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顶级闪婚:顾少追妻99式 连载中

顶级闪婚:顾少追妻99式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五年前,父亲投资失败,负债入狱。苏童无家可归,父亲的朋友梁敬东跟她说父亲投资失败是有人下套,幕后指使者就是顾西爵,最有力的证据就是他们家的公司落到了顾西爵手里。年轻的她轻言听信,怀恨在心,接近顾西爵爱上了他,发现他只是把她当白莲花的替身,狠狠阴了他,把他欲发布的产品资料给了梁敬东,而后离开锦城。五年期间,苏童辗转于各个城市,成了一名律师,在一家律师事务所上班,但顾西爵找了上来,在办公室强要了她……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中年男人动作一停,苏童趁着他不留神猛的一推,转身的那一刻,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从厕所里走出来,来不及道谢就匆匆跑开。

“真他妈的扫兴!”

中年男人眼见快到嘴的鸭子肉飞了,狠狠地瞪了一眼厕所的方向,随后愤怒地离开。

苏童悬着紧张,一口气跑回了房间,转身将房门死死的反锁。

对着镜子,她用力揉搓着自己那张脸。

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肮脏难堪。

狠狠地擦了一下嘴,她快速走到床边拖过行李箱打开,将所有的行李一股恼扔进去。

她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哪怕多一秒钟,也像是地狱般的煎熬折磨。

拉起拉链,苏童拖着行李箱,毫不犹豫地离开小旅馆。

路上空荡荡,行走的路人寥寥无几,一眼望去,街上除了停在前面不远处的那辆黑色车子,再无其它。

凉意,从脚底窜上来。

苏童突然有点后悔自己那么冲动,深更半夜,没有出租车,她要怎么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贫民郊区。

回头看看身后的小旅馆,苏童还是打消了回去的念头。

咬着牙,苏童迈步往前走,只能碰碰运气了……

滴!

猛然,前面那辆车按了一声喇叭,苏童下意识看过去,一束刺眼的光芒照过来,她眯起了眼,伸手挡在眼前。

就在这时,车门打开,修长的腿落地,豪华的车门内,一道颀长的身影慢慢走入她的视线内。

她抬头,看清对方的长相,神色猛的一愕。

顾西爵?

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一步一步迈过来,颀长的身躯,精致妥帖的西服,周身散发的气息,矜贵不容忽视,仿佛与生俱来。

她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身上,单薄的衣服,凌乱的头发,狼狈不堪。

站在他的面前,如若云泥之别。

一抹苦笑,从唇角流溢出来,似乎每次在他面前,自己都是这么的不堪,也难怪他总是嘲讽自己卑贱。

顾西爵随意地站在她的身前,轻睨了她一眼,看到她手上的行李箱,唇角勾起鄙夷的笑。

“那么快就待不下去,要走了吗?”

他的目光,仿若一根刺,深深地扎进她的心中,“所以,你跟踪我,是吗?”

“你觉得,我用得着?”

顾西爵轻嗤一声,她的狼狈,在他看来只是自作自受,好看的双眼,除了嘲讽,没有半分的怜惜。

呵!

苏童内心的苦涩更浓,是啊,他是堂堂顾氏首席总裁,一句话,无数的人前赴后继为他做事,想要知道她的情况,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会大费周章跟踪她?

男人睨着她,凉薄的声音从唇间吐落出来,“苏童,我以为,你至少能够撑一个星期,真没想到,不到三天你就要打退堂鼓了,真是有点让我失望了……”

风轻云淡的语气,却将他的幸灾乐祸全都暴露无疑。

一阵风吹过,苏童的一丝长发刺了她的眼,难受得泛起了红。

顾西爵鄙夷的笑,中年男人猥琐的脸,如魔鬼一样,不断地交织回映在她的脑海中,疲惫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她的双手,情不自禁丶地捂着自己的脑袋,摇头晃脑,紧绷的神经仿佛快要爆破。

顾西爵心头一紧,刚想说什么,想到这个女人以前虚伪的嘴脸,只觉可笑。

“苏童,你这次又想玩什么花样?是想装可怜博我的同情,让我就此放过你,是么?”

他的话,刺入她的耳中,面色惨白。

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混乱了她的理智,她看着眼前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愤怒,一点一点从心底蔓延开来。

“顾西爵!”

苏童赤眼大吼,愤怒已经让她忘记了掩饰自己的语气,“是不是看到我崩溃得去自杀,你才能高兴?”

这几日所有的委屈都挤在一起,毫无克制喷发出来。

她的控诉,落入他的耳中,眉心蓦地一拧。

“苏童,你胆子肥了,竟然敢这么大声跟我说话了是么?你知不知道,顶撞我,会有什么后果!”

冰冷的语气,压抑着讳莫如深的怒气。

他恐怖如修罗的眼神闯入她的眼,心里狠狠一颤,可走到了这一步,她不想再忍气吞声。

盯着他,苏童怒极反笑,“顾西爵,你真是我见过,最卑鄙无耻的男人,没有之一!”

她努力保持守住自己在他面前最后的尊严,“你以为,花钱找人强-暴我,就可以让我心甘情愿向你认输了吗?我告诉你,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如愿!”

话落,苏童拖着行李箱,倔强地迈步往前走,仅存的理智,迫使她吞下眼泪,阔步昂首。

潜意识里,她不相信顾西爵这么的卑鄙,可他既然为了折磨她,让酒店不收她,那么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顾西爵面色冰冷。

花钱找人强-暴她?

这个女人在胡说八道什么!

盯着那个女人渐渐远离的背影,他的脸色冷到极点。

坐进车内,他冷声道:“开车追上她。”

很快,车子追上去,他伸手向外,直接一扯,将她整个人拽进去。

“砰!”

车门关上,黑暗霎时覆盖下来。

她后脑勺撞到了车座边缘,一阵天旋地转的痛,摇了摇头,她甩清昏昏的意识,视线清晰时,顾西爵高大的身影压了上来。

沉重的身躯,带着灼热的滚烫。

“苏童,你这辈子,就算是死,你也得死在我的手中。”

“呵,顾西爵,你妈知道你心理这么变-态,会不会后悔把你生出来。”

面对他极致的怒气,苏童非但不怕,反而视死如归,挑衅他的威严。

果不其然,顾西爵幽深的眼,翻滚起滔天的怒。

下一瞬,他的手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声音渗骨的冷,“苏童,你倒是有能耐了,天天想着爬上我的床,光宗耀祖,如果你爸知道你每天都得躺在我的身下取悦我,是不是会在监狱里笑出来?”

“也……许……比你妈……高……兴一点……”苏童梗着脖子,感觉呼吸都快要被冻结,依旧用尽全身的力气,挤出一句讥讽。

顾西爵脸色霎时如覆冷冰,车内的空气陡然骤降。

她的身子忍不住,瑟瑟抖了一下,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可怕,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有可能要被顾西爵掐死。

“嘶啦!”

蓦然间,她的衣服却是直接被他粗-暴的撕开。

惊恐袭上来,苏童伸脚去踢,“不要……”

这里是车上,前面还有司机,如果他真的在这里乱来,那画面真的不敢想像……

通亮的办公室骤然一暗,唯有桌上的一盏昏黄的小台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苏童瞳孔缩起,警惕地盯着倚在桌前的颀长身影。

意大利手工皮鞋,西装裤,白衬衫,乍然一看,干净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只是,昏黄的光线内,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冰冷摄人,仿若掌控地狱的暗夜修罗。

冷冽,骇人。

苏童的心脏,犹如过山车脱了轨,快要破体而出。

她忍住惊惶,拿起悬挂墙壁的座机,“喂,保安吗?我是……”

“啪!”

“嘟嘟嘟!”

座机转瞬被夺走,苏童的紧张,悬到了喉咙口,“顾先生……”

“顾先生?”

顾西爵撑着斑白的墙壁,低着头,“苏苏,五年不见,居然把我们之间的关系撇得这么清了?”

轻淡的语气,却包裹着随时蓄势待发的恨意。

苏童的心口,颤了颤。

五年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傲,绝佳的皮囊下,依旧是令人胆颤心惊的绝情。

“顾先生,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

苏童避开他的眼睛,矮下脑袋,绕过他的手,转身快速拧开门把手。

他身周的气息太可怖,和他继续待下去,绝对会更加危险。

手刚动,一股大力从身后猛然拽住她的手,天旋地转间,她的身子像一阵轻风被他拖住,随后被用力扔向不远的真皮沙发上。

“砰!”

苏童猝不及防,心口撞击到沙发坚硬的边缘,疼痛扑天盖地砸下来。

她捂着疼痛的胸口,恼怒地瞪着他。

“顾西爵,你这个疯子。”

总经理让她接待一位大客户,谁曾想,竟然遇到了她宁愿颠沛流离逃离也不愿遇到的男人。

她的歇斯底里,正中他的下怀,冰冷的薄唇,勾出睥睨的笑。

他迈开腿,几步到沙发前,弯腰压下,修长有力的手,伸到一处直接一扣,倚靠的沙发一边落下,瞬间,沙发裂变成如床一般宽大的真皮床。

“你要干什么!”

熟悉的味道越靠越近,苏童不安的心跳,如擂鼓。

顾西爵的眼睛,锁着她紧张的小脸,似笑非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觉得,我会干什么……”

“这里是TR企业的办公室,你别乱来。”

苏童紧蹙着眉心,小手奋力推搡压在身上的男人,慌乱的使力,明显昭示出,她内心的害怕。

“呵!”

顾西爵有力的手,抓住她挣扎的双手,轻而易举按在沙发上,“苏童,五年不见,真想不到,你会选择一个压力大工资少,偶尔还要出卖色相才能谈成功的设计行业。”

“说说,你这几年为了业绩,和其他男人睡了多少次?”

他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睨视着她,轻鄙的眼神,仿佛她是廉价的小姐,低贱如泥。

巨大的羞辱,砸下来。

苏童双眼赤红,紧咬起牙,“睡了多少男人,也与你无关。”

他的心口,猛的一紧,好看的脸上,衍生出了放肆的鄙夷,“那么多男人,都没有满足你,还需要你继续以工作的名义,和其他男人偷吃,真是够令我刮目相看了。”

他俯下丶身,凑唇到她的鬓边,低沉流转。

“既然他们没有能耐满足你,那么我对于你来说,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说着,他的手,从她的脸上,一路向下游弋。

指尖的触感传来,她浑身一阵酥麻。

奇异的快丶感,滚着内心的愤怒,涨红了她的脸,“混蛋,你放开我,再不放开,我就喊人了!”

这里是TR的办公室,只要大声喊叫,必然轻易被听到。

威胁落入顾西爵的耳中,他不怒反笑,“你叫啊,正好可以让他们看一看,平时端庄矜持的安小姐,在男人身下,叫得是多么的销魂多么的媚人,嗯?”

他的指尖隔着衣物,摩搓着她的肌肤,她忍不住轻咛了一声,“嗯……”

声音娇媚酥人,连她自己听了,也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猛然间,她的小脸迅速飞红。

也许是懊恼自己的失控,亦或者是真的害怕会被其他同事看到误会自己,她怒意上涌,却只能压低嗓,恳求道:

“顾先生,求求你放开我吧!”

五年来,她颠沛流离,辗转多个国家城市,只为了逃开他,最后还是被他找上了门,他今天出现在她的面前,就意味着,她安全的城堡,已经被攻陷得狼藉不堪。

她的眼睛滚动着晶莹的泪珠,非但激不起顾西爵的怜香惜玉,反而助长了他内心对她的恨。

他捏住她下巴的力度,一点一点加大。

“苏童,现在知道错了?五年前偷走集团机密文件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会有今天?”

他的眼,除了恨,还有那么一丝,她看不透的复杂。

“咳咳……五年前,是我对不起你,但……过去了那么久,我也受到了惩罚,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咳咳……”

她被捏得上气接不过下气,脸颊泛起窒息般的红。

顾西爵瞳孔一紧,力度陡然变小,眼里的恨,转瞬化为了阴毒,“想要我放过你?”

他冷嗤,“除非你死了,这笔账就可以一笔勾销,只要你活着,就得让我不停的折磨……”

“你……”

苏童惊恐地瞪大眼,这个男人,比她想像中还要记仇还要可怕,如果可以,她当年绝对不会找上他。

“这么看着我,看来,是迫不及待了。”

尾音刚落,她的身下蓦然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一下又一下,撞击心灵的痛,还带着久违的熟悉。

她的眼泪,滚落眼角,划出悲凉的泪痕。

“苏童,这次你再敢逃,我找到你,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伴随着他的结束,冰冷无情的警告刺入她的耳中,她的身体更加虚脱无力。

他冷漠地瞥了她一眼,迈腿直接离开办公室。

寂静覆盖下来,苏童的心,如坠寒潭,刺骨的冷。茫然地拾过衣服,穿在身上,她抱着双膝,失声痛哭。

顾西爵发现了她,就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

接下来,不是逃亡,就是他对自己无止尽的折磨,两种选择……

“铃铃铃!”

座机突然响起,失神的苏童浑身一震。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