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青羽掌门路 连载中

青羽掌门路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素衣子阳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商铺管事吕阳,意外得到青羽掌门之位!虽然掌门并不是那么好当的,但是自己选择的路,哭着也要走下去。未来会怎么样,谁又能说得清,还是先解决眼前的生存问题吧!且看他是如何带着青羽门一步步蹒跚前行!展开

本书标签: 素衣子阳 仙侠修真

精彩章节试读:

躺在客栈的床上,吕明久久不能入睡。刚刚得知的消息好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自己的胸口,堵得他胸闷气郁,如今掌门健在,就有人明目张胆的打宗门的主意。

那等过些年掌门驾鹤西去,覆巢之下,又岂有完卵。自己虽然有些经营的本事,但是没有了门派的支撑,到时候日子或许过得连那些低阶散修都不如。

与练气底层的散修打了几年交道,他可是知道其中的辛苦,每一分修炼资源都要靠命才能挣来。

没有足够的修炼资源,资质的高低就是每个修炼层次的天堑,以自己三灵根的资质,能够侥幸筑基,度过两百余年的春秋,怕就是这辈子的极限了。

这个修真界可不是什么善良之地。

每一个大境界就代表着庄严的等级,低阶修士的性命在高阶修士面前有时连蝼蚁都不如,自己的未来会不会像这些年认识的那些低阶修士一样,可悲又无可奈何呢?

辗转反侧,直到天亮吕阳才堪堪入睡,一觉醒来已是正午十分。自从修真以来,吕明已经习惯了用修炼代替睡眠,也是真的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认真的睡过一觉了。

揉了揉自己发胀的脑袋,从储物袋中拿了一枚清洁符略做清洁,再吞入一枚辟谷丹,吕阳走出了自己的客房。

思量了很久,还是决定辛苦些先回一趟坊市找个路子联系一下宗门,然后再赶回这里拿飞剑。

吕阳出了黑市之后找了出隐蔽之地,换回自己的白袍,便驾驭着飞剑朝着坊市的方向赶去。

正午的骄阳炽热的烘烤着大地,吕阳撑开了真元罩阻挡着烈日,急速的向着正西飞去。

一个时辰过后,感觉到自己体内灵力的损耗,也无停下打坐的想法,直接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颗回气丹送入口中,支撑的灵力消耗。有关宗门的消息还是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让他并无意识去打量周围的环境。

突然,一块板砖类的法器朝其迎面拍来,砸在吕阳的面门之上,还好吕阳撑着真元罩,这一击并未取其小命,但是还是砸的吕阳满脑金星,头破血流。

那板砖法器笔直的将吕阳从飞剑上拍下,吕阳凭借本能的反应,捏碎了腰间悬挂的一枚玉佩,一个青色的光罩升起,紧接着就包裹着吕阳狠狠的撞向地面,轰的一声,伴随着土黄色的尘土从地面升起。

一黑一青两条剑光飞速射向烟雾中,又是轰的一声,两道剑光狠狠的撞向吕阳的防御光罩,防御光罩狠狠的晃了一晃,但终究没有破开。

“不愧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保命玩意儿,当真万幸万幸!。”吕阳强忍着脑袋和身上的剧痛,咬了咬舌尖刺激了一下自己的精神。

快速的拍了拍储物袋,十余张防御符箓好像不要钱一样被激发。化作一层层的防御罩围在吕明四周。刚做完这些,后续的攻击已经到来,剑光板砖不断的攻击向吕明,片刻之间便打碎了近半的防御符箓。

“妈的,这小子真的是肥的可以,这般偷袭居然没干死他。”一声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吕阳并没时间理会他们俩,而是赶紧从储物袋中掏出几枚疗伤丹药吞入腹中,如今自己从高空跌落,虽有玉佩所化光罩的保护,但是还是深受重伤,五脏六腑感觉都摔碎了。

头部更是遭受重创,不断的眩晕感从头部传来,此刻已经是强忍着精神才没有晕倒过去。

又是七八张符箓拍出,用来抵挡接下来的攻击,吕阳艰难的运转真元,炼化丹药,缓缓的治愈自身。

“无妨,我就不信这小子储物袋有无限的防御符,待其符箓消耗殆尽的时候,就是这小子的死期。”说罢,两人又对吕阳狂轰乱炸起来。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吕阳所带的百余张一阶防御符已经消耗了七成。而伤势却只恢复了三层,不想坐以待毙下去,吕阳强打着精神站起来,看向攻击自己的两名修士,其中有一名居然正是前日来自己店中卖飞剑法器的厉姓修士。

探查术扫过去,这厉姓修士却哪里是前两天练气三层的修为,明明是一名练气八层的后期修士。他旁边站着的更是一名身材肥胖的练气九层的修士。

心念一转,知道这是针对自己下的全套,但不知为何偏偏选中自己,于是开口问道。

“厉道友,在下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足下来我店中交易,更是让了那么多的利,不知为何要偷袭?”

“哼哼,给我让利,当我不知道一柄上品飞剑能让你赚多少吗?早知道你身家丰厚,要是不下这么大的血本,还真的不一定能勾你出来呢。如今看来这笔买卖很值啊!”

那厉姓修士奸计得逞,一脸自得的笑着。

“咳咳!”吕阳听罢,心知自己贪心导致中计,又暗恼自己因为宗门事情所干扰,行事失了方寸,否则回程时多个心眼,也不至于被人偷袭。

一时压制不住自己的伤势,两口鲜血从口中咳出,伤情又重了几分。

深知自己受伤太重不能耽误时间,吕阳咬咬牙,从中储物袋取出一枚丸子大小的青色圆珠,催动起原本因为赶路飞行而所剩不多的法力,催动青色圆珠,朝那两名修士射去,那圆珠在飞行途中电芒大涨,转眼间就化为一颗人头的雷球,呼啸而去。

“不好,是天雷子!”厉姓修士惊叫起来,天雷子一般只有雷系异灵根的金丹期以上修为的高人,才能凝练而出的一次性雷系宝物,每一粒都具有莫大威力,即使筑基期的修士正面硬抗此雷,也定然灰飞烟灭。二人不过练气后期修为,正面被天雷子击中,断无生还可能。

眼见天雷子急速飞来,二人顾不得别的,施起遁法,一左一右往两边飞去。刺啦一声巨响,天雷子爆裂开来,笼罩住二人所在的丈许空间,浓郁的雷电肆虐,向着二人吞噬而去。“啊!“一声凄厉的惨嚎,那厉姓修士却是躲闪不急,被天雷子笼罩,瞬间湮灭在阵阵雷光之中。

那胖子修士却是祭起一面防御盾牌,妄图抵挡半刻。但是天雷子的威力哪是这盾牌所能抵挡。

盾牌电光火石之间就被雷电吞噬,而后胖子的一条手臂也化为灰灰。“给我爆!“那肥胖修士也是个果断之人,眼看那天雷子已经自己一条手臂,果断的爆掉了自己的飞剑,借着反噬的冲击力拉开了一丝与天雷子的距离。

接着一股浓郁的血气从其身上传来,胖子不惜燃烧自己身体鲜血施展血遁,终于遁出了天雷子的爆炸范围。

轰隆声不断作响,激烈的雷电在两人刚刚所在的区域肆虐。绞碎那篇区域的一切物质,半晌,雷声停止,只留下一片焦黑的大地。

“咳咳!”胖子此时深受重伤,一条手臂连根被雷光湮灭,只留下一个焦黑的肩膀,体内精血也是燃烧小半。

“没想到你还有天雷子这等宝物,果真是身家丰厚啊。不知道你还有没有第二颗。”说罢,一面祭起一个防御护罩,一面催动板砖法器,重重的向吕阳砸来。

“你猜!”吕阳本来因为赶路就法力不多,又被人偷袭身受重伤,激发天雷子之后,此刻体内几近空空如也了。此刻只能以言语相激,试图拖延时间。

胖子听罢,大怒,手上的法力输出又大了几分,那板砖法器一下一下的砸向吕阳的防御上。

“真想给自己两巴掌”见言语起到了负面作用,吕阳又是暗恨自己一阵,平素除了门内比试外,极少与人激斗的他,哪里又懂得争斗时的言语分寸。

只能又激发出几张防御符箓,拼了命的往空中塞上几颗丹药,以求恢复一分自保能力。

那胖见久攻不下,怕吕阳恢复些许法力又祭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咬咬牙,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张散发着惊人火属性灵力波动的灵符出来。

“我擦,二阶火属性中品灵符,可激发出相当于筑基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的攻击威能!”吕阳作为老牌执事,一眼就看出了这灵符的属性,自己现在重伤无法行动,这张灵符真的是足以致自己死地了。

眼见胖子催动法力激发出这张灵符,化为一团赤红的火鸟向着自己飞来。

吕阳无法,只好便忍痛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黑色符宝,再度咬破舌尖,催动一丝本源法力,激发而出。“吟!”随着一声淡淡的龙吟声,符宝化作一道丈许长的蛟龙,向着火鸟飞去,那些火鸟仿佛遇到克星一样,被蛟龙吞并。

“符宝!”那胖子就如同见到鬼一样的惊叫起来!随后仅剩的一条手臂就要砍向肩头,意图发动血遁,逃窜而去。可是吕阳已经祭起了压箱底的符宝,又怎能容其跑掉。

那符宝所化蛟龙急速的向胖子飞去,张口便吞并了胖子的身体。就连胖子的储物袋也一并化作灰灰。那蛟龙吞并胖子后,望天空盘旋一圈,化回之前黑漆漆的符箓样子,飞回吕阳手上。

此时符宝已经光华内敛,再无一丝灵力波动,却是已经耗尽了最后一丝灵力,再也无法使用了,吕阳欲哭无泪。

“妈蛋,这次真的是亏得裤子都没了。”此刻吕阳的身体状况极差,被板砖法器偷袭,头部遭受重创,而后从高空摔落,又断了不知道几根骨头。强行使用元气催动符宝,更是伤了本源。

现在真的是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了。这时候随便来个孩童,估计都能杀死吕阳。无奈吕阳只能就这样躺在地上,等着疗伤丹药的药力发作,好让其早点回复行动力。

“还是自己争斗经验太少了,这防御符箓一下子拍那么多上去也是浪费,自己储物袋中更是有不少二阶上品的攻击灵符,随便发出几张就能要那两个人的命了。

结果情急之中祭出了威力最大也是最贵的天雷子和符宝,杀鸡用了牛刀,连这两人的储物袋都一并毁去了,自己真的是蠢的不行啊!”

吕阳一边忍受着身体的痛苦,一边忍受着大出血的心痛。此刻真的是心如刀绞,难受至极。

房间不大,只摆设了两张桌椅,一张床榻。床榻正中摆着一张矮桌,上放香炉一座。一柱檀香缓缓的在香炉中燃烧,清淡的香薰飘满整个房间,让人心神宁静。

矮桌旁,一名身穿白袍的男子,闭目盘膝而坐。

男子双手各持一块下品灵石,运转功法。一丝淡淡的灵力缓慢流转,从灵石之中流向男子的经脉而去。

灵气在体内运转数个周天之后逐渐同化圆融,经脉内的灵力不断汇入丹田,丹田处的气态灵力慢慢也接近满溢的状态。

男子继续鼓起法门,运转周天,但是体力的灵力已然饱满,除非突破当前层次,否则灵力再增上一分也是不能。

“唉,卡在练气六层顶峰已经一年有余了,也不知何时能突破练气中期,达到练气后期的地步!”

心神再也宁静不起来,索性不再修炼,收起功法。脑海内思索起来。

男子名曰吕阳,到黑山房做青羽商铺的执事已经有五年时间了。吕阳本是土水木三灵根的一般资质。在无更多的修炼资源情况下,耗其终身能修炼到筑基期已然是不错了。因此便央求着身为外事长老的自己师尊,得了这份美差。

也是他手段高明,在初来到黑山坊的一两年内,每每在客人购买法器符禄等贵重物件时,赠送上些许不值钱的回气丹,洁净符等宗门内练气弟子练手的不值钱物什,笼络了一大批中低阶练气修士。使得得商铺的生意一时火爆。除了一部分上供给门派外,自己也是小有积蓄。

用了短短两年的时间就从练气三层的练气初期水平提升到了练气五层。修真之人讲究财侣法地,倒也是名副其实。

正当吕阳沉浸在经商的丰富油水以及修为快速提升的快感之中,祸从天降。

三年前,宗门因为争抢一处矿脉和周围几个门派混战一场,非但矿脉的利益没能分上一杯羹。门内仅有的两位筑基长老反而身陨殆尽,其中便有吕阳的师尊。

现任掌门也是在那一战深受重伤,寿元无几。

掌门现在已经一百九十阳寿了,筑基修士本来寿元也就二百余载。估计再过几年,待到掌门坐化,门中再无筑基修士坐镇。门内的一干练气修士,不知能否保住门派的几百年基业。

近年,坊市内又有较大的门派开了几间同行商铺,商铺内的法器符禄也比门内练气弟子制造的精良。

青羽商铺的生意也是越来越差,最近几个月已经到了门可罗雀的地步,平日里两个店铺的凡人伙计也是无精打采,每日看着门外发呆。

回想起最近的种种糟心之事,吕阳心头一阵乱麻。股股闷气堵涨在胸口,久久不能释怀。

吕阳如今已经三十有一了,一般练气期的修士寿元和凡人几近无差,也就不足百年。

年过五十之后能突破筑基期的例子更是是渺渺无几,加之这两年店铺生意差,身上前些年积攒的积蓄也只是勉强够用。

凭借他三灵根的资质,从练气七层到练气十层大圆满至少需要二十年的功夫,要是再卡在练气六层几年,他也就可以学着门派其他的几个大道无望的执事一样。练练长春功,娶上一两房妻妾,看看能不能生上一两个资质好的后代,把大道的希望委托给后人,自己去过富贵人家的生活了。

思念至此,吕阳心中又是一阵郁闷,眉头紧皱。天天被这些烦心事扰乱心境,这让他的修为上又如何能有寸进。

“嗒,嗒,嗒”三声敲门声此时却突兀的响起,打破了吕阳的沉思,吕阳双眉又是一紧,向外沉声问道“何事?”。

“禀执事,有贵客一名,王奉行说,还需执事您亲自接待”,门外伙计的声音传来。

门外的伙计名叫张强,他和另外一名伙计王一,都是自己从门派弟子的后辈凡人亲眷中挑选的。俱是乖巧聪慧之人,加之能够从众多凡人亲眷中脱颖而出在商铺当差,全因其家族修士与吕阳相交,因此对吕阳自然是忠心耿耿。跟了吕阳几年,也是习得了一些养身的功夫。

吕阳不禁心中一喜,脸上的愁容缓和了许多。王奉行名为王野,年龄二十出头,方练气二层,由于店铺内往来的底层修士过多,加之交易金额不多。吕阳不胜其烦,便想从门中的,招来一名练气初期的修士给自己帮忙。

王野是四灵根的杂灵根资质。在门内与吕阳关系不错,知道自己大道艰难,便求着吕阳带他出来经营门内店铺,好求得一些修炼资源。吕阳知道他也是聪慧之人,接待一般的练气修士定然绰绰有余,因此便托师尊把他带了出来。

他说是贵客,必然是有大买卖需要自己出马。

“你先回去禀告王师弟,说我一会就来!”

“是!”

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吕阳也不在耽误,从床榻中起身,整了整衣角服饰。

吕阳此时身着一身白袍,白袍两侧用金丝绣有两段流线花纹,胸口处有绣有一条青色的羽毛,青羽两端翘起,却正似缓缓由空中飘落的韵味,这是青羽门的标示。

青羽门立派五百余年,开山祖师青羽真人有一灵鸟,乃是一金丹后期的翎雕,雕身羽毛皆为青色。配合青羽真人的一身金丹中期修为,在赵国东部也算是一方小势力。

而后青羽真人坐化,翎雕不知所踪,五百年来,门派掌门传至第四代掌门王林手中,却是落得只剩筑基期修士一人苦苦支撑的地步,让人不禁感叹。

吕阳身高堪堪七尺,属于比较偏瘦的类型,虽面目尚称清秀,但由于神色间总带着一丝忧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隐隐有些偏大。

长年在店铺与各式各样的修士打交道,眼中不时有精光闪耀,加之一双浓眉,给人一种精明老练的感觉。唯独少了几分修道之人的漂泊,淡然。

走出自己修炼的小屋,穿过店铺的后院,向后门走去。青羽门在黑山坊的店铺并不大,独立的三层小楼坐落于坊市正中偏东的主街上。小楼占地不过两丈宽,后面有个小院,院子围着一圈小屋,吕阳正是由侧面的一间平时修炼的小屋走出。

来到门面一楼,后门虚掩着,估计是伙计回去是给自己留的。穿过门槛,从屏风出走出来,小店一楼便一览无余。

长不过两丈,宽不过三丈的小店有两面门,靠门边有一柜台,柜台对面横摆着四个货架。分别陈放着一些用于出售的法宝,丹药,符禄,最后一个货架则摆放着一些兽皮,草药等材料。每个货架均用禁制保护,各种材料前均挂着一个玉简,里面记录着所卖材料的名称,效用以及批发零售价格。

柜台一侧则有几张座椅方便与一般讨价议价的修士商谈。另一侧则是楼梯,通往店铺的第二层。

“贵客已迎到二楼了?”吕阳朝柜台边的王一问道

“是,贵客自称姓厉,此时正与王奉行在二楼恰谈,张强在上面奉茶。”王一边说着边走到吕阳旁边,示意吕阳坐在柜台旁的椅子上,并恭敬的待吕阳打上一枚隔音符后将这一块区域罩住后,行礼道:“据王奉行说,是名练气三层的修士。本来也无需执事出马,但其带了众多法器要出售,其中居然还有一件二阶上品法器,并且要收购一枚筑基丹以及一堆的材料,王奉行也不好定价,只好请执事您出面了。”

“嘶!”吕阳倒吸一口凉气“二阶上品法器,那可是筑基的修士方才用得起的法器,本店镇店之宝也不过一件质地较差的二阶上品法器,筑基丹也是练气修士梦寐以求的丹药,一枚筑基丹卖家可是超过一百块中品灵石,小小练气初期修士,可没这个身家。”

“回执事,正是如此,才需您亲自出马。”

“你观那个人如何?”

“瘦高的个子,一身道袍是普通的材料做的,并不珍贵,说起话来底气也不是很足,总的看起来看起来并不是背景强大的富家子弟。”

察人观色,是作为伙计的基本能力。王一这么说,吕阳心中大概有了个底。

“一般低阶散修卖高级法器多是图个安全,去坊市中心最那几家虽然安全,但是价格压的比较低,来我们这,估计是想卖个好点的价格。哼,这个人也是有些贪了。这种东西如果漏了白,小小练气三层修士,也不知道出了坊市,有没有命回家。”

“执事目光如炬,这小子怕也是个不知死活的!”小小的马屁拍出,王一略显讨好的答道。

“行了,你在一楼守着吧”

“是!”

吕阳挥手解除隔音罩,轻抬脚步,起身往二楼走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