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阿弥陀佛喜欢你 连载中

阿弥陀佛喜欢你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隔壁家短腿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第一个说我是魔的人我还未看彻天上地下对魔的定义第二人说我是魔的人我急切想要摆脱他第三个说我是魔的人是我所爱之人,两世信徒,求不得、爱不得我说:“我段小五既未害苍生分毫,怎着天下人皆嚷嚷着要杀我?即是孤零零一人,死生何惧,天下人要除恶,自觉理所当然,可当天下人都认为我不该存活于世,那我又为何要甘愿去死,为这一群想我死的人而死......?”本文佛魔对立仙侠两道人鬼两界皆涉文风有点伤,有点冷,冷笑话的冷女主懵懂到半懵懂(不要懂太多,会被杀掉滴!!)VS男主懵懂到过分懂(懂太多,旁人不容易下手呀!!)作者废材,展开

本书标签: 隔壁家短腿 仙侠修真

精彩章节试读:

初洛早已经在我睡的屋清理手腕上的擦伤。

我坐在床沿,借着烛光,好好审视了一番她疼痛时的模样。

“珠小五,你就干坐着,也不来搭把手。”

哈哈哈哈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道:“你既然选择做乱棍下的贼,还会怕这点疼痛。”补了一句,“跟了一路累坏了吧,晚上到我床上好好歇息歇息。”

我穿了一身男衣顶着大腿做了个魅惑动作,初洛调侃道:“我就奇了怪,你这好模样,怎么那老头子瞧不上你,兴许,他不喜欢白净瘦弱的小生。”

哈哈哈哈我起身坐到她桌对面,漠不关心的瞄了一眼伤口,问:“你藏哪里偷听我们说话,摔伤了还能跑这么快,屋顶??”

“我还没问你,你凑花翎那么近,说什么悄悄话?”

“告诉我你怎么上的屋顶。”

“你先告诉我你们偷偷说了什么?”

“你先说怎么上的屋顶?”

“你凑他那么近干什么?”

“你先说。”

“你先说.....”

哈哈哈哈哈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我粗鲁的从初洛手上拿来纱布,再温柔的替她包扎好伤口。

“还好手筋没事,不然你就偷不了东西了。”

初洛怔的一下,别过脸傲气道:“偷盗在你眼里不是一件可耻的事吗?你心里应该希望我摔断手吧,可你又是信佛之人,莫不是我小人了?”

“就是就是,你就量小夺我这君子之腹。”

我往伤口吹了一口热气,“月阁主说,偷东西那是你的兴趣,正如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你对偷盗乐此不疲的活力,而这种对生存的活力,恰恰是我缺少的。”

“珠—小—五”

初洛瞪大了眼睛看着若有所思的我,“你心里真是这么想的?可偷盗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那你为什么还要偷东西?”好奇

“那要说起我爹,他说了,出门在外总要有一技傍身,武功也好,坑蒙拐骗也罢,能让自己活下来的本领都算一种技能,偷东西是门危险的活,我喜欢置身险地却能摆脱困境的那种快乐,这么说你懂吗???”

我摇摇头

“我想要成名,美名和恶名都算成名,这么说你懂吧?”

我仍是摇摇头

“那你就当我是手痒,手痒总该懂吧,就如人要吃饭,一天可以忍着不吃,多几日就受不了了。

我点点头。

突然问起,“莫非你家世代为贼??”

初洛刚灌进嘴里的热茶差点没喷到伤口,“我家要真是贼祖宗那倒好,论上几十年偷盗的经验,恶名远播,做个贼,也许我爹还能管我的死活。”

“你爹??你爹不是卧病在榻,还养出了个在刀尖上过活的女儿,初洛,你一定是生活所迫,小五懂得。”

“呃......,那是我扯谎的。”

提起初洛的爹爹,她便不愿多说下去,假意打了个哈欠,两脚搭着躺到了床上,我跟着爬上去追问,“你说的莫不成是你爹爹不管你死活?”

“他管不管我都一样,我一个人照样活的逍遥自在,他可以因剑道成名于江湖,同样我能在江湖上偷出名堂,直到有一天江湖上提起我,也只会论及我的名字,而不是他的女儿。”

听她事反倒让我沉浸思绪,说话间我已经侧躺初洛边上,夜里寒气重,想拉半床被子给自己盖上,我们很少正儿八经的瞧对方,今个她打量了一番,倒觉得有些相识,问:“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呃?我在佛阁,你怎么会见过我?”

“你又不是一直都在佛阁,你的家在哪?”

我不再欢笑,语气虽温柔却透着冷淡:“我没有家。”

“没有家??”初洛怔怔的看着

我闭上眼睛,沉沉说道:“对,我早就没有家了。”

她打住,便不在问我,冷冽的寒风张狂的呼啸着,两人一宿无话。

次日清晨,天更冷了些,窗外降了少许浓霜,外头的青松树被迫压低了枝干,我想起在佛书上看到的,“善似青松恶是花,青松冷淡不如花,有朝一日浓霜降,只见青松不见花。”

人生来,既无力作恶,亦无力为善。

想到此,我对着青松咧开了嘴。

花翎没想到我起的早,两个人等财主家晨起便作了告别,玉慧姑娘一大早收拾了些干粮赠予我们,看她依依不舍的失落模样,再看花翎师旁若无人坦坦荡荡的样子,真是可惜了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余光收回,便扫射到老爷子一双迫不及待遣人走的目光,无限感慨,“女大不中留呀!”

我们来时是两个人,回去便是三个人。路途需经过高岭围成的大片深林,再跨过一条河道,路上,初洛一直紧跟在师兄身侧,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诸如:

“你爱吃螃蟹吗?”

“不爱”

“那是为什么呢?”

“要剥壳”

“.........”

“那你爱吃什么海鲜?”

“河虾新鲜,肉质鲜美。”

“可是河虾也要剥壳不是?”

“没关系,比螃蟹方便点。”

“哦,其实我也最爱吃河虾。”

“........”

接着问,“花翎师兄,为什么你长的这么好看还不自恋呢?”

“因为我想做一个低调的人。”

“哈哈哈哈我果然也是喜欢你的低调!”

“........”

再问,“那花翎,你原家址在哪?你打算一辈子呆在佛阁吗?”

“佛在哪我就在哪。”

“哦.......”

-------对话持续中-----

我一路识趣,故意放慢了速度,将自己置身在尚且能看到二人的视线外,午时的阳光透过树丛照射到脚心,我一步两步三步的数着,突然前面一声大动静,我抬头伴随着枯枝落叶的纷纷坠落回旋森林,发现前方百米不到多了十几个身手矫健的彪形大汉,趁着风势挨个拽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冲了过来。

初洛见危险逼近,立刻将身旁的花翎师兄推后。

劫财、劫色,取命;要花翎的色?要我的财?还是要初洛的命?脑回路构造中.......;

只在一瞬,刀锋惊鸿一闪,初洛的怀里扔出两把飞刀,只听“铛,铛,铛”几声脆响,随即蓝光一闪,将红色握住,收了飞刀。

几个杀手被飞刀击中受伤倒地,倒也能继续打斗,带头的机警,立马换了队形,将十几个杀手疏散围成一圈向外,十几把刀又齐晃晃的挥手而来。

我不会武功,但我会逃,依初洛打前的吩咐,某足干劲拉着师兄的手,凡有打斗的空隙便拉着他往外冲,可部分眼尖的在躲过初洛的飞刀后,意识到花翎的重要性,便改方向将大刀疾驰挥近直抵我的喉咙。

花翎能打伤初洛,自然也能挨个击垮想要胁迫他的人。

漫天腾起的枯叶,在半空中婆娑飞舞,突的白兰折扇开起了庞大的气势,所挥之处狂风怒号,呼呼作响,枯叶在半空大片开裂,已直线的漂浮和剑的力度在林中散打,那些杀手身上受到力的反击接连摔倒在地,枯叶坠坠而落。

我从未见过那么美的生死打斗,那是常人根本不可能使的功夫,而花翎在短的一刹那,让我感受到了武学的怪哉与不可思议。

那以命相护的一刀就插在初洛的肩膀上,像世间最悲凉的红,那稀薄散着浑臭的空气,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初洛说的没说,能杀她的人的确不多,但是她也狡辩道:“能伤的人还是会有。”

那一刀入肉三寸,纠的人无比心寒战栗,落叶在拈手拂袖之间,以比平常更快的速度摇摆下坠,飘落属于它们的另一个归宿点。

那个以身相护的人面色惨淡的躺在花翎怀里,急促而又缓慢的呼吸着、抿嘴、痛苦的泪灌入眼底,还有拧巴的手费了颇大的气力压住最脆弱的伤口。

我被那突如其来的刀光、刀刺,刀声所吓,捂着双耳,陷入一阵莫名的恐惧中,那黑在拼凑,血在交融,零碎的记忆犹如破镜重圆般明了清晰,回想多少个日夜前的那个晚上,自己是无能为力的。

没有人能伤害到此时愠怒上头的花翎,白兰折扇挥起时,他的快,就像初洛掷出的飞刀,比飞刀更厉害之处是让人辨不清招式从哪个方向而来,旁人只看到美的杀伤力,却瞧不出恶意从何处来,仿佛那一瞬扇起的不是草木枯叶,而是一把把蜂拥聚集的利刃,带着稍纵即逝的白芒,带着无人匹敌的力量败退那一批挥刀而起的大汉。

佛阁近期出了两桩大事;一日来贼了,不日便闹饥荒,内忧加外患,在幽静深山老林中一向是少有之事。

先说说来贼的事,这是个惯犯女飞贼,不舍白昼,见着喜好的物件可肆无忌惮的在旁人眼皮底下收入囊中。皆如一些香油灯、佛堂供奉的果品、房舍墙上挂的山水画、寂月阁主禅室内的经书、不闻尊者偷藏床底下小半年的梨花醉、小沙弥欢喜奶味十足的肚兜......,还有阁楼上满室盛开的天竺牡丹。花翎师兄见过的贼不少,却从未见过冒着生命危险偷花的贼。

贼偷花时被花翎师兄误伤,伤势并不严重,据花翎师兄事后同我描述,女飞贼胸前受的那一掌,他仅仅是用了大慈大悲力,绝没有她说的伤筋动骨一百天,轻则落下身体隐疾,重者骨裂也说不定。师兄和寂月上人第一次漫不经心商讨过后,决意留女飞贼在佛阁休养,并负担其所有医药费。适才小半月过去了,活血散淤的药材倒没花多少钱,主要是伙食费实在让人肉疼,那女贼嘴挑,每日瓜子蜜饯标配不说,惯例两餐必须三菜一汤,还必须带俩纯荤,饭后还要可口汁甜香脆的水果,不可口不香甜还要换,没事就咳嗽两声说是胸有隐疾,“哎呀”几声说是胸口疼痛导致夜不能安寐。眼下这身体虚弱的,必须靠两餐和不间断零嘴进补,顿顿都不可耽搁。误伤没有害意之人毕竟是理亏在先,于是师兄和寂月上人二次思付商议,上人决定为其针灸活血,不日便可痊愈。女飞贼不肯,说是针灸手法若不娴熟,穴位拿捏不准,指不定又落下什么病根子,提及家中尚有花甲老父需要奉养不说,还有两个未娶媳妇的傻哥哥,一个刚过及笄之年的阿妹,还有一只年迈的母狼狗,以及三只嗷嗷待哺的幼犬,全家的希望都托付在她一人身上,若是她万一有个好歹,全家的希望可不就破灭了?

于是师兄和寂月上人迫于无奈进行第三次商定。竖日便早早的把女飞贼休憩的房舍放到一处更僻静幽暗的厢房,晨时既无太阳照射,也无鸡鸣乱耳,利用环境改善,以此加长她的卧眠时间。乐观来说,若次日醒的晚便可省下一顿饭菜钱。花翎师兄说了,“有困难就要想法子化解,如若不能彻底解决困难,降低损耗也是解决的办法之一。”故此,耗了一日又加一日。

月有余,在穷尽粮食之际,我终于按捺不住,跑到禅室怪起上人当初收留女飞贼,“上人,您让初洛姑娘住下,本是一片好心,可此人我端着委实心术不正,自她住下,佛阁每日皆有失窃的物件,按理说做贼的偷东西还有个轻重贵贱之分,可她她....她连欢喜贴身小肚兜也偷,连花翎师兄的花也采。上人,难道您不追究此事?”

寂月停下阅览经书的动作,盘腿坐在案上,微微凝神思考,“小五,你说初洛姑娘不偷这些,她还能偷些什么?毕竟我们这里,真的没什么可偷。”

“.........”我气鼓着脸,耐心掰开手指头说与他听:“上人,光我知道的,几天前佛堂就丢了一个佛陀金铸,昨日阁楼里的牡丹一夜间被搬空,害花翎师兄苦闷了一炷香的时间,好吧好吧,没有一炷香也有半盏茶的功夫;还有戒色师兄来前他阿娘赶制给他的新衣裳,戒空师兄藏了小半年的蜜饯干果,再者——;”略顿,五指扣于腹部位置,料想提这些鸡鸣狗盗之事并无太大意义,便收住嘴,等上人表态。

上人听我唠叨了一番,似乎有了点印象,笑逐眉开道:“哦,是吗?”

“...........”

接道:“小五呀!我们原谅她吧,初洛姑娘只是对喜欢的事乐此不疲呢。”

“乐—此—不—疲?”.

狐疑道:“上人,一次偷盗可以被原谅,难道无数次偷盗可以宽恕?”

答曰:“喜好偷,不问强取他人之物,是她的错。一次偷盗是偷,多次偷盗也是偷,你可以原谅她一次,为什么不能原谅她后面的二三四五次呢?我想,初洛姑娘只是没找到她喜欢的东西。”说话间他已起身,往屋内取了火折子,将昨日烧的差不多的木炭重新点燃,很快坐在蒲团案上揽袖扶着额尖,些有倦意,便将身子侧立在檀几边上,衣袍像一个半开的莲花捂着他的脚心。

我又问:“难道上人知道她要找的是什么?”

惺忪的眼眸浮出笑意,“她是个有心的贼,如果有一日她不再把心思花在偷盗上,便是她已找到了喜爱之物。”

禅机不可说,说了也不懂。

我大抵是不懂上人的想法,见他已坐好了闭目养神之态,遂碎步靠后关上门,心里纳闷,委实不懂上人为何要以一人温饱亏待了佛阁所有人的肚子。门轻轻掩上,女飞贼偷盗之事在寥寥数语的禅机中先搁置下了。

饥饿的肚子时常提醒我有另一件大事要办。

我在风花雪月阁住了三载有余,初洛来的当月,是我在佛阁肚皮捣腾最严重的一个月。混居在此地,佛门的戒律好像是一件微不可守的东西,轻微到可以不加理会,这里除了寂月上人不开荤,佛阁十三个师兄加之刚满七岁的欢喜,我们多多少少都开过鸡鸭鱼肉的荤,犯喝酒贪杯的戒。

花翎师兄告诉过我,佛阁最早是由已圆寂的靈海师尊创立,后面再由他膝下招揽的四大弟子翻新修葺。这四大弟子分别是寂月上人、花翎师兄、还有我一度未曾谋面的白苍雪上人和破云师兄。据说窜逃的这两位皆未出资修葺过佛阁,估摸着也有逃避债务的因素,为此花翎师兄一直耿耿于怀,说是若能在大理国寻着这两人,即便要涉僻远荒山古镇,他也愿意拉着我同行要债,定要讨一笔连本带高利的香火钱。

以我对花翎师兄的了解,还有他经常嘴上念叨的道德感败坏的苍雪上人和破云师兄来看。寂月上人虽不是里头年岁最长的,但确是佛性修为最高之人。这也是花翎师兄的看法,纵使他觉得寂月的修行是枯燥乏味的。

我遭遇变故那会,是上人下山游历归途顺道救下的,也许是冥冥中的安排,我于繁华热闹中而来,如今规避在峰叠环绕的幽幽老山、峻岭为衬的小寺得以能脱离世间苦痛并随而来的烦恼。因为地偏的缘故,佛阁创立以来,当之无愧是大理众禅寺中发展最不景气的寺院。由着造地隐蔽,路途遥远,加之释儒极少,不少路过的儒生考究,若在此地学佛将来难免仕途堪忧,所以他们也只是路过的。

近几日,在佛阁伙食和香火上,我和花翎师兄几经苦口,言辞凿凿的睁眼说瞎话告知来人佛阁地段如何优越,若住此处便可丝毫不受名利官场干扰、日头几时升几时落、毒蛇猛兽何时出没,就连谁家老母鸡无媒苟合或是抑郁难产导致鸡蛋产量逐日减少都与我们毫无干系,只要愿意留在佛阁,此地完全可以静心求学。又夸不闻尊者和戒色师兄的小妹茯九烧菜如何可口十里有余香,虽然因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两人罢工已有些时日。再则欢喜师弟如何的不听话爱捣蛋,心烦气躁的时便可将其拎起来进行一顿泯灭人性的胖揍......;说着一旁的欢喜握紧拳头,做了个弱小可怜还无助的抹眼泪动作。总之我同师兄费了很大的口舌之力,足花了三天才招募到一位儒生。

其实打第一次我瞧着儒生素衣单薄,又是大寒天造访,便知是个财力拮据的书生,他之所以一而三再而三拒绝我们的招募,实是不愿再雪上加霜加入我们的特困营。看得出此人有心想为佛阁添一笔微薄的香油钱,不过因囊中羞涩迟迟不敢逗留,许是被我和花翎师兄的诚意所打动,最终改为义务式劳作。

对师兄而言,能招来一名儒生已经很阿弥陀佛了。实在不行,自己也乐意倒贴点,能在上人那交个差,保住脸面才是上上策。而我怀揣着小心思却是随着佛阁特困儒生的增多,这意味着我离化缘之路不远了。

我与师兄将其带到上人面前,上人正在禅室门口修理木椅,他经常在佛阁翻新凳椅,直到废弃不能再用,真正实现了木头物尽其用的一天。见添了个新人气,脸上欣喜自是多过担忧,遂取了个慧名,“难得”。

难得师弟,实属难得。佛阁里头,除了七岁的”欢喜”小沙弥,就属我辈分最小,现在难得收了个难得师弟,我自然将平日里挑水烧柴的杂活通通扔给难得来做。

他不做事,心里便慌。

眼下的处境,佛阁不仅要多一张嘴吃饭,还要多养一个贼。

出了月阁主的禅室,日头已快下山,庭院枯黄的树上几只黄鹂窝在一块沐浴日落前最后的暖光。一日又要翻去,我闲着无趣,便去花翎常坐的花楼呆着,傍晚的风,在上山异常的冷冽入骨。来佛阁已有三年多,在这里,所有的人都唤我小五,连我也深信不疑自己就是众人口中的小五,因我在财力方面能接济众师兄,故在此地位还算优待,只因那时寂月上人手上常带着数珠紫檀,檀香养神,便给我取了“珠小五”的名字,而后与十三位师兄和一位刚满四岁的欢喜师弟一起钻读四书五经和佛理。

往日,我与花翎师兄交情较为要好。他素喜静,常一人走梯坐在花楼发呆,满楼种满红白相衬的牡丹,花香怡人,看着赏心悦目。可他也不是为了悦目而种这些花,相反的他只是喜欢在一个日光正好、僻静的、有清风徐徐的,掺杂花香的地方静坐。说俗点,他只是想找一个地方发呆。

不过,哪怕花翎只是静默在一处发呆,什么也不做,什么也看不见,也无损我对他的观赏性。他的生活就是每隔几日到花楼和庭院给万紫千红灌入生命之泉,偶尔在花楼置起来的阳台坐上小半天,喝几口清茶,又或者让我给他念几段经书,偶尔缄默不语,时常会说两句见解。他还喜欢晚风徐徐,喜欢和寂月聊天。

我知道初洛留意花翎的一举一动已有些时日,是从何时起?在花间一瞥,在花楼一眼,在唇角一笑,也可能是在她知道花翎看不见的时候,才开始留意到这个美丽的修着。

我像一个被她忽视的看客,留意初洛的一举一动。

“小五,你上次下山是什么时候?”上人问的时候,并不在思索这个问题。

十几个师兄坐在讲经科争论“求真”和“求佛”的问题。一人口中语道:“不为求而求,不为做而做,不为学而学,是佛之真。”.我站在上人身后凑近了几步,却也不敢站的太近,谦卑的问起,“上人,你可是要我下山化缘?”

额头微微冒汗,上人停顿片刻方与我说道:“小五,这佛阁一众弟子皆是跋山涉水来此学习义理五经,想来温饱问题上饿上几顿也无妨,可读书颇费气力,长此以往,若因体力不济,无法专心研佛理,便怕耽误了这一届的大理府科举考试。我本想下山游历化缘,一来顾虑我每趟出行,皆是千金散尽归来,二来若是此番下山苦行,短则半月,长则数月,故...呃...??”转身天真无邪的笑道:“小五,饿的痛苦,还是你告诉我的。”

“饿?”

那时候说“饿”,说因为真的快饿昏了,饿的滋味真让人难受,也唯有饿的难受,才可以让我忘记苦痛。记得上人救我回来的时候说我做梦都在哭,问我可经历什么痛苦之事?

当时我用残存的意志抓着他胸前的衣裳,虚无气力说道:“饿.......”

“........”

当下我也佯装笑笑,领会了上人的言外之意。我下山化缘可比上人本事多了,不消几日便可归来,他散的千金,多半还是我从别处拿来孝敬他老人家的。我抬眸,斜睨的看了眼从讲经科偏院走来的花翎师兄,神色十分悠哉,我晓得此番下山在所难免,心下便有了盘算,往常总一个人去化缘,下山上山也甚无聊没个伴结行。提及:“上人,说来也是我记在心头,自我呆在佛阁,所有的师兄每月惯例都会下山走一趟寻亲问友,可唯独不见花翎师兄下过山,若说他无亲无故,但也不至于常年呆在佛阁,许是不爱见生人,可山下蛮横之人也多,小五并非胆大之人,此番小五下山若邀花翎师兄结伴,不知他是否愿意??

花翎耳朵好使,偏过脑袋来了一句“珠小五,你又诓我这个瞎子。”

上人点头,也不跟师兄商量直接拍板,“师弟,我晚些遣欢喜帮你收拾下衣物,让不闻去后厨搜刮点干粮,化缘的事,便辛苦你们了。”

“师兄.....!”

此刻傍晚的夕阳将整个佛阁笼罩在霞光缕衣之下,洋洋得意。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