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都市至尊战神 连载中

都市至尊战神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请叫我大帅比丶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十年未归,回到南城却迎来了初恋的噩耗……若得东山再起时,必要天下唯我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错。"

江炎点点头。

江柔的脸突然黑了下来,语气尖锐道:"江炎!你觉得很好玩是吗?你欺骗爸妈假当兵也就算了,现在你竟然还敢找人来冒充林虎!?"

江炎有些无奈。

自己这妹妹怎么对自己一点信任都没有。

合着江柔从头到尾都觉得自己回来就是为了弄虚作假,假装在外面混得很好。

江炎也没有过多的解释。

江海和李萍从屋里出来后,听着江柔的告状,气得李萍更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说要是被大飞一伙人传到了林虎耳朵里,自己一家人就全得跟着遭殃。

李萍十分不善的看着江炎。

这瘟神怎么没死在外面。

一回来就捅了这么大篓子!

现在竟然还敢找人假冒林虎!

就连江柔也是十分不快。

江海虽然也不相信自己儿子的说辞,但还是站出来说道:"行了行了,事情过去就算了,我收拾一下外面,晚上一起吃饭。"

"吃吃吃,你自己吃去!"

李萍生气的扭头就回房了。

她不想和这瘟神多待一秒。

江柔面无表情道:"江炎,虽然我不知道你突然回来想干嘛,但我希望你别再给家里惹麻烦,最好离得远远的,这也算是报答爸妈的养育之恩了,行吗?"

闻言,江炎自嘲的笑了下。

原来我在你们心目中的形象如此不堪。

自己朝思暮想的家早已没有了自己的位置。

但他更怪自己。

怪自己当初一走了之。

可这世上哪有后悔药可以吃。

"知道了,爸,那我就先走了。"

江炎伤心的走了出去。

"小炎!"

江海喊住了他,让江炎在外面稍等一下。

不到五分钟,江海手里握着一小叠的钱走出来,塞进了江炎手里,拍了拍他的肩膀。

"爸,你干嘛!"

江炎急忙把钱塞回去,却被江海阻拦。

"你别听你妹妹和你妈胡说,她们其实是欢迎你回来的,只是这期间她们受了太多的委屈,所以你也别往心里去。"

"要是经济困难不用觉得难开口,跟爸说一声就行了,这点事爸还是能做主的。"

"你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这是你的家。"

江炎更是鼻子一酸,点头说知道了后,便快步走出去。

此时魅影的车早已在路口等着。

一上车。

江炎平复了下心情,许久才缓过来。

"查到了吗?"

魅影点点头,递了一份文件过来。

江炎接过后,呼吸有些急促。

按捺着内心的激动,打开一看。

首先是一张照片。

一个长相漂亮精致的短发女人,显得知性温柔,穿着一袭仙气飘飘的白裙,笑容灿烂。

吸引江炎的却是她怀中那小女孩,同样穿着白色长裙,特意绑着公主辫,圆溜溜的大眼睛,粉嫩的模样,打扮得像个小公主似得,极为可爱。

江炎一看立马就确认了,她就是自己的女儿。

因为像极了他小时候的模样。

"这就是您的女儿豆豆,当年宋小姐过世后,豆豆就被她闺蜜秦曼给领养了,当初宋小姐十月待产的时候,就是秦曼陪在她身边。"

"过后秦曼瞒着所有人宣称豆豆是她的亲生女儿!秦曼也因为未婚先孕,单身妈妈等因素遭到了很多不公平的对待,更是被父母赶出了家门,目前自己在丽景小区买了套房子居住,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销售经理。"

"目前我们打听到秦曼小姐私底下正准备假相亲。"

魅影报告完后。

江炎眉头一皱。

"假相亲?"

"是的,因为秦曼最近遭到了上司的追求以及家里父母的逼亲,更重要的是您女儿豆豆随着年龄增长,对父亲极度渴望,所以秦曼只能出此下策,利用假相亲给豆豆物色一个父亲以及给自己找一个挡箭牌。"

江炎手握亲子鉴定报告书,眸子里尽是冷意。

"把这些消息都给我删了,我江炎的女儿还轮不到他们来指手画脚!"

"好的!对了老大,这秦曼对于豆豆的生父,也就是您极度憎恨,觉得您抛妻弃子,才导致了宋小姐的死亡。"

江炎何尝不知道。

就连他也觉得自己在这一方面简直不是人。

他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你给我准备一份资料,安排我明天和她相亲。"

"好的。"

魅影跟随江炎十年,自然明白他想要干什么。

将江炎送回酒店后,魅影根据江炎的吩咐便离开去做事了。

待到深夜,江炎换了身衣服便出门,前往四海娱乐城了。

五年前,他在外执行任务,留守基地的炎神部队却遭到神秘势力天堂岛的围剿,最后无人生还!!!

天堂岛是一个利用改造人体做实验的神秘组织,其改造出来的杀手如同机器般没有情感,没有痛感,并且武力极其强大。

之后他一直都在追查天堂岛的下落,花了五年的时间将这个势力给揪出来并消灭。

现在最主要的目标是解决了。

但,当年参与到天堂岛里的势力还躲在后面逍遥法外。

他这次回来,就是要把这笔账给算清楚!

否则,他对不起那死去的三百个兄弟!

魅影给他的最新资料上显示,四海娱乐城内曾经连续出现过好几次天堂岛的杀手。

最重要的。

四海娱乐城的大老板便是林虎。

若林虎真的和天堂岛有关系,那林虎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江炎打车到了四海娱乐城后,径直走了进去。

一进去,震耳欲聋的音乐,无数男女忘我的在舞池中贴身热舞,到处都充斥着糜烂的气息。

江炎在吧台坐下点了杯喝的,扫视着周围。

不起眼的是,从他一进门开始,就已经有人报告给了顶层的林虎。

自从林虎从阳光新街一回来,立马就将江炎的照片发下去各层,生怕又有哪些不长眼的惹到了江炎,又得经受一次灭顶之灾。

至于毒狼那伙人,除了毒狼被废了手脚,其他人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再也没了消息。

江炎正打算喝完酒上去敲打敲打林虎。

突然听见有人喊了他一声。

"江炎?"

扭头一看,竟是江柔。

身旁还站着四五个人,共两男三女。

江炎愣道:"柔柔?你怎么在这?"

"别叫我柔柔,我和你不是很熟。"

江柔冷冷道,眼里尽是厌恶。

一回来就欺骗爸妈,捅了天大的篓子。

还拿着爸的血汗钱跑到这里来跟个没事人一样喝酒。

十年不见,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烂泥扶不上墙!

江炎自然不知道自己在江柔心里的印象又差了许多。

站在江柔旁边的男人上前一步道:"柔柔,这谁啊?也不介绍介绍。"

眼里却十分阴鹜的看着江炎。

江炎微眯着眼,自然感受到了这股敌意。

"他是江柔的哥哥,听说和江柔有娃娃亲呢,当年打架捅了人就跑路了。"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阴阳怪气道。

江炎隐约记得她叫谢莉,从小就和江柔不对付,没想到时隔多年依旧还是一副尖酸刻薄样。

不过娃娃亲这件事,不说他还真忘了。

小时候父亲江海以肥水不流外人田为由,给江海和江柔定了娃娃亲。

那时候江柔当了真,一直都跟在江炎屁股后面甜甜的喊老公,那时候还惹了很多的是非。

只是自从他离开后,江柔伤透了心,就再也没有提及过这件事了。

江柔寒着脸道:"谢莉,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你!"

谢莉眉毛一挑,美目有些怒气。

"今天我生日,你俩别吵了。"一个小巧玲珑却异常饱满的女生站起来当和事佬,她叫陈雨晴,是江柔的闺蜜。

这次她们结伴来酒吧就是一起庆祝她的生日。

而那个对江炎有敌意的男生叫蒋万德,最近在追求江柔。

为了接近江柔,甚至将陈雨晴过生日的费用全都包在了自己身上。

当他听见自己的女神有个娃娃亲对象后,脸一下就黑了,但为了保持风度还是强忍着微笑。

但心里却打起了坏主意。

"江炎是吧,既然都在这里巧遇了,那一起来玩啊。"

江柔脸色一变,刚想替江炎拒绝。

只见谢莉勾起一抹嘲讽的角度道:"哎呀算了蒋少,等下江柔心疼了,毕竟人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怕回去被骂看不好自己的小老公。"

只见蒋万德脸色更加黑了下来。

眼神更加不善的看着江炎。

江柔一听,将话硬是给咽了回去,厌恶道:"随便你们,我和他不熟。"

说着便走到了另一边。

江炎心里冷笑。

这种小把戏他自然是看透了。

一个想让自己出丑。

另一个想让柔柔出丑。

好,我倒要看看你们能翻出多大的浪。

江炎跟着他们进了包厢坐下后,看着他们假模假样的互敬了几杯酒后,开始将话题逐渐往江炎身上引。

在蒋万德的示意下。

谢莉立马道:"对了江炎,聊了这么久我们还不知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所有人立即安静下来看着他。

江炎淡淡道:"当兵,刚退役。"

闻言。

江柔的脸色更冷了一分。

还装?

他还真的是不知悔改。

而蒋万德眼中的不屑更甚。

一个臭当兵的还想和我争江柔?

谢莉故作夸张的回应着,"当兵吗?逃犯也可以去入选的吗?"

她生怕别人听不见,硬是把逃犯两个字咬得很大声。

陈雨晴她们面色更是古怪。

言下之意就是说江炎在撒谎。

江柔则是黑着脸不出声,但看向江炎的眼神愈发厌恶。

若不是他,害自己的脸都被丢尽了!

而蒋万德心里阴笑了两声。

但还是假装责怪道。

"谢莉,怎么能这么说话呢,人家柔柔的哥哥会说谎吗?"

"哪怕是说谎,你也不能揭穿别人啊。"

谢莉得意的吐了下舌头,还挑衅的瞟了江柔一眼。

气得后者银牙直咬。

江炎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演戏。

只见蒋万德笑道:"江炎,若是你不介意,我公司刚好缺个保安队长怎么样?待遇一流,若是你来,看在你是和柔柔是兄妹的份上,我可以预支工资给你去买几套像样的衣服?"

众人才注意到江炎那一身地摊货,随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江柔更是觉得自己的脸都被他给丢光了。

恨不得他赶紧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这时。

门外忽然进来一个经理,身后跟着两个服务生,推着一辆车。

门口旁边的陈雨晴愣了下,道:"我们没有续酒啊。"

经理笑道:"这是我们老板得知江先生光临,特意让我送过来的,希望各位玩得尽兴。"

南城。

墓地。

江炎身姿挺拔,屹立在冷风中,面容憔悴,眼眶泛红的望着眼前的墓碑,沙哑道:"寻衣,我回来了。"

宋寻衣之墓!

冰冷的墓碑更是犹如一把利剑插进他的心脏,让他呼吸有些困难,喉咙微动。

他抬头看着阴沉的天空深深了口气。

十年前,江炎离家出走去北域,经过无数战火磨砺,他从一个懵懂少年逐渐成长为域外战神,镇守边界!

他的名号响彻整个世界!

更是被誉为域外最坚固的防御线!

一人抵千军万马!

直到五年前发生了他的基地遭到了神秘势力的围剿,他根据线索寻到了南城,却遭到了意外埋伏身受重伤,阴差阳错下被宋寻衣所救。

也就是那个时候,他与宋寻衣从相知相识到相恋三个月,因为身份特殊,他担心仇家会找到宋寻衣,所以并没有透露出自己的身份,只是告诉她等自己,他很快就会回来。

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五年。

而迎接江炎的却是一座冷冰冰的坟墓!

江炎接受不了这个结果,顿时气急攻心,加上体内的伤势,令他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老大!"

黑暗中突兀响起一道关心的声音。

一个身着黑袍戴面罩的人从黑暗中走出来,若她不出声,几乎没有人能发现她就站在旁边,完全与黑暗融为一体!

"我没事!"江炎一摆手,沉声道:"魅影,寻衣的死因是什么?"

魅影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道:"宋小姐四年前诞下一女,因难产而死,目前她女儿,也就是您女儿下落不明。"

江炎浑身一震,眼神中的死寂瞬间焕发了些许精光。

轰!

狂风顿时呼啸,魅影瞬间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迫力瞬间笼罩住了自己,毫无反抗之力!

只见江炎眼神锐利,语气不容置疑。

"查!我不允许我江炎的女儿流落在外!我限你今天之内给我消息!"

魅影顶着巨大的压迫,沉声道:"遵命!"

声落,压迫感随然消散。

可魅影心头依旧砰砰直跳,眼神却充满了敬畏,狂热。

江炎转眼看着墓碑,轻抚道:"寻衣,我一定会找回我们的女儿,不让她受到丁点伤害,因为这是你最后留给我的礼物了。"

语气中竟有着浓浓的柔情。

一旁的魅影暗暗咋舌,这要是被国外那些首领看见了以铁面冷血著称的炎帝竟然也有如此柔情一面,肯定会惊掉他们的眼睛!

半晌,江炎起身离开。

神情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模样,只是面色有些苍白。

"走,回江家。"

……

江家对江炎来说,有莫大的恩情。

若不是养父江海在冰天雪地里将他给捡回来,他早就冻死了。

十年前,江炎因打架失手捅了别人一刀,担心被抓去坐牢便跑了,没想到这一跑就是十年。

曾经的江家好歹也是南城小有名气的家族,现在竟没落至此。

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江炎。

因当年他捅的人是一个富二代,当时他辱骂了自己的妹妹江柔,自己这一跑给江家落下了把柄,导致生意不断下滑,最后破产,只能靠一家饭店来维持生活。

阳光新街。

江炎站在冷风中,看着远处的饭店。

十年未见的父亲江海正来回忙碌着,面容憔悴,鬓角早已泛白,就连不怎么待见他的母亲李萍也是苍老了许多。

江炎好歹也是经历无数战场,竟在此时有些怯了,迟迟未敢迈开步伐。

十年未归,也不知父亲原没原谅他。

突然,迎面走来一伙手持棍棒的团伙,抬脚就踹翻了饭店招牌,二话不说就将外边的桌子椅子全都砸烂!

饭店里的顾客吓得立马逃窜。

见状,江炎的眼神彻底冷了下来,就连周围的空气更是瞬间下降了几个度。

饭店里。

面对突然的麻烦,江海夫妻俩更是被吓到了。

随后,江海面色一冷,刚想走出去却被李萍给拦了回来,低声骂道:"行了你别掺和,让我来。"

李萍赶忙走到为首的光头男人前,赔笑道:"大飞哥,我们不是上个星期才交保护费的吗?"

大飞冷哼一声,"你也知道那是上个星期,这个星期的还没交呢!一个月两次,这是上面的新规定!"

"啊?"李萍有些发懵,不明白大飞是什么意思。

其实哪里来的新规定,就是大飞一伙人把公款赌输了,怕事情败露所以又来收一次。

"啊什么啊,快点拿钱!"大飞怒吼道,"否则,我就把你这店拆了!"

"你们这是在抢劫!"

江海忍不住了,上前怒喝一声,道:"钱我们给过了,再要没有,要拆你就拆吧!正好以后不用交保护费!"

李萍脸色一变,赶忙拍了下江海,让他赶紧闭嘴。

大飞哟呵一声,冷笑道:"老头,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说着拖着棍棒走到江海面前。

"老子最讨厌你这种叽叽歪歪的!"

话落,手中的棍棒抬起就要往江海砸下去!

"找死!"

陡然一声冷喝炸响在众人耳际。

砰!

陡然,大飞如同炮弹般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江海,李萍,以及他一众小弟全都呆住了。

没人看见大飞是怎么飞出去的。

噔!

噔!

身着制服的江炎踏着高帮战靴缓缓走来,神色冷漠,无形中散发着一种极为恐怖的压迫感,如巨石般压在众人的心头。

那群小弟见状,立马抄起家伙就冲向江炎。

诡异的是,当他们每个人一冲近江炎,全都惨叫一声,捂着手臂直接摔在地上乱喊乱叫,极为痛苦。

短短数秒,大飞一伙人全都横七竖八躺在地上捂着手臂痛喊着。

大飞拖着受伤的身躯,看见自己十几个小弟全都躺下了,他知道自己碰上了硬茬子,但这口气他是怎么都咽不下去。

"臭当兵的!你给我等着!"

大飞放了狠话后,带着一众小弟赶紧就溜了。

而江炎余光一瞥,若不是父亲在,这伙人早就死在他手下了。

而倒坐在地上的江海瞳孔一缩,心头砰砰乱跳。

待看清江炎的面貌后,身体更是猛地一颤。

"小炎!"

极其沙哑的呼喊瞬间击中江炎内心最深处的柔软。

江炎鼻子有些酸涩,这么多年来所有的防备在最亲的家人面前全都卸下了,扑通一声跪在江海面前,颤声道:"儿子不孝,过了十年才回来看您。"

一直不苟言笑的江海眼眶发红,嘴唇颤动,颤抖的伸着手。

江炎赶紧一把握住,挤出笑容道:"爸,对不起。"

江海猛地抱住江炎,如孩子般放声大哭起来,老泪纵横。

江炎紧咬着嘴唇,眼泪也不断往下流。

一旁的李萍神情有些不悦,心里极其不欢迎这个扫把星突然回来。

爷俩儿平复了心情后,江海紧拉着江炎的手坐着聊天,得知江炎这十年一直都在当兵后,更是欣慰得连连点头。

"真不愧是我儿子,真给我争气!"

江炎笑道:"爸,我已经退役了,不用再继续回去了。"

"也就是说得回来啃老了呗。"在一旁收拾的李萍没好气道,眼里尽是嫌弃。

当初江海捡回江炎的时候,她一直都在反对,从小到大也对江炎没有什么好脸色,这十年里她是唯一一个没有任何挂念江炎的人了,甚至希望他离得远远的,不要再回来。

"你胡说什么呢!"江海瞪了一眼李萍,不满道。

李萍顿时就来气,一把扔下手中的东西,叉着腰喊道:"我哪里说错了!要不是他十年前捅了人家就跑,人家找不到他拿我们撒气,咱们家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吗?扫把星!"

"还当了十年兵,那钱呢,当了十年兵总有点钱吧?你看他两手空空的,像是退回来的吗?我看啊,他就是随便买了身衣服回来糊弄你的。"

"一回来就把那大飞惹了,到时候他再一跑,大飞来算账找不着人,到时候还不是我们一家人受罪!"

李萍毫不留情,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

啪!

"够了!"江海用力拍桌,生气道:"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那是你儿子!"

李萍看着江炎冷笑了声,道:"你真以为他是想你才回来啊,他就是在外边混不下去了,没钱了,想回来吸咱们血了!"

"本来多交一个月的钱就能解决的事,你看看现在闹大到什么程度了,看来啊咱们这个饭店是开不下去了。"

江炎没有出声,因为在他看来,母亲骂得没错。

十年前如果他没跑,江家也不会沦落到这地步。

虽然母亲待自己不怎么好,但毕竟也养育了自己十八年。

他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到父母之间的感情。

江海也忧心忡忡,道:"小炎,要不然你先离开避避风头,大飞那伙人在你手上吃了亏,等下肯定会回来报仇的。"

"江海你疯了!"李萍上前推了下江海,尖锐道:"他要跑了,遭殃的还不是我们!"

说完她又指着江炎道:"我告诉你,你别想着跑啊,大飞的老大毒狼,他可是林虎的手下,你去哪都能把你给找出来。"

江炎淡淡道:"我哪都不去,就怕他们不敢来。"

五年前,江炎回到南城,闹得是天翻地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是当时他用的是化名江浩罢了。

要知道五年前林虎被一个神秘人弄瞎了眼睛震惊全城,而这个人便是江炎!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