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都市极武医帝 连载中

都市极武医帝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雨中小小书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苏修你个废物,你去打听打听哪家的女婿出门买菜还需要向丈母娘伸手?”苏修听着岳母的辱骂默不作声。十四年前为了从火海中救出她,不惜面目被毁,这十四年中他过着落魄的生活,而她成为滨海市炙手可热的美女总裁。十四年后她又一次生命垂危,这次为救她,苏修拿出了自己的骨髓。宰执天下又如何,医武通神又怎样,他不知道为什么想对她好,可能就缘于初见时的那声挽留吧。 “小乞丐,你别走了,就住我家”。展开

本书标签: 雨中小小书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苏修所言,在场人都是凌乱了,这么好的身手又和老板关系那么好,你去当清洁工,不是闹呢吗。

最后好说歹说,一番推辞下来,苏修坚持当保安职位,用苏修的话来说也是发挥所长了。

“苏老弟,既然你执意如此,我倒是不好说什么,但是这个卡你必须收下”说着唐正东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黑色镀金卡。

苏修还未来得及推辞,只见李经理快速将唐正东拉到旁边低语。

“唐老大你疯了,虽然苏先生救了老爷子,但是这唐氏黑金卡说送人就送,这是不是有点太......大手笔了?”李经理一脸为难劝道,在他看来苏修救了老爷子的确义海恩山,但是这可是黑金卡,真的太贵重了,只要是持卡人每年都可以从瑞士银行领一个亿的货币,要知道这种黑金卡唐家目前只有三张,就这么送给别人的确让他一时有些惊讶的失态。

虽然李经理已经降低了声音,但说话的内容苏修依然听了个七七七八八,他不知道这黑金卡到底是什么,但就李经理也重视的程度,恐怕来头不小。

苏修主动开口“多谢唐大哥好意,只是这卡太贵重了,我实在受之有愧,大哥还是收回去吧。”

“哈哈哈,唐正东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去的道理,再说是你救了我家老爷子,难道说老爷子的命还比不上这些死物来的值钱?”唐正东佯装不满说道。

“可是......”

“好了苏老弟,没得可是,你就不要推辞了,就你这身医术和本事,这点心意绝对当得起。”唐正东豪气说道。

苏修推辞不掉,只好收起来,打算有机会再报答他吧。

随后大家都先后离开,苏修被带到保安室,进去。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保安苏修,初次见面,以后大家多多关照。”

姚海连忙上前搂着苏修肩膀,笑呵呵说道。

“好说好说,苏兄弟是吧,既然来了我们安保部,大家就是兄弟了,之前是我不对,那混小子已经被我开除了,我们以后可要互相帮助,互相帮助哈。”

“嗯嗯,应该的”苏修也客气回道。

大家都是男人,可谓不打不相识,话都说开了,短短半天,苏修已经和这帮人称兄道弟了。

只是有点不对劲,这姚海是不是热情的过头了,苏修思索下说道。

“姚大哥,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以后就是兄弟了,你有事不妨直说。”看着姚海的神情应该是有话要说。

被看破心事,姚海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去去去,大家出去,我和苏兄弟有话要说。”

姚海打发掉一群保安,看着苏修一脸激动的神色。

“苏老弟,是有件事想问你来着,有些话我也就直说了,今天看你出手,这身手着实有些不凡,我也不问你其他的,看你这穿着,家境可能也就一般,你想不想赚钱。”

“赚钱?”

姚海的话倒是让苏修一阵好奇

“怎么赚钱”

“黑拳市”

姚海继续道“你有所不知,我们滨海市有个地下拳场,专门供一些大佬取乐,这后面可是有大人物资助,在这只要你有实力,那钞票简直是信手拈来。”

“再说,凭你这身手,我看那里面的人多半不是你的对手,只要在场上能守五轮,那奖金可就五十万,苏兄弟你考虑下吗”姚海兴致高昂的说道。

“你说的是打黑拳吧,这个我以前倒是听过,不过可能让你失望了,我不会去的”

“苏兄弟,你先别忙着拒绝,这是我电话,你先记着,等你想去时打电话给我。”姚海不死心说道。

“好好,我收着,万一我真想去了就给你打电话。”苏修不耐其烦,收下了电话名片。

若儿快回来了吧,是时候去做饭了。

姚海似乎看出了苏修心不在焉的心思,有意和苏修打好关系“苏兄弟,你有事就先去吧,快下班了也没什么事。”

“这可以吗,会不会......”

“可以可以,这里有我,你放心吧”姚海仗义说道。

“那我就先走了,有事你打电话。

苏修回到家,咦,沈冰若也在,她今天下班这么早吗,苏修微微好奇。

等会儿,苏修意识到好像不对,这氛围有点不正常。

沈冰若一边处理着手中的文件,一边拨打着电话,一脸严肃,眉头微皱,平时精致的玉脸现在有些憔悴,熟悉她的苏修明白这时沈冰若心情很不好,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了。

孟芸和沈德望也是一脸愁容,靠沙发上呆呆思索,就连今天苏修回来教训他的兴致都没有了。

到底是怎么了?

沈冰若电话打通了“喂,您好黄老板,我下午之前给您说的借款的事......”

‘呜呜呜......’电话还未打完便被对方挂断了。

沈冰若没放弃又打了一个“您好刘行长,我是沈氏集团的沈冰若,我打电话是......”又是和之前的电话一样的结局。

一连的碰壁让沈冰若更加疲惫,捏着眉头坐在椅子上,回想今天的事似乎并不是表面这么简单,和沈氏集团合作了几十年的合作商今天早晨突然就宣布不再提供原料了,巧合的是公司昨天刚好签了一个大合同,急于生产,从其他地方购买材料势必会高出市场价好多,但又不得不买,导致资金出现了较大缺口,因此沈冰若提前回来想办法筹钱,一连打了一下午电话也没有效果,沈冰若不由得有些心烦气躁。

通过沈冰若电话语气苏修也抓住了重点,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公司的资金出了问题,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怎么会这么巧,昨天不是说才签了大合同吗,今天就出事,这件事当真蹊跷,只是不知道这公司缺多少资金,苏修也一阵担心。

哦,对了,苏修突然记起自己不是有唐正东送的一张卡吗,以唐老板的地位和当时李经理的反应来看,这卡里面因该有不少钱吧,想到这苏修一时有些激动,这次好像能够帮到若儿了。

“若儿,公司出问题了吗,是不是需要钱呀”苏修小心翼翼问道,毕竟这会儿的沈冰若还在气头上。

“嗯,公司里今天出了点事,资金方面有点问题,这事你就别管了,我明天自己解决吧”沈冰若明显也习惯了苏修往日的袖手旁观,这次显然也没打算靠他。

“若儿我是想问这个资金缺口大不大,我看看我是否能帮上忙。”

“什么,你帮忙?我没听错吧,就你个废物也好意思问,五千万的缺口就算把你个废物买上百八十次都不够,还好意思在这里大放厥词。”孟芸听到苏修的话仿佛活了过来,破口大骂。

“好了,苏修你去忙吧,这件事我来想办法吧”沈冰若无力的说道。

苏修看到沈冰若疲惫的神色,只能无奈离开,打定主意明天去一趟沈氏公司。

第二天,苏修先去公司和姚海请了个假,在公司的人看来以苏修和唐正东的关系,即使苏修一天不来别人也不敢说什么,但苏修也不是自大无礼之人,公司的制度还是遵守为妥。

随后苏修立即打车去沈氏集团,昨晚沈冰若忙活半天,还是一无所获,不知道现在沈冰若这么样了,苏修也心急起来。

来到沈氏公司,虽然是早晨,但是沈氏公司门口已经挤满了人,显然有些不妙。

苏修没理会堵在门口的记者媒体,电视台的人,径直向公司里面走去。

之前给沈冰若带过午餐,沈氏公司他并不陌生,刚要乘电梯,沈冰若的声音传来。

“苏修,你个废物,茶水泡的这么烫,你是想烫死我吗。”

豪华的客厅内坐着两个中年女人,两女人穿金戴银,全身自上而下都是名牌,浓妆艳抹的的面容此时满是怒气,对面前站着的唯唯诺诺的男人颐指气使。

站着的那男子穿着没有想象中的贵气,只是一身地摊货,虽然穿着普通,但是面容却算的上帅气英俊,前提是没有脸上的那道疤痕,有了这道疤痕,不说和帅气不沾边,甚至可以说面容丑陋了,很显然,刚才那句话,客厅中那贵妇就是对他说的。

他叫苏修,是沈家的上门女婿,刚刚对他破口大骂的贵妇就是他的丈母娘孟芸,另一位是她丈母娘的朋友林姨。

此时的苏修面目通红,局促的神情显得几分尴尬和不自然,即使在这两年中习惯了丈母娘的辱骂和刁难,但是在外人面前仍旧让他感到难堪。

“对不起妈,这是信阳毛尖,水不烫泡不出茶味儿,如果您嫌热我再去泡一壶。”

苏修不由分说连忙道歉,心中不由自嘲,对不起这三个字怕是这三年中说的最多的了吧。

“嘭”

一声响。

刚才还完好无损的茶壶就四分五裂的摔在了苏修脚下。

这显然是孟芸的杰作,摔完水壶的孟芸依旧显得怒气未平。

“你是说我不懂茶吗,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也也有资格评价茶的好坏,你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就是家里养的一条狗,只有你被人说你的份知道吗。

不对,你连狗都不如,狗起码还可以看门护院,而你个丑八怪两年了连个废物都不如,你去打听打听哪家女婿出门买菜还要伸手和丈母娘要钱。”

看着面前的苏修,孟芸始终咽不下这口怒气,就那唯唯诺诺的丑陋样,在她看来多看一眼都会恶心。

注视着孟芸和林姨摔门而出,苏修不由得松了口气。

瘫坐在地板上的苏修觉的身心前所未有的疲惫。入赘沈家已经两年了,这两年中在沈家的生活让他当初惊喜激动的心情早已不在。

本以为自己低声下气能换来沈家人的认同,结果是自己太天真了,这个权势当道的世界,穷是原罪。无论你做的多好,如果只是个无权无势的穷家子,那就注定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

他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两年前的决定究竟对不对。

两年前,滨海市豪门沈氏大小姐沈冰若生命垂危,急需换骨髓,而她又是难得一见的特殊血型,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苏修毛遂自荐,因为他恰恰就是这种血型。

苏修此时却趁机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娶沈冰若为妻,即使上门女婿,万般无奈的沈家人假意答应。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痊愈后的沈家小姐果真和苏修成婚了,本以为是缓兵之计的众人傻眼了,自此滨海市多了一个癞蛤蟆吃上天鹅肉的传奇故事,故事的两个主角自然也就成为全市茶余饭后的笑资。

沈家人对苏修那点处于救治沈冰若的好感在他挟恩图报入赘沈家后,就早已消失殆尽,两年中他受到的最多的就是刁难和欺辱,上至沈家长辈,下至会走路的小屁孩,都以欺辱苏修为乐。

回头想,苏修难以想象他是怎么忍受这些嘲讽的,追究缘由只怕是烙印在内心深处的那张面孔了吧,‘沈冰若’这三个字或许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执念。

想起自己的妻子沈若冰,苏修又不争气的笑了起来,若儿虽然也会怒自己不争气,对自己横眉冷对,但是她没有对自己苛刻欺辱,相反偶尔还会维护,只要能和若儿在一起,这点委屈算什么。想到这,他不由得释怀了,心情也顿时好了起来。

看着满地狼藉,苏修熟练的收拾起来。

“滴滴滴滴...”

电话响起来。

看着来电号码,苏修略感意外,谁会给自己打电话呢,接通。

“喂,是苏先生吗,你好,我是唐老的儿子,对对对,就是您在滨海一院出手救治的老人。”电话中的人客气中略带一丝尴尬,讨好的说道。也是自己那日对他如此恶劣的态度,他依旧能够不计前嫌救治自己老爷子,这份气度他不得不服。

听完男人所说,苏修明白了。

“哦哦,是你呀,我记得,唐老爷子没事就好,那次我也是恰逢其会,运气好帮了唐老爷子,你不必客气。”

苏修记起三天前他在医院看望病人时,发生的事。

三天前在滨海一院,看到一家人哭哭啼啼,显然是有人去了,在这医院是很常见的,苏修也没有多想。

但是当他看到本应该毫无生机的老人时今惊讶了,内心一阵急促声音仿佛在召唤他,此刻他的内心有种强烈的冲动。

这老头没死,只是处于假死状态,神奇的是就连如何救治的方法,也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大脑中强烈的冲动让他难以自持,如果真如脑海中所说,他就真的救人一命。

不管了,如果是假的,被骂一顿就好,万一是真的还救人一命。

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年轻人,悲伤的唐家人自然是怒火中烧,仪器都显示老人去了,这人还作此,难道为了搭上唐家的关系就真的这么不择手段,如此下作吗。

苏修好说歹说就是不能取信,再耽误下去人就真的没了,就在苏修要被赶出去时,他也想不了那么多,趁人不注意,冲到老人身前,双手按住额头,轻轻揉捏,片刻再猛地向老人胸口一掌,抵住胸口,传输给老者一道真气,护住心脉,不过老人是否凭此举活过来,他心里也没底。

完事,苏修已被人身边三五个壮汉抓住。

老人身边的中年男子双目喷火的盯着苏修,辱尸这样的事都干的出来,男子内心发誓无论这苏修是什么人,他唐正东一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就在众人和苏修拉扯时,奇迹出现了,本该毫无气息的老人咳嗽了,众人大气不敢出的凝神听着,再一声咳嗽自老人口中传出,突然仪器上也显示出了生命体征,而且越来越强劲,这意思是老人被救活了?

所有人惊讶的看这眼前发生的一切,久久不能相信,回过神来,惊喜的唐家人连连感谢苏修,又是道歉又是感谢,苏修不好推辞,看着众人忙活,就招呼不打开溜。

这几天的苏修回想起这件事一阵后怕,辛亏救活了,要是自己当时没救活,此时的自己会怎么样,看那家人也是有权有势,这会儿的自己怕是在牢里吧,势必又会让沈家人一顿臭骂,为了不挨骂,他也没给任何人说。

想不到这唐家人竟然会找到自己的电话号码。

“你谦虚了,苏先生,家父已经出院了,这几天我们一直在寻找救命恩人的下落,终于找到了,老爷子叮嘱一定要找到你,去家里做客,他好亲自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电话中人语气真挚道。

“不用了,说了是机缘巧合,你们就别谢了,只要老爷子没事就好,既然已经出院,那我也就放心了。”苏修痛快的继续说。

“至于做客今天就不必了吧,等有机会再说吧,唐先生真不必客气。”

电话中的人一听急了。

“您可是我们老爷子的救命恩人,我们一家的恩人,感谢你是一定要的,如果你今天不方便,那就改天我亲自登门拜访,可不准拒绝。

还有这是我的私人电话,你有什么麻烦的事就打电话给我,在这滨海市我还是能帮上忙的,你可不要见外。”

听着电话中的人不容置疑的语气,苏修倒是有点动容,这种关心自己好几久没有感受过了。

“好的,那就谢谢你了,如果有事我不会客气的。”

两人挂了电话,苏修也不再想其他,就自己这整天与锅碗瓢盆为伍的样,哪还有自己的时间。

看了手表,快到下班时间了,是时候准备晚饭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