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重生之宗主大人请下嫁 连载中

重生之宗主大人请下嫁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兔子折竹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对不起,我食言了。”萧澈错愣间,伸手轻柔地替少女间脸上的污秽抹去,可是萧澈的手尚未接近,少女突然一转神情,甩开了他的手,双眼猩红失笑地望着他,好似在看一个笑话一样。“我弑父杀母,灭族毁宗,可当真是罪大恶极之人,别人喊打喊杀都来不及,你月曦君,那是多么正义凛然,人人颂德的名门修士,居然说要帮我,哈哈哈!你觉得我会信吗。”萧澈望着眼前已接近崩溃的少女,向前一步时,那身影却又化作云烟消散而去。再见时,那红衣飞扬,决绝而释然。“以我之心,赋予彼灵,以我之魂,铸以此魄,同君同命,山河永寂!”少女厉声而下,冲天的红展开

本书标签: 兔子折竹 玄幻奇幻

精彩章节试读:

风吹帷幔,铜铃清脆

一片绿瓦朱檐的建筑落在梅林间,风吹动梅林间,花瓣随风飘落在屋檐窗台上,被吹进屋内。微风带着梅香从窗外吹入,纱幔轻轻摆动,榻上的人生的冰肌玉骨,眉眼如画。只可惜,那脸色微白双眉紧皱生生的降低了那人的美貌。

“楚柃,你不是很骄傲吗!你的剑术不是很得意么!今天起你那引以为傲的灵脉源海就是我祁子瑶了!”

眼前鲜红一片,梦中一女子双手鲜红,握着一根染血的金品灵脉源海,那单纯温柔的面孔上一双淬了毒的眼睛正得意的望着她。

梦中场景一晃。

“阿柃...我们...不怪你......”

母亲染血的脸庞依旧温柔,那颤抖的双手抚上楚柃的脸庞,温柔且决绝的眼光印照出楚柃苍白的脸孔以及那血红的双眼,一把长剑贯穿母亲的身体,长剑的剑柄却握在她的手中。

良久,梦中楚柃仍然跪在地上,那躺在不远处的父亲,怀中母亲微凉的身躯,她空洞的双眼望着门上那高挂的牌匾。

滂沱大雨下染血的长孤竹林一片萧索......

泪珠缓缓从眼角滑落,早已浸湿了靠枕。

刚刚从梦中醒来的楚柃睁大双眼,环视着这居室内的一切。

居室内布置清雅,从房梁处垂下的白色纱幔上绣着细致的梅花,窗边传来的梅花香气,当真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然而她只想知道这里究竟是何处。

楚柃随手取了一布条将头发干练的束起,起身拿起放在塌边的红色短箫出了雅居。

出了雅居,一路上梅花含苞欲放,在一片绿瓦红墙中春意盎然。

展春堂

檀香环绕,余香醇醇

书案前坐着两人,年长者为梅凝萧氏的祖辈——萧博,字涵榆。坐在他对面的是梅凝萧氏的宗主——萧澈,字澜梦。

“祖父,您可知青天噬魂蟒?”

“青天噬魂蟒?”

“是的。”说完萧澈从怀中取出一绣着绿梅的束魂囊放在书案上,“这是在凌家村所发现的青天噬魂蟒的兽丹,发现时青天噬魂蟒已被斩杀。”

萧博望着书案上放着的束魂囊,强悍的红色怨气从袋子表面溢出,这让已到花甲之年的萧博也惊讶至极。

这青天噬魂蟒乃是半神兽,其实力强横,一旦斩杀,兽丹必会破裂根本不可能完整取出。可眼前这颗兽丹不仅完整,其原本的精气更是完好无损的被保留下来。

这种取丹的手法,在萧博的认知里只有一人能做到,然而那人早就已经不在了。

萧博轻叹,道:“听梓谦说,你从凌家村带回了一个人,还是女扮男装没有灵脉源海的普通女子。”

“嗯”,萧澈深沉的目光落在束魂囊上“只是普通人一个,带回来也算给她一个庇佑。”

腊月的梅凝,梅香四溢。

此时,楚柃从雅居出来后穿过一条长廊,来到一叫千里堂的地方,见到一众白衣小辈正在练功,细细的谈话声清晰地传入楚柃的耳朵。

“文卿师兄,家主当真从凌家村带回一女子?”

“真的,只不过那只是一个没有灵脉源海的普通人而已。”

“师兄,那女子漂亮吗?”

在场的都是萧家的内门弟子,想来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她就是一疯子,胡言乱语。”

“文卿!不可妄言他人。”

躲在柱子后面楚柃,记忆力极好的她一眼便认出众人口中的大师兄便是那在凌家村帮助过她的梓谦小仙家。

“梓谦师兄!”

“梓谦!”

“文卿,在凌家村那姑娘可是救过我们好几次,你这样谈论她确实不妥,这可不是我们梅凝的作风。”

梅凝?

梅凝萧氏?

梅凝萧氏!

------题外话------

竹子:萧甜甜登场!

花甲之年:60岁

————

初次上传,如有雷同以及不妥,烦请告知、赐教

若是不喜,左上退出,不为强留

总而言之,文笔一般,尚有不足

多谢阅读,来日方长,多多指教。

“咚...咚!咚!”

在漆黑的村中主道上打更老汉提着灯笼正打着铜锣报时

“三更天!”

三更天,子时,正是一天十二时辰中致阴致寒之时。

一阵阴风吹过,打更老汉手中的灯笼被风吹地肆意摇曳。

“咚!咚!咚!咚!咚!咚!”

阴风过后,老汉手中灯笼早已被风吹熄,但他却浑然不知似的。僵硬地的举起手中铜锣连敲六下,口中喃喃自语,步履蹒跚地向村外走去。

早晨

日出东方,阳光将坐落于山水之间的小渔村照印得换若山水画一般,炊烟袅袅,与世无争。

凌家村,便是那坐落在江边,以凌氏一族为主的古老渔村。

凌氏祠堂内,堂中皆是这凌氏一族中说的上话的人物,为首的老者双眉紧锁,正为最近村里发生的事情所愁心。

“我们凌氏一族在这庞岭江边繁衍生息数百年了,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你们仔细想想是否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竟给村里带来如此不祥的事。”发话的是凌家村凌氏族长——凌清

坐在其左下方的三房房首——凌裴当即理清了凌清的疑惑,“族长,我跟众兄弟早已想过这个问题,然而经过询问,无论是族里还是村里的旁人皆未曾得罪过他人。”

凌裴的话让凌清乃至堂中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中。

“族、族长,会不会是阴邪作怪?”

坐在五房位置的一胆小少年突如其来的话语,道出了众人心中所想,堂中众人皆陷入了沉默之中。

阴邪?不是没有可能。

村里打更人接连失踪,至今已经第六个了。

说是失踪,可在这至灵至邪的世界里,有谁又能打包票呢。

想到这里,凌清不由得想到十年前发生的那件让人毛骨悚然的事件。

虽然只是听说,但也只是听说就已经让人胆战心惊了。

难道......

不可能!那人早已万劫不复、身名俱灭,怎么可能还活着!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报!”

侍仆的通报声打断了凌清自以为不切实际的想法

“什么事,这般急匆匆的,还有没有规矩!”

“族长,属下在村中巡视时发现有一男子在宗祠门口东张西望,经过询问,他说昨天夜里三更天时看到一老者提着熄火灯笼往村外走去。”

“快,把人带进来!”

话音刚落,只见一脸色青白一脸惊恐状的男子被侍仆架了进来。

“这...这不是村口的农夫老李吗?”

见已认出男子身份,凌清身为族长便当即说到,“你将昨日所见细细道来,若有半句谎话定当......”

“他...他提着灯笼,打了六...六下锣鼓。起风了!灯笼灭又亮起来!”

男子衣衫凌乱,浑身颤抖,仿佛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然后呢?”

“婴儿!我听见婴儿的哭声!错不了!他向村外走去,他说他说......”

见男子精神状况并不稳定,话语虽然模糊,但其理智尚在,凌清便继续问下去。

“他说了什么?”

男子好像想起什么,突然间神情变得癫狂起来。

“纤歌一曲清声传,华严天魔开采莲!”

“哈哈哈哈哈!”

说完男子大笑,身体及其不自然地扭曲起来,最终七窍流血而死。

堂中众人当场吓坏了。

若不是知道这是刚刚还在癫狂大笑的老李,现场这一团仿佛泡在脓血里的东西,又有谁能认得出这是个人呢!

脓血从尸体流出,很快便将堂中地板染得鲜红,堂中有人当场吐地天翻地覆,更有不少胆小的当场晕过去。

“报!族长,村民说在庞岭江的上游发现失踪的六个打更人的尸体!”

当侍仆来报说发现尸体时,凌清心中已经确信,这定是阴邪作祟。

堂中一群人立马动身,前往上游。

庞岭江上游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庞岭江便是这凌家村的母亲河,家家户户吃水都是从这江的上游引进的。

只是这临近几月不知怎得,村民都说这江水有股臭味,本以为是被什么动物尸体污染了,但一连数月,怪味不仅没有散去,还有渐浓的趋势,村名便上来查看,这才发现的。

庞岭江上游本是清澈见底,明澈如玉,但现在出现在人眼前的则是一片鲜红,说是血海都不为过。

六具扭曲地不见人形的身躯,五官处还残留着血液,这般死法,正于祠堂中那具尸体的死法一模一样。

这不禁让现场众人心生恐惧。

这凌家村村民本性纯良,六个打更人更是村里有名的行善人家,究竟是得罪了什么阴邪才降下如此。

想到祠堂中的那具尸体,再想到老李死前说的那句“纤歌一曲清声传,华严天魔开采莲”,凌清心不由得颤得更加厉害。

“快!拿上我的拜帖,去请仙家!”

凌家村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究竟是谁对此下这般阴毒的诅咒。

凌清望向那变得鲜红的江水,忽然间从灵魂深处发出的颤抖与恐惧让四肢一阵无力。

“快离开这!这江水会吃人!”

血红的江水波涛汹涌,似听懂人话一般,变得急躁不安。

乌云压境,闷雷低沉,一场暴风雨正来临。

——

波涛汹涌的江水袭卷了凌家村地势低的人家,仿佛得到了满足正慢慢退去。

江的对面,一青衣少年挺拔的身影站在高处,平静地看着村子被江水吞噬。

“隆隆隆!”

一道惊雷在人意想不到之时劈在了一间位于凌家村最高处的废弃院子里,而被惊雷劈中的地方正躺着一红衣少年。

乌黑的长发散开,遮住了少年的相貌,少年身下的地板被雷劈得焦黑,然而少年去毫发无伤。

“轰隆!”

又一道惊雷响起,却没有劈下,仿佛在唤醒着什么东西。

雷声?

这是哪?

我不是死了吗?

一双雾蒙蒙的眼睛睁开,望向天空,乌云刚刚退去,碧蓝的天空是那么清澈无暇。

“凌儿,凌儿......”

模糊的声音从院子门口传来,正当楚柃准备起身查看时,一阵剧痛伴随着一道道声音从头部深处传来。

“凌一你跟你娘都是怪物!打死他们!”

“身为男儿身却对同性阿谀献媚,真恶心!打死他,这样我们村子就干净了!”

“野种!肮脏的东西,打死他们!”

“凌儿,你一定要记住,不要去报仇也绝对不能让人发现你是女儿身的秘密!绝对不能!”

“娘!娘,你不要睡!娘!”

“我愿意,只要能把我娘带回来,我无论做什么都愿意......”

传来的声音及其混乱,那悲寂而决绝的话语落在她的耳边,眼泪不受控制落下。

原主名叫凌一,字忍冬,双亲不详后被收养,自幼女扮男装,没有灵脉源海,是个不折不扣的废柴。因为喜欢上了这凌家村族长的儿子,经常被爆打,偏偏身为女子性子却极其桀骜不驯。一次意外,原主的养母为保护原主被村长派的打手打死。最后这原主不知道向什么人做了交易,为的就是救回原主的养母。

不知道原主用这具身体做了什么交易,把她唤了回来。

楚柃抬头望向那乌云密布的天空,感受雨水滴落在她脸上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晰。

十年了......

------题外话------

竹子:友情提示:本文绝非复仇文。

————

初次上传,如有雷同以及不妥,烦请告知、赐教

若是不喜,左上退出,不为强留

总而言之,文笔一般,尚有不足

多谢阅读,来日方长,多多指教。

来日方长,多多指教。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