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重生之上神你又认错人了 连载中

重生之上神你又认错人了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小乔77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好不容易历劫飞升的白狐上神,迷迷糊糊犯了天规戒条被贬下界,历三世情劫,方可再登神界。不论是将军嫡女抑或是征伐战场替父从军的女将军还是那身份低微的戏子历劫三世,只为寻得那一世情深不负……到底,谁是谁的情?谁是谁的劫?上神,你确定自己历对了劫,没有认错人吗?本文纯属虚构,女主可甜可咸,三世为不同的故事,以正文为准。欢迎入坑。推荐完结文《漠路王妃》展开

本书标签: 小乔77 历史军事

精彩章节试读:

“嬷嬷,我这伤约莫几日方可下床走动?”暖夕想要侧侧身子,可是这伤太重,她一动就觉得疼。

“太医说了,要七日左右才能结痂,这完全养好,可得好些日子呢。小姐平时最心疼你这光滑的皮肤,要想不留疤,更是得小心养着。”桂嬷嬷又开始叨叨叨了。

暖夕算是看出来了,这桂嬷嬷对她好是好,就是话太多,你问她一句吧,她能给你延伸好几句出来。

不过这样也好,她也能尽快知道这位将军府嫡小姐的情况。从今日起,她便不再是暖夕,而是这个时代,这个时空中的林暖了。

林暖,将军府嫡女,年幼丧母,大将军一人将其抚养长大。外出征战就将她寄养在宫里徐贵人处。徐贵人未进宫前,与将军夫人是至交好友。而大将军林乐贤,人不如其名那般书生雅致,只懂得刀光剑影,征战沙场。女儿养那么大,读书写字,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他是一点儿也教不了。

可是这林大小姐,仗着父亲宠爱,徐贵人又是当今皇上跟前有名的红人儿,自己又生得标致,人情世故压根儿就没多花心思。整日就是寻思着如何如何保养自己娇嫩的肌肤。

虽然不谙世故,但是学业上可是一点也没荒废,说到底,就是智商在线,情商堪忧。

所以,即便是皇上赐了婚,及笄后便和太子完婚,这太子也不怎么待见她。同在宫中,从来也没见太子与她有过多的往来。

后来,大将军林至贤大胜归来,皇上赐了良田万亩,黄金万两,又安排人大肆修葺了将军府。林暖才被将军接回了将军府。

同时被接会将军府的,还有皇上许配给将军的新夫人王良人。皇上赐婚,谁敢不从,何况,他不过是念着将军一人多年,待日后林暖嫁了太子,去了太子府上,将军府便更显冷清。才将王禀王丞相的幼女王良人许配给了他。

人家一个刚刚及笄的小丫头,嫁给他当夫人,还不嫌弃他有个还未及笄的女儿,已是天大的福分。林至贤十分珍惜。那王夫人长得美,会谋算,倒是深得林将军的疼爱。

可这王夫人太过年轻,虽然她是将军夫人,可眼见这府上最宝贝的还是嫡小姐,明面上不说,暗地里没少争宠使坏。可林暖心大,情商低,吃了苦头也不自知。这些暗亏吃了不少。

这刚刚能够下地走动一些,那王夫人便来了。

“暖暖,你这都能下地走动了?怎么不在床上多躺些日子,可别落下了疤痕,往后啊,太子爷不喜欢。”那一双媚眼,出水芙蓉一般的秀丽姿色,身材圆润,也难怪林将军这样五大三粗的大男人会喜欢。

“谢姨娘关心。”林暖笑着答话,也不多言语。她在床上躺了那么些时日,这王良人也不见来看看她,如今才来,想必也是听说了她为她爹爹出的那个主意。

“哎呀,这几日铺子上忙,各田庄里的管事们也到了商量下一年庄子里的活计的时候,这不,你看姨娘也没来得及来看你。玉儿……”王良人身子一挺,让丫鬟将带来的东西呈上来。“这是你爹上回进宫,皇上赏赐的红玉膏,据说可以使面色红润悦泽,大半月后面色如红玉。姨娘我都舍不得用,今日给你拿来,你且试试?”

说着,让那玉儿将那小方盒递给林暖身边的翠儿,这才怏怏的站起身,说还有事儿,便告辞了。

“这王姨娘平日里,也是这样嚣张跋扈,笑得如此伪善吗?”林暖打开那小方盒闻了闻,一股淡淡的鱼腥草味。嘴角轻轻一扯,轻笑出声。

“小姐,怎么了?”翠儿不解,以前若是王姨娘送东西来,小姐都是极其开心的。还开心的去拥抱拥抱她。今日,冷漠疏离不说,好像对这红玉膏并无太大的兴趣。

“王姨娘今年芳龄多少?”林暖不解释,只是那王良人看起来比她长不了几岁,如何愿意有她这么大一个女儿?

“好像刚刚十六吧。”翠儿偏着头,想了想。这几个丫鬟从小跟在林暖身边,和她感情十分要好。待她也是真心实意的。看着这几个丫头,林暖就十分想念狐狸洞里那整日和她嬉笑打闹的几只小狐狸。唉……

“二八年华,若是这红玉膏真有那功效,她还能等着今日来送我?”林暖笑了笑,又趴到床上,桂嬷嬷该给她上药了。

“小姐如今真是被这火盆一浇,思维清晰了不少啊。”桂嬷嬷笑着,她家小姐总算是长大了,不用她再日日提点担心着了。

林暖笑了笑,也不着急答话,桂嬷嬷哪里是说了这一句就停下来的人。

“以往老身提醒小姐,说这王姨娘的话信不得,得提防着,您不相信。还说将军娶了个美娘子,愣是将这房契地契,掌管庄子店铺的营生都交了出去,让她管着。

现在,咱们要个炭火,买个药,置办个小厨房,不都得看她的脸色。

小姐这边暂时她自是不敢怠慢,可难保哪一天她就变了呢?你看你这一受伤,她可是上赶着来看你了?这不话里话外都探着你的口风,几句话离不开太子,看着太子也没来,就走了么?”说着太子,桂嬷嬷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方才住了口。

林暖哪里听不出来,那王良人半句话离不开太子,可按说,太子参加舞狮大赛,知道她受了伤,作为未来的夫君,他来看看她的伤势,不仅是礼数,也是人情。

可是这伤都一天天见好了,也没见太子来。林暖似乎是明白了,太子爷,并不待见自己。

“以往在宫里,太子对我如何?”不咸不淡的一问,却整个屋子忽然间鸦雀无声。连桂嬷嬷给她上药的手都有着短暂的停顿。气氛有点尴尬。

她问错了?

“咳咳,嬷嬷,不用涂了。”林暖起身,翠儿、兰儿给她将衣衫重新穿好。

“小姐这后背上的伤差不多好了。老身也该回雅苑去了。”桂嬷嬷收拾着东西。神色变得有些黯然。

夫人留下的唯一骨血,她如何舍得?

暖夕是一头九尾白狐,是的,她本是一只狐仙,受上神点化,日行一善,足足千年,方飞升上神。

飞升历劫时,受九九八十一道雷电之刑,忍受魂魄剥离之痛,终于,飞升上神。

“暖暖,恭喜你,终于飞升上神了。”寒辰,天界唯一不排斥她身份的小树精,特意前来道贺,还给她带了她最爱的鸡腿。

一边吃着鸡腿,一边拍着寒辰的肩膀,“你也努努力,说不定哪天也就成神了。”

寒辰只是那样看着她,笑而不语。

“以后,我罩着你。”不是吃人嘴短,而是,那些天上的臭神都嫌弃她狐妖的出身,处处排挤她,唯有寒辰对她最好。

“听说今晚玉帝要给你搞一个迎新晚会,你可别喝多了。”寒辰提醒着她,暖暖什么都好,就是好酒,一遇到好酒就忍不住。酒后多言,酒后乱*,他担心的看着她。他还记得他第一次与她喝酒,喝多了就抱着他乱啃的情景。

“我想喝蟠桃酒好久了,你放心吧,我现在可是上神,哪里那么容易就被那些糟老头子和糟老太婆给灌醉了。”再说,他们看不起她,估计也不愿意跟她喝酒。

想到这个,暖夕心里头便有些苦涩和失落。虽说飞升了,可是地位也没觉得高了多少,还得去应付天上那群人。真是苦恼,憋屈,外加不甘心。

谁叫她不好好修行,又没什么法力,无法跟那些个法力高强的大神相毗及呢。

耷拉着脑袋,看时辰差不多了,便挥别了寒辰,上天去了。

“哟,小狐仙成神啦?恭喜恭喜啊。”暖夕一进灵虚宫,花神就看到了她。果然是年轻啊,一副好皮囊让人好生嫉妒。

“花神姐姐今日真美。”暖夕没什么本事,但是恭维人的话还是会说的,明知道花神是在揶揄她,她还是笑嘻嘻的回着话。

“小暖夕还真会说话。”花神笑着,往自己的位置上走去。

虽说今日她是主角,可是她位分低微,位置当然也是离玉帝最远。

参拜玉帝之后,晚宴就开始了。说是为了迎新,不过也是找个借口让各路上神聚聚,喝喝小酒。

和暖夕之前想象的一样,没几个人关注到她,这蟠桃酒,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香甜可口,她小酌了几杯,就往殿外溜走了。

既然没有好酒喝,姑且赏赏这天上的美景,回去也好和那些个小狐狸们吹嘘吹嘘,她还偷偷藏了一壶蟠桃酒,带回去给寒辰的。他不是一直羡慕她能够飞升上神吗?让他也尝尝。

不知转了几个圈,暖夕忽然闻到了一股沁入肺腑的酒香,这可比那蟠桃酒香得多。

循着酒香,来到了一处宫殿外,月沉宫。好寒凉的名字,看得暖夕打了个寒战,这天上人的脑回路她是真不懂,谁会给自己宫殿起这么个名字,难听,超级难听。

可是这酒味就是从这宫里传出来的,暖夕想了想,化成原身,从宫墙上翻了进去。

殿内有一座庭院,门口是个小园子,那园子里有一方石桌,几个石凳,石桌上敞口放着一壶酒,酒香浓郁,芬芳四射。

四周围没有人,这酒香就像是魔咒,吸引着暖夕爬上去,将那酒坛子里的酒一饮而尽。香,醇,回味甘甜,不涩,不呛口。淡淡的青梅味。好酒!

回味是真,这眼睛看着这院子摇摇晃晃起来,暖夕心想坏了,她醉了。她一醉,就要出大事了。

“哪里来的小狐狸,偷我的酒喝。”一声大喝,暖夕想跑,却被人提了起来。

她迷迷糊糊看了看来人,白皙干净的脸,皮肤真好,白衣飘飘,身上淡淡的梅子味儿。

用最后的力气化了人形,想要解释解释,她是被这酒给吸引来的。可这酒劲太大,一施法,便晕了过去。

那白衣男子看着斜躺在怀里的美人,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打横一抱,将人抱了进屋。

次日,暖夕从温暖的被窝里探出头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袭纯白的床幔,金碧辉煌的大殿里,她不着寸缕的躺在这暖床上,身侧无人。

只是这忽然被推开的门,着实惊了她。

“啊!”

来人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宫殿,她一句“你是谁?为何会在太子寝宫?”将暖夕问得哑口无言。

她是谁?她是刚刚历了八十一道雷电之刑才飞升上神的白狐上神暖夕。

她为何会在这里?因为她偷喝了那青梅酒,醉了。

等等……

她刚刚说这里是哪里?

太子寝宫?

太子?

玉帝老儿的嫡子,月华君?

那千年散发着病冷之气,白纱遮面的翩翩公子,这天上人间的上神,仙女儿们都想要一睹真容,巴不得将自己倒贴上去的月华君?

她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没穿衣服?

啊!头疼!酒后误事!酒后失德!酒后失德!

只是,这明眼上一看,吃亏的该是她吧。怎么一副她偷吃了皇粮的感觉?

而令暖夕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宿醉的后果……

------题外话------

啦啦啦~~我又回来啦!

本文先占坑,除两面两章引子外,后面每章2000字。可甜可咸,有宠有虐,一起跟着暖暖上神去历劫吧。

欢迎入坑,记得收藏。么么哒~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