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风如雪容华 连载中

风如雪容华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萌死哀家了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帝都丑女凤如雪,谁人不知!无能草包,貌若无盐,却偏偏养了一屋子的面首,最后还被面首击杀在床上。再次睁眼,没人知道凤家大小姐已经换了内芯……展开

本书标签: 萌死哀家了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有一种人,只是威胁他也许不会有什么效果,但若是拿他在乎的人威胁,就会令他乖乖地俯首帖耳,为你卖命。而季颜和温融恰好就是这样的人。

温融心里本就忐忑不安,下一刻却感觉到自己的下巴被一双细腻而柔软的手指轻轻地捏住,迫使自己不得不与风如雪对视。

心在瞬间就漏掉了一拍,就像是心脏在瞬间停止了跳动了一样,他的呼吸也停止了。

明明是同样一张丑陋的脸,以前看人的眼神多半是愤怒和仇视的,如今却多了那惊人的锐利和杀气,令他的心底无端生出一股寒意,仿佛只要他不听话,马上就会被切碎。

“主……”温融脸色微白,神情变得慌张起来,想要低下头掩饰自己的恐惧,无奈却被风如雪捏住了下巴,只能呆呆地以这种尴尬而暧昧的姿势僵持着!

风如雪在心中冷笑了一声,看到温融的表情,她就知道温融更加敬畏她了,至少短时间内不会轻举妄动伤害自己。

风如雪缓缓地放开了温融,漫不经心的眼神投射到了另外一边季颜的身上,这个少年似乎对自己很排斥,没有像温融这样卑躬屈膝得如此之快,而且也没有主动说话,只是惊恐地沉默。

“你,过来!”风如雪缓缓地转过脸,用食指朝着季颜的方向勾了勾。

季颜闻声,顿时浑身一颤,就连脸上的肌肉也变得有些僵硬。无论以前有多么厌恶这个丑女人,但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命就掌握在她的手中,除非他真的想死,所以无论要遭受什么,他都必须忍下去才是!

季颜缓缓地仰起头,眼神中掠过一丝不安的情绪,随即缓慢地站起身来,朝风如雪的方向一步一步走去。

虽然以前的风如雪虐待男宠用尽花招,但是真真切切,而现在,风如雪表现出来的善良笑容,却透露着缥缈又无所不在的恐怖,更令他觉得心惊。真正可怕的人大概就是这样,像一个看不穿摸不着的深渊。

季颜觉得此刻的脚步十分沉重,重得他觉得自己都无法迈出下一步了,然而只能硬着头皮去应对风如雪眼神中那万钧的压迫。

“真正用那把匕首刺伤我的……是你吧?”风如雪半眯着双眼,语气平静地说道。

季颜和温融两人被前身风如雪逼到忍无可忍的地步,这才临时起意合谋将风如雪刺死,而当晚的事情风如雪已经记起来了,所以她知道真正用匕首刺进自己胸口的人是季颜,而不是温融。

季颜闻言,顿时脸色一白,甚至不由自主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连忙跪伏在地上:“主人饶命!”

“放心,我现在不会杀了你的。”风如雪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漫不经心,带着异样的光芒,高深莫测地盯着跪在地上的季颜。

季颜感受到风如雪的目光,全身瞬间就进入了戒备状态,整个身体仿佛僵硬了一般,心中的恐惧比之前面对死亡还要严重,如果说以前的风如雪对他来说只有厌恶和仇恨,那么现在就多了一份莫名的畏惧。

“谢主人饶命!”

季颜心有余悸地咽了一口口水,甚至都不敢抬头去睁眼看风如雪,他怕此时他的表情泄露了内心的恐惧和不安。

风如雪对于温融和季颜两人的表现还是十分满意的,至少他们不是没脑子的人,也懂得审时度势和忍辱负重。

“去把药箱拿过来,给我处理伤口。”胸口上的伤紧急处理止血了,不过还是需要消毒防止感染的。风如雪侧过头,淡淡地对温融说道。

“温融明白。”温融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站起身来,朝屏风后走去,药箱一直都放在屏风后的柜子旁边。

风如雪慵懒而惬意地靠着身后的床帏,闭上眼睛接受眼前的一切,在脑子里同样也分析了当前的形势。

这具身体的记忆已经渗透了她的脑海,这是一个架空的朝代,中华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不过这里的味道却是和魏晋南北朝时期十分类似,尤其是这两个男子的着装,奢侈又靡丽,妩媚而妖娆。

这里是晋天王朝,建国不过百年,当朝皇帝的祖父灭掉魏圣王朝建立的,定都晋城,统一天下,不过这只是中原地区而已,之外还有很多外族,比如西域、楼兰、鲜卑。

这里便是晋天王朝的帝都晋城,而这具身体唯一和风如雪契合的地方就是名字了,她的名字叫做风如雪,而这个身体的姓名也是风如雪,也许这就是风如雪能够重生在这个女人身上的原因。

不过当风如雪逐渐了解这个身体的情况后,就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不得不说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作风令她自己都不敢恭维,如今的情况也更加糟糕。

晋天王朝帝都,大司空府。

“她死了吗?”

房间里,少年眼中带着一抹恨意,半眯着双眼,注视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丑陋女子。

这名少年叫季颜,看上去也就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如墨一般的长发散乱地披在肩膀上,身上的衣衫也是凌乱不堪,如玉的肌肤却又将他整个人衬托出一种妖娆。

他对面的紫檀椅上坐着另一个少年,名叫温融,同样衣衫不整,秀美的容貌带着一股魅惑的气息。这样的场景,很难不令人浮想联翩。

温融站起身,走到床上丑陋女子的面前,修长而又洁白的手指,轻轻地放在了她的鼻前,感觉不到任何气息。便缓缓地松了一口气,转过头,深邃的眼眸看向对面的少年,沉声说道:“季颜,她已经死了。”

此时,那个被叫做季颜的少年,狂热的眼神缓缓地从床上女子的脸上转移到她的胸口,那里渗出了一片红色血迹。

二人相互对视一眼,同时也沉默了下来。他们也都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又生了一副漂亮皮囊,本是天赐的好命,无奈却被比他们家世更显赫的丑女人看中了。为了不让家族遭殃,他们只好忍辱负重,屈尊成为她的男宠。

这丑女人,就是晋天王朝大司空府嫡女风如雪。也就是躺在床上的,这个已死掉的可怜虫。因为容貌丑陋,她平时足不出户,府中的姐妹甚至父母都不怎么待见她,当然,也不会有什么男人真的看上她。这样的大龄剩女,在惹人同情、遭人鄙视的同时,自己的内心里也难免有些变态。

尤其是在向大司徒之子荀寿提亲被拒,同时又被圣上赐给呆傻太子做妃之后,心底那扭曲的火焰顿时喷发,再也不加掩饰,居然暗中勾搭相貌俊美的侍卫家丁,明目张胆地强抢美少年当男宠!

瞬间就臭名昭著了……

风如雪抢男宠回来,也并不是为了欢好,她只不过是变相地囚禁他们,将怒气全部发泄在他们的身上罢了。

温融和季颜,本想要忍下去,想着风如雪玩足玩够了,或许就会放过他们,然而昨晚风如雪却突然要强逼他们做那断袖之事,实在是无法忍受了,两人便联手杀掉了这丑女人。

用藏好的匕首,狠狠刺入这变态丑八怪的胸口,让每根手指都感觉到利刃戳入皮肉的快感。

“现在我们要怎么处理她的尸体?”

季颜微微地皱起眉头,看着一动不动的风如雪,随即转移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温融。

温融不声不响地开始整理自己的着装,修长的手臂轻轻地将屏风上的衣服拿下来,那宽大的衣袍就像是蝴蝶的翅膀一样,转眼间便盖在了他的身上,遮盖住了他泄露的春光。

季颜见此,低下头缓缓地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绢布,他忘了穿衣服,只是简单地用绢布裹着自己的身体罢了。他嘴角轻微地抽搐了一下,径直走到了屏风的面前,拿起衣服穿上,优雅的动作中,透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慌乱。

“无论如何,她都是大司空大人的嫡女,是当朝太子的妃子,她死了,我们也逃不了一死。”狂喜后的温融语调冷静而绝望,脸色已经泛白。

“难道我们真的要为这个贱人陪葬?”

季颜闻言,瞬间就转过身,不可置信地盯着对面的温融,虽然现在的他已经差不多被毁掉一半的人生了,但他不甘心,他还想要出去大展宏图,他的人生不能因为这个恶毒丑陋的女人而毁了。

温融沉默不语,目光无惧地迎上季颜的眼神。

季颜愤怒地转过身,恶狠狠地怒视着已经死透了的风如雪,一手指着她的方向,一边说道,“无论如何……我都要逃出去!”

话音落下,季颜就急匆匆地向门口冲去,现在天才刚刚亮,估计其他人还没有醒来,趁着没有人发现风如雪的尸体,逃之夭夭,最好离开中原地区到外族躲避一段时间,等到事情结束后再回来……

“你要冲出去送死吗?”

大司空府戒备森严,若是没有令牌,是出不去的,门卫更加不是吃干饭的,大司空府不是随意让人进出的地方。

季颜听到温融的话,顿时就停下了脚步,转过身,阴沉的眼神落在温融的身上,表情有些狰狞,正当他要反驳的时候……

“咳咳……”就在此时,两人身后传来微弱的咳嗽声。

房间里瞬间鸦雀无声,时间就像是静止了一般。

两人的心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捏住了一样,恐惧瞬间就侵袭了他们的身体,胆战心惊,令他们甚至忘记了呼吸。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