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降落我心上 连载中

降落我心上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云朵玛奇朵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她以为她是最幸福的女人,可他却亲手将她拖下云端,成为一个只配裹在沼泽中的笑话。被家族抛弃,被逼顶罪,为了断她的后路,连她画画的手也被毁尽……她彻底成了一个废人。她终于认错,将那颗留有他的心彻底剜去,可是……他还不放过她。爷爷的命,孩子命,被压榨残缺的身体……她终于被逼到了绝路。“傅明予,我恨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她没了,他却后悔了,可是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展开

本书标签: 云朵玛奇朵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阮思娴惊愕望着这一幕,脑海里就一个想法,被算计了。

随即抬眸就看见一个黑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踢到在地,她忍着剧痛仰头,恰好望进傅明予那仿佛要活剐了她的眼神。

而他怀里的柳心慧却得意地笑着,无声地说着:“你死定了。”

“阮思娴,看来我是对你们太好了。”阮思娴见到傅明予的目光落到了病床上。

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起,不行,不能被傅明予误会,她不能再让傅明予迁怒爷爷。

阮思娴忍疼挣扎身体,顶着傅明予的冷眼哀说:“我没有,是柳心慧自导自演……”

可傅明予却根本不听,目光盛着森冷的怒意,“来人,拔针,停掉药剂。”

“不要!”阮思娴惊恐的望着傅明予,疯了似的拦住进来的护士,嘶喊着:“傅明予,你答应我会给我爷爷看病的,你不能反悔。”

可她用尽力气,拼命阻拦,还是眼睁睁见着输液被拔掉,暗红的鲜血流出,阮思娴只觉得那血仿佛是从自己的心底流出来的。

傅明予掰住阮思娴的脸,将她拖到病床前:“阮思娴,记清楚你爷爷的样子,若是你再闹,我会让他过得比现在悲惨十倍百倍。”

阮思娴心疼地快要窒息,手指用力掐着掌心,痛恨自己没用,咒骂自己眼瞎,所以才害爷爷至此。

她压住内心的绝望愤懑,逼自己露出最卑微的姿态,“傅明予,是我的错,是我不识好歹,你打我骂我怎么样我都没有关系……但是可不可以求你别停掉爷爷的药,没有药他会死的,我求你了……”

傅明予看着哭得毫无尊严的阮思娴,心底的弦蓦的跳了一下,神色也缓和了一些。

一直注意这边的柳心慧快步上前,挽住傅明予的手,楚楚可怜说:“明予,我的背好疼,肯定是刚才伤到了,你快带我去看医生好不。”

傅明予的神色瞬间冷峻,他不再看阮思娴一眼,拥着柳心慧离开,“把这女人拖回病房,没怀孕之前不许她出病房一步。”

阮思娴哀求的神色一窒,若是自己不允许出来,那谁来照顾爷爷呢?

“不可以。”阮思娴奋力追出去,挣扎哀求,“傅明予,我还要照顾爷爷,我不要关着……”

“傅明予,我真的知道错了!”

可她喊破了嗓子,最后都没得来他的回心转意。

……

阮思娴能做的,只有忍痛极力配合,所幸,三周后她真的怀上了孩子。

阮思娴迫不及待地要去见爷爷,可来到病房一看,她的微笑瞬间僵住。

病房是空的!连床上的被子都码的整整齐齐。

爷爷去哪里了?

强烈的不安充斥着阮思娴的大脑,她抖着手慌乱拨打傅明予的号码,祈祷着这号码还能用。

可电话响了很多次,却没有人接听。

阮思娴急的冒了一身的冷汗,她不断安慰自己,爷爷一定没事的,自己这么听话,还成功怀孕了,说不定,傅明予是把爷爷安排到了高级病房去了呢?

她一遍又一遍拨打着,手心的汗都把手机沁湿了,电话终于被接听了。

忍着心慌,她努力压制颤抖着的唇齿,让自己的话能够清晰,“傅明予,我爷爷……在哪里?”

电话那头沉默一会儿,却传出来柳心慧的嗤笑,“阮思娴,你爷爷不是在太平间好好躺着吗?你现在过去告别应该来得及才对,还不要脸来缠着明予做什么……”

“砰”

手机直接掉落在地。

城北郊区看守所。

穿着婚纱的阮思娴,一脸憔悴地看着面前俊朗的男人。

直到此刻,她都不敢相信将自己送进来的男人,会是明天即将与她成婚的傅明予。

阮思娴极力压抑着胸腔的煎熬,强装镇静地问:“明予,为什么?”

傅明予轻笑了一声,一双桃花眼微微瞥过来,竟然难得有一抹缱绻温柔。

阮思娴心底瞬间有了希冀,握紧婚纱的手一松。

却听他说:“心慧胆小又纯洁,她不能背上杀人犯的骂名,你和她的身形最像,你顶最合适。”

阮思娴的手兀然收紧,嗓音不自觉带着哽咽,“柳心慧,就那么重要?”

她不能背上骂名,那自己就可以?

傅明予轻笑一声,幽深的双眸只似笑非笑望着她。

但这眼神,足够让阮思娴感受到那毫不掩饰的讥讽。

可她还是有些不甘心,他既然都答应和自己结婚了,难道对自己就没有一点不同?

于是,阮清明颤抖着手拉上他的衣袖,眼底隐约带着泪光:“别这么狠心好吗?”

傅明予望着卑微的阮思娴,眼前的女人那里还有半点阮家大小姐的傲气张扬?

他微微俯身,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颚,用从未有过的柔情语调问她,“阮思娴,你不是很爱我?”

阮思娴怔怔望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问,她以为,她爱他这件事全世界都知道了。

但她还是认真回答:“是,我爱你。”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她便沦陷了。

傅明予唇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他又凑近一分,近的让阮思娴可以清晰见到他眼眸里自己的倒影。

那么的卑微。

“你这么爱我,难道不该愿意为我做任何事?”说着,他的手倏尔用力,阮思娴的下颚一痛,她还来不及喊疼却又听他说,“只不过顶罪坐牢的小事,你好意思拒绝?”

他的话仿佛是一股凌冽的寒风,灌进阮思娴的内心深处,冷的她打了个哆嗦。

她不明白,他怎么可以用这样温柔的语调说出如此残忍的话?

她红着眼,望着为了柳心慧已经是非不分的他,倔强又傲气说:“明予,你可别忘了我是阮家人,就算我同意,爷爷也不会同意的。”

傅明予的眼底闪过明显的厌恶,他最不喜欢的就是阮思娴这高傲不可攀的样子,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只配仰望她。

他恶劣一笑,“阮家已经同意了。”

在离开之前,他别有深意留下一句,“阮思娴,但愿法庭上见时,你还能保持这该死的骄傲。”

……

可直到法院开庭,她才彻底明白傅明予最终的含义。

她的好大伯,竟然在法庭上帮着做伪证。

而疼爱她的爷爷,再也没有出现过……

阮思娴站在被告席上,只觉有刺骨的寒意侵蚀着她,在辩解时,阮思娴对上了傅明予的视线,他的眼眸深幽一如初见。

她明白,多年错付终究要画上句号,于是,她的辩解只有一句问话,“傅明予,你有没有爱过我?”

活落,观众席上议论纷纷,谁都知道阮思娴是傅明予亲自送上法庭的。

阮思娴的眼里只有傅明予一人,她见他嗤笑一声,冷漠又吝啬吐出四个字。

“从来没有。”

哪怕是做好了准备,但心还是一阵阵揪着,阮思娴艰难的呼吸着。

她闭上眼睛,在两行清泪留下之际,屈辱开口,“我认罪。”

直到审判完被带走,她再也没有看傅明予一眼。

什么亲情,爱情,她阮思娴就是一个笑话。

接下来便是没有尽头的牢狱生涯,而直到进了监牢之后,阮思娴才发现她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入狱的第一天晚上,她就被牢房里一群凶神恶煞的女人们堵在了角落。

“你们要做什么!”阮思娴意识到不对,想逃出去找狱管。

可她还没有摸到门缝,就被七手八按在地上,还有人说:“上面的人可说了,好好招待这女人,尤其是她的手!”

不!

没了手,她还怎么画画?

这是她最后留下的东西了啊。

“你们不能这么做!救命!”阮思娴奋力挣扎嘶喊,她缩成一团,哪怕被拳打脚踢,哪怕被拉住头发扯掉头皮,她依旧把手藏在怀里。

可对方的人太多了,手最终还是被掰了出去,她也绝望乞求,“求求你们,不要!”

可最后,惨叫声响彻夜宵。

却没有一人过来。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