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连载中

首席追缉令:陆少,请克制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金陵小笼包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亲爱的读者朋友,请静心阅读我的小说,用鲜花和收藏支持我吧。展开

本书标签: 金陵小笼包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我想知道这照片是谁照的。”

苏亦茗立刻僵住。

看见苏亦茗犹如冰冻的表情,陆厉寒印证了自己的想法,嘴角的弧度更加的戏谑。

“苏亦茗,你的诡计很多,可你的智商实在是不善于把那些想法落实。”

要不是陆厉寒太过了解苏亦茗的行动力,恐怕这时,早就把苏亦茗掐死埋尸了。

该死!

懊恼得咬紧牙关,苏亦茗从未想过这个致命的问题。

她后悔的蹙紧眉头,真是可恶!

明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可偏偏致命伤却是出在智商上!

瞅着苏亦茗气恼的表情,陆厉寒冷哼一声,把照片一一删除。

看着男人轻巧的动作,苏亦茗的心宛如滴血。

“这件事情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从今天起,倘若你要是再敢整这些幺蛾子,我不确定自己会用什么手段来折腾你。”

轻蔑地把相机丢在床上,陆厉寒站起身,宽阔紧窄的身材逆着光,冷淡的扭头晲着绑在床上的苏亦茗。

“苏亦茗,别背着陆夫人的头衔,搞任何小动作。”

丢下这句话,陆厉寒不再多看苏亦茗,欲要出门。

“陆厉寒,你究竟为什么这么对我!”终究是没能忍住,苏亦茗痛恨的吼道,“我跟陆擎之已经没有任何可能,我想要的只有自由而已!”

“你明明可以拥有家世容貌都比我好无数倍的千金,为什么偏偏跟我过不去?!”

她情绪激动地想要挣脱男人的手,难不成,就因为她从小跟他们兄弟俩长大吗?

倘若是这样,那苏亦茗宁愿当时饿死,也不愿意爷爷把她捡回陆家养!

陆厉寒的指尖搭在门把手上,闻言,微微垂下凤眸。

“原因,我在那一晚的时候,就跟你说过。”

“真的是因为爱吗?”

苏亦茗觉得可笑,可她却根本笑不出来,“陆厉寒你告诉我,难道你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因为你爱我吗?”

苏亦茗总是能这样,熟知陆厉寒的软肋,再狠狠补一刀。

滚烫的血液似乎被兜头浇上盆冷水,陆厉寒沉默的抿起唇。

他曾经问自己,自己一定非要苏亦茗不可吗?

可幼年母亲血肉横飞的惨状在面前挥之不去,陆厉寒黑眸被血染红,惊蛰得阖上眼。

当对“爱”这个字从小的认知扭曲,可长大后却又不得不陷进牢笼,陆厉寒便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再开口对着苏亦茗提爱。

这个字对他这种人来说,太过奢侈,也太过多余。

他没有回答,说出的话却让苏亦茗震惊不已。

“差点忘了告诉你,爷爷跟大哥再过一个星期就要回国了。”

即便是背对着苏亦茗,陆厉寒也可以想到她是怎样诧异的眼神,“什么时候他们回来,你再离开。”

陆擎之...竟然要回国了?!

这个消息简直就是当头一棒,让苏亦茗彻彻底底被打击到。

“苏亦茗,我真是没有想到,原来你是这么放荡的女人。”

“从今天开始,我们结束了。”

几年前男人登机时冷酷的话和苍凉的背影变成无数根针,深深地刺进苏亦茗的脑中。

她不敢置信的呆在原地,就连陆厉寒离开都没有发现。

陆擎之要回来了,她的大脑完全混乱起来,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他?

当年陆擎之的话让苏亦茗觉得很难堪,这么多年,曾经多么浓烈的不甘心还有思念,都已经被平淡打败。

自己跟陆擎之,再无可能,苏亦茗是知道的。

她情绪紊乱的原因,只是因为陆擎之回来,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他。

而这次,又会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行为真的伤到陆厉寒的心,他竟然连续三天没有回家。

早就受不了陆厉寒平常的蹂躏,这三天里苏亦茗乐得清静。

可平静的心湖,的确因为陆擎之回来的消息,被搅动的横七竖八。

“秦卿卿,你这是什么意思——”

喧闹热浪的酒吧角落里,苏亦茗拽着秦卿卿的手腕,怒的秀眉倒竖。

刚才秦卿卿打电话说自己家里有十万火急的事情需要人帮忙,苏亦茗生怕秦卿卿出什么事,着急的赶来。

可没想到...

忍耐不住火气,苏亦茗瞥了眼不远处端坐在吧台上西装革履的眼镜男,“你居然骗我来代替你相亲!”

秦卿卿自知理亏,却还是嘴硬,“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特殊情况,再说了,这么一个小忙你都不肯帮我?”

上次她帮着苏亦茗出轨,后来被陆少找上门,家都快拆了!

苏亦茗知道秦卿卿不敢告诉母亲自己谈了个大自己十多岁的男朋友,这次被相亲,也是逼来的。

她最听不得哀求,咬了咬牙,只能硬着头皮上。

不管了,反正就只是找个理由推辞而已。

反正最近陆厉寒也不回家,大不了弄完后赶紧回家就算了!

苏亦茗不断地给自己宽心,红唇缓缓地舒气,微笑着端了杯酒走过去。

她窈窕纤细的身影从包厢一闪而过,瞬间像是钻进圈套的猎物,被里面的猎手捕捉到。

“最近这地儿桃花旺啊,连客人都一等一的辣!”

白泽意味深长的砸吧嘴,瞅着坐在沙发主位上的男人俊容阴郁,转动着眼珠,凑过去给他点烟。

“我说陆少,不至于吧?”

把冰冷的酒杯递给男人身边的性感女郎,白泽调侃道:“自家的老婆还不好收拾?”

陆厉寒不语,半闭着狭眸,眼圈从唇中源源不断的吐出来。

陆家少爷的容貌可是一等一的惊为天人,这幅成熟性感的景象,立刻让女郎浑身燥热起来。

她舔舔嘴唇,媚笑着把酒递过去。

“就是啊陆少,您都到这儿来了,难不成...还怕少奶奶知道?”

有意的要撩拨,女郎拨弄着蓬松卷发,一双电眼极尽魅惑。

“别提她。”响起苏亦茗的张牙舞爪,陆厉寒便心生烦躁。

他冷下面容,长指穿过碎发,渴望把充斥在自己满脑子里苏亦茗的喜怒哀乐都梳理掉。

对于苏亦茗的复杂情感,就算陆厉寒平常看起来再怎么刀枪不入,却也没有办法。

“不要,求求你放开我——”

铺满着玫瑰花瓣的大床上,苏亦茗像个破布娃娃似的被甩上去。

花瓣荡漾着散落,苏亦茗惊恐的遮掩着自己身上单薄的睡裙,可男人却像是红着眼睛的野兽,早就失去了理智。

陆厉寒深邃的眼睛被晴欲占有,喉头一滚,扑了过去。

“陆厉寒你放开我!我是苏亦茗,我是你大哥的人啊!”

脖颈被他滚烫的吻给占有,苏亦茗吓得眼泪簌簌的掉,“你放开我!”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手腕被陆厉寒动作粗暴的交叠固定,苏亦茗感觉到衣衫被撕裂,他充斥着酒气的唇压住自己,让她痛苦的挣扎。

明明今晚,自己应该跟陆擎之在一起的!

她刚刚要庆祝明天即将领证,还特意准备了红酒,香薰的浪漫。

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等来自己温柔的意中人。

反而是喝的烂醉的陆厉寒,像野兽一样窜进了屋子!

“唔唔...”

有无数的抗拒和嫌恶在心头缭绕,可唇舌被不断地侵略,苏亦茗一句话都说不出。

身上像是压了千斤重的大山,不断喷薄着危险。

感觉到陆厉寒修长的手指挑开自己的最后一层屏障,苏亦茗急了。

她狠下心,咬破陆厉寒的舌头,趁着男人吃痛而放手,立刻推开他。

“啪”地一巴掌,扇在陆厉寒的俊脸上。

脸颊传来热烫的痛,陆厉寒阴沉的摸了摸,劈头迎来怒骂。

“陆厉寒,我是你未来的大嫂,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以为他清醒了,苏亦茗捂着匈口怒斥,“你现在给我滚,立刻离开我的房间!”

“滚?”

似乎在嗤笑苏亦茗的天真,陆厉寒健硕的上半身忽然倾下去,邪恶的眸光,侵略着苏亦茗露出的莹润肌肤。

“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是把你当成了其他陌生人吧?”

真是傻。

假装没有看见苏亦茗惊恐的眼神,陆厉寒恍若未闻的挑起她的秀发,凑在鼻尖轻嗅。

她以为,今晚只是个意外。

却不想,自从当年那个小小的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刹那,这个画面,就被他肖想多时了!

看着陆厉寒嘴角的邪笑,苏亦茗忽然觉得惶恐。

她疯了般的推开男人,连衣服都顾不得穿,就跌跌撞撞的跑下床。

“救我,救救我!”苏亦茗没命的拽着门把手,却怎么也打不开。

陆厉寒慢条斯理的追上来,趁着苏亦茗要跑,拽住她的长发,把她禁锢在怀里。

“想跑?苏亦茗,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有多久?”

他像是失控的野兽,没命的锁取她的美好,“你知不知道,听说明天你就要跟哥订婚,我心里是什么滋味?”

苏亦茗的额头被摁在门板上,只能流着泪抗拒。

“疯子,你这个疯子...”

“是,我是个疯子!”嗓音里面带着孤注一掷,“苏亦茗,明明是我先喜欢你,明明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可你为什么要爱上哥?!”

那年他在樱花树下准备了告白信给苏亦茗。

可是左等右等苏亦茗没有来,就把信放在长椅上,可谁知这个蠢女人,竟然以为是大哥送的!

还有她着凉感冒时亲自熬粥,最后,却也阴差阳错,成了大哥的功劳!

想到自己的心上人就这样与自己渐行渐远,陆厉寒无法忍耐。

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苏亦茗成为大哥的妻子!

“哪怕是恨也好。”陆厉寒缓缓的抬高她的长腿,“今晚,我就要了你!”

让人窒息的刺痛,还有那一整晚的颠鸾倒凤。

具体的情节苏亦茗已经记不起来了。

可是深刻在脑海里的,就是陆厉寒潋滟餍足的神情,颇有着倾城之色。

还有明明即将跟心爱人圆满,却被陆厉寒强取豪夺的剜心。

那种心痛远比身体凌虐的感觉,成为婚后很长一段时间,苏亦茗的噩梦。

夜凉如水,苏亦茗嘤咛着皱起眉头,挥之不去那段梦靥。

后面的事情,几乎让她欲要崩溃。

被捉奸在床,爷爷震惊的脸,还有陆擎之宛如冰冻的神情。

后来,陆擎之愤怒的痛斥自己不要脸,然后推开自己,转身踏上前往异国的飞机。

再然后的然后,盛世婚礼,漫天的白玫瑰花瓣,还有众人的祝福声...

“啊!”

婚礼上众人羡慕和巴结的表情跟当年陆擎之痛恨的眼神纠结在一起,苏亦茗尖叫着从床上坐起。

“怎么,又做噩梦?”

陆厉寒立刻跟着起身,蹙着眉探过手,却被苏亦茗打掉。

“不要碰我!”苏亦茗汗湿得像是掉进水里的猫,急促的喘系,看着他的眼神厌恶。

立刻明白了什么,陆厉寒沉下脸。

“苏亦茗,你还是念念不忘大哥,怨恨我强娶你,是吗?”

伤疤被揭开,苏亦茗沉默着咬紧牙齿,抬手就是一巴掌。

手臂忽然被紧攥,痛楚伴随着陆厉寒的怒吼响起。

“苏亦茗,你闹够了没有!”他低吼,“结婚后,我对你的好,你都眼睛瞎掉,看不到了是吗?”

她究竟想要怎么样?!

自己的所有温柔和深情,全部都无下限的反馈给苏亦茗

可她还不满足,依旧每天折腾,心心念念的想要离婚!

陆厉寒当真是受够了,冷眼甩开她的手,拿起枕头去客房睡。

“别再想着离婚。”

临走时,他停下脚步,像是冷酷无情的帝王,“我的爱人,就算不爱我,也不准爱别的男人!”

砰的巨响,偌大的卧室,立刻隔绝他的强势气息。

苏亦茗气得骂了几句,霸道,专横,这就是陆厉寒这个混蛋!

还说永远也不离婚?

她冷笑,她倒是要看看,陆厉寒究竟有多少耐心,能够任凭自己胡闹!

虽然现在还是凌晨,可苏亦茗已经没有耐心再等待。

她轻车熟路的拨通电话,刚刚接通,便焦急的喊出声。

“卿卿,我让你给我找的男人你找好了没有!”

半夜被电话扰醒,对面很是生气,“你是有多机渴,几个小时都等不到,现在就给我打电话?”

“我问你,到底找好了没有!”

“找好了!”

秦倾倾打个哈欠,“世界上坐拥着陆少还想着出鬼离婚的女人,也就只有你苏亦茗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