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非分之想 连载中

非分之想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音久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觉醒来,他发现自己躺在情敌的床上展开

本书标签: 音久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肖若飞被一句话噎得哑口无言。

和太熟悉的死对头吵架就这点不好。

他们相识多年,知己知彼,坐下好好聊天一定很开心,但吵起架来,三言两语便能直戳彼此痛处。

心里憋了口闷气不说,肖若飞嘴上还无法反驳。

他感觉糟透了。

顾春来这人不争、不抢、不喊累、不生气,连鬼和蜘蛛都不怕,永远都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天塌下来好似都与他无关。倘若卷入争辩,想要说服他不太可能,激怒他不太可能,甚至刺穿他的心也不太可能,仿若不坏金刚,笑到最后的永远是他。

过去每一次都是。这次也是。

肖若飞心里刚窜起小火苗,就被对方冷静的眼神熄灭了。

他知道继续争下去没有任何意义。即便今后毫无交集,大家也都是成年人,没必要撕破脸。给彼此留条后路,何乐而不为。

他看了顾春来一眼,见对方也没什么反应,便安静地揽过衣服往身上套。

平角内裤和灰色牛仔在他身上有点紧,不过勉强能穿下。但那件有点皱的白衬衫,在他身上活脱脱撑平了。勉强系上纽扣,肖若飞低头一看,衬衫中缝微微咧开,自己活像条五花大绑待上架的火腿,被勒出网格型的纹路。

他使劲盯着顾春来,想让对方离开,可顾春来根本不动,靠在门框上,双手交叉于胸前,漫不经心地看着他,虽然表情还是一样平静,可他总觉得……

这家伙分明在憋笑。

“有大一号的衣服吗?”

顾春来没反应。

“Tee,或者套头衫,也没有?”

顾春来一动不动,还是没反应。

“行,算你厉害……那让我助理来送衣服,行不行?”

没有回应,肖若飞就权当对方默认了。他脱下崩在身上的衬衫裤子,无奈地拿过手机,刚敲亮屏幕,几十条提示就像子弹一样齐齐射向他。

全部来自自己的助理。

糟了,肖若飞突然想起,今天晚上自己还要参加一场重要的颁奖礼——光影之夜。

与历经五十载风雨的业界最权威奖项“金环奖”不同,光影之夜十分年轻。五年前,几位王牌制作人联合数十位台前幕后的从业者组成评审委员会,票选出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在内的十余项奖项。这群有些天真的理想主义者不论投资、不看票房,只希望借此推广他们心中优秀的电影。

第一届虽没被人看好,但其获奖作品在影迷中都有不错的口碑,再度上映的票房成绩也出人意料,甚至有影人翻红,再度进入大众视野。

自此,电影之夜渐渐成为影迷心目中的盛宴,规模越办越大,业界也越来越重视,其颁奖典礼后的影展票更是一早售罄。

而肖若飞,正是最初几位牵头者之一。除了本职工作外,这大概是他最费心尽力事业。

哪能因为一杯酒而耽误?

他报出顾春来家地址,嘱咐助理带上衣服,再准备点礼品,尽快来接自己。

大约半个钟头后,助理拎着东西,如约出现在顾春来家门口。

肖若飞换上合身的行头,拿着助理带来的苹果礼盒,最后在厨房发现了顾春来。对方正盘腿坐在厨房地板上,怀中抱着个碗,旁若无人地吃面。

他一眼就认出,那碗是刚才他吃面的碗,筷也是他用过的那双筷。

见状肖若飞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便把礼盒放在顾春来身边,轻声说:“春来,感谢你,昨天晚上照顾我。马上过节了,送你盒苹果,平平安安。”

顾春来一言不发,继续吃面。

肖若飞只好略带无奈继续讲:“是的,他来试我新片的角色,最后,我们拒绝了他。”

灿星公司内许多工作人员都是看着肖若飞长大的,多多少少知道他和白雁南有一段简短的过去,也知道他们分手分得并不好看。当时白雁南主动联系,希望能参演这部片子,选角导演们有些惊讶,专门问肖若飞需不需要避嫌。

毕竟多年以来,灿星和白雁南工作室从未合作过。

肖若飞当时答应了对方的请求。他甚至亲自出现在试镜现场,看着白雁南演完一段两分钟的独角戏。

两天之后,也是肖若飞亲自拨通拒绝的电话,告知对方,这个角色并不属于他。

说实话,这样的题材,中小规模的投资,灿星自家的新人导演,票房多半将将回本,主要收入还得靠海外发行。对如日中天的白雁南来说,无论赚票房还是刷奖项,都算不得好资源。

他以为白雁南不在意。谁知道,当时电话里无比平静的人,事后居然反应如此大。

这些幕后决定,三言两语解释不清。

细致斟酌,肖若飞才掏出一句话:“我知道,你为雁南打抱不平。但……我不打算在选角上让步。我只想找到最合适的人选。而他不是。”

半晌,顾春来抬头瞥了他一眼,而后突然转向旁边的助理,开口问道:“你是若飞的私人助理?”

完全没料到对话会抛在自己身上,见惯大场面的助理也打了磕巴:“是、是的……这位先生你好,我叫张一橙,是,就是他的私助……”

“我叫顾春来,你可以称呼我小顾,或者春来,照你的习惯就好。”顾春来掏出手机划了几下,屏幕转向张一橙,“这是你老板西装的干洗单,旁边扫一下,店家说下午就可以取。”

张一橙手忙脚乱地照做。“稍等,我马上把钱打给您。”

“不必了,”顾春来摆摆手,收回手机,视线转向肖若飞,说道,“张先生,劳烦告诉你老板,昨天晚上他喝的那杯酒里可能有点不干净的东西,让他多注意,身体不舒服立刻去医院。”

张一橙像夹在吵架父母中间的孩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左右为难。

倒是肖若飞,没见过向来行事稳重成熟的顾春来耍小孩子脾气,觉得稀罕,便陪对方玩了起来:“橙子,替我谢谢春来。”

顾春来没理他,兀自吃面。

“我看时候也不早了,打扰人家吃饭不好,咱也该走了,”肖若飞心情大靓,语调也向上扬,“走前别忘了告诉他,有缘再见。”

顾春来一直坐在厨房的地板上,手捧碗,嘴里含着一根将吞未吞的面,望着二人离去的方向,忘了起身,也忘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直到时钟敲响12下,他才恍然回过神,意识到自己还在家中,意识到晚上就是最终场,现在去剧院已为时不早。

他起身太急,不小心绊了一跤。匆忙之间,他下意识扶助旁边的柜子。

只是那柜子年代久远,这么一用力,忽然开始摇晃。上面摆着的物件没站稳,被震倒,纷纷往下掉。

顾春来连忙去接,可他并非三头六臂,到头来还是有个漏网之鱼。有个蒙着一层灰的小相框不禁重力,掉落在地,发出脆响。

他腾出手,捡起来看,相框早已摔得七零八落,玻璃表面的碎片像一圈圈蛛网,错综复杂,割破了泛黄的照片。

照片上是三名约莫十八////九岁的少年,并排站在电影学院门口。这三人身高相仿,体型相似,其中两个人乍看之下长得有些相像。他们背后是电影学院那棵著名、象征着中国电影起点的百年槐树。满树的花开得正好,金光万丈,比太阳还艳,比放在学校博物馆内的奖杯还闪亮。只是这三个人,一个意气风发,一个满眼幸福,还有一个置身事外,仿佛一切事不关己。

顾春来跪在地上,捡起那张相片,小心翼翼地掸掉上面的玻璃渣,塞在胸前的口袋里,使劲按了按,生怕下一秒这画面就悄无声息地溜走,就此消失不见。

肖若飞最近有些头疼。

他人生三十年虽算不得一马平川,但也足够顺遂,没经历过什么铺天盖地的波澜。

身为著名影星肖灿星的独子,肖若飞儿时的玩具是母亲的金杯,假期旅游是名导的拍摄现场。长大后他去念电影学院的导演系,毕业继承母亲的衣钵,成为灿星影业的执行总裁,稳扎稳打,几年间成为业界口碑的保障。

坊间流传着一句话,只要是肖若飞制作的电影,稳赚不赔。

不过他坚信万物守恒。生活中该倒的霉该历的劫该经受的考验,自己一个都少不了。

这不,公司明年主推的新片之一,出问题了。

这部电影叫《说学逗唱》,是他母亲肖灿星沉寂多年后重新出山之作,幕后制作阵容强大,个个都是业内大佬。虽不是大投资,但不少大咖愿意在其中扮演客串角色,前期筹备也十分顺利。

结果,就在快要开拍的档口,片中戏份最为吃重的男演员突然被爆婚内出轨,家暴女方,温文尔雅好好先生的形象一落千丈。

灿星影业第一时间作出反应,与该演员解约,并表示今后再也不与该演员合作。虽然及时止损,但距离开拍只剩不到一个月,剧中男一号的位置却突然空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算制作阵容再厉害,也不可能在主要角色空缺的情况下开拍。

这本是影视制作中再正常不过的状况,肖若飞也以为找人不会是什么难事。选角导演们马不停蹄地转,他也见过许多人。可是随着开拍的日益临近,这个位置仍然空缺。

日日如此,仿佛陷入无法逃脱的死循环。

今天状况也差不多。

夜幕低垂,市井喧嚣,忙碌一天的人们刚刚开始享受工作之外的时光。

可肖若飞不行,他最重要的任务还未完成。

他面前全是适龄男演员的简历,电脑屏幕上反复滚动着试镜片段,开心的、愤怒的、忧愁的、释然的……一张张脸上写满故事,一双双眼睛中藏着爱恨情仇。他们都很好,其中甚至不乏票房惊喜口碑出色的潜力股,但这些故事不是肖若飞想要的故事,这些情也不是他所寻找的情。

盯了好一会儿,他终于泄了气,沮丧地缩进巨大的椅子中,盖住充血的双眼。

要有现在个合适的演员从天而降就好了……

大约几分钟后,办公室门被推开,窸窸窣窣的响动后,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肖若飞动了动僵硬的身体,轻声说:“您过来了?”

“差不多回去休息吧。”温柔的女声回答。

睁开眼,他的母亲肖灿星手拿一叠简历靠在办公桌旁,神色中是化妆品也掩不住的倦怠。

肖若飞忽然心生愧疚。

一切皆因他而起。之前找来的演员全被他否了,但问他详细的理由,他又列举不出一二三四,只能回答一句“感觉不对”。如果不是自己的坚持,全公司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不用陪他加班,不再过问公司事务的母亲更不用替自己承受董事会的压力,顶着冷嘲暗讽陪笑,安慰砸钱的投资人。

“妈,你觉得我疯了吗?”

“是挺疯狂的。不过如果没点疯狂劲,大概做不好这一行。”

肖若飞自嘲般笑了。“这是你沉寂多年后复出的片子,我不希望任何环节出差错。”

“不要担心,”仿佛一眼看透他的想法,肖灿星面容变得柔和,不疾不徐地讲,”既然投资人肯把钱交给你,说明他们多多少少肯定了你的能力。”

“可是……”

“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标准去做就好。廖红她们又筛选出来几个合适的人选,资料都在这儿。你看看哪个合适,让她们去联系。”

肖灿星伸出手,表情没有一丝犹豫和踯躅。这个眼神好似定心丸,扫去肖若飞心底潜藏的疑惑。他充满感激地点点头,接过母亲手中的简历。

粗略一看,肖若飞发现每个都来头不小,不是拿过最佳新人奖的潜力股,就是新生代的收视保障,简直令他挑花眼。他兴奋地往下翻,翻到最后一个人时,突然愣住。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纸面上的人浸在侧光里,一半明一半暗,双眼直视前方,乍看之下仿佛空无一物,但只要多盯几秒钟,整个人仿佛就要被他吸走。

这感觉如此熟悉,又无比陌生。

或许注意到肖若飞眼神不对,肖灿星凑身向前,也跟着看那张简历。

“这孩子不是顾春来吗?”

肖若飞难以置信:“你记得他?”

“当然,去年我们还去看过他的话剧,你忘了?”

忘?肖若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又看了眼对方简历上的照片,而后将那片薄薄的纸随手放在旁边,笑着对肖灿星说:“我的母亲啊,请您告诉红姐,我们公司的戏以后不用考虑他。只要和我有关系,这个人你八抬大轿都请不动。”

“怎么会,上大学时你们俩关系不是挺好的?那孩子隔三差五来咱家吃饭呢。”

“别啊,老妈,可不敢这么说,好不好?那是顺便。你想想,哪次不是他寝室和我寝室几个人一起来啊?”

“那来咱家过年那次又怎么讲?”

“过年那是他无处可去,阖家团圆之时,总不能让他一个人孤零零的。你说是不是?”肖若飞挠挠头,话说跟连珠炮似的,“毕业八年,我们基本没说过话,逢年过节祝福群发,偶尔参加活动碰到,恨不得一个走南墙一个走北桥,妈你说说,这能叫关系好?”

讲完,他看着母亲疑惑的神色,张张嘴,却不知还能如何解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就复杂,更何况他和顾春来还朝夕相处整整四年,发生过太多纠缠,很难用三言两语说清。

就在这时,走道里传来一句话,打破了短暂的寂静:“咳,老板,您要的吃的送来了。”

肖若飞的助理正站在门边,手里端着咖啡和肉松小贝的外卖,笑得鸡贼。见状肖灿星嘱咐几句,起身离开,出门时带走托盘上的一杯咖啡。

“进来吧,都听见了?”他招呼助理进门,垫着对方递来的手帕捏了颗肉松小贝,边吃边呛对方,“才跟了我几天,就开始偷听,长本事了你?”

“没有的事儿啊飞哥,哪敢哪敢,都是巧合。刚刚回来就瞅着你跟老大谈事情,就没敢进来。”

肖若飞盯着眼前的人,表面装乖,却根本掩盖不住蠢蠢欲动的心。

“有什么想问的?尽管说。”他无奈道。

获得大赦的助理凑到他耳边,故作神秘:“昔日同学如今形同陌路,是道德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咱老板在外面从来没崩过温柔体贴的人设,居然还能有关系不好的人?”

确实,肖若飞在外是出名的好脾气,向来是没有侵略性的微笑模样,给人一种滴水不漏的圆滑感,不管是公司员工还是业界媒体,表面上从未与谁结过仇。只有最亲近的人才清楚,他的好脾气几时是逢场作戏,几时又是真的如沐春风。

“有,你就是其中一个,怎么样?”

“老板,你瞧你又开玩笑了。”话里打趣,助理的表情却收敛许多。毕竟跟了肖若飞好几年,自家老板是开玩笑还是认真,他自然分得清。

比如那个神秘的顾春来,真的和自家老板关系不好。

半晌,肖若飞忽然回答:“我们两个……我觉得上学的时候关系应该还行?算还行。不过现在……可能不好……我觉得,他应该……挺讨厌我。”

“不是吧老板?!”

“我抢了他喜欢的男人,但没能天长地久。换你,你怎么想?”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