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重生末世之别来无恙 连载中

重生末世之别来无恙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娑娜欧尼酱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前世末世来临,她太过热心,导致了自己父母被人残忍的杀害,自己好朋友无情的背叛,最后连自己都被队友当作诱饵抛弃,现在她重活一世,这一世她只会保护自己最亲的父母,其余人,与我何干!展开

本书标签: 娑娜欧尼酱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天蒙蒙亮时,季之默被自己的生物钟惊醒,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睡得这么死,真是该死,将遮光板掀开一丝缝隙观察巷口,很好,丧尸们散得差不多了。

转身看了眼驾驶座位上的老爸和坐在后座的老妈,他们此时还睡得很沉,季之默将自己的老爸拍醒,轻言道,“爸,你去副驾驶睡吧,等下我来开车。”

季海龙被拍醒后,揉了揉眼睛,出声质疑季之默的开车技术,“还有你会开车吗?”

“还早,才六点多。”对于自己老爸质疑自己车技问题,季之默只能对他肯定得点点头,“放心吧,前世开的不少,技术杠杠的。”说完还对自己老爸眨了眨眼睛。

季海龙也没多说什么,就在车内与季之默换了位置,虽然自己的宝贝女儿让自己再睡睡,可这谁睡得着,所以最后季海龙就在副驾上严以待名,准备着随时和女儿换。

季之默将车缓缓驶出巷子然后拐个弯就上了公路,还没走几步路,季之默就瞧见了路边那具肢体不全的尸体,那具尸体没了脑袋,手脚也各不见了一只,看身上穿的衣服,基本上就能肯定是昨晚上的那个女人了,难怪没变成丧尸,脑袋都被丧尸扯下来了,车子又往前走了段距离,大概离发现女人尸体位置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地上发现了一大摊血迹,还散落着不知道是什么的肉块,季之默猜想这可能是昨晚上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那个男人的血迹,果然在这滩血迹的两三步远的地方有一个浑身是血的丧尸,他的肚子几乎都要被啃空了,几截肠子挂在破口处晃荡,嘴里还不停地发出“啊……啊……”的单音节音。

季之默眼神未变,清冷地眼眸扫过一眼就移开了,不再多看一眼,倒是坐在副驾的季海龙脸色苍白地捂着嘴巴干呕了半天。

后座的张爱萍还没有醒,如果她醒了看见这一幕怕就不是干呕这么简单了,季之默腾出一只手抚了抚季海龙的背,安慰道:“没事的爸,看多了就习惯了,你看我,对吧,一点反应都没有。”

季海龙继续干呕,不过对于自己女儿安慰自己的话,他只回了她一对白眼,让她自己体会感受去。

出了小镇,车速就提起来了,在小镇上开快了反而会吸引丧尸们的注意,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出了小镇,外面的公路场地就要大的多了,就算有丧尸追上来也能很快的的甩掉他们,除非遇到异能丧尸。

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季之默一家人就到县城了。

但在县城口季之默就刹住了车,她的神经紧绷,眼神也变得冷峻,她松开一只握住方向盘的手去握住放在脚下的棒球棒。

街道上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一只丧尸,耳边也没有丧尸们发出的单音节声音,而且路边的商铺也没有关门,季之默还注意到路上,墙上一处又一处的血迹,而且这些血迹从颜色上看,是有些时日了,说明这座县城早已经被丧尸病毒感染了。

但是这里太安静了,安静得让人感觉毛骨悚然,安静得想让人赶紧逃离开这里。

季海龙能感觉到自己背上冷汗淋漓,汗毛耸立,“默默,要不我们换条路走吧。”说着话的同时,还拿出地图准备研究路线,后座的张爱萍也同意自己丈夫的想法,这里给她的感觉很不妙,她想赶紧离开这里。

季之墨眉头紧锁,眼睛也看向地图,在地图上指着一条道路,对季海龙说道:“我记忆里面是从这县城里的一条公路出城,然后上的高速。”这城里安静得诡异,她不敢带着自己的老爸老妈一起冒险,重新找一条路线是眼下最好的选择,如果找到一条路能上高速也是最乐观的情况了。

季海龙拿着放大镜在地图上研究了半天,可脸上的失望愈来愈明显,季之默看到季海龙的表情后就知道这城是非进不可了,万一真的碰到什么厉害丧尸,就只能搏一搏,拼一拼了。

季之默现在还不担心会有异能丧尸出现,她还记得前世人类和丧尸出现异能,是在政府军队对丧尸们发射了辐射弹,目的是为了消灭丧尸,的确,一开始的时候丧尸数量骤减,但是,过了一短时间后丧尸中间就出现了会异能的异能丧尸,同样的,人类也受了辐射弹的影响出现了异能者。

“我们从里绕一下,走城边上的公路看看能不能出城去。”季海龙一边对季之默说,一边用手指出一条道来,然后合上地图,随手就将地图和手里的放大镜一起放进了座位下面放着的箱子里。

季之默同意了自己老爸的提议,目光深沉地看了眼自己的老爸老妈后,脸上带上了一抹笑,对他们说道:“爸,妈,如果等下发生了什么特殊情况的话,你们就赶紧开车离开,别管我。”只要他们活着,怎样都好。

话一说完,张爱萍立马出声反对,“不行!多个人多个帮手,我是绝对不会丢下你一个人跑掉的。”

季之默还想说些什么,但一看见老妈那坚定的眼神后,叹了口气,又听到张爱萍的声音,“答应我,千万不能做傻事!”

“不会的妈,我答应你,我说过会保护你跟老爸的。”季之默对上张爱萍的眼睛,认真道。

进城之后的公路分叉很多,季之默将车的方向打了个拐,沿着城边上这条公路出城,然后上高速。

一路上都安静得诡异,坐在车里的季海龙和张爱萍也是大气不敢出一口,眼睛透过车窗玻璃看着外面。

眼看着马上就要出城了,季之默脑仁突然一疼,耳朵也是嗡嗡的响,眼神微变,隐隐约约听到丧尸们发出的单音节音“啊……啊……”,而且听着这声音,怕是整个城里的丧尸都集中在一处地方了吧。

季之默将油门踩到底,把这辆吉普车的速度提到最高最快,不能在这最后关头功亏一篑,趁丧尸们还没有发现他们赶紧离开这里,这一城的丧尸数量恐怕每个几千也有上万,一想到这里,季之默脸色更加冷冽,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

季海龙和张爱萍不知道危险就在身边,却也能从季之默的眼神和脸色变化中感觉到,这次他们遇到的情况不妙。

“吼……”

突然在吉普车的右后方房区那边传来一声吼叫,那绝不是人类可以发出的声音,野兽是不可能存在的,这并不是野外的森林,是在一座县城里面。

情况变得严重了。

季之默用力踩着油门,不敢松开丝毫,现在她只能希望自己能在那不知道什么变异丧尸发现之前离开这里,

吉普车快速开过,只在路上留下一道残影。

上天还是眷顾季之默这一家人的,到他们离开那变异丧尸都没有发现他们,出城上了高速之后,季之默这才松了一大口气,对旁边的季海龙说道:“我们去下个服务站加油,车没油了。”

在一栋老式公寓前站着一个身高超过三米,站直都快要跟那公寓二楼一样高了,想他变成丧尸之前也是一名体型魁梧的人吧,而丧尸病毒让他现在变得更加庞大了。

这个变异丧尸跟那些普通丧尸相同的地方是他的双眼也变成了灰白色,脸上也是被青黑色的经脉爬满,但他不同于其它丧尸的是他的皮肤不是青灰色,而是暗红色。

而他此刻正怒目瞪着站在不远处,一名穿着黑色斗篷的人,那个人和变异丧尸一对比,身材简直可以说单薄瘦小了。

“吼……”变异丧尸怒吼一声就朝那黑色斗篷人跑去,一张嘴张大到极致,夸张一点的话,那张嘴都能将那个黑色斗篷人一口吞下。

梦魇轻蔑的看着向自己冲过来的巨大变异丧尸,只见他膝盖微屈,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用力,可却瞬间出现在那丧尸头顶上,明明他们中间的距离差不多二三十米左右。

变异丧尸慢了几拍才将一双灰白的眼珠子转过去看向自己的上方,可此时梦魇已经伸出一只手指点在他的头顶上了。

“吼……”变异丧尸怒吼,他要吃掉眼前这个虫子,吃掉!

梦魇手指在变异丧尸头顶稍用力一摁后,双脚踩住变异丧尸的脑袋用力向后一跃,平稳的落在了几米处的地上。

梦魇刚落地,一眨眼的功夫,那巨大的变异丧尸的整个脑袋就炸得四分五裂,脑浆飞溅,对于这血腥的场面,梦魇只是走上前去,捡起地上一块晶石,这块晶石是从刚刚变异丧尸脑袋爆炸飞出来的,梦魇将晶石放进口袋后就离开了。

此时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一名身穿月牙色长袍的男人正躺在一张床上,男人的那张脸就像是鬼斧神刀仔细雕刻出来的一般,完美到让人找不出缺点,遗憾的是他此刻却闭着双眼,安静的躺在那里。

房间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一名穿着黑色斗篷的人,衣服的胸口上秀了一朵鲜红的彼岸花,他手里拿着一块晶石,恭敬的放在床上的男人身边。

梦魇单膝跪地,“主人,今晚就是十五月圆之夜。”每个月的月圆之夜,主人的身体都会变得不能动弹,以前还只是午夜,现在居然白天都不太能动弹,想到这里,梦魇眼神变得幽暗,他一定会找到主人的解药的!

床上的男人睁开眼睛,那一双眼睛的颜色居然不是正常人的黑色或者棕色,而是像鲜血一样红的颜色,他朱唇轻启,“我待会儿就去寻个地方。”

男人坐起身来,拿起放在床边的晶石握在手心里开始吸收晶石里面的能量,又继续对梦魇说道:“梦魇,我大概是存在太久了,天还没黑,我的身体就不太能动弹了。”

梦魇听出自己主人话里面的悲凉,他眉头紧锁,赶紧道:“主人,会变好的,属下会把您找到的。”

男人对于梦魇的安慰并没有理会,吸收完手心里的晶石后重新躺下,他闭上双眼,梦魇站起身,安静地退了出去,出去时还将房间门轻轻关好。

门关上时,床上的男人又睁开了眼睛,血红的眸子看着头上的天花板,自嘲地笑着,能找到吗?他的解药。

在一间实验室里,数名身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员忙碌在各式各样的仪器前面,其中一名瘦小的研究员,在左右环顾一周后,没有发现有人看着他这里,扶了扶鼻梁上戴着的厚重眼镜,深呼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迅速拿起放在冷冻柜里,一支装有绿色液体的玻璃管,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随后急匆匆的走出了实验室。

研究员带着玻璃管来到交易地点,郊区的一所废厂,他满心焦急地等待着,只希望对方能够来得快一些。

研究院他是回不去了,而且这个人的出的价钱很高,只要交易成功自己就可以带着钱远走高飞了,只要交易成功!

没过几分钟,一辆黑色的轿车开了过来。

研究员两步并一步的跑过去,看着从车里的下来的人,迫不及待的对着那人说出暗号,“东边草里有虎?”

“虎头一个王字。”那人听见研究员的暗号后,回了暗号的下一句,并递给研究员一个手提箱,另一空闲的手对着研究员摊开,“东西。”

研究员自从看见那手提箱后,从那副厚重的眼镜里面露出贪婪的光,他快速将自己口袋里面的玻璃管交给那人后,就接过那沉甸甸的手提箱自己提着。

研究员拿过手提箱后,还没走两步就着急地将它打开,却看见箱子里面装的居然是冥币,研究员瞪大双眼,气愤的丢了手提箱,转身就冲向与自己交易的那个人。

而且那个人也没有防备,被研究员这么猛的一撞,手里拿的玻璃管就那么掉到了地上,摔了个粉碎,而里面装的绿色液体在空中迅速挥发消失不见。

研究员当然知道这是绿色液体是什么,还来不及反应研究员就开始变异了,整张脸被青黑经脉爬满,在他自己意识消失前,他居然看见那个人在笑,而且他还没有被感染,甚至他还感觉这一切都像是被他算计的一样。

当天晚上,几个青年来到这路边聚会,然后变成丧尸的研究员听见他们发出的大笑声,快速的奔跑过去朝他们扑咬了过去。

Z市。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数学课,季之默的数学不好,完全搞不懂老师在讲台上口水飞溅激动讲的什么,无聊的她转着笔,偏头扫了眼挂在黑板旁边的电子时钟,嗯,十二点二十了,还有十分钟就下课了。

正想着,同桌黄依依就悄悄的问她了,“之墨,等下吃什么?”

季之默思考了一下,这学校附近的小吃店,小饭馆什么的都吃的差不多了,“随便吧,这附近都吃的差不多了。”

听完季之默的回答后,黄依依神秘一笑,说道:“我知道学校后边那条街新开了一家寿司店,去尝尝?”

季之默想了想,确实学校附近自己能吃的都吃的差不多了,尝尝新味道也是不错的选择,“行吧。”

时间过得很快,没一会下课铃声就响了。

收拾好书包的季之默和黄依依两人就出教室了,因为教室是在教学楼的三楼,两个人又在楼梯上嘻嘻哈哈地闹了会儿。

走出教学楼,再往前走个五十米就可以出校门了,可就在离教学楼十米左右的花坛那里却发生了拥堵,大家伙都围在那里,季之默和黄依依两人不明所以,只看见两个人在地上互殴,上面的女同学将地上的那个男同学死死摁在地上,让那个男同学挣扎不开,两个人想走近点看看热闹,毕竟热闹谁不爱看。

甚至黄依依兴奋道,“肯定是为情所伤,哇哦,快走快走,我们去看看。”说着两手用力拉着季之默的手臂朝前走去。

可脚刚刚抬起来,却看见上面的那个人,不,那模样都不能称之为人,它双眼泛灰白色,脸上被青黑的经脉布满,一双巨大且恐怖的嘴鲜血淋漓,而此刻它正要扑向旁边最里层看热闹的一名男同学,地上的那名男同学脖子都被咬烂了,从里面不断冒出鲜血,没一会儿,那男同学模样也渐渐变成那副鬼样子,也开始向旁边的同学扑去。

霎时间惊叫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向前的脚步停住了,季之默双眼睁大,她被这场面吓住了,明明是电影里面的场景,怎么今天变成真的了,是不是自己还没睡醒,肯定还在做梦,睡一上午了难怪,快醒醒,快醒醒啊!

但是下一秒黄依依大声在她耳边喊到,“快跑,之墨,快跑!”

神经反射一般,季之默被黄依依拉着手绕过花坛,朝学校大门跑去,身旁都是被吓得拼命逃跑的人,身后犹如地狱一般,鲜血,惨叫,紧接着被感染的人就增加了,如此反复,被感染的人数量成倍增加。

两个人刚跑到大门就被人群冲散了,季之默找不到黄依依,焦急的喊着好友名字,回头却看见被感染的人快要到这校门口了了,转身就向自己家的方向奔去,坐公交车大约十五分钟,跑步可能要半个多小时吧,季之默心里没底,想着自己能否到达。

预料之中路上被感染的人更多,季之默的双眼不停地流着泪,内心惶恐不安,怎么办?自己现在该怎么办!谁,有谁能够救救她!

“之墨,快上车!”突然一道男人的声音闯入季之默的耳朵里。

季之默停下奔跑的脚步,牛扭头看向声源,“忠叔!”

“快上车,我带你回家。”忠叔一边说着话一边打开副驾驶车门,季之默见此迅速的爬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之墨,回家带上你妈你爸赶快往中部地区走,只要你信得过你忠叔我,就赶快去。”开着车的忠叔突然说道,忠叔是自己家的邻居,一起住在仁美国际别墅区几年了,关系十分亲密,以前听老爸谈起过忠叔的工作,好像是在政府工作,具体是什么职位就不清楚了。

季之默听完后认真点头应是,“我相信你的,忠叔。”

开车果然快,原本公交车都要十几分钟路程居然几分钟就到家了,季之默向忠叔道了声谢谢后就下车了,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自己家大门进去又关上,动作一气呵成。

“妈!快走!爸呢?”季之默进门就找自己的老妈张爱萍,见她在厨房快速走过去,对她着急地说道。

张爱萍此时也是泪眼朦胧,声音颤抖,“我不知道,我给他打电话。”说着拿出手机拨通自己老公的电话,但电话拨通却没有接通。

张爱萍心一下子凉到了谷底,眼里的泪更加不受控制往下流,季之默用力抱住自己的母亲,想要用自己的身体给予她一些安全感。

“喀嗒”

突然,大门被人用钥匙打开了,季之默见那正是找不到人的老爸季海龙,张爱萍在季海龙一进门就冲过去抱住。

“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不接电话!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外面那么多吃人的,为什么不接电话!”

季海龙用力拥抱住自己的老婆,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背,季之默想起忠叔给自己话,连忙道,“爸,刚才我路上遇到忠叔,他让我们一家人赶紧去中部地区。”

季海龙点头,“你忠叔是政府的人,比我们知道的多一点也正常,我们听他的去中部地区。”

打开门观察四周,并没有看见那些被感染的人后才小心翼翼走出门,季海龙说:“在我们这个小区里面还没有发现那些被感染的人,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说话间隙,一家人就坐上了在车库停着的那辆吉普越野车,季海龙发动发动机,就把车朝中部地区开去。

一家人在中部地区的中宇安全区生活了一年。

这天,张爱萍悄悄将自己得到的面包放进背包里,打算屯起来过几天吃,现在食物宝贵,能屯一点是一点。

可不巧偏偏被季之默救回来的那对情侣看见了,女人,也就是林倩跑过去将张爱萍的食物抢了过来,并凶狠道,“有面包刚才怎么不多分点给我,我还饿着呢!”

张爱萍跌坐在地上,恳求林倩,“还给我,那是我刚才没吃的面包,求求你还给我!”

林倩一口就咬掉面包一大半,“我是傻吗?我才不会把面包还给你呢。”说完还用力将张爱萍推倒在地上,看见张爱萍这个样子,林倩还露出一丝笑。

而刚回来的季海龙看见这一幕,迅速跑过去将张爱萍扶起来,并大声呵斥那对情侣,“把面包还回来!”

林倩将面包使劲往嘴里塞,还口齿不清的说,“面包,什么面包,没有面包!”

季海龙看林倩这个态度,怒火中烧,将张爱萍扶到板凳上坐好后,然后走过去“啪”的就给了林倩一个耳光。

林倩被打得摔倒在地上,林倩的男朋友王爱国看见林倩被打,也生气地跑过去和季海龙扭打在一起,嘴里也是脏话连篇的骂着。

林倩摔倒在地上后,眼睛余光看见一把匕首就在自己不远处,又看了看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快速爬过去捡起匕首就刺向季海龙,张爱萍见状,从板凳上站起来,朝季海龙扑过去,用自己身体挡住林倩刺来的匕首。

一瞬间,张爱萍心口的衣服就被鲜血浸湿了,季海龙用力按住伤口,可鲜血依旧从他的指缝中流出来,张爱萍的呼吸渐渐地弱了,季海龙此刻悲愤交加。

而一旁的王爱国趁着季海龙抱着张爱萍的时候,夺过林倩手里的匕首,快速的向季海龙的心脏位置刺去。

季海龙只感觉心口一痛,然后他也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鲜血从他的心口出不断冒出,他和张爱萍两人的鲜血流来形成了一个血泊。

王爱国和林倩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两个人,脸上露出张狂的笑容,林倩朝张爱萍吐了一口口水,并嘲讽道,“自己有面包都不给我,都是你自己自作自受,活该!”

季之默从外出队伍回来时,王爱国和林倩两个人早已离开,而自己的父母则倒在血泊之中,身体都凉透了。

“爸!妈!你们醒醒!”季之默丢下手里的武器,跑过去蹲在地上,摇晃他们的身体,奔溃大哭,明明早上离开时两个人还好好的,老妈还在唠叨自己,老爸还在为自己准备背包,为什么回来就变成了这样。

眼睛看见旁边的帐篷,怒吼道,“你们看见为什么不帮一下忙!为什么?”

其中一人可能是因为良心实在过不去,道,“如今这世道,谁敢多管闲事。”说完就回了自己的帐篷不再出来。

季之默突然发现在老妈手里拽着的一小块橘色的布,记忆打开,一个穿橘色衣服的人影出现在脑海里,林倩!自己认识的并且认识老妈老爸的只有她!她会找到她的。

季之默抱着双亲已经僵硬的尸体在自己的帐篷里面安静地坐了一夜,第二天天微亮的时候,季之默火化完双亲的遗体后,就离开了这个安全区,此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五年,准确的应该是末日来了五年三个月零两天。

此刻,季之默正躲在一间废弃仓库里面,从窗户的缝隙里看着外面游荡的丧尸群,“啊……啊……”,丧尸吼声源源不断,此起彼伏,光是听声音就已经能够感觉到这丧尸群的庞大。

但这些都是最低级的丧尸,季之默目光在丧尸群中搜寻,看这里面是否有异能的丧尸,异能丧尸基本上都有智商,异能等级越高,智商也就越高,而且他们的会的异能也并不相同,火,水,金,木,土,雷电,冰雪等,甚至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异能,相同的,人类里面也存在异能等级,比如季之默,她的异能是风,掌心汇聚风,形成风刃。

回想昨天半夜换班值夜,因为季之默守的是前半夜,所以下半夜就去休息了,她所呆的队伍加上她一共五个人,三男两女,休息前,队伍里面另一名女人开始分发物资,每人一小包压缩饼干,季之默拿着压缩饼干看了看,秉着不浪费任何食物的优点,撕开两三口就吃完了。

可是,当季之默早上生物钟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并且地上的行李武器也都不见,快速起身,身体却又因为无力而跌倒,环视四周,没有发现自己队友的任何蛛丝马迹。

被抛弃了。

这是季之默的第一反应,看了眼地上的压缩饼干袋子,呵,自己居然没有警觉,饼干里面藏着麻醉药都没有发现,真是愚蠢,活该自己被抛弃呢。

季之默抬起手臂,看着上面一道恐怖的伤口,这是昨天为了救那个女人被丧尸中会火的丧尸击中,现在又因为这伤被无情抛弃,弱肉强食,本来就是这末世的生存法则。

“啊……啊……”不远处传来丧尸群的声音。

季之默弯腰准备捡地上的长刀,却发现自己居然连把刀捡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自己背上的那把AK步枪也被队友抢走了,季之默又在自己掌心凝聚能量,却发现,手心空空,原本应该出现的风刃,却没了踪迹。

这样算起来,自己真的算是两手空拳了,季之默嘴角轻勾,连老天爷都要她亡吗?也是,反正这样丢下受伤队友的缺德事她也没有少做,要亡她也正常。

季之默深呼了一口气,从这里活着出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索性直接闭上眼睛假寐,回想自己这最后末世人生。

末世第一年,自己的父母跟随自己好不容易从丧尸群中跑出来,来到中部地区,因为自己的烂好心救了一对情侣,却让自己的父母断送了性命,原因仅仅是那最后剩下的干粮。

末世第三年,一起经历了生死的朋友,那样信任的朋友居然背叛自己,联手他人,残忍的将她送去了研究院,经历了生不如死的六个月,原因却是自己碍了她的利益和挡了她的道。

末世第五年,被自己一起出行任务的队友所抛弃,因为这里只有她受了伤。

“轰”,屋顶被大力掀开,季之默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来了,异能丧尸,果然,屋顶被掀开后就跳下来几个丧尸,下来后他们就用目光搜寻整间屋子。

很快季之默的躲藏处就被发现了,她无力的坐在角落里,背靠在墙上,眼睛看着面前这群丧尸向她冲过来,季之默感觉到自己身上被撕咬,被拉扯,这时她还要感谢那群队友的麻醉药呢,让她现在不至于太痛苦。

唯一遗憾的就是这辈子没有保护好自己的父母,还没有向那些人复仇,想起那些人,季之默眼神微冷,想着自己如果能重来一世的话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父母,守护他们,然后再把自己的血帐认真地算一算。

季之默在意识消散的最后,她看见了一双跟血一样红的眼睛,那眼睛里面仿佛有漩涡,看一眼就好像整个人都要被吸进去一般,拥有这双眼睛的主人从丧尸群中走过来,丧尸们好像很怕他,他走过时,旁边的丧尸都会慌乱的离他远去,一身黑色的他在丧尸群中尤其醒目。

那人走到自己身前时,蹲了下来,而身上的丧尸们都慌乱的跳开了,他好像在对自己说什么?季之默听不大清楚,声音也是断断续续传过来,“……说好的……等……”,什么说好,等什么?季之默听不懂,也不想懂了,自己哪有命去等啊。

最后,季之默闭上双眼,意识消散。

黑衣人抱起季之默的身体,嘴角微微上扬,轻声道,“我找到你了。”说着话,红眸里面的光还闪了闪。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