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重生之总裁请留步 连载中

重生之总裁请留步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洛倾城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黎安安死了,被渣男的“初恋”,自己的亲表姐逼死在了手术台上,一尸两命。天可怜见,让她重活一世。这一世,她会惜命,会乖乖的待在爱护她的亲人身边,护他们周全。上辈子,那些害了她的人,她要一笔一笔的跟他们清算!展开

本书标签: 洛倾城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安安,我们到医院了,你要撑住啊!”有个声音在她耳边喊她,可是她真的好痛好困啊,睁不开眼。

“安安,不要睡,坚持住啊……”

“安,安欣?”耳边一直有人在叫着自己的名字,黎安安强撑着最后一丝丝的力气,抬了抬眼皮,黎安安视线模糊的厉害,却还是认出了安欣。她下意识反手用抓住安心的手腕,吃力的往外吐字“救,孩,孩子……”

“安安别说傻话,一定要挺住!”安欣也同样的握紧了黎安安的手,语气很急“你一定要挺住,我已经……”

安欣话还没说完,黎安安就被推进了手术室。她感觉自己手臂麻了一下,然后她做了一个很长很美的梦。

梦里,父母没有离婚,陪着她一起长大,把她当公主宠着,然后他们还给她生了一个帅气的弟弟……

这要是真的该多好啊!

如果,有下辈子,她一定要再做他们的女儿。

如果下辈子,她一定不会再听信谣言而疏离他们。

如果有下一辈子,她一定会带上脑子做人,绝对不会再让小人给害得一尸两命。

如果,真的有下辈子!

“不好,病人子宫大出血,……”

“主任,病人没有生命体征了……”

“黎世安,你就这么照顾安安的吗?”

“这一次是病危通知,下一次是不是就死亡证明了?”

“好吵啊!”黎安安被一阵急促的争吵声闹得心烦,她闭着眼极其不情愿的蹙紧了眉头。

“黎世安我告诉你,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一定要带安安走!”

“大不了我们对簿公堂,这一次我绝对不会退让的!”

安宁的拔尖的声音,让黎安安彻底醒了过来。

妈妈?!

这是医院?她没死?!

黎安安睁着一双漂亮的鹿眼,不可思议的在病房里瞧了半天,终于确定自己没有死。

孩子,她的孩子!

“嘶……”安安稍微动了一下身体,发现右手麻得厉害,而且还有刺痛感。

她小心翼翼的抬了抬头,望向她的右手,一根输液管插在她右手手背上。她顺着输液管继续往上瞧,输液管上头吊着三瓶输液瓶。

“咳咳……”黎安安张了张嘴,刚想说话,一阵剧烈的咳嗽,她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

黎安安咳了很久,几乎是咳得撕心裂肺,那咳嗽声听着还夹着浓痰,但是任她咳得如何厉害,就是咳不出痰来。

她不是小产吗?怎么搞得自己跟得了肺炎一样咳个不停。

这咳嗽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她印象中,她唯一一次得肺炎是在自己12岁的时候。

那时候父亲刚换工作单位,天天忙,就把她扔给了爷爷,爷爷和叔叔都是军人,爷爷对她和堂哥堂姐们,完全是军事化的教育。

那时候她生病了,爷爷以为她装病,强行把她架去了学校,后来就在学校晕倒,被老师送去了医院。

后来,听说她病情凶险得厉害,医生下了好几次病危通知,她妈妈当年还千里迢迢从美国赶回来想要把她接走。

但是,当时因为安静一番挑拨离间的话,最终没跟安宁去美国……

等等,好像有点不对!

黎安安双眸瞥到自己的床尾处,她感觉自己的身子好像缩水了!

她愣了愣,战战兢兢抬起自己没有被扎针的左手,当她看到那缩小版的纤纤素手时,她惊讶得眼珠子都圆了。

“咳咳……”黎安安被眼前一幕惊得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做梦,她一定是在做梦!

可是,这个梦也太真实了些吧!

就这咳嗽,咳得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安安!”病房的门人推开,一个身影如风一般的冲到她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安安,很难受吗?”

女人说话声音有些快,语气里满是担忧。

“站着干嘛,快去喊医生!”

“哦,哦!”男人应了一声,迅速跑开了。

黎安安咳了好久,终于消停了。她垂着脑袋,用力的喘着气,而她手背上那只手依旧轻轻拍着,动作十分温柔。

“安安,你觉得怎么样,好点了吗?”女人再次开口询问她,这一回她语气里多了几分哽咽。

黎安安缓了许久,才缓缓抬头,女人的脸近在咫尺。

黎安安愣了好一会儿,面前的女人年轻漂亮,她那双泛红的眼睛跟她几乎如出一辙。

“妈妈!”黎安安突然鼻子一酸,扑进了女人的怀里。

“妈妈,我好想你!”这是黎安安最真实的话。

上辈子,自从安宁出国之后,她们母女就再也没见过了,再加上安静从中作梗,让她一直误会安静,便迟迟不愿意与她相见。

多少次午夜梦回,她都会想起安宁,想起小时候她对自己疼爱。

她也曾想过去见她,即使她会再像以前一般疼爱自己,她也想见一见。

可惜,上辈子直到生命结束她也没见过安宁。

“对不起,妈妈来晚了,让安安受苦了!”黎安安抱着安宁哭得稀里哗啦,安宁听着女儿撕心裂肺哭声,眼泪也禁不住往下掉,她紧紧的抱住黎安安,似乎想要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

孩子生病,最心疼的就是父母。这几天,安宁对着黎安安的病危通知书不知道哭了多少回。

有时候她想,要是她咬着牙继续跟黎世安过日子,她的安安就不会遭受这样的罪了!

“妈妈……”黎安安哭靠在母亲怀里,母亲那熟悉的怀抱,让她的眼泪愈加凶猛了。

黎世安带着医生进来的时候,便看到她们母女两抱头痛哭,这一幕,让黎世安也红了眼眶。

几位跟着进来的医生看到这一幕,也十分动容。

黎兴国和黎世良走进来,黎兴国看着这一幕,犀利的鹰眼不动声色黯了下去。

他摇了摇头,背着双手沉默的离开了病房。黎世良看着父亲离开,也跟了出去。

“先别哭了,先让医生给安安检查一下吧!”黎世安偷偷吸了一把鼻子,走到病床前,语气轻柔的开口。

医生们给黎安安详细检查了一遍,跟家属交代了几句就出去了。

医生们离开后,病房里又安静下来,仅有黎安安偶尔的抽泣声。

黎世安看着黎安安双手紧抱着安宁的模样,黎世安眼眶又红了。

他轻轻咳了两声,突然开口道“等安安身体恢复了,你带她回美国吧!”

“我不跟你争了。”语气既心酸又无奈。

“顾璟琛,我怀孕了。”黎安安站在顾璟琛面前,双手背在身后,一双漂亮的兔眼期期艾艾看了他许久,才小心翼翼将背在身后的验孕棒递到他面前。

顾璟琛怔了怔,低头看着黎安安递过来的验孕棒,上面的两条杠他看得分明。

顾璟琛望着验孕棒沉默着,黎安安等了许久没得到他的回应,正要将手里的验孕棒收回去,却意外的被他从手里抽走了。

黎安安愣了一下,抬头望向他,那双漂亮的兔眼微微向上弯着,那明媚的笑意,在客厅敞亮的灯光下,格外迷人。

“有去医院检查吗?”顾璟琛拿着验孕棒,抬起深幽的眸子问她。

“还,还没,今天刚买来验的。”黎安安愣了一下,不太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他是在怀疑她说谎吗?

“嗯,找个时间去医院详细检查一下。”顾璟琛将捏在手里的验孕棒还给她,然后大步朝着卧室走去。

待他再回到客厅时,他手里提着一个24寸行李箱。

“你,你要去哪里?”看着他提着行李箱走出来,原本本他那句好好去医院检查的话搞得七上八下的黎安安,这下是彻底的慌了神。

“你,你不要我们了吗?”她有心里慌得厉害,舌头都有些不利索了。

知道她怀孕了,所以他要连夜搬走吗?

“别乱想,我有事去美国一趟,临时定的。”顾璟琛看她慌了神的模样,抬手轻轻在她头顶揉了揉,语气也比刚才柔和了几分“这段时间你好好照顾自己,我们的事情,等我出差回来详谈。”

“好。”黎安安要了咬唇,还是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乖巧的点了点头,应了他一个好字。

然而,黎安安耐着性子等了两周,没有等到顾璟琛,却等来了一位意外的访客。

“表姐,怎么有空过来?”来的人是安静,黎安安的亲表姐,咦了一声了,不解的问她“你不是跟顾璟琛去出差了么?”

安静在顾璟琛公司任,职位还挺高的,经常要跟顾璟琛出差应酬。

她还以为这次顾璟琛去美国出差,安静也会跟着去,这段时间就没找她,没想到她竟然在国内,这让她多少有些惊讶。

黎安安打开鞋柜找了一双干净的女士拖鞋给她换上,并帮她摆好高跟鞋,待她关好门回到客厅,桌子上多了两份鱼片小米粥。

鱼片粥的盖子已经被安静打开,碗里的粥还冒着热气,鱼片混着小米的香味顺着袅袅的青烟,在客厅蔓延开来。

黎安安不由自主的吸了吸鼻子,鱼片的香味传入体内,她肚子十分不争气的饿了。

“他让我先回来处理些事情。”安静扯了几张纸巾垫在粥碗的下方,将其中一碗鱼片小米粥和附赠的勺子推到黎安安面前,笑着对她招招手“知道你爱吃这家的粥,就顺路买了两碗上来,快过来吃。”

黎安安没有跟她客气,走到茶几边的地垫上坐了下来,握着勺子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好吃!”黎安安吃着粥,还不忘抬头回以安静一个感激的笑容。

直到温热的小米粥流进肚子里,黎安安才惊觉自己肚子是空的。

可是,她明明半个小时前才吃了一份水饺。

看来,怀孕的人真的很能吃!

“好吃就多吃点。”安静坐在黎安安对面,定定的看着她吃掉大半碗鱼片小米粥,才将自己的目光从她身上收了回来,舀了一勺小米粥,吃了下去。

在黎安安没看到的地方,安静的红唇浅浅的勾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姐妹两个一边吃粥一边聊着天,大部分都是黎安安在说,安静在听,偶尔点头附和。

黎安安从小就跟安静这个表姐亲,在父母离异之后,她就寄住到舅舅家里。安静去哪都带着她,她也习惯依赖安静,以往遇到什么事情,头一个要分享的对象便是安静。

黎安安说得兴奋,但是余光却瞥到安静看了两回时间,到第三次的时候,黎安安停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抬头问她“你是不是有事情要忙?我是不是耽搁你了?”

“没有。”安静冲她摆了摆手,冲她笑道。

“对了,听说你怀孕了。”安静看着她,用的是陈述语气。

“顾璟琛都告诉你了?”黎安安惊讶了眨了眨眼,脸上立刻染上一层淡淡的红晕。

“嗯。”安静点了点头,又抬手看了看时间,然后再次抬起头,冲着黎安安笑道“他让我提前回国,就是让我处理这件事的。”

安静话音刚落,脸上的笑容立刻敛了起来。

“你,表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是不是孕妇本身比较敏感,黎安安突然感到心口一窒,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字面上意思,很好理解。”安静抬眸瞧她,这次脸上没有半分笑意,看着她的眸子也染上一抹寒光。

“我,我不理解……”黎安安见这安静这幅淡漠的表情,心里有些乱。她蹙起眉头想要想清楚安静话里的意思,突然她感到小腹一阵痉挛。

“嘶……”她用力的倒吸了两口气,却发现小腹的痉挛越来越严重,感觉它开始在收缩,一次比一次强。

小腹一阵阵收缩,黎安安不得不把双手都撑在了茶几上,她使了力气想要站起来,余光却捕捉到坐在她对面沙发上的安静,嘴角勾了一抹得逞的奸笑,虽然只有一瞬,但是她却看得分明。

“你……”黎安安心中突然涌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心底越发的慌了“你在粥里放了什么东西?!”

安静给她的粥里下了药?不,这不可能!

安静是她嫡亲的表姐,她们从小感情就很好,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害她?这根本不合逻辑!

短短几分钟,小腹收缩的频率越来越频繁,力度也越来越大。

几分钟的时间,黎安安便痛得开始冒冷汗,她这一句完整的话,几乎是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艰难的蹦出来的。

“没错,你那碗粥里,我确实加了东西!”安静毫不心虚的对上她质问的目光并不躲闪,她点了点头,十分大方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