是阴影,墓穴的树林,只有五种树,分别是桑、柳、杜、梨、槐。人有心肝脾肺肾,天地也有金木水火土,而大自然中更是有阴阳,就好像男人和女人,男人为阳,女为阴,而树木也是一样,分为阴阳。不巧的是,森林这五种树全是极阴之树,五类阴树交融,外加阴水阴地,更是阴上加阴。鬼斧神工的是,几类阴物,又阴差阳错之下再挖上一个墓穴,躺上一男女两尸,正好就汇成一个自然的聚阴大阵,而这阵的阵眼便是墓穴!

不是所有的魂魄想留念人间就能留念人间的,否则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鬼魂。只有死时怨气太重、无法转生,才会化做历鬼。明珠死的时候丝毫没有怨气,最后却化为厉鬼,正是因为聚阴大阵的原因,安道理阿丑也应当变成厉鬼,只是不知为何,墓穴之中尸身之下有某件极阳之物,而且这件阳物绝非凡物,居然生生抵御了聚阴大阵!

为明珠超度的咒语已经震散了阿丑的一魂一魄,本来就已经魂魄不全,十分不稳,那脆弱的魂魄仿如缥缈的青烟时隐时现,随时都有可能湮灭。此时阳气和阴气相开始在他的鬼体之内力互撕扯,互挣不让,这让阿丑的鬼体阴气一下被冲散一下被补充,一时之间他的二魂六魄居然停止了消亡的形势。?但是这样的争斗让他苦不堪言,这种痛苦,仿佛身同处与烈火和寒冰,还不如直接魂飞魄散来的痛快。

阴阳相争,不管是阴强还是阳强,对阿丑都没好处,如果阴气压制阳气,阿丑将会化为邪恶污秽的厉鬼,如果是阳气压制阴气,那么阳气将会直接让阿丑灰飞烟灭。

寒风凛冽,小草枯萎,树叶凋零,曼舞的蝴蝶,几天之后,天空落下第一片雪花,寒冬至。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又是一年芳草绿,生机勃勃。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原本阿丑还能数清墓穴外的树落了几次叶子,又绿了几次叶子,可是时间太久了,也就不记得了。

原本以为封住自己魂魄的是肉身,如今肉身早已腐烂成泥,只余一副白森森的骨架,可是阿丑依然在墓穴之中动弹不得,并且每一日都在不停息的承受阳气与阴气冲撞的痛苦,看来这一切都是那极阳之物在作祟。

幸运的是,阿丑的三魂七魄丢的是胎光和非毒。

人之三魂:胎光、爽灵、幽精。胎光若有毛病,人就会痴呆。爽灵若有毛病,人就会发疯,神经就会散乱,不知道羞耻,容易有**之行。幽精若有毛病,人就容易生病。

人之七魄: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这七魂相对应便是喜、怒、哀、惧、爱、恶、欲。

阿丑失去胎光,所以变得痴呆,神智不清不楚,失了非毒,所以失去了“爱”,变得冷漠无情,麻木不仁。

就算是强大的鬼魂,这么折磨个十年百年,再怎么也得给逼疯了,而阿丑因为变成冷漠的呆滞白痴,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居然熬了过来。

阿丑的尸身腐烂,那个封住他魂魄的至阳事物也就露了出来,原来阿丑的尸身之下有一个黑色拳头大小的金属圆环,阿丑的尸体不偏不正,正好压在金属圆环之下。

阿丑身处石器时代,他们连什么是金属都不知道,金属环自然不会是这个年代的产物。到底金属环是何而来的呢?

时间倒流至一万年前……

宇宙,一片寂静的空籁,星火般的亮光不停的旋转。一颗小型彗星拖着它长长的光尾,飞驰而来,它的轨迹原本是和太阳系擦肩而过,却被太阳引力所捕获,彗星绕着太阳公转了一圈,在自身速度的作用下,脱离了太阳的引力,划过一个弧线,撞向了地球。彗星在大气层的摩擦之下,燃烧殆尽,只余一片环状金属落在某处山脚。

阿丑身下的金属环正是当年那颗彗星带来的,它曾经围绕太阳转了一圈,其阳气之重可想而知。在太阳的烧烤之下,金属环内部形成了一个小聚阳阵,因此一万年过去,金属环内的阳气依然没有衰弱。

外头的聚阴阵乃天然形成,但是自然环境不会一成不变。数百年后?湖水开始干枯,一场突如其来的山火烧光了树林里所有的植物,聚阴之阵被破坏了,聚集而至的阴气开始消散。阿丑体内相争的阴阳?两气平衡终于被打破。

就在阿丑的魂魄即将被阳气所灭之时,墓穴的角落突然亮起一道蓝光,一颗白色的珠子飞了过来,立刻为阿丑补充了阴气。

这珠子是明珠所戴的那?枚珍珠,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物。明珠之所以叫明珠,因为她喜欢珍珠,万千珍珠,独爱一枚,所爱珍珠便是这颗。这是她啊爹送给她的,所以从小到大一直佩戴在身上,从未离身。明珠死后,珍珠也成为陪葬之物,在明珠最后魂魄轮回之际,因为对阿丑的深深的执念,一缕残魂吸附在了珍珠之上,因此平凡的珍珠便不再平凡。再经过聚阴大阵数百年的炼粹,因此珍珠本身也形成了一个小型聚阴阵,就这么仿佛鬼使神差般,将一枚普普通通的珍珠炼成了阴性法宝。

在珍珠法宝的帮助之下,阿丑的魂魄阴阳再一次得到了平衡!

金属环本身储存的阳气就比珍珠法宝的浓厚,但是珍珠法宝却非常有灵性,在自身阴气即将枯竭之际,就会飞出墓穴,当它再次飞回来时,?又会充满阴气,也不知道这些阴气是从哪收集而来。

就这样,阴阳两气交锋了几千年?之久,直到后来发生了异变。也许是因为阴气阳气相互对抗了几千年,也厌烦了,阴阳两气竟开始融合,于是乎阿丑的魂魄竟然开始长起了肉骨。阴气慢慢化为了骨,极阴之骨,坚不可摧。阳气慢慢化为了肉,极阳之躯,百毒不侵。最后珍珠法宝和金属环化成一黑一白两道光芒,融入阿丑的魂魄,珍珠法宝震住了魂魄的非毒之位,金属环震住了魂魄的胎光之位,三魂七魄就此补全。

时间如车轮滚滚向前,化为历史,数千年的光阴华夏九州千变万化。

战争四起,朝代更换,由夏朝到商朝,由商朝又到了春秋战国,最后到了东汉末年……

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暴雨引发了山体滑坡,夹杂雨水的滚滚的黄泥如奔腾野马滚落山间。

待一切都安静下来,突然,一只手从黄泥之中探了出来。淤泥之中,艰难的爬出了一个男人。

风在呼呼的吹,耳边的雷声不断,好似是雄狮怒吼,滂沱大雨很快便冲洗了男人浑身的淤泥,那是一个极美的男人,他五官清秀,长眉若柳,身如玉树,皮肤如新生儿一般的白皙,只是男人头顶一光秃,浑身**。

男人目光呆滞,?捂着脑袋,努力回想着什么,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他拖着虚弱的身体,艰难的行走在黄泥之中。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他只是朝着一个方向本能的走着,仿佛那里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吸引着他前去的什么事物,或者是什么人。

突然,男人顿住了,转缓缓过头去。大雨之中,一块岩石之上,立着一个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人。他身披袈裟,一手托钵,一手合指,对着男人行了一礼。

“阿弥陀佛,施主请留步……。”

鬼者,阴也,人者,阳也。鬼人,似鬼,似人,亦阴亦阳,人鬼不可辨之。六道轮回之外,不死不灭,不衰不老。纯净而无浊,淤泥而不染。

那是很久很久的事情了,隐约记得应该是石器时代,?因为当时人类都拿着石头做的武器,狩猎和打仗。世界很荒凉,人们也很野蛮,吃生肉,饮兽血,穿皮革。如果遇到闹饥荒,部落的男人会挑几个女人出来宰了吃,充充饥。他们也会拿着那些石头武器,去抢其他部落的食物,抓他们的女人。人们不懂耕种,所以经常闹饥荒,部落间也就经常打战,互相抢夺。

众多部落,也出现了几个相对文明的部落,他们不吃女人,也不抢夺。他们很聪明,入山避敌,制作耒耜,以利耕耘;织麻为布,以御民寒;剡木为矢,以安民居。

阿丑生活的部落就是其中少数文明部落的一个。

阿丑为什么叫阿丑?因为他很丑。面目狰狞,?粗眉大脸,牛鼻斜眼,两个耳朵也是形状?诡异,大小不一。村民们都不愿意接近他,因为他长的像怪物。

阿丑是酋长在部落附近的山沟里捡到的,当时他还是婴儿,也有人怀疑阿丑说不准就是怪物生的,不然为什么长的像怪物?

嫌弃归嫌弃,但是也没人想把啊丑赶出去,毕竟是同一村子里的,还因为阿丑人虽丑可劲儿却非常大,两三个人奋力抬的岩石他一个人就能轻松的抬起,因此为部落里的村民们帮忙做了不少事情。

需要阿丑帮忙的时候村民们会叫阿丑帮忙,不需要帮忙的时候,阿丑就被人晾在一边,没事大家也不会接近阿丑,或者说话,他实在太丑了,面对那张脸,都会让人做噩梦。

只有一个人除外,那个美丽善良的姑娘喜欢着阿丑,愿意和他亲近说话,她叫明珠。

部落最美丽的姑娘,是酋长的女儿,她为什么叫明珠?因为她喜欢珍珠。

明珠刚出生那会儿,一直哭闹,酋长怎么哄都不管用,直到有一天,酋长将一枚从湖里捞起的珍珠贝里的珍珠塞到她小手里,她就不哭不闹了,于是酋长就干脆给她取名明珠。那颗珍珠被绳子串起来,一直挂在她的脖子上。

明珠?认为阿丑虽然人丑,可是心灵美,他为人善良,吃苦耐劳,为部落做了许多事情,从不张扬,作风低调,是个好男人,她说要找丈夫就应该找像阿丑这样的。

尽管全落人的都持反对态度,美丽的姑娘总是最受人欢迎的,部落的许多未婚男人都想要和明珠结合。众多追求者,不缺俊男,明珠依然选择要和啊丑结为夫妻。

明珠身为酋长的女儿,身份地位不同与普通的女人,普通女人哪里能够自己挑选伴侣?而酋长向来疼爱明珠,这是明珠自己的选择,虽然心里不情愿,可是最后还是很勉强的点头了。

婚礼,在那时候叫“昏礼”,人们认为黄昏是吉时,所以会在黄昏行娶妻之礼,故而得名。过了今日黄昏,明珠便成为啊丑的妻子了。虽然没人祝福,可是明珠并不在乎,和啊丑两个人满脸笑容忙忙碌碌的装备着夜里的婚礼宴。

早上的时候?瓦蓝色的天空还一碧如洗,半片云朵都不曾见到,午后天气闷热的让人无法呼吸。不知怎的晴朗的天气经刮起了大风,狂风席卷着乌云扑来,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云后的太阳,成为了红色的影子,像血。

部落的老巫师支着羊头骨拐杖,蹒跚的走出屋子,望着天际,一脸皱纹揪在一起。

凶兆!

夕阳,一点一点下坠,宁静深沉,最后化为淡然。

阿丑和明珠的婚礼正在举行着,冲着酋长的面子村民们也都参加了。然而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平静。两个野蛮的部落已经联合在一起,借着夜幕的掩护,悄然无息的摸了上来。

深山避世的部落被人发现了,它的余裕吸引着无尽的贪婪。

攻击的命令一下,野蛮部落的勇士们冲出了蛰伏的密林。婚礼变成了屠杀,女人在尖叫,男人在流血。

新婚的夫妇被混乱冲散了,阿丑惶恐着,呼喊明珠的名字,寻找着她。等到啊丑找到明珠的时候,她已经倒在血泊之中。

石制的武器又重又钝,所以伤人基本上是靠砸的,明珠的胸口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凹进了一片,也不知道断了几根肋骨,可想而知受了多大的痛苦。可是明珠却还没有死透,她一直憋着一口气,她知道这口气松了,她就死了。她还不想死,她要等他来,现在他来了。

“明珠!”

阿丑跪在明珠身旁,紧抓着她的手,他张嘴,却发现悲痛的快发不出声音,沙哑的非常难听。

肺里的血液流到食道气管,很呛。明珠轻咳,咳出的全是血。

“对……不起……还没给你……生个……孩子……”

明珠连说话都非常的痛苦,一边说一边咳血。

“明珠,不要再说了。”

啊丑泣不成声,抓着的手更紧了,好像抓不紧的话一不小心她就会离去。

“啊丑……我冷……”

阿丑紧紧的把明珠捂在怀里。

明珠嘴角咧了咧,幸福的笑了。啊丑的怀抱永远都是这么的暖和。

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阿丑的呢?是小时候那次上山采蘑菇,遭遇野狼,被阿丑冒死救出?还是在大一点那会儿掉水里差点淹死,被阿丑拖上了岸?

她已经记不清楚了,阿丑救自己太多次了……每次遇上伤心事总喜欢躲在阿丑的怀里哭,阿丑的怀抱最暖和了……也许那是时候早就已经爱上了……

明珠笑着……笑着……断气了……

明珠死了,阿丑疯了,他长的像怪物,今天,他变成了真正的怪物!他把明珠的尸体背在背上,用藤绳捆着,他不想和明珠分开,哪怕她已经死了。他随手抄起了一把石斧,见到敌人就砸,一斧头一个,大杀四方!

部落的战争,双方两百来人这样的规模已经算很大的了,今天来袭的两个野蛮部落勇士总数都有四百多人,四百多人里,今天夜里战死了两五十多人,其中一百多人近一半的人数都是被阿丑用石斧头砍死的!

恐怖的阿丑!怪物一般的啊丑!他砍碎了石斧就再换一个,身上的伤口已经多的数不清了,挥砍的动作一遍又一遍,仿佛永远不会累,永远不会倒下。

野蛮部落的勇士畏惧了,颤抖着,他们丢下一地的同伴尸体,仓皇逃了。

一切归于平静,幸存的村民们,一个个从藏身的地方探出脑袋,张望着。战斗中活下来的部落勇士喘着粗气,打扫战场。

阿丑两手各抓着一只破损的石斧头,立在尸体堆中,他的身上的肉都没有完整的,全部都是血,不知道这些血那些是他的,哪些是敌人的,哪些是明珠的。

阿丑就这么站着,一动不动,被人喊话也没回应,像个**的石像。

良久,幸存的部落村民前去查看,原来阿丑……已经死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