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道高一丈 连载中

道高一丈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软炸团子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满级大佬扮猪吃老虎,下山找媳妇展开

本书标签: 软炸团子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比起“误入歧途”的元岳,小祝显然对这里的路径非常熟悉,带着元岳左绕右绕,很快就将逐渐鼎沸的人声与追兵抛在身后。

人一少,元岳的话就多了起来。他自小接触的人不多,其实在众人面前总是有些腼腆,刚才那些人也没有给他发问的机会,此时逮到机会,便赶紧将自己一肚子疑问问了出来。

“你一开始不让那个少年买玉,是不是因为知道那个坠子是假的?”

“你也不收我的玉,是真的不想收,还是不想让那个姓李的人看到?”

“还有,我是个孤身的外地人,那姓李的问了那么多,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这小子跑了那么久,居然脸不红气不喘,还能一口气问出这么一大堆问题,小祝真是由衷地佩服他。

“别、别停,先逃命!”他上气不接下气,感觉自己要被这废话超多的傻小子活活问死了,顺手把自己的口罩墨镜塞到他手里,“知道还问个屁,没看见那些人吗?他们这是想杀你!”

“啊?杀我?”元岳不可思议,“真的吗?就为了一块石头?”

小祝此时已经扯着他钻进一条小道,宽阔的马路就在眼前。后面不再有脚步声,他也就停下来喘口气。听到元岳的话,不知是不屑还是累得翻了个白眼。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石头?!那块玉起码值这个数!李天硕那王八蛋杀人不眨眼,你的命在他眼里屁都不值。把你弄死之后往海里一扔,嘿,谁能找得到?”

元岳想了想,问:“你刚才比划的是多少钱啊?”

小祝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活活噎死。他算是明白了,眼前这个傻小子,是真的傻啊!生死攸关的紧急时刻,结果这呆小子就关注这个?

他原本不想搭理,但元岳孜孜不倦地又追问了一遍,他强压下把这小子丢出去自生自灭的念头,咬着牙回答了问题:

“你这块玉太小,也称不上有什么雕工,不过料子是真好,一克能卖到接近一万多吧。”

“啊,居然值这么多钱!”元岳大吃一惊。

“废话,要不然他怎么会铤而走险?这么多钱,谁不动心?!”

“可是你就不动心。”元岳眨眨眼,担心地问,“你让我逃跑了,他们不会找你麻烦吧?我还是不走了,你带我去找他们。”

小祝一怔,头一次仔细看了他一眼。

真奇怪,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清澈的眼睛?

像是无人山涧中的清泉,没有下意识的嫌憎与厌恶,甚至没有庆幸,没有基于感激的同情,有的只是纯粹的担忧与关怀。

小祝摸摸脸,疤痕粗糙的质感依旧那样鲜明。他嘿嘿一笑,对元岳的问题避而不答:“我猜他们已经习惯了。”

元岳问:“你以前也这样帮过别人?”

“别人比你可知趣得多,废话也少得多。”小祝不耐烦地哼了一声,双手环胸,上下打量元岳一番,因为伤痕显得分外可怕的脸上渐渐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喂,呆小子,我救了你的命,明白不明白?”

“明白。”元岳虽然其实并不把那些人当做危险,但他很感激对方奋不顾身的好意,所以郑重点头,“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小祝嗯了声,朝他伸出右手。掌心向上,修长白皙的五指在阳光下呈现半透明的质感,由内而外散发着淡粉色的光。

元岳看得呆了呆,脸颊不知为何有点红。他慢慢将自己手覆上去,小心翼翼地轻轻拍了一下。

接触的短暂瞬间,温暖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分了分神,然后就听到小祝诧异的声音:“你干什么呢?耍我?”

“咦,你不是打算跟我击掌为誓吗?”元岳茫然极了,他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连心跳得都比平时快了些。

小祝一巴掌招呼在他手上:“想什么呢你,我冒着生命危险救你一命,你难道就不表示表示?我问你,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元岳明白自己想错了,不免有些羞赧和失落。

小祝又说:“哦,我只收现金,支付宝微信就不用了。这附近有ATM机,你正好可以从卡里把钱取出来给我。”

“我没有卡,但是出来的时候带了现金。”元岳低着头从包里翻出钱包,一股脑递给了小祝,“只有这么多了。”

“不错不错,现在还随身携带现金的不多了,你小子有个好习惯,很上道。”小祝眉开眼笑,打开钱包一数,三百四十二块六。

“嘁,穷b……”他脸色骤变,不满地嘟囔着。倒是一点也没有推辞,将钱包塞进自己兜里。一抬头看到那傻小子正目光灼灼看着自己,想了想,从裤兜里摸出两个钢镚。

“那边有公交车,你赶紧去火车站,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也别报警,省得麻烦。对了,那块玉……我估的价格**不离十,你别再被人骗了。”

听到对方的话,元岳愣了愣,再想开口的时候,小祝已经敏捷地钻进一条小巷里,飞快地消失了。

“啊,走了……”

元岳呆呆站在原地。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相见还不到半天的陌生人,这个连姓名都不曾知晓的小祝,却仿佛跟他相识许久一样,莫名在他的心湖中投入了一颗石子。浅浅的涟漪泛起,越扩越大,就连对方已经离开了,波动也仍未停止,就好像自己什么非常重要的事物也被他一并带走,心中弥漫着浅淡又朦胧的怅然。

不对,他确实带走了很重要的东西。

元岳一拍脑袋。

糟了,汪哥的手机号!

在火车上,他将汪自顺的电话号码记在纸条上,放进了钱包里。刚才把钱包递给小祝的时候,却是忘记拿出来了。

没办法,现在唯一的解决途径,就是再次找到小祝。元岳几乎是立刻就做出了决定。

最重要的是,他还有很多问题没有问完,怎么可能让那家伙就这样跑了?

掂了掂手里小祝给的两个钢镚,元岳朝空中一抛,再接住时,手中只余一枚。并非是他失手,如果此时有第二个人站在旁边,就会惊讶地发现——另一枚硬币,竟然极为不科学地稳稳立在了地上!

“去。”

元岳一声令下。硬币晃了晃,似乎是做了一个点头的动作,然后飞快地滚动起来。元岳便追着硬币的踪迹,迈入小巷深处。

随着路径深入,繁华城市的另一面渐渐展现在元岳的面前。

此时已经接近傍晚,日头偏西,阳光微黄。白天的暑气散去,行走在墙根阴影下的时候,裸露在外的皮肤便不免感到丝丝凉意。

元岳只能贴着墙根走,因为道路中央已经被污水占据。然而路边也不怎么好走,堆在角落的垃圾秽物散发出腐臭的气息,元岳不得不将硬币放在手心,仅凭它指示的方向确定前行的路线。

脏乱狭窄的道理两旁,是一间间歪七扭八密密麻麻的房子,黑黝黝的窗口之后,时而会出现一张张稚嫩的脸庞。他们是被外出工作的父母留在家中的孩子。

元岳此时尚不明白,这片无名的广大街区,正是南水市光芒之下,自然而然衍生出的阴影。

小祝此刻就身处这片区域的深处。

清雅奢侈的琅华苑,与脏乱的贫穷场景格格不入。元岳心中生疑,脚步越发轻盈,整个人好似同暗影合为一体,渐渐融化在越发黯淡的光线中。

归来的人越来越多,气息也愈发混杂。元岳仔细地竖起耳朵,终于听到那个自己寻觅已久的声音。

“事情办妥了吗?”小祝正同另一个男人藏在角落,偷偷摸摸说着什么。

“我办事,你放心。”另一人拍拍胸脯,搓了搓手,“我看那小子是只肥羊,怎么样,你弄到多少?”

小祝啐了一口:“呸,什么肥羊,是个穷鬼。身上才三百块,今天亏大了。”

另一个人脸色就有些不好看:“这么少,你小子别是在坑我吧?”

“哪能啊,咱们都合作多久了,我何必为了点蝇头小利自掘坟墓。等到日后你发达了,我还要多仰仗你呢!”

这番话说动了对方,那人咧开嘴傻笑。元岳趁机将那张脸看了个分明,不禁微微一愣——他正是方才追击自己的其中一人。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其实,若是换了别人,打从一开始,就会怀疑小祝的说辞,或者干脆认为一切都是他与“李爷”演的一场骗局。也只有元岳这种久居深山、不通世事的淳朴少年,才会不假思索地相信一个陌生人。

元岳歪着脑袋,像是在思索什么,他的脸庞隐藏在阴影中,神情晦暗不明。

小祝与那人闲聊几句,又勾肩搭背地去吃了顿饭,酒足饭饱,从裤兜里掏出元岳的钱包付账,两人终于分道扬镳。

此时已经是繁星满天,小祝喝完最后一口啤酒,捏扁了易拉罐,随手丢在地上,漫不经心地踢着玩。

他的目标是不远处的垃圾桶。

“哈,射门!”

然而,酒精影响了他的判断,飞起的一脚踢了个空。小祝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

稳住身形,他晃晃脑袋,弯腰拾起易拉罐,自己走到垃圾桶前,正打算扔进去,却忽然发现,这个“垃圾桶”,好像高了一点?

不仅高,头还有点圆……等等,垃圾桶有头么?

小祝揉揉眼睛,仔细地瞅了瞅那“垃圾桶”的样子——这哪里是垃圾桶,分明是个人!

只见这人身材高大,双眸明亮,不是刚被自己忽悠的那个呆小子又是谁?

他情不自禁爆出一句“卧槽”,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元岳却已经一把抓住他的手。

“啤酒可乐火腿肠,扑克瓜子八宝粥。麻烦腿收一下了啊——”

开往南水城的绿皮火车不紧不慢地行驶在碧空下,路过的海风和煦微凉,载着不紧不慢的思绪,仿佛能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火车上人不多,推着小车的服务员顺畅地一路前行。两个姑娘一人要了一罐咖啡,一个中年男人要了盒方便面。他找好零钱,继续推着车朝前走。下一位乘客是个胖子,摸着肚子问有什么吃的,却似乎对价格很不满意,翻来覆去地挑选,磨磨唧唧拿不定主意。

“喂,我说你快一点啊,这边等着呢!”后排座位上,一个瘦子忍不住喊了起来,使劲甩着手上早已准备好的零钱。

“急什么,赶着投胎啊?”胖子翻白眼,又拿了瓶矿泉水,自顾自拧开了。

服务员叫起来:“哎,你还没交钱呢!”

胖子看了他一眼,忽然一笑:“胡庆民?”

服务员霎时变了脸色,猛然一蹬腿,装满货物的小车西里咣当撞了出去,原本堵在过道的瘦子被车一挡,那逃犯假扮的服务员早已朝着后面撒丫子就跑。

胖子大喝一声,庞大的身躯竟展现出不科学的灵活,迅速缩短两人间的距离。

“收网!”

此人真名为胡庆民,乃是犯下数起强奸案的重大嫌疑分子。两省警察通力合作,历经三个月的周密部署,才在这里逮到了他。

担任队长的胖子一声令下,乘客中忽然站出好几条身影,将胡庆民去路堵得严严实实。眼见自己无路可逃,那逃犯居然做出了一个很奇怪的动作——

只见他从容不迫地摘下眼镜,朝挡在自己面前的警察瞪了一眼。

“小刘,快上!”胖子大喝。

然而奇怪的是,名叫小刘的警察并没有听从命令,而是呆呆站着,眼睁睁让逃犯从自己面前跑了过去!

所有人都是一惊。胖子立刻反应过来,为减少这次抓捕的骚动,他们只布置了这一节车厢。原以为准备已经周全,没想到还是百密一疏。一旦让这名嫌犯逃出这节车厢,劫持人质……

他顾不上考虑其它,因为更加离奇的事情又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小刘是距离逃犯最近的警察,那个方向上还有另外三名同事。然而奇怪的是,他们居然也停住了动作,呆若木鸡一般,任凭抓捕对象大摇大摆经过自己身边。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胖子的额头冒出冷汗。

最精英的警力,最缜密的布置,竟然被一个人弄到束手无策!

然而,无论他们面对的是什么,都绝不能放任胡庆民逃离,对群众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胁。抛开一切惊疑与顾虑,他拔出了抢。

“停下!”

对方置若罔闻。

该死!胖子咬牙切齿,即将要给手枪上膛,却忽然顿住了。

迎面走来一名带着帽子的青年,恰恰堵住胡庆民的去路。胖子眼前已经闪过青年莫名呆立的情形,却不放弃地高声提醒:“有危险,快让开!”

青年果然停住了。

胖子暗叫糟糕,知道他也像同事们那样中招,心中顿时无比懊恼。然而,就在他打算不顾一切冲上去的时候,那名青年却歪了歪脑袋,帽子一滑,露出一双无比明亮清澈的眼睛。

“咦?”他左右打量着,呆呆地问,“有什么危险呀?”

胖子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就在这时,原本被警方围堵、依旧从容不迫的胡庆民,第一次显出些许惊惶:“你是什么人?”

“我叫元岳。”青年老老实实地回答,又想了想,“师父说过,互通姓名才礼貌,你叫什么呢?”

胡庆民哪里管他什么狗屁的礼貌,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狠意,瞄准青年看起来无比脆弱的脖颈,二话不说纵身扑去!

身处危机,名为元岳的青年恍若不觉。

他没有慌张,也不害怕,依旧是那么有礼貌,语气依旧那样诚恳真挚:“刚才就想告诉你,你练错啦,定身术不应该是这样的。”

胖子大吃一惊,手枪上膛,快速瞄准。胡庆民面目狰狞,丝毫不顾忌身后的危险。他的指尖此时已经触到青年的衣角,马上就——

什么?!

胡庆民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他停住了。

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他忽然发现,自己动弹不了了。他正以一种飞扑的姿势定格,单脚已经离地,双手前伸,按理说明明马上就要扑倒,却极为不科学地凝固在半空。

“你……”

声音只能发出一半,随即无力地消失在喉咙中。胡庆民看到青年朝前一步,从外人看来大概是扶住了自己,可只有他明白,青年的手没有使上一点力气。

“这才是定身术。”青年微微一笑,用只有胡庆民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定之乾坤,封于宙宇。安也精也,正也凝也——你看,跟你用的不一样吧?”

犯罪嫌疑人胡庆民被成功捉拿归案,然而负责抓捕的特警们开开心心凑在一起,方才那些小小的怪异,也暂时在热烈的讨论中消散了。

“兄弟,你运气真是没得说!”胖子重重拍着元岳的肩膀,庆幸不已。“关键时刻,那老小子竟然脚滑了!我刚才都差点掏枪,还好你反应及时,把他给制住了!”

“对啊对啊,方才真是惊险。队长这一身肉都吓得抖了三抖啊!”一个年轻的警察起哄,大家哈哈大笑。看起来,这个小队的氛围十分融洽。

胖子也笑了几声,但随即严肃起来,对元岳行了个礼:“由于我们工作失误,险些给您的人身安全带来伤害。我谨代表南水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第一大队第二中队,向您致歉!”

元岳头一回被人敬礼,有些手足无措地站起身,朝胖子直摆手:“没事没事,不怪你们的。我感觉到这节车厢有动静,才特意过来看看,没想到破坏你们的布置了,是我不好。”

胖子也只当他不好意思接受道歉。这节车厢之外,还有两名警察专门负责阻止乘客进入。元岳能这么轻易地进来,一定说明他们的工作有什么地方出现了疏漏。

结果,元岳不仅不追究他们,反而自己一个劲地道歉,面对这样的好心市民,胖子还能怎么做?他果断地掏出手机:“你这个朋友,我汪胖子交定了!我微信号是汪自顺、就我大名拼音,加1122,你微信是多少?”

元岳原本正笑眯眯点着头,听到微信,忽然一怔。

“微信……是什么?”

“没微信?”汪胖子嘟囔,很快划拉了两下手机,“没事没事,qq也行,我qq/号是——”

“qq是什么?跟微信是一类东西么?”

这话说出来,场上顿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所有人都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元岳,就连刚刚有人被莫名其妙定住,他们的眼神也没有这般诧异。

因为,这堪称当代社会最最离奇的事了。一个看起来满打满算也就二十岁的青年,居然不知道qq和微信,简直是奇迹。

“那……手机号?你不会也不知道手机是什么吧?”有人提出了一个更加惊悚的假设。

元岳呼了口气:“手机我是知道的,只是没有。”

所有人都用去博物馆参观史前生物化石的目光打量着他。

汪胖子也捏了把汗:“兄弟,你是哪里人啊?”

不会是刚从大山里跑出来的吧?

结果,元岳的回答肯定了他的猜测:“我一直住在葳蕤山隐机谷里,算是昌鸣市人吧。”

葳蕤山中多隐士,如果这个青年属于隐者一脉,虽然非主流,倒也说得过去。汪胖子想着,已经有个急性子的小警察开口了:“我去,居然真是从大山里出来的,那边还有人住么?没有手机,怎么活得下去呀。”

“我没有,也照样活下来了。”元岳皱皱眉。可见他虽然看起来有点呆,却并不是没有脾气。被这样赤裸裸地鄙视,立时就不开心了,“不就是一个手机,很稀奇么?”

“不是不是,这小子少见多怪,兄弟你别计较啊。”汪胖子瞪了那个小警察一眼,转头语重心长地说,“不过现在时代不同啦,有手机总归方便一点。等下了火车,我带你去买一个,别跟我客气,就包在我身上了!”

“谢谢,不用了。”元岳谢绝了汪胖子的好意。他已经知道对方这样说是出自关心,但这种小事还需要别人帮忙,总觉得很不好意思:“我有认识的人在,他们会帮我的。对了,汪哥,我记一下你的手机号吧。”说着,他从包里拿出纸笔。

“好好。”汪胖子说完号码,看到元岳将纸条认真放进钱包里,好奇地随口问道,“对了,你来南水市是要上大学吗?”

元岳虽然面上稚气未脱,但身材高大,身姿挺拔,汪胖子也不敢把他年龄往小了猜。但有些地方上学晚,现在青少年长得又快,此时正值夏日,如果说元岳是去上学,倒也说得过去。

孰料,元岳却摇摇头:“不是。我家里的长辈给我订过一门娃娃亲,我是去找那户人家的。”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