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霍长渊林宛白 连载中

霍长渊林宛白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北栀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晚缠绵,甩了两百块自认倒霉!以为从此是路人,却三番两次被捉回床……后来她怒了,换来的是他义正言辞说要对她负责。她很想知道,“怎么负责?”他如狼似虎扑上来,“继续睡,反复睡!”展开

本书标签: 北栀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第004章,后颈一痛

俱乐部,VIP包厢。

“哐当”一声,桌案上的一颗黑八被精准的击入洞中,霍长渊将球杆递给身旁的服务生,从烟盒里倒出根烟,点了往洗手间方向走。

靠在吧台的秦思年见状,朝着桌案边的女郎示意。

女郎很妩媚的笑了下,立即放下手里酒杯,婀娜多姿的扭着腰随后跟上。

十分钟后,霍长渊和女郎一前一后走出,后者精致的妆容上满是失落,走到吧台前冲着男人摇头,“秦少……”

秦思年闻言,走到霍长渊身边,“长渊,还是不行?”

霍长渊皱眉。

将身上外套脱掉,上面还残留着香水味,让他很不舒服。

“你不会真喜欢男人吧?”秦思年笑。

“滚。”霍长渊斜过去一眼。

“开个玩笑!”秦思年摸着下巴,随后认真分析起来,“前天晚上不是开荤了?而且那女的我看被你折腾的挺惨,证明枪没问题啊!”

霍长渊是个冷情的人,这么多年身边从来没有过女人。

不是他清心寡欲,是……硬不起来。

他也曾看过这方面的专家,都说没有任何毛病,可那些扑上来的女人哪怕使出再浪再妖娆的招数他也一点冲动都没有,甚至还觉得嫌恶。而且他能笃定,他绝对对男人没有兴趣。

这些年都这么过来了,直到那晚,沉睡了三十年的欲望彻底苏醒。

霍长渊想到她带给自己销魂的紧致感,下腹一紧……

他重新接过服务生手里的球杆,喉结滚动,“打球。”

秦思年也接过球杆,却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笑的意味深长,“长渊,你请好吧,这事就包在兄弟身上了!”

……

林宛白轻轻推开病房的门。

里面静悄悄的,她也尽量不发出声音,生怕打扰到病床上两位老人的休息。

不是独立的病房,外婆的临床还有个同样年纪的老太太,得的是肺病,虽然这样很不利于外婆休养,可是没办法,她连现在这样的病房都快住不起了。

多亏闺蜜救济了一万,加上从林瑶瑶手里拿的勉强将上个月拖欠的还上,只是这个月的又还没有着落。

林宛白将外婆的手贴在脸上,纹路间传递的温暖,让失去初次和遭到毒打的难过全部氤氲上了眼眶。

掉了几滴眼泪,她就忙擦干,害怕外婆醒来后发现异样。

8岁时她失去了妈妈,让李惠的儿子流掉以后,虽然她年纪小送不了警察局,但林勇毅将她撵出了林家。从此她就一直跟着外婆过,所以外婆对她来说,是这个世上仅剩的亲人了。

林宛白看了眼外面的夕阳,想到外婆爱吃的烤红薯。

虽然医生不允许,但是偶尔少吃一点点还是可以的,她轻手轻脚的离开,出了医院往马路对面走,远远的能看到小贩们在热情的叫卖。

刚走到夜市的街口,感觉身后有阵脚步声。

不管她加快还是放慢,脚步声都在。

准备回头时,后颈一痛,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第001章,意外

“啊,好痛——”

“不准逃!”

“我不要了,不要再继续了!啊……”

……

林宛白睁开眼睛,身上陌生的疼痛让她惊觉一切不是梦。

身处环境是酒店的套房,晨光朦胧的透进来晕在地毯上,以及一片旖旎的床上,她从里到外的衣服都皱巴巴的在地上。

她昨晚被人给上了!

林宛白捂着脑袋拼命回想,她在地下pub做兼职,负责给客人推销酒,有位心怀不轨的老顾客非缠着她喝了酒才结单。喝了后就发觉酒有问题,好不容易才逃出来,从电梯出来后情急之下她钻进个空房间,之后记忆就零碎了……

浴室的门忽然被打开。

这才反应到房间里除了她还有人,林宛白忙拉高被子裹住自己。

一眼看上去就是北方男人高大壮硕的身材,五官的轮廓刚毅却又不过分粗犷,俊朗异常。

而他的腰上只围着条浴巾,上半身就那么赤裸在空气中,结实的胸肌两块,再往下是规规矩矩的胸肌和隐隐可见的人鱼线,头发往下滴着水。

林宛白脸红的收回视线,很快又看回去。

她的第一次就这么被眼前的陌生人夺走了,而且被折腾的死去活来!

男人走过去一把将窗帘拉开,从桌上拿出根烟点,回头斜睨着她吐出口烟雾,“看什么,想再来一次?”

来个鬼!

林宛白在心里愤恨。

痛失清白已成事实,她只得认命裹紧被子,努力不走光的下地,将衣服一件件捡起来,抱到浴室里穿。

等她出来时,男人还站在落地窗前的位置,弹了弹烟灰,径直朝着她走来。

林宛白紧张的往后退了半步,却见他到身前后只是俯身捡起地上的钱夹,拿出来两沓钱,随手丢在了床上,“昨晚虽然你很热情,但我也很享受,这里有两万块。”

林宛白视线跟着那两沓钱。

两万块不是大数目,但足够外婆一个月的医药费。

她抬头,男人有双很沉敛幽深的眼眸,视线相撞,里面冷冽嘲讽之意也就一清二楚,似乎在他眼里像她这样随便跟男人睡的就值这些。

浓浓的羞辱感从心底往上。

男人冷笑的眯起眼睛,咬肌浅浅一迸,“不要钱,是想让我对你负责?做梦。”

林宛白心下恼怒,将手插在牛仔裤兜里。

她抽不出两沓,但是能抽出来两张。

上学时她就是老实巴交的孩子,总是人群中最不起眼的,从没和人吵过架红过脸,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扬手用力朝那张出众的脸甩过去。

“两百块是我出的价格,怎么了?不要钱,是想让我对你负责?”林宛白学着他刚刚的语气,也冷笑一声重复,“做梦!”

话毕,她挺胸抬头的离开,虽然走路姿势因酸痛有些歪扭。

两张红色人民币从眼前甩过,霍长渊三十年的人生里第一次真正地愣在原地,直到她离开数秒后才反应过来。

暴躁的掼起被子,下面却露出干了的一块血迹。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