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 连载中

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怀胎八个月,苏清柔以为她可以为纪宸生下一个可爱宝宝,一场捉奸,让她陡然知道腹中孩子其实是纪宸把醉酒的她送到了别的男人床上才有的。五年后,她强势回归只为报仇雪恨。为此,她主动接近了顶级富豪封聿景,想要借助封聿景的手来报仇。封聿景宠她如命,真情换真心,她几乎就要陷在这场情爱里。一场手术,她躺在病床上痛苦哀求。他却强势的让医生将她的一个肾移植给他心爱的女人。疼痛在全身蔓延,她在疼痛中被人告知。原来她的孩子并没有死掉,孩子的父亲其实是…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在一番激烈的情事后,封聿景终于睡了过去。

苏清柔忍着身上传来的剧痛感拿出手机拍下她和封聿景一起的照片。用她自己的身体作为要挟封聿景的把柄,这真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可没有办法,她已经失去太多了,能抓到一个报仇的机会,已经是她费尽心机争取来得了。

手机铃声蓦的响起,是林茵打来的。

她赶紧接通电话。

“清柔,就在刚才,电视上报道说宋问词要和纪宸结婚了。你知道吗,宋问词还对记者们自爆,她其实是纪宸的外甥女。封聿景是她的舅舅,封聿景怕外面的人知道她是封聿景的舅舅后会对她优待,便不让她对外宣扬他们的关系。这次她和纪宸的婚事,是得到封聿景的支持的。”

手机那头林茵的说话声依旧不停的传来,苏清柔握着手机的手却是开始不停的颤抖。

这五年来,宋问词的日子过得非常不错。她现在已经是在模特圈里闯出了名堂,走到哪里都能得到观众的奉承。这次据说还要参加一个由封氏赞助的国际名模选拔赛。一旦宋问词入选决赛,夺得冠军,她就有可能借着这个机会成为国际数一数二的名模。

而纪宸,在封氏收购苏氏后,封聿景整合了苏氏以前的技术和专利,成立了一个子公司。纪宸成了子公司的总经理。

她以前还有些想不通,纪宸为什么抛弃她这个苏家千金,转而去和宋问词狼狈为奸。

现在一切都清楚了。宋问词要是有封氏做背景,那区区一个苏氏怎么可能被纪宸这种野心家放在眼里。

亏她之前还有些幼稚的想要用封聿景的yin/乱照片去要挟他,让他开除纪宸。现在看来,她要改变计划了。

不过一眨眼间,苏清柔已经想通好后面要做的事情了。

挂掉林茵的电话后,苏清柔又回到床边等封聿景醒来。但大概是封聿景刚才对她的折磨太过了,苏清柔人一闲下来,睡意就涌了上来。

她累得忍不住睡了过去。再醒来时,她就隐约的感觉到有一道凌厉渗人的目光正盯着她。她环视一圈后,找到了这道目光的主人。

醒来的封聿景。

封聿景裹着一身雪白的浴袍,双手抱胸,半倚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他身后,万家灯火。苏清柔一怔,阑珊的灯光烘托下,她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她以前好像是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

可又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她一时间真的想不起来了。

“告诉你们老板,他那个狗屎般的合作方案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通过的。”封聿景凌厉的凤眸幽幽地散发出骇人的寒意。

他在用实际行动告诉苏清柔,他并不是一个可以被美/色或者丑闻逼迫就范的人。

苏清柔心里不得不承认,她即使无数次的在脑海里演练过她和封聿景交锋的情形,但遇到真人了,她内心还是止不住的打颤。

这个接近一米九的男人全身散发着一种强大的压迫气息。

硬着头皮,她还是直视上他那双幽凛的凤眸。

“封先生,我没有什么老板。但诚如您所想的那般,我也不是什么无知清纯的少女。我现在之所以能出现在你的面前,也的确是希望您能帮的上我的忙。”

拿出被她紧攥在手里的手机,她点开了照片。

一张张有关她和封聿景的照片闪过。而与此同时,苏清柔也感觉到一抹巨大的黑影向她笼罩而来。下巴骤然的被一只铁臂紧钳住。

“要挟我?呵。”手里的手机被他粗暴的抢走,下一刻,手机已经被他摔得粉身碎骨。

苏清柔看了一眼手机,幸好她早就把照片发到她自己用的一个邮箱上了。

小小的稳住心绪,她抬头,目光又和封聿景直视。

因为离得近的缘故,苏清柔能感觉到他身上透出的危险气息。

“封先生,稍安勿躁。你是商人,商人最讲究的是利益了。我知道你在五年前结婚了,你有个可爱的儿子。你在外面的形象也一直是个爱妻子疼儿子的好人设。可我要是把咱们昨晚在一起的照片发给报纸杂志,你该知道这对你的家庭会是怎样的打击。”

五年多前就是封聿景联合纪宸逼死了她的父亲,毁了他们苏家的。

现在活该封聿景一家人倒霉。

“封先生,我也不是什么贪心的女人。咱们之间你花点力气帮我办点小事,你优秀的形象就可以继续存在。而我呢,也能靠着照片达到一个小目标。咱们合作,共赢啊。封先生这么成功的生意人,这笔账怎么算最划算你应该是知道的。”

苏清柔说话时将脊背挺得直直的,试图能在气势上和封聿景一较高下。

“女人,你应该知道我有办法让你从此在这个世界消失的。”封聿景身形笔直,宽松的浴袍下紧致健壮的腹肌若隐若现,全身散发着一种危险的诱惑气息。

苏清柔眉头轻拧,用力的伸手拨开钳制她下巴的那只手。

“封先生你神通广大,想弄我比碾死一只蚂蚁都要简单。可值得吗?我不在了,我朋友还是会把咱们的照片通过网络发到世界各处。你封聿景天之骄子,我呢卑贱如蝼蚁,让一只蝼蚁玷污你这天之骄子,毁了你一世英名,我反正是赚了。”

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让封聿景恨不得用力的掐住她柔嫩白皙的颈项。

可她那张脸……

明明怕的要死却又强撑起来的样子,让他想到了另一个女人。

所以昨晚他才会那么情不自禁的索取……

突兀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僵持状态。封聿景转身去拿了他的手机。苏清柔看到他背转过身去,用一种低哑温柔的嗓音和手机那头的人说了一通话。

苏清柔猜测手机那头应该是他的妻子或者他的儿子。

心蓦的像是被人用刀猛戳了一下。

她的孩子要是还活着,大概也和封聿景的孩子差不多大了。

“你想要什么?”就在苏清柔岔神间,封聿景已经挂掉电话,褪去了刚才的温柔,封聿景又是一身阴戾傲冷的气息。

不过他自己心里清楚,因为刚接了儿子的电话,他对苏清柔莫名的多了些许耐心。

“我知道你们封氏赞助了一场国际名模选拔赛。我希望可以拿到参加这次名模赛海选的资格。”

这个要求,对封聿景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她不觉得封聿景会拒绝她。

而她,在大学时就是学校模特队的顶梁柱,当时还有经济公司要来签她。要不是她那时沉浸在和纪宸的小情小爱中,或许就签约出道了。这五年来,她在国外生活,为了生活,也四处的参加服装展。

她不觉得她的能力会输给宋问词。鉴于封聿景和宋问词的关系,让他对他的外甥女下黑手的可能性极低。那她干脆在宋问词最擅长的领域里打败她,让她享受被敌人狠狠碾压羞辱的痛苦。

她的请求出乎意料地简单。

“嗤。”他低低的哂笑一声,肖薄的嘴唇微启,“可以。”

他说这话时,漆黑如墨的眼瞳里平静无澜,连一丝被逼迫的不悦感都没有。苏清柔突然地有些害怕,这个男人该不会在以后报复她吧。

“这是我的孩子,以后都由我来照顾了!”

意识混沌之间的苏清柔在听到一个冷酷而阴森的男人声后缓缓睁开眼睛。

她发现她的床前站着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男人背着光,苏清柔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但现在,男人手里抱着一个正在哇哇啼哭的孩子,目光阴隼的看着她。

苏清柔被男人的目光扫过,身子一凉,她下意识的低头去看她的小腹。睡觉前还高高隆起的肚子现在已经瘪下去了许多。

孩子?她的孩子!

“不,那不是你的孩子。那是我和纪宸的孩子!”

苏清柔反应过来,挣扎着就要从床上坐起来。男人低低的轻嗤了一笑,笑声里充满了鄙夷。在苏清柔伸手要抓住男人的衣角时,男人用力的将她一推,重新推回床上。

苏清柔挣扎着又要去和那个男人抢孩子,男人高大的身姿这时却是一转,直接抱着孩子走出房门。

房门倏然一关,苏清柔眼前骤然一黑,身子一沉。

她心一惊,撑着身子就要去追那个男人。可双脚好像是在踩在半空中似的,她整个人直接就往高空中坠落下来。

“啊!”

下一刻,苏清柔一个鲤鱼打挺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目光从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上扫过,她这才惊觉刚才她是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个男人和她抢孩子。

长吁了一口气,她在心里暗自庆幸,幸好只是一个梦。

梦是跟现实相反的,她的孩子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出生,享受着她和纪宸的关爱的。

纪宸。

一想到纪宸,苏清柔心忍不住一甜。

这是她最爱的男人,纪宸虽然出生在一个极为贫困的农村家庭里,但他上进,大学时年年都能拿到奖学金,是他们大学里的风云人物。

而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在大学时就和她相爱了。。等她毕业后,也就顺理成章的嫁给了纪宸了,纪宸也在和她结婚后去她爹地的公司上班,帮忙管理公司的事务。现在她又怀了孩子,等孩子出生了,他们一家四口的生活该多圆满啊。

苏清柔正沉浸在对美好未来的憧憬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她的父亲打来的,她的父亲在电话里告诉苏清柔,今晚他要去一个酒会,不能回苏家别墅和她一起吃饭了。

挂掉电话的苏清柔有些失望,纪宸最近一直很忙,所以她今天晚上回苏家,想要和她爹地一起吃晚饭。不过听家里的佣人讲,她爹地最近也早出晚归的,不知道在忙什么。

苏清柔带着失望离开了苏家别墅,司机把她送到她和纪宸的爱巢。

拖着八个月多大的肚子,苏清柔打开了家里的大门。

大门口的红色高跟鞋一下子跳入了她的眼帘,她微微轻眯了眯眼睛,一种不好的预感催促着她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你说那个苏清柔怎么就那么蠢,到现在都不知道她肚子里怀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种,还傻傻的等着孩子出生。她要是知道一旦她的孩子生了,她就得……”

一个娇柔的能掐出水来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而伴随着她说话声音一起传入苏清柔耳畔的是男人急促的呼吸声。

苏清柔站在卧室门口,全身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

“你管她的,反正我答应过你的,我不会碰苏清柔。这么久来我也是真的没有碰她一下,倒是你,你陪那个女人旅游去,都晾了我好久,今天该好好满足我了。”

卧室里,又响起一个熟悉而略显猴急的男人说话声。这个男人的说话声落下后,卧室里就响起一阵窸窣的脱衣声,接着便是一阵比一阵兴奋高亢的声音。

苏清柔全身都在颤抖。

说话的男人是……纪宸。

这个她爱到骨子里的男人。

他和别的女人……

苏清柔鼓起了她最大的勇气,伸手要去推开卧室的房门,卧室的房门只是虚掩着,她一碰就开了。如果说刚才苏清柔只是隔着房门听到纪宸和别的女人的说话声,那么在卧房的门被推开的那一刻里,她看到了两具赤果的胴体交缠在一起。

那一刻里,她羞愤、怨恨、不解,她整个人都要奔溃了。

结婚九个多月,怀孕八个多月。纪宸无数次的和她一起憧憬幻想着孩子的出生。

那现在又在搞什么鬼?

什么叫做他从来没有碰她一下?如果他没有碰她,那她腹中的孩子又是怎么来的?

随着房门被推开,床上和纪宸交缠在一起的宋问词也看到了她。宋问词嘴角一扬,马上对苏清柔流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继而勾着红唇轻附在纪宸的耳畔边轻语起来,“阿宸,怎么办,我们的事情好像被苏清柔发现了?”

床上的纪宸身子蓦的一僵,顺着宋问词的目光也看到了站在门口边的苏清柔。

苏清柔浑身发颤,两只手紧紧的攥住身上的衣服。

她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透过纪宸那张深邃俊逸的脸看透他的内心。

纪宸,他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

冷酷、无情,甚至是暴戾。

苏清柔清楚的看到了纪宸脸上翻滚起的这些表情。他甚至还冷佞的咧嘴对苏清柔轻笑起来,“清柔,本来是想等你把孩子生下后再告诉你我和问词的事情的。不过现在看来,没有必要拖到以后了。就像你现在看到的这样,我是真的爱问词的,我真正想要娶的女人也只有问词。你只不过是……”

纪宸话一顿,目光向苏清柔高高隆起的肚子看来。

“可以被我们利用的工具,有人想要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无数愤怒的因子有那么一瞬间在苏清柔的胸膛里翻滚,搅弄,刺激着她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线。

“纪宸,你说你连碰我都没有碰我一下,那我肚子里孩子是谁的?!”

听到苏清柔近乎呐喊似的声音,床上的宋问词这时已经穿好衣服了。她又是得意的娇媚一笑,洋洋得意的说起来,“苏清柔,你真是个蠢到无以复加的笨蛋,你连你被谁睡过都不知道,活该你倒霉。”

宋问词那得意洋洋的嘴脸让苏清柔恨不得直接撕烂她的那张脸。但仅存的理智又告诉她,她可能一直以来都被人算计了。

“我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她努力的克制着她的情绪,质问起纪宸来。

纪宸从床上拿起一件睡袍,往身上一裹,向苏清柔走来。

苏清柔觉察到他身上的危险气息,捂着小腹连连后退,最后干脆转身要向大门口跑去。

纪宸人高马大,手臂一扯,马上扯住了苏清柔。苏清柔挣扎,纪宸冷笑,“清柔,虽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但只要你乖乖的生下孩子,我保证你和你父亲不会出事的。”

“纪宸,你个狼心狗肺的混蛋,你到底想做什么,我和爹地对你那么好,我们苏家的东西以后都会是你的,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们。”

苏清柔想不通,她爹地的公司虽然和那些跨国公司不能比拟,但在江城也算是很有规模的了。纪宸只要好好对她,以后苏家的公司肯定就是他接手的。

可他为什么要背叛他们父女两?

真的爱这个叫问词的女人?还是说这个叫问词的女人可以给他更大的利益?

还没等苏清柔把这些问题想清楚,她后脑袋就是一痛,接着就有一片黑暗向她袭来。

在她意识迷糊之间,她隐约听到纪宸和宋问词的谈话。

“你疯了啊砸她脑袋,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们怎么向那个人交代?”

“我不砸,万一让她跑了呢?纪宸,我可是告诉你,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关系着咱们的下辈子荣华富贵的,一点差错都不能出的。”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