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陈宇林潇 连载中

陈宇林潇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拿烟的人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个诡异的玉佛,锁住了陈家祖上十几辈子的气运,他们全都穷困潦倒、重病早夭。传到陈宇这一辈,玉佛意外被他打碎,十几辈子的气运全都汇聚到陈宇一人身上!展开

本书标签: 拿烟的人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他的表情有些虚弱,毕竟刚开始修习先天道决,就这样渡给伤者,对他来说,是不小的负担。

“她现在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了,不过还需要观察一下,看看会不会出现意外情况。”陈宇对着众人说道。

而那中年女子走上来就对着他说:“我女儿没事吧,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也敢给我女儿动手术。你算个什么东西,如果我女儿有任何事情,我柳芝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陈宇听到柳芝的嚣张言论,眼神瞬间变冷,要不是自己刚才果断出手,伤者这时就已经在黄泉路上了。她不感谢就算了,还一通臭骂,让陈宇十分不爽。

“如果不是我,你女儿的命就保不住了!”

“你个狗东西还敢顶嘴!”柳芝抬手就准备要打,但是看到陈宇冷漠的眼神,她突然心虚了,一巴掌迟迟不敢落下。

这时,医院的现任黄院长迟迟赶来,只见他秃着头,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极为油腻。

“林太太,贵千金的伤势怎么样了?”他刚过来,就谄媚地问向柳芝。“我们医院专家实力超群,林总裁一定会没事的。”

“哼,没事?”柳芝冷笑了一下,阴阳怪气地说,“你们医院人才济济啊,一个实习医生就敢给我女儿动刀,出了事是医院的责任?还是他的责任?”

“什么?那个人胆子这么大!周伟,你给我滚过来!”黄院长大喝一声,叫来了周伟。

老院长不愿意看他们磨牙扯皮,自己独自一人进去查看伤者的伤势。讽刺的是,除了他这个退休人员,还没有人进去看望。

“院长,我想拦着他的,可是没拦住,他还动手...”周伟像个娘们一样,哭哭唧唧地说道。

“你个废物,堂堂一个主治医师,还镇不住一个实习生,我看你这个主治医师,也别干了算了!”

黄院长使劲呵斥,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将责任完全推到了陈宇身上。

不过柳芝显然很受用,只见她眼皮一抬,指了指陈宇,“黄院长,如果你不把他给我开除了,这事就没完!”

“林太太,您放心,我自会处理!”黄院长想舔狗一样说道,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林氏集团还有一笔捐款没到,这时可不能得罪林家人。

“你叫什么名字,谁给你的权利做手术的?”黄院长立马换了一副嘴脸,对着陈宇喝道。

“我叫陈宇!”陈宇冷漠地回答,“如果当时再不进行手术,病人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如果你要问谁给我的权利,那就是一颗医者仁心!”

“你在这里给老子废什么话!”黄院长看他还敢教训自己,心里气急,“立马给我收拾东西滚蛋!”

“像你们这种乌烟瘴气的医院,老子不稀罕留在这里。”陈宇干脆利落,将身上的制服脱下,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护士台上,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林太太,你看这样处理,还满意吗?”黄院长问道,一脸脸上全是媚笑。

“这才像话,你们医院的管理太差,怎么什么人都能进来,以后要多多注意!”柳芝得意地说道。

“您教训的是,教训的是!”黄院长点头哈腰。

他陪着柳芝走了进去,看到老院长正在细心地给伤者检查身体,立马出声问道:“老院长,您老看看,林总裁的身体情况怎么样?”

“并无什么大碍了,刚才那个实习医生,不简单!”老院长有些感慨地说道。

“什么不简单,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周伟在后面不屑地说道。

“你说谁是死耗子?”柳芝一听他的话,立马怒吼!

“对不起,对不起,林太太,我不是这意思。”周伟赶紧掌嘴。

“病人还需要休息,不要在这里喧哗,都出去吧。”老院长说道。众人都随他出去了,只剩下周伟和护士小雨。

“我女儿没事了吧,会不会留下后遗症?”柳芝这才想起自己的女儿,赶紧问道。

“伤势的处理极为专业,看上去就像有几十年的临床经验的老医生一样,应该不会留下后遗症。”老院长出声说道。

“应该?”柳芝的脸色立马阴沉下来,“什么叫应该,我要的是一个准确的说法。”

“伤者之前伤势太重,病情又是千变万化,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下结论。”老院长说道,“如果话说太满,是对伤者的不负责任。”

“观察?观察什么?我们林家每年往医院捐上千万,难道就养了你们这群只吃干饭的医生,我现在就要结果。”柳芝的话极尽刻薄。

听到她这样说,老院长的脸色也变了,他是全国都数得着的专家,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就算是市委的高官,对他也是客客气气的。

“你们捐的钱是慈善,说到底就是为了名声,而且这些钱全部用于患者身上,我们医生靠医术仁心吃饭,而不是靠你们这些伪企业家养的。”

老院长有真本事,与黄院长这种靠着溜须拍马、送礼请客上来的人不一样,自然腰杆子更硬!

而在屋里,周伟想到之前被陈宇掀翻在地,忍不住就心底火气,看到伤者身上十几根毫针,不由得皱眉道:“这是什么东西?针灸吗,拔下去。”

小雨却不干,说道:“陈医生交代过,这些针不能拔!”

“陈医生,他算什么狗屁医生!”周伟嘴里骂骂咧咧,自己动手将针拔了。

可是针刚拔下,病床的仪器上就立刻发出刺耳的警报声。仪器上原本正常的数据,突然大变,心跳加速,血压飙升,惊得众人都进来了。

“她身上的针呢?”老院长看到这种情况,立马问道。

周伟吓得屁滚尿滚,惊慌失措地说道:“拔……拔了……”

“你大胆!伤者就靠着毫针续命,你竟敢给拔了!”老院长不由得大怒,眼神中都带着火花。

“那我再给它插回去,可以吗?”周伟颤抖地说道。

“那有那么简单!”老院长说道,“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针灸博大精深,力度、位置、深浅,丝毫变化,效果就截然不同。”

柳芝听到老院长这么说,毫不顾忌形象,冲上去对着周伟一顿拳打脚踢。

“如今之计,该怎么办?”黄院长也慌张地问道,如果林总裁有事,不仅捐款没了,责任也少不了。

“将刚才那个实习医生请回来,现在只有他能救伤者!”老院长缓缓说道。

S市医学院的宿舍,陈宇正在跟人通着电话。

“张主任,不是说好要招聘我的吗?”陈宇焦急的争辩,就在刚刚,他在校招上费尽千辛万苦拿到的职位,被人给顶替了。

“小陈,我也没办法,那可是院长亲自塞进来的人,我也拒绝不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正是之前负责校招的中心医院张主任。

“可是我连合同都签了,怎么能这样做?”陈宇大声地喊道,这份工作对他很重要。校招已经结束,再想找一个待遇不错的医院工作是不可能了。

“合同也没用,上面有实习期,就算你硬扭着,到时候医院还是可以将你扫地出门。”张主任劝道,“趁着还没毕业,赶紧找份其他的工作吧!”

“你们这样,就不怕我告你们吗?”陈宇双眼通红,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你怎么告啊?”张主任说道,“别幼稚了,你都二十多了,还不明白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吗?”

“我这边还有事,不跟你多说了!”

张主任挂断了电话,也扑灭了陈宇的最后一点希望。他双手无力地下垂,眼神中带着迷茫与绝望。

“难道自己真的要回老家种地吗?”他心里苦笑。

作为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陈宇能够留着S市的唯一手段,只能是找一个不错的工作,否则便只能回到贫困的老家。

“自己还答应晓晓,等到发了工资,就带她去吃西餐呢。”

晓晓是陈宇的女朋友,也是这个大学里,唯一看得起他的人。

从生下来开始,陈宇的运气似乎就没好过。不管他想干什么,都会在关键时刻出岔子。哪怕是在大学里做兼职,挣来的钱不是掉了就是被人偷了。因此,他一直被人叫做“倒霉鬼”、“穷光蛋”。

只有晓晓愿意跟他在一起,一直在旁边给他鼓励,劝他不要放弃。也正是因为晓晓,他才能从高手如云的S市医学院,得到了“优秀毕业生”的荣誉。

“该怎么跟晓晓说这个消息呢?”他紧紧地握着手中的老人机,慢慢的拨通了一个他最熟悉的号码。

“喂,宇哥。”电话拨通之后,晓晓那边传来一阵极为哄吵的声音,像是在KTV或者酒吧。

“晓晓,这么晚了,你在哪呢,那边怎么那么吵?”他耐心地问道。

“我跟朋友在KTV唱歌,宇哥你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吗?”晓晓的声音有点心虚。

“没什么其他的事,算了...还是等你回来,我再当面给你说吧。”陈宇还是没能说出口,“别玩太晚了,早点回来。”

“知道了,宇哥,没什么事,我先挂了。”晓晓急忙说道。

“嗯!”陈宇说了一声,正当他准备挂电话时,那边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美人,来,亲一个!”正是之前一直追求晓晓的富二代宋尚。

“晓晓,怎么回事,你跟宋尚在一起呢?”陈宇的心脏瞬间收紧。

“没,宇哥,你别多想...”晓晓急忙解释。

“美人,你不是答应做我女朋友了,这是在跟谁打电话呢?”宋尚的声音再次传来,“呦,这不是那个倒霉鬼吗?”

“宋少,请你把手机还给我。”电话那边传来晓晓哀求的声音。

“陈宇,你这个倒霉鬼骚扰我女朋友干嘛?”宋尚的声音极为得意,毕竟之前陈宇也跟他说过类似的话,“老子早就告诉过你,这美人早晚是我的,你个穷光蛋拿什么跟我争?”

“宋尚,你胡说!”陈宇怒吼道,“晓晓怎么可能跟你这种人渣在一起?”

“宋少,把手机给我!”晓晓哀求的声音更大了,还伴随着阵阵哭声。

“行,给你给你。”宋尚说道,“不过你可别忘了答应过我的东西,你说话之前可都要好好想想。”

“我知道,你放心吧!”晓晓哽咽地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宇心里还留着一丝侥幸,“晓晓,是不是宋尚逼你什么了?”

“宇哥,忘了我吧!”晓晓的声音传来,“我明天就要跟着宋少去燕京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听到晓晓亲口确定,陈宇的状态已经快要癫狂。

“你别问了,宇哥。”晓晓不想伤害他。

“为什么不让我问!”陈宇吼道,“你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了吗?你忘了我们说好一起拼搏一个未来吗?”

“我过够了苦日子了!”晓晓也爆发了,“我家里穷,帮不了我什么,你也是。本来我以为靠着努力就能过上好日子,可是穷人再怎么努力,也追不上富人,早就不是30年前了!”

“宇哥,我不想再那么累了。”晓晓接着说道,“跟你在一起,奋斗十年也不一定能过上好日子,你就放我走吧。可能,我们真的不合适!”

不合适?呵呵...

“你走吧。”陈宇认命地说道,“既然你想走,我不留你...”

挂断了电话,陈宇失魂落魄的走上阳台。夜晚清冷的风吹过他的额头,看着熟悉的校园,这里曾经留下他和晓晓相恋的身影。

“都没了!”陈宇轻声说道,“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他从6楼一跃而下,鲜红的血流成一滩,胸口的玉佛,也随之而碎!

意识迷糊之下,他似乎来到了一个奇怪的空间,里面供奉着一尊漆黑的大佛。

“佛像都是金黄的,为什么会有黑色的...”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佛像陡然而破,无数碎片冲着他飞来!

在他眼前,突然浮现出十几道身影。

有人持剑向天怒吼!

有人持针悬壶济世!

有人经商富甲天下!

有人读书高中状元!

而在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本奇书。

医道问卜,修行法诀,经商经验,官场纵横。无数记忆都汇聚在他的脑海,这信息量实在是太过于庞大,陈宇只觉得得脑袋中几乎要装不下这些东西。

他苦苦挣扎,却还是眼前一黑,彻底的昏了过去。就在他昏倒的时候,地上的鲜血又诡异地倒流进他的身体,一切就好像从未发生过。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