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顾朝承沈薇 连载中

顾朝承沈薇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三千的泪光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沈薇结婚的时候,心就已经死了,即使丈夫在外花天酒地,她也毫不关心。直到那个突然消失的男人回来,她长久的理智瞬间毁于一旦。“顾朝承,你这么紧张我,不会是心里还挂念着从前我两在一起过,想和我再续前缘吧?”沈薇躺在病床上,看着黑暗中眼眸深沉的男人。面上还是波澜不惊,可心中早已沆瀣千里。顾朝承只是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去:“沈小姐,你想多了,我不过是本着人道主义,救下一个拜金的自私女人。晚风微凉,情丝柔肠,他无意间丢在栏杆上的领带早已失去了旧时的味道。如今他身世神秘,年少有为,英俊多金,只要动一动手指头,就有无数恭展开

本书标签: 三千的泪光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顾朝承的声音,刚出现在沈薇的生命里是寒冬里的一抹艳阳,她怎么也没想到后来竟会变成最冷的冰,寒冻八方。

可任凭怎么冰冷,都没有像这一刻,像利剑般直嗖嗖的穿肠而过。

“你……回来了。”

沈薇的声音止不住的颤抖。

他的脸,他的笑,还有他的声音,每每百转梦回后都能令沈薇无法抑制的失眠。

顾惜似乎对这样的场面期待已久,笑的温柔而又淡雅,她笑吟吟挽住顾朝承的臂弯道:“阿朝,你是不是没有想到,小薇这些年一直过得很好?”

顾朝承意味深长,没有说话。

因为所有伤人的话,陈景彻都会替他说。

他满头大汗走回来,呆呆看着顾惜道:“鸠占鹊巢的人当然过得好,小惜,这些年委屈你了。”

“我有什么可委屈的,只是我没想到,小薇还在介怀当年我和你的事情。”顾惜眼圈有些泛红,看了看顾朝承,然后才看着陈景彻。

一句话,两个人听,产生的两种不同的意思。

她丝毫没有一点怯露,不过是吊着一个傻傻的备胎,比沈薇这个正室还要底气十足。

多么自相矛盾的一个人,一面装的姐妹情深与世无争,一边又死死吊着她的老公来让她这个姐妹难堪,顺带还可以让顾朝承对她厌恶透顶。

她所仰仗的东西,无非就是陈景彻的爱,还有顾朝承的维护,当年和现在都是如此。

“她一个卑鄙无耻的女人,有什么可介怀的,你怎么还和这样的人做朋友。”陈景彻丝毫不顾及她任何感受。

沈薇的目光直直落在了陈景彻的脸上。

她是他的妻子,这些年她无时不刻都在遵守着做一个妻子的责任。

这场婚姻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囚笼,现在所有的当事人都已经回来了,是不是属于她沈薇的裁决也该来了,她几乎可以预测下一秒陈景彻就会提出离婚。

算了吧。

这一切都落到了顾朝承的眼中,自己真的自食苦果,报应来了,他所有说过的话都已经实现了。

反正她所有的自尊都丢了个干净。

顾惜轻轻柔柔的声音,重重捶在沈薇心上:“陈景彻,小薇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希望看到你们结婚了却闹成这个样子,我希望她能幸福你懂吗?请你不要这么说她。”

“你呀,就是太善良了。”

陈景彻对顾惜的装柔弱大度十分配合。一唱一和。

大约是怕她再把顾惜给伤害了,陈景彻像一堵墙般将顾惜牢牢护在了身后,即便顾惜一直都在挽着顾朝承的手。

顾朝承是什么人,他最护短了,即使陈景彻不再这里,也能将她杀的片甲不留。

还真是多亏了陈景彻,不然沈薇觉得自己会输的更惨。

某种程度上,沈薇真的很羡慕顾惜。

不管发生什么,陈景彻都会守在她身旁,舍不得她受一丁点的伤害,顾朝承也会站在她身边,相信她说的所有话。

她就像座密不透风的城池,在她面前,沈薇从来讨不到半点好。

沈薇并不贪心,只想要生命中有一丁点的真诚和温暖就好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步步被人掐的死死的,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我还有事情要办,你们有什么需要叙旧的,可以当做没有我,我也会当做视而不见,先走了。”沈薇努力挺直了背脊,冲他们挤出了最后一丝笑容。

夜里房间的空调开到了最低,呼吸间皆是冰冷的空气,身体却好似有一团火在燃烧。

沈薇迷糊中半睁着眼睛,从床上撑着手想要起身。

“水,我要喝水。”

听到她糯软的嗓音,身后的人突然转醒。

一翻身,沈薇跌入了一个火热的怀抱中。

顾朝承深邃好看的眉眼皱起,眼里那丝带着睡意的关怀,在目光转到她性感的锁骨时,逐渐化为了浓浓的炙热。

“睡不着?”

黑夜里,顾朝承的双眸闪耀着星星点点的光,嗓音里带着欲、望燃烧的低沉沙哑。

两两相望。

沈薇整个脑海被男人炽热的呼吸搅得混乱。

一直到紧紧相拥时,她才晃过神来,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在那一瞬间被打开。

沈薇禁不住小声叫他:“阿朝……不要……”

起伏的声调划过男人心间,暧昧的房间里温度攀升。

顾朝承浑身的血液都往下翻涌,好看的眉眼紧紧皱起,再也顾不得什么隔音,只恨不得将面前的女人拆吞入腹。

……

沈薇被窗外的阳光刺醒,一只手搭在了枕边人的后背,心中窃喜:昨晚终于成了阿朝的人。

谁料正沉浸在幸福中的沈薇,被转身的枕边人甩了一巴掌,一道犀利的指责声奚落下来:“卑鄙,为了钱连底线都没有的人真让人恶心。”

沈薇苍白的脸上多出了一掌红印,等她看清眼前人,竟然是陈景彻时,脑海里充满了疑惑。

眼泪瞬间湿了眼眶,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知道沈家遇到了经济危机,除了陈氏没人能帮得上忙。

陈家提出来的条件就是让她嫁过去。

这一幕落到任何人眼中,都是她为了得到那笔资金不择手段。

看着床上昨夜凌乱的痕迹,还有衣衫不整的自己。

脸上的疼痛差点逼得她泪水夺眶而出,沈薇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忍着:“我昨晚明明是和顾……”

陈景彻丝毫解释的机会也不给,起身撕了一张支票扔到沈薇脸上:“像你这样的女人,我看一眼都嫌恶心,上面的数字随便填,拿了钱赶快给我滚,要是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你别怪我翻脸。”

沈薇试图站起来穿好衣服,整个身体哆嗦的厉害。

就在这时……

镁光灯闪烁,房门外冲了好几个举着相机的记者进来,对着她和陈景彻一阵猛拍。

她措手不及,摔倒在地上。

才传出陈沈两家有意联姻的消息,就拍到当事人在酒店出现。

大新闻!

吵闹中,有个女人的哭泣声让整个场面安静了下来

那个娇弱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指责着:“沈薇!你竟然背叛我们的友谊。”

顾惜哆嗦着,记者的镁光焦点聚集着她,沈薇愧疚的看着闺蜜顾惜想解释她没有勾引陈景彻。

可是陈景彻狠狠瞪了沈薇一眼,见顾惜要走,他连忙追了出去:“小惜,你要相信我,是这个女人不要脸的来勾引我。”

谁都不是聋子,听到了这番话的人纷纷用议论的眼光打量着沈薇。

“都别拍了。”

一道低沉的嗓音在房间里落下,冰冷的连空气都要凝固,她的整颗心如同一根要断裂的琴弦,紧紧崩在一起。

记者们交流了几下眼神,纷纷离去,往门口看去,顾朝承站在那里身影颀长,脸色铁青。

沈薇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来不及多想,走上前去和顾朝承解释:“阿朝,我记得昨天晚上躺在我身边的人明明是你,今天起来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够了!”

顾朝承愤怒的伸手推开沈薇,她重心不稳,身体一歪,又跌倒在冰凉的瓷砖上。

他眸色暗了暗,话语无比冷漠:“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好自为之。”

人生从未如那一刻那般仓皇不知所措,沈薇心痛如刀绞,泪如雨下:“为什么?连你也不相信我?”

顾朝承转身离开,说了一句无比诛心的话:“不要提相信,你这样肮脏、虚荣、不择手段的女人,不配。”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