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重生之都市道祖 连载中

重生之都市道祖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天玄道祖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刘晨,站在万界之巅的七大道祖之一,却在抵御外域强敌之际,导致领域破碎,深陷七色黑洞,长眠之后,醒来却是回到地球高中时代。 实力虽然跌落之炼气期,但对于早已没落多年的地球修真界来说已然足够他开启叱咤风云的都市重生之路。太上道祖为何预言了自己的重生,领域破碎背后又是否隐藏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既来之则安之,曾今的遗憾,曾经欺凌过他以及他家人的那些仇敌,刘晨将一一找回。再回巅峰刘晨终将更强大。展开

本书标签: 天玄道祖 都市现实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这紧急关头,刘晨总算是出手了。只见他身子一晃,却是后发先至,比那老爷子快了不下数倍,挥手间宛似清风拂柳,看不出有什么力道传达,却是很巧妙的卸掉了老爷子势如破竹的力道,再顺势一抬手,那老爷子便顺着惯性连退数步之后,一屁股做在了堂屋门口的一个懒椅之上。

不过那老爷子也仍不甘,折身又要起来,却听得刘晨口里念道:“百醅玄注,七液虚充,火铃交换,灭鬼除凶,律令!摄!”

口里法咒的诵咏的同时早已于虚空画出一道紫光闪耀的符咒,接着一阵流转,宛似一条微形的紫龙,瞬间打在了那老爷子印堂之上。

正欲起身的老爷子,动作瞬间僵硬了一下,接着便是弯腰呕吐起来。

随着一口口黑色的粘稠物的吐出,老人家的脸色也开始恢复正常,黑色的眼球也慢慢恢复了过来,大概也就半分钟之后,那老人家一声长叹,这才又稳稳的做在了懒椅之上。稍显虚弱的朝刘晨拱手道:“多谢仙师出手搭救,不然我这块老骨头算是交代在这了。”

刘晨闻言却是摆手道:“老人家就不要说这些客套话了,我看你也是有些内家拳的底子的,现在最好是闭目调息一下。”

“爷爷,你没事吧?”惊魂方定的女孩,刚刚缓过神,便看到了老爷子呕吐黑水的样子,只是刚才那一下确实是把他给镇住了。此刻,眼见这老人恢复了神智,早已是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老人跟前,慌乱的替他抚起了胸口。

就在大家还在为刚才的惊险而感到心有余悸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打破沉寂的场面。

“不知茅山筑基真人驾到,请恕我狐门接待不周之罪!”

这说话的正是陈帅奶奶的那位小师妹,只见他此刻正是面向刘晨,深鞠过膝,双手作揖语气甚为恭敬。

“不好意,你先起来,这个,你似乎是认错人了,我并非什么茅山真人。”刘晨略显尴尬的回道。

“凌空成符,术法外放,也只有筑基期才能做到,所以您是真人这绝对不会有错,而您刚才展露的法术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正是茅山的不传秘术,‘噬祟咒’,所以在下认为您定然是茅山真人无疑的,这又何必谦辞。”

刘晨闻言了然,随手一抬,一股强劲的气流瞬间将那女人深弯的上半身托起,再一推,那女人便不由自主的做到了照壁旁边的一个小石墩上,随即微笑着,对那女人,道:“你这么低着头,我看着都累,还是坐那歇会吧。我还真不是茅山的人,至于这噬祟咒法,却是前些年跟一位天师道的好友学的。可能因为两派都属正一,有些法术相近也是有可能吧。”

其实刘晨这话也是半真半假,他经历万古曾经可谓是站在众界巅峰,各个空间的功法秘术他几乎无不通晓,这种所谓的秘术在他看来不过是信手拈来的小把戏而已。

那女人闻言也是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却是望向陈帅。

那陈帅也正是抬头刚好对上那女人的眼神,瞬间吓的浑身一个激灵,紧忙往后退了几步,紧张的说到:“你……你这臭女人想干嘛?刘晨你还跟他墨迹啥,赶紧替我灭了这娘们。”

“小帅,你别怕,刚才小姨奶只是跟你闹着玩的。现如今我们狐门已是祸难将至,我却无能为力,我这也是不得已为之呀。你帮我们说说情,请您这位真人朋友相助,只要他能答应护佑我狐门,你若想出气我这条贱命你拿去也是无关紧要的。”那女人说着却是朝刘晨跪了下去。

“啥啥……姨奶?少来这儿跟我套近乎,刚才要杀我的气焰哪去了,我……”

见陈帅不依不饶,刘晨截断道:“你行了你,就别在那嘚瑟了好不?他刚才要真想杀你随便向你体内注入点真气,就能在威胁到奶奶的同时,悄无声息的杀了你。况且他刚才抓你的时候我早就在探查他的气机,是没有杀气的,不然我也就早出手了。而方才那位老爷子犯降头,若不是人家替你挡了一下你觉得你还能安安稳稳的站在这吗!”

见刘晨说的似乎是那么回事,陈帅虽然心里依旧有气却是也只能骂骂嘟嘟的忍下去了。

“师妹你这又是何必呢”陈帅奶奶此刻也是走到师妹面前想将他扶起来,但那女人却是纹丝不动,眼含泪光道:“师姐,我跟你们不同,我从小无父无母,是师傅把我养大,狐门对于我来说就是我的魂,更是我要为师傅延续下去的寄托。我可死,狐门不可绝。”

“您先起来吧,地上也怪凉的。我打小跟陈帅长在一起,几乎是奶奶看着长大的,所以跟亲奶也是没啥区别,这事儿我是管定了的。”

那女人听了几乎是喜极而泣,连着给刘晨磕了好几个响头方才起身,而陈帅奶奶更是欣慰的朝刘晨说到:“小时候就看你比小帅有出息,现今学了这么一身本事,奶奶我心里也是高兴,不过那两个泰国人,术法高强,我还是不希望你冒这个险。”

“奶奶你就放心吧,刘晨现在这么牛掰,区区两个两个泰国老,办理他们还不是小菜一碟……”陈帅呜呜喳喳这就又要满嘴跑火车。

“行啦!你小子也不嫌丢脸。”陈帅奶奶揶揄道。

“我丢啥脸,我有这么牛一哥们,我比谁脸上都有光。”

……

“奶奶您还是简单说下,你们狐门是怎么招惹上这两个泰国人的?”几人进了屋子,纷纷落座之后,刘晨疑惑问道。

陈帅奶奶闻言徐徐,道:“这起因其实是因为我狐门一件珍宝,也就是我狐门的掌门玉牌,这玉牌乃至阴之物,是我派祖师爷玲珑玄尊与昆仑山紫虚洞中得来,后来经过大法力加持这宝物的阴气被封印,因其内灵力饱满,又能助人修炼,所以历代掌门都将这令牌视为珍宝。后来国内外的诸多术士都曾经骐骥过,尤其是一些专门修炼阴邪法术的门派,只不过当时的狐门正是鼎盛,多半被驱逐而去,其中,降头师一门更是对这宝物势在必得,所以双方死伤惨重,时任我派掌门林长丰,带领一众教内高手迎战,又因狐门秘法的特殊,正好克制降头术,所以当时诛杀了不少泰国降头师,以至此结下了因果。”

幸福苑小区,位于z市最繁华的商贸区附近,虽算不的什么高档小区,但价格也是一般人望尘莫及的。这一点从大门口来回出入的业主们,那一辆辆高档汽车便可见一斑。

而此时,正坐在一个单元楼下长椅上打着盹的少年突然被什么惊着了一般,猛地睁开了眼睛,口里不住的喘着粗气,似乎刚刚经历一场生死一般。

“这里是……幸福苑小区?怎么可能,我不是在做梦吧?”少年一脸惊骇的望着四周,如果此刻有人经过定然觉得这小子是不是犯了什么羊癫疯了。

可实际上,刘晨此刻的震撼那是要比他脸上丰富的表情更加的深重的。要知道,他上一刻还在跟几个道祖仙尊一起抵御外域强敌,最后更是不得不引爆自身跟敌人同归于尽的,没想到一眨眼,自己非但没死,竟还回到了十七岁的年少时代。这简直是让刘晨无法想象。

“难道这就是太上道祖,当年跟我说的,空间造化。”缓过神儿来的刘晨,似乎很快便收住了心性。毕竟上千年的历练不仅让他修为通天,心性更是登峰造极,早已做到万事不惊的心境。

出于修行者的本能,刘晨定下心来,做的第一件事还是闭目凝神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修为,然而这一感受却是让刘晨略微吃了一惊,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既然是重生了,那么一切就应该是全部回归到从前,但此刻自己却是依旧还有修为,尽管只是练气巅峰,但依照刘晨前世的了解,目前地球灵气匮乏,能练出气感的都万里无一,而达到练气巅峰的更是屈指可数。当然自己体内的真气的质量远远是要超过现如今这些地球的修士的,因为他们修的只是残缺的功法,这也是刘晨入了仙界之后才了解的。

“看来我这并不一定是单纯的时光倒流,而真是跟道祖所说的空间造化有关,不然我这残存的修为也就无法解释了。算了,管他呢,有这一身修为傍身,倒也是好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这个时间段应该正是家里处在风雨飘摇的时候,这一身修为虽然比不得以前的万一,但聊可解这燃眉之急。”

略微思索了一会,刘晨似乎回忆起,这地方正是母亲最好的闺蜜,陈阿姨家的小区,他这次带着自己过来正是找陈阿姨借钱的。

想起父亲,刘晨不禁将坐下铁椅的扶手,握出了一个深深的印痕。

刘晨的父亲是个白手起家的地产商,他的成功也非偶然,正是趁着八十年代开放的顺风一路打拼下来,直到后来成为冀省数一数二的财团。但没料到一年前,因为一块地跟另一家地产商结怨,对方不禁用阴损的手段将父亲变成植物人,更是短短半年时间,里应外合将父亲公司吞并,母亲见对方似乎更有赶尽杀绝的意味,母亲知道大势已去斗是斗不过对方,只得偃旗息鼓,带着自己跟重病的父亲回到县城。

父亲重病,自己又正在上高三,经济来源几乎是全部压在了刘晨母亲一个人的肩上,如今几乎是山穷水尽,却也不得不拉下脸来找自己多年的老友寻求帮助。

不过刘晨清楚这次是要无功而返的,因为这位陈阿姨虽说是跟母亲一起玩到大,但她并不是一个患难与共的人物,再加上那家地产商的势力相当之大,明哲保身肯定是要大于那点所谓的友谊。

果不其然,正在刘晨暗自思忖的当儿,母亲的声音便已经传了过来。

虽然隔着有些远,但以目前刘晨练气巅峰的耳力,依旧听的很清楚。

“王阿姨,真是不好意思,我妈妈她……哎,这是她让我交给你的三百块钱,您大老远来一趟也怪辛苦的,就别挤公交车了,打个车回去吧。”

“小雪,阿姨知道你们也有难处,算了这三百块你还是收着吧。”

时隔这么多年,再次闻见母亲的声音,饶是刘晨,这个已经成就过道祖的心性,都不禁波澜起伏了好一阵,而听到另一个女声,刘晨却也是心有所动。

曾几何时,陈雪在他心中,可谓是无可代替,只是自打自己家庭出事以后,陈阿姨便极力反对自己跟陈雪的感情,虽然陈雪嘴上依旧说着爱自己,却也不想违背父母的意愿最终与自己分手,当时的刘晨可谓是一蹶不振萎靡了很久,更也是直接导致了学业的半途而废。

然而如今经历万般沧桑之后,再听到这个声音,心下更多的却是觉得当初自己是多么的痴傻。

也罢,这些因果,当初困扰过自己多少个日夜,也更是一度让自己修为停滞不前,如今既然重来一次,那就好好弥补吧。

眼见母亲还在跟陈雪推脱,刘晨紧跨几步来到两人跟前,顺手便接过了陈雪手中的三百块钱,放到母亲手心,语气淡然的说道:“妈!你这是嫌少吗?你跟陈阿姨这么多年的姐妹情谊难道还不值这三百块?快收下吧,不然倒是显着我们矫情了。”

陈雪似乎听出了刘晨话里的言外之意,明显脸色有些尴尬。

眼见着母亲还要说什么,刘晨赶忙把她推开说道,“行啦,你先上那长椅坐会儿,我跟小雪还有些话要说呢。”

……

见刘晨母亲离开,陈雪面露赧然的说道:“刘晨,对不起,我其实还是喜欢你的只是里……”。

但还不等她说完刘晨却随手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之后,开口打断道:“你看你,这是什么天气呀,又穿这么少。”,继而又半开玩笑半埋怨的笑道,“让你搞得我都习惯出门披两件外套了,哈哈,挺大个人的,老是跟个小孩一样。现在美丽动人,老了可就要百病缠身了。”

很自然的披上依旧带着刘晨温度以及气味的棉外套,陈雪不觉想起了曾经拥在刘晨怀里的感觉,一阵莫名的失落感不觉涌上心头。正待要再说点什么,却闻刘晨又说道,“小雪!你用不着跟我说对不起,因为我并不像你想的那样爱你,不然我不会因为你家里的反对,甚至任何理由离开你,除非我死了,当然你也没有像你口里,或者心里想 的那么爱我,不然就算你的家里再反对,你也会不顾一切的跟我在一起,那么,既然两个不相爱的人,分开了又何谈谁对不起谁呢。再说,我现在的情况摆在这,你这过惯了富足生活的人,又怎能忍受跟我一起过这穷酸日子呢?”

眼见陈雪面容为难,欲言又止的样子,刘晨轻笑道:“行啦,我又有啥权利要求你什么呢?天挺冷的回去吧。你现在的男朋友家庭条件更适合你,过你自己觉得更适合自己,更舒适的生活吧。”说完,刘晨留下一个大大的微笑,便转身离开了。

“是呀,我能跟她一起吃苦吗?以他现在的情况,学业都有可能半途而废,更是绝对不可能东山再起的,也许他说的对吧,我根本就不是那么爱他。”望着渐渐飘落的雪花,陈雪不觉也是无奈的一笑,转身进了自家的单元楼。

……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