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陛下务农记 连载中

陛下务农记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华芋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十四岁那年,齐姝在祖母留给她的玉米地里接到自己被立为皇太女的旨意。事后她常想,皇考是在多么绝望的境地下写的诏书啊。要她种一地玉米芋头容易,要她治理天下、平衡朝堂,简直痴人说梦。于是皇考贴心地为她准备了两位辅佐之人,两年后,其中一个造反了......小女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立志夺回实权,做一个独立自主的新时代女性!萧珉:你丫一权谋小白还是乖乖种田吧……别捣乱了......食用指南:1、废柴女主,非强势型2、少权谋,多成长Scene1:孤:啊奏折好多,不想批了。湾湾:陛下要不请萧大人帮忙,他比较熟练。孤:展开

本书标签: 华芋 历史军事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为何,他炯炯的目光如烈日照得我发晕。时候不早,得回宫去,明日我还得宴请百官、犒赏三军,一展雄风。

萧珉还算客气,自去付了银子,走前说吃得热了,便把披风搭在我身上。

啐,我这皇帝当得窝囊,成了个行走的衣架。

走了几步,我的肚子又开始隐隐作痛,幸好有披风可以捂一捂,但脚步却越来越沉。

萧珉看出我的不对劲,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他的手好凉,比夜风还凉,凉得我一哆嗦。

他把我拉到一旁的石阶上,半蹲下,我头重脚轻一下倒在他背上。他踉跄了一下,好不容易稳住身形。

“陛下最近吃的有点多吧。”

我无力反驳,任由他背着我前行。

“先回我家休息吧,我家比较近。“

放屁,丞相府和皇宫都离此处差不多近。哦不对,他已经搬回晋王府了。

我在他背上挣扎了两下:“不行,我要回宫,明天还要宴请百官、犒赏三军、一展雄风…...”

萧珉轻笑出声:“明早正好跟我一起回宫。”

“不行,我衣服啥的都没带。”

“我府里有备用的,你上次留下的。”

“不行,我明日宴会的衣服不在呀……”我的意识已经有点混沌了,说话也含糊不清。

“明早回宫换,来得及……”

“不行……”我还要反抗,却忘了这次要说的原因是什么。

“你的蛐蛐还在我那呢,明早正好带着蛐蛐回宫。”

“行……”

萧珉:“……”

我被放在松软的大床上,似有竹子的清香袅袅飘来,我感觉舒畅了一些。

迷糊中听到萧珉身边的小跟班穆飞的声音:“按王爷吩咐一早便把顾太医请来了,正在外侯着;恒娘已派人送了换洗衣物,王爷是先让人进来替陛下更衣,还是先请太医看过?”

我翻了个身,随他们怎么摆弄,别耽误我明天一展雄风就好。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身上轻快惬意了许多,只是大腿上的疙瘩实在是痒,我挠个不停,摸索着撩起裙子,让小侍女帮忙给挠挠。

“谷雨乖,擦了药就不痒了,你瞧都挠破了皮。”小侍女叫我的乳名,温柔地替我抹上药膏,恍惚间让我想起了敏阳。药膏清清凉凉,很快我便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好像做了个梦,梦里萧珉在同我抢绘本,拽着我的手腕不肯松,我挣扎无果,拿着绘本使劲敲打他的狗爪。

“说好戴一会儿还给我的。”

戴什么?我费力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床边萧珉穿着亵衣,一头青丝随意披散,侧脸的轮廓在幽暗烛光下棱角分明,浓眉星目,一脸挑衅地把栀子花手环在我面前晃了两下,带在自己的狗爪上。

我内心叫嚣着“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想戴多久戴多久,你他娘的小气吧啦个啥“,而发出的声音却是含糊低沉的“乌鲁乌鲁”声。我企图伸手去夺,却没有一点力气,旋即昏睡过去。

……

……

待我悠悠转醒时,已是第二日中午,小侍女贴心地告诉我,萧珉没能把我叫醒,也不愿我过于劳累,便代我主持庆功宴去了。

萧禹安,代我,宴请百官,代我,犒赏三军,代我,一展雄风。

我揉了揉头发坐在床上,细细回想。萧珉肯定一早便打定主意要挟我回府,凭他对我的了解,料定我出宫一定会胡吃海塞,又骗我去吃抄手,让我肠胃不适,带我吹风,伤寒复发,今日无法出席陈王庆功宴,而有资格主持的只能是地位高于或等于亲王的,纵观朝局,只有萧珉。此举便是昭告众人,职位都是虚的,实权还在他手里。

我为自己终于看破他的诡计鼓掌,又为自己中了奸计懊恼,果然贪吃误事。

懊恼着洗漱完毕,换上干爽衣物,晋王府的大厨也准备好了午膳。今日明显热了,厨房做了绿豆百合汤,话梅酱鸭,红豆糕,清炒时蔬。味道不错,清爽可口。

我正吃着,萧珉春风得意回来了。

“哟,陛下吃着呢?”

一个庸君最大的优点就是,心态好。我安慰自己,独立之路漫漫,想前人周武帝三十岁才除了权臣,我还有十年时间,不急不急。

于是,我平和地微笑招呼:“是呢,要不要来点?”

萧珉在我对面坐下,将桌上菜品打量了一番,努了努嘴:“陛下用吧,微臣在庆功宴上吃的太饱了。”

他这话在我听来,颇有些炫耀之意。

一个庸君最大的优点就是,心态好。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笑说:“众爱卿吃饱便好,不枉费孤的心意。”

萧珉嘴角噙笑,微微蹙眉,打量了我好久。

“怎的,我脸上有东西?”

他摇了摇头,给自己也盛了一碗绿豆汤。“没有,觉得陛下好像长大一点了。”

我忍不住反驳:“你怎么用词呢,我都二十岁了……只是晚婚晚育罢了……”

萧珉轻轻放下碗,瓷碗与石桌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没过生辰,还是十九。”

总算说了句人话。

“吃过饭回宫吗?要不......”

话梅酱鸭十分清甜,不腻人,我正啃着鸭腿,萧珉却突然有些扭捏了。

我继续嘴上的动作,眼睛瞧好了他。

他掩嘴咳了两声:“要不今晚再在我这过一夜......”

酱是咸甜咸甜的,很鲜,我吃的太急,没吞咽好,酱的咸鲜刺激了喉咙,我的五官扭曲,想咳却咳不出。

萧珉急忙接着道:“下午我们玩会儿蛐蛐,明早带你去吃油条豆浆。明天刚好休沐不用早朝,你看如何?”

我确实一直惦记着那油条豆浆呢,他的提议我觉得很好,只是不知他这局促解释的模样是为何。

我喝了两杯清水,清了下嗓子,爽快地答应:“好啊。”刚好可以在他这批奏折,有不确定的还可以问问他。

一丝讶异从他面上掠过,转瞬即逝,他好似松了一口气,立刻叫穆飞去宫里取奏折。

我想着,刚好可以将甜水铺收到的信件回复一下,明早顺便送给亦岑,让他发还给各位来信人,便叮嘱穆飞一道取来。这些信件我放在书案左上角的木盒里,只需说木盒,恒娘便知道了。木盒里面的东西,自然只有我一人知晓。

逗蛐蛐没有我想象中有趣,许是我第一次玩没什么技巧和经验,又或是因为萧禹安技术过高,一开始我连着输,输了好几把,终于赢了一回,还是萧禹安故意放水。

这不是瞧不起人嘛,我不玩了。

昨晚上吐下泻又发烧,今日整个人感觉元气大伤,下午试着自己批奏折,到了傍晚头昏脑胀,又腹泻了两回。大厨熬了小米粥,佐菜也都比较清淡。萧珉怕我再发烧,一直呆在房里陪我。

孤要是在他晋王府出了事,他怕是不能有个交代。

我怕他太无聊,便把剩下的一摞奏折给他批了。我曾同他一起在明镜轩听过两天学,因天资差了一点,字总也练不好,先生上了年纪,对我的管教力不从心,再加上皇考对我并无要求,只是让我来找点事做,于是先生就放养我了,只嘱托萧珉好生辅导我。

我瞧他字练得好,便索性弃了字帖,完全照着他的字体来练。练字这件事,勤能补拙,日积月累下来我倒是能写出一手同萧珉极为相似的若水小楷。然而登基之后,君主和臣子字迹如出一辙,肯定是不妥的,萧珉就很自觉的重去练了一种字体。

毕竟,要我改变字体风格,非十载不能成。

故,前几年不懂事,奏折的朱批其实都是萧珉的若水小楷。

夜市已开,街道旁灯影重重,商铺林立,吆喝声、谈笑声交织在一起。煦都的夜是绝不寂寞的。

我与堂兄齐毓并肩走在曦河边,缘岸有栀子花香,随夜风悄入鼻腔。灯笼的烛光并不耀眼,却照得水波剪影潋滟动人;对岸的丝竹声漂流过来,似是朦胧月色下的呢喃私语。

谷记糖水铺的酥山格外好吃,水果亦是极新鲜的,果酱甜而不腻,口味也多,我思念了很久。显然,齐毓对甜品并无兴趣,在我的极力邀请下,他终于答应先同我前往糖水铺,我再陪他去碧丝酒馆。我想了一下,虽是借着为他西境大捷庆功的名义出宫,怎么着也得迁就一下他的需求。笼络臣子的心,也是一个皇帝需要修习的。

老板亦岑见我来了,迎我们二人上了三楼包厢。亦岑今日穿了件月白的长衫,整个人更显儒雅,温润如玉,就像水岸的栀子花,低调沉静,暗香阵阵。

我夸道:“你这衫子颜色不错。”

他低头微笑:“姑娘谬赞。”

铺子依水而建,推开窗便可见到倚波桥,视野极佳。

今年夏季不算热,煦都地处江南,已入梅,下起雨来还是有些闷的,好在今夜晚风清凉。

包厢里点了驱蚊的香,我就打开了窗。

齐毓倚窗而立,终是提起了点兴趣:“这铺子的位置够好的。”

我的安利有了反响,心下颇为高兴,他继续道:“老板品味不错。”

我心下更为高兴。

“模样不错气质也不错。”

啊,原来他说的是亦岑,我还以为......

好似有些不对劲,近几年煦都世家公子中好男风者屡现,作为一个开明的君主,我自然不反对,但我那些个老臣总来诉苦,希望孤能搬一道法令,禁了这风气。我面上维稳,私下有些无奈,这时候一个个倒是想起我了,怎的不去找萧珉呢。

话说回来,我怕齐毓在边境呆久了,整日与男人为伍,再加上叶追文迟迟不开窍,他一怒之下转好男风,这......其实也没什么,目标是亦岑就不行,亦岑可是有心上人的。况且叶追文的心思,我是瞧得出来的。

身为一个体贴臣下、最喜促人姻缘的开明君主,未免当事人日后追悔莫及,必须要把一切不恰当的情愫扼杀在摇篮里。

我目前的策略是,先转移话题。

“你觉得这店如何?”

齐毓四下转了转,道:“装修挺有意境,能在御街上、曦河旁拿下这样一个店面,不简单。”

......

“我只教你评价这店。”你却总在人家老板身上打转。

“店,挺有意思,占着这么好的位置只在夜市开门。”

这是策略,饥饿营销懂不啦。

我追问:“.....你注意到楼梯口的墙面了吗?”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墙面上都是便签纸。”

“是呢。”我颇为欣慰。

这时亦岑亲自将酥山呈上来了,我选的末茶红豆,配以红薯搓成的小丸子,是我最爱的口味。

齐毓点的荔枝味的,浇了果酱,还有几颗新鲜荔枝肉点缀,看着也很好吃。

“二位慢用。”

“快来尝尝。”我招呼齐毓坐下,他倒不急着动勺,拿起托盘中空白的便签纸端详起来。

亦岑介绍道:“二位若有何感想,可写在便签上,走时贴在楼下的留言墙;或者有什么问题想与我们东家交流,我也可帮忙转递给东家,待下次公子再来,转呈东家回信。”

亦岑放好擦手的帕子,补充道:“公子放心,小店诚信经营,绝对保护客人隐私。”

齐毓挖了口酥山,哈了哈气:“挺有意思。这荔枝够不错的呀。”

屁话,邝州运过来的,今早刚到,能不好吃吗。

亦岑招呼别的客人去了,我怕齐毓不好意思,等他走了才说:“你若有困惑之处,可写在这上面。”又加了句,“譬如情感上的呀,生活上的呀。”

他挖起一块荔枝肉:“我能有何困惑。”他把便签纸随意丢在一旁,忽而又想起了什么,伸长脖子神秘兮兮道:“亦岑不是真正的老板......这店的东家是不是什么老谷?”

“是啊。”我暗喜,莫非谷记的名声已经传到边境了?

“出宫前我正遇上阿文,邀她同我们一道出来,她说她今夜值守,不方便,还让我跟你说,顺道的话帮她把老谷先生的回信带回来。”

......

难怪你追不到人家,这么好的献殷勤的机会都不知道把握。他来帮叶追文拿回信,叶追文欠他人情,俩人一起吃个饭,有来有往感情不就慢慢培养了。今夜若非我极力要求来,齐毓就直奔小酒馆了,活该追不到人家。

更令我生气的是,我就是知道叶追文今日轮值,特地没有邀请她。叶家世代忠心,唯君命是从,但在禁我出宫这件事上前所未有地听萧珉的话。若是让她知道我独自出宫,必要跪在阶前苦口婆心地劝谏。这平时话少的人,话匣子一开就像洪水一般。

我知她是因着三年前的宫变,事情虽过去了,但余孽未清,她怕我有危险,可这也......狗也是要遛的,更何况孤呢。我道你不放心可跟我一同出去,她又不愿意,说是这样叫玩忽职守。上次带她去谷记,还是选的她休沐之日。

两重罪加在一起,我对齐毓很不爽。

“你看这铺子这么忙,老板还给你空着如此好的包厢,瞧你是与他相熟,你帮我打探打探阿文都和那老先生说了些什么吧。”

不仅不知献殷勤,还意图打探人家的私密话,我恨铁不成钢。

“你怎知人家就是老先生?”我有些生气,挖了一大口冰沙清火。

“难不成还是个小姑娘?”

我沉默了。

诚然,鄙人正是这间甜水铺的大老板,亦岑的东家,老谷。

也因此谷记可以坐拥御街最佳地理位置,可以选用上好的贡品食材。

但试问,古往今来有哪个皇帝在外置私产?所以老谷从来不曾露面,坊间关于她的传闻也颇多,有人说是位隐士高人,有人说是某个朝廷大官。冲着这层神秘感和猎奇心,再加上令人流连的口味和有力的营销手段,小店拥有可观的客流量和大量的便签来信。

当然,问我个人隐私的便签一概不回,叫我预测今年收成如何的不回,向我打听朝廷政策动向的不回。

向我打听当今小女帝和丞相萧珉关系的,我会偶尔回一下,澄清自己,顺便拔高形象。

有一些交流农业或烹饪等专业问题的,我比较擅长,会做深入探讨。

还有一部分向我咨询婚恋情感问题,此类也是我的专项,多亏了萧珉,我这个皇帝治国理政不大行,解决豪门家庭伦理问题那可是一等一在行。

叶追文是众多来信者中的一个。她是羽林卫将军,是近臣,可正是碍于这君臣之礼,有些话不好意思对我这个上司说,我便带她来了谷记,让她向老谷倾诉。她当然不知老谷便是我,这世间除了我和亦岑没人知道。

谁能想,平时沉默寡言的冷面将军,写起咨询信他娘的洋洋洒洒,啰哩吧啰嗦。

好巧不巧,我今日忘记把回信带来了。

齐毓挑光荔枝肉,放下勺子,开始催我:“好了没?”

“......你怎么不吃冰沙呀,光挑荔枝,你干脆出门买一斤荔枝回去剥着吃好了。”

“你知道的,我本就不喜欢这些,咱们赶紧去喝酒吧。”

我觉得好生无趣,试想两人一同吃甜品,有一个不吃,吃的那个得多扫兴。而且,齐毓太浪费了。

这时候我念起了萧珉的好,他是难得跟我口味很一致的人,喜吃甜品,喜欢尝试新口味,每每邀他品尝我研制的新品,他都欣然接受,并且给出中肯的评价和有建设性的建议。他这人,吃喝玩乐样样精通。

只是权力有点大。

我刨去被齐毓挖过的部分,把剩下的酥山都解决掉了。

结完账正要走,齐毓提醒我帮叶追文带信,亦岑看了我一眼,我微不可闻地摇了摇头,他了然:“东家还未写完,阁下得过两日再来取。”

临了出门,齐毓还回头看了亦岑一眼。

我掐了他一把:“婶婶怎么教你的,有点风度没有了?”

齐毓皱了皱眉:“我瞧这亦岑跟萧珉眉眼间有点像。”

我一顿,狂笑:“说什么呢,我怎么没觉得。”脑海中两人容颜浮现在一起......“不像。”

齐毓思索了一会儿,说:“大概好看的人都有点相像。我看亦岑和我也有点像。”

嗯,有道理。

嗯???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