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辟邪铃 连载中

辟邪铃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赵家老六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源于小时候院子里玩耍时,看到围墙上有金光闪闪的一个人或者什么东西。此书内疑团重重,到底谁才是真正维护世间万物,又是谁躲在幕后操纵着这一盘大棋,最终是否能幡然悔悟选择和他们并肩作战,反抗妖界。漫漫除妖路,何处是尽头。若要争上游,必走日更路。展开

本书标签: 赵家老六 玄幻奇幻

精彩章节试读:

小柔在前阿飞在后一路小跑来到一面墙,只见小柔抬手一股气流扑向墙面,墙体上出现一道道凹痕。

痕迹显示出了一个开字,随着字迹越来越清晰,墙体慢慢向左右滑动打开。震得站不住脚!

“好了,我们进去吧”。说着小柔拉着他的手走了进去。

嗖嗖嗖狭长小道两边亮起了一排排蜡烛,道路下面隐约可以看到一点什么东西在动。

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小柔说,跟紧我了。别向下看,下面有红眼怪。等他醒了看他的眼睛会被失了心智!

吓得阿飞赶紧收回了好奇心,还好它没醒。

一路无话来到一栋门前,门上贴着类似封条的东西。

“把你的铃铛拿来说着伸手放到我面前,阿飞拿出来说这玩意干啥的呢”。

小柔不听他说,径直放到门上的洞里。铃铛发出阵阵声响发出淡淡光芒后慢慢旋转,门上的封条自燃殆尽。门吱嘎一声开了!

好了,我们闪身而进!里面东西很少,就一张桌子,上面的烛火不知道燃烧了多久。

桌面一层厚厚的蜡油!随着烛光越来越多,渐渐的照亮了整个房间。阿飞喂了一声,竟然还有回音?

不禁打个冷颤,阵阵阴风袭来。“喂,在那”,顺着小柔的方向望去,只见她一手指着悬在屋顶上神龛,一边兴奋的看着阿飞说。耳边还有阵阵回音!

只见神龛发出红色的烛光,似乎一股气流在围绕着它。望了望说,这么高,怎么拿?

小柔高兴的表情变得焦急起来,踱着步子。忽然伸出双手,袖口的丝巾犹如射出去的箭矢一般包围着神龛。

慢慢的缩小包围圈,眼看就要触碰到神龛。突然盘旋在神龛旁的气流变得躁动不安起来,紧紧的覆盖着周围。

丝巾传来撕裂的声音,噗的一声,小柔满嘴鲜血倒在地上。丝巾径直掉了下来散落一地。

急忙跑过去说:“小柔你怎么了,你可不能有事啊?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可不想在这待着一辈子啊!”说着竟流出了眼泪。

“你,你,你把铃铛取下来,快,快去”。小柔有气无力的说着。

把小柔慢慢的扶到桌旁,让她好受一点。

抬头看了一眼微微发光的铃铛,似乎在跟阿飞传递着某种信息。

顾不了这么多了,走到门前顺手拿了出来。快速的交到小柔手里!

小柔虚弱的手刚一碰到铃铛,铃铛上的光顺着手臂蔓延到小柔全身。

小柔瘫软的身体慢慢的被光捧起盘坐在地上双手合十,此刻的小柔简直就像梦中那个金光闪闪的东西!

阿飞呆呆的看着小柔,有种似梦非梦的感觉。小柔咳咳的咳嗽了一声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蔓延在身上的金黄和嘴角的血迹消失不见了,小柔调皮的看了我一眼说,“还不过来把我拉起来。哼”。

急忙过去伸手把她拉起。手掌的温度比之前要高多了,阿飞关切的说:“小柔你手这么烫?发烧了吗?

小柔说:“”这是铃铛的作用,用的是铃铛本身的灵气,治疗受损的五脏六腑和活血化瘀之功效。”

“好处很多,就是有一个缺点使用者,如果治疗过程中灵气输入或输出过多会被反噬。”

“轻则五脏具损,重则香消玉损。化为一缕青烟嘿嘿!说完一脸得意的样子。”

行了吧你,这会又开始卖弄起来了。刚才虚弱的时候怎么不提!还香消玉殒个大头鬼啊。跺着脚指着小柔说。

好了好了,和你开玩笑的。不过这个铃铛真的挺厉害的,但愿以后用不上它治病。我们现在可以试试用铃铛把神龛里的东西取出来。

“铃铛可以取出来吗?将信将疑的问”。

“这间练功房的钥匙就是铃铛,没准只有用它才可以拿出神龛里的东西”?小柔捧着脸说。

“那好吧,事不宜迟。赶紧试试吧,受不了这里了。感觉越来越冷了“。

“好”,说着小柔伸出丝巾捧起铃铛快速的来到神龛旁。

说来也怪,神龛周围的气流消失不见了。只听铃铛无序的响,神龛上的灰尘掉了下来。

烛光在变化里面的东西慢慢的飘近铃铛,落在丝巾上。

小柔说:“好了”,收回丝巾。拿起一个布包裹,上面布满灰尘。

顾不了那么多了,赶紧打开。一看这是啥啊?上面的字也太多了吧!

这应该就是老爷说的内功心法,主要讲的是如何控制铃铛,和使用铃铛里的东西。

“但是怎么只有一本呢?应该还有一本辟邪心法才对啊”?小柔若有所思的说。

“一本就一本吧,剩下的那一本以后再找吧!咱们赶紧离开这鬼地方”!拉着小柔的袖口就要走。

“那好吧,咱们抓紧回去地下室看看,这会没动静了?但愿不会出什么事?”

看着小柔眉头紧皱,猜测不妙。赶紧跟着小柔身后回去。

一路带风来到地下室,只剩下一根根断裂的铁链和一只嗜血怪的后肢,它为了逃脱对自己也是够狠的。

“不好,它肯定还在附近”。小柔说着把阿飞护在身后。说时迟那时快,一阵一阵恶心的气味传来,夹杂着咀嚼的声音。

嗜血怪慢慢走近我们说道:“你们跑不掉的,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祭日”。说着打了几个嗝。

小柔慢慢后退,我在后面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暖流传遍全身。

终于被逼到无路可退,搭在小柔的肩膀上坚定的说:“让我们一起制服它吧!制服不了也好一起上路。”

小柔说:“我不许你这么说,你放心吧它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因为你是铃铛的宿主,拿着它赶紧走,再说它现在是三条腿的废物,伤不到我的。”

说着对阿飞使了个眼色递给铃铛和秘籍。小声地说躲起来练第四式!万物皆可盘。随后就被丝巾抛出去好远好远!

接下来阿飞被丝巾控制席地而坐,打开第四式秘籍,上面说到万物皆可盘主要是利用铃铛镇压住制服不了的万物。

但是这招式怎么看不懂,这怎么练。

丝巾好像懂他的心思一样,蔓延在身上,身体好像提线木偶般按照秘籍的招式练的有板有眼。

渐渐的铃铛发出一闪一闪的光,一点点变大。

此刻嗜血怪正在步步逼近小柔,小柔唯有招架之力,毫无进攻能力。

如果不是嗜血怪失去了一条后肢,真不知能否拖这么久?

想着小柔在拼命保护着他,而阿飞却在这胡思乱想。真的是静不下心来。

啊的一声传来,小柔应声倒在阿飞面前。迅速起身的小柔护在身前说:“傻瓜…学…会了吗?我还能…撑下去,你慢慢…练”。

顺着滴答滴答的声音看到小柔的肩膀被鲜血染红,顺着胳膊流下的血一滴一滴洒在地上。

此刻阿飞感觉一股热流在体内涌动,随时要迸发。

随着热流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丝巾配合着阿飞的动作越来越快,铃铛光芒四射越来越大。

嗜血怪被光芒吸引过来,张着血盆大口就要吃了他们。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铃铛瞬间变大,来不及反应的嗜血怪被铃铛弹出去好远。

只感觉整个地震一样颤抖,随后听到愤怒的吼叫。

“我们躲在铃铛身后吧!我们现在对它来说是累赘”。小柔一边说一边走到铃铛旁坐下。

心疼看了看小柔一眼说:“让我看看你的伤吧!说着便要去看伤口”。

小柔一把拉过阿飞的手,使劲的掰开他的手掌。阿飞疼疼疼的叫唤着。

小柔说:“你想干什么,我没事。你照顾好自己吧,有铃铛在它伤不了我们”。

“只是现在的铃铛只能防守,没有办法进攻。待会嗜血怪占不到便宜自己就会走掉。到时我们在想办法制服它”。

“还有啊,现在的你可以去看看别的招式。趁着我的丝巾现在还能帮你摆架势,引导你练习招式。”

那你为何不用铃铛真气治疗啊?

现在的铃铛和我一样虚弱,不能让它分心,我们就在这等着怪物离开再说吧。

嗜血怪一直虎视眈眈朝着我们这边盯着,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

可无奈每次扑来都被铃铛挡回去,在经历了几次之后嗜血怪可能累了也饿了,渐渐的进攻的不是很频繁了。

最后竟然趴在地上不动了!

就在他们以为嗜血怪要放弃的时候,突然朝着他们袭来,直接跑来根本没效果好吧。

心里暗笑时只见嗜血怪奋力一跳越过铃铛,眼见一张血盆大口就要到眼前,阿飞害怕的抱住了小柔。

咣当一声四周暗了起来,伸手不见五指。随后砰的一声震动中夹杂着阵阵痛苦的声音。

嗖嗖嗖随着烛火点燃,又看到了之前进入宫殿的景象。这怎么回事?铃中铃吗?

“你的手往哪放呢?给我松开”。小柔气愤地说道。

这时阿飞才发现一只手放在了尴尬的地方,慌张的站起来,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小柔看着他不知所措的样子,转移话题道。

“这只铃铛是上古神器,可以无限制复制使用,如果我们在这铃铛里碰到练功房下面的怪物,也可以再次用这个铃铛保命,只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永远不会出去了”!

“必须制服铃铛里的每一个怪兽,我们才能心无旁骛的出去寻找你要的东西包括你的父母。”说完后就安静的看着远处的烛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阿飞若有所思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果然还有一个铃铛。只是和之前的感觉不一样了。总觉得有点不舒服!

阿飞站在铃铛上和远处的妖界之王对峙着,此战已持续数月。身上的聚灵符奋力汲取着灵气。

下面妖火肆虐,人类和怪物们并肩抵抗着。

铃铛分散出去的灵气连接着怪物们,组成密密麻麻的一条条线,一边治疗伤员一边提供着能量。

终日不见阳光,聚集灵气越来越困难。铃铛内存储的灵气渐渐消耗殆尽。

阿飞蹲下身摸了摸铃铛:“兄弟,来世再见吧”。

铃铛抖了抖身子算作是回应了。

远处的妖界之王看着阿飞轻蔑道:“快快降服,留你一条狗命”。

阿飞强忍着身上的剧痛,取出小柔最后交给他的药瓶“咕嘟咕嘟”吞了下去。

妖界之王大叫:“不要……”。

瞬时体内涌现巨大的灵气,围着阿飞。熊熊大火般涌进铃铛,继而铃铛分散出去一条条火蛇。

看着天空慢慢黑暗,阿飞倒在了铃铛之上。

阿飞睁开了眼,环顾了一下四周。“咦,我刚才得梦怎么这么真实”?

脑子里一直在想着刚刚那个全身发出金色光芒的是什么东西。

仔细回忆那团东西的模样,却怎么都看不清楚。浑浑噩噩的阿飞又睡着了。

那团金灿灿的东西竟然再次出现了,忽远忽近。

接着远处传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的手上有一只铃铛记得千万要随身携带”。

说罢金光闪现到面前,睁大眼睛看着这个金光闪闪的东西。

里面盘腿坐着一个人,嘴里念叨着什么听不到。

突然那人睁开双眼右手指向阿飞,一道金光布满他的全身。此时的阿飞竟然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更可怕的是阿飞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但是五脏六腑却越来越热,从肚皮漫向四肢。

脑袋好像要炸开一样。不听使唤的双腿盘坐在床上,双手合十念叨着解铃还须系铃人。

不知过了多久身体的痛苦慢慢减轻直到恢复正常,忽然一男一女走到阿飞面前说:“儿啊,我们对不起你,忘了我们吧。莫要相信任何人!

阿飞刚想仔细看看来人的模样,一道耀眼的光芒照射过来,刺的眼睛很痛。

阿飞“啊”的一声惊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我去,原来是个梦啊。我说呢从小到大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父母什么样子鬼才知道。”

只觉得浑身燥热,口渴难耐。当即下床,叮铃一声有东西掉到地上。

一看不要紧吓得赶紧钻进了被窝,竟然是个铃铛。

阿飞拿起铃铛仔细的看了看,上面的纹路别说还真挺别致,应该是个稀罕物件吧。管他的呢!随手扔到墙角。

“这特么不是哪个无聊的家伙开的玩笑吧,但是这也太巧合了吧。”阿飞在心里嘀咕着,想着刚才梦幻般的梦境不禁哆嗦了一下!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太阳透过屋顶照进了屋子才偷偷的观察了下房间。

家徒四壁一件像样的的家具都没有,说句不好听的老鼠到阿飞家来都得骂我穷。

看了一眼地上的铃铛被阿飞一脚踢到墙角,差异的是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阿飞觉得事有蹊跷,便走过去捡起来。

盯着铃铛看了一会儿,也并没有什么异样。

“什么玩意儿啊”说着就要抬手扔出去。

只听见铃铛“咣当”响了一声。

阿飞把它放在手上晃了晃又不响了。

于是把它扔在床头,此刻它竟然散发出温和的光。

阿飞看了一眼,惊愕的看着它。

“叮铃铃”铃铛自己动了!

阿飞吓得瘫软在地。

忽然想起来梦中的情景,“这难道是真的”?

“不可能吧,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不可思议的阿飞掐了掐自己。

等他小心翼翼的爬过去,用手指轻轻划过铃铛。

“叮铃铃”铃铛躲闪过去。

阿飞大着胆子站起来,大气不敢出。

双手抬起一个虎扑把铃铛抓到手里。

此刻的铃铛没了光芒也没了声响。

“这是怎么回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趴在床上,仔细的盯着铃铛。

忽然发现铃铛内壁上有奇奇怪怪的图案,还有一只栩栩如生的金色老虎。

铃铛内里没有珠子,那它是如何作响的?

阿飞站起来把铃铛握在手里使劲晃了晃,还是没有响动。

就在阿飞一筹莫展,无所适从的时候。铃铛又发出温和的光。

“莫非是我眼花了”?

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没看错。

“尼玛,见鬼了这是”。

“算了,出去看看能不能找点吃的”。

把铃铛放进口袋,就走了出去。

刚一出门,碰到了一条蛇。脑袋“嗡”的一下大了,“真可恶”。

本想绕着它走,可谁知那蛇见到阿飞先是一愣而后转身就要走。

“这蛇挺有意思的,见人躲着走”。

见它走远,又朝着村长家的方向走去。

阿飞并不是准备去村长家讨饭,而是因为村长家的小女儿小妤。

话说,从阿飞记事起本来僻静的山村并没有什么人家,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来这里居住的人越来越多。

想不通这穷山僻壤的到底有什么吸引力。

走着走着前面发现一只野兔,“这下好了,好久没开荤了。抓住它正好打打牙祭”想着便猫过去。

距离野兔不远的地方停下,看见野兔正在吃着青草,并没有发现阿飞。

“这野兔怕是不好搞,再往前野兔肯定要跑掉”。

心想还是算了吧,好歹也是一条命。

谁知那野兔竟然回过头来看着他,丢下青草朝阿飞这边跑来。

阿飞一脸懵逼的看着它,它确盯着阿飞跑过来?

野兔跑到他面前突然奋起一跃,“噗通”钻进了怀里。

阿飞:“……”。

这什么情况?“这野兔傻了吧”?

野兔在他怀里自顾自的趴着,一动不动。

阿飞看了看周围,没发现什么异常。心里低估:“今天遇到的事情这么邪门呢”?

拎起兔子就往回走。

走到半路,头上飞过几只小鸟。不一会小鸟又飞了回来,盘旋在头上。有胆子大的竟然落在了头上。

阿飞腾出手去抓却怎么也抓不到,挥舞着手臂驱赶着。看着小鸟无奈地叹了口气。

眼看着就要到家,确看见之前的那条蛇。

这次不是一条了,而是三条蛇。

那蛇见了人不再害怕,竟然也朝阿飞这边游过来。

“太瘆人了”,也不管前面的三条蛇抬腿就准备跑。

那蛇见阿飞朝它们跑过去,竟然想办法要拦住他。

阿飞一个标准跨栏动作越过它们,连头都没敢回。直径跑了过去。

“它们不会想要这只野兔吧”,摸着自己好久没进油水的肚子,一狠心便把兔子扔下跑到家中。

插上大门走到橱柜取出在外面捡到的半瓶雄黄酒围着院子撒了一圈。

门外抓门声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等了好一会,见外面没了动静。

阿飞悄悄地趴到门缝看了看外面,没看到它们,长吁了一口气。

院子上空那几只鸟依然在盘旋着。

“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奇怪呢?平常这些东西见到人就跑,现在怎么还追着人跑呢”。

想着想着肚子“咕咕咕”的叫着。

阿飞走到橱柜,翻着里面可以吃的东西。“哎,这可怎么办”,弹尽粮绝啊。

就在阿飞一筹莫展的时候,觉得身上暖哄哄的,饥饿感渐渐消失。

摸了摸身上,只有一只才放进去不久的铃铛而已。

“难道”。

再次把铃铛取出来,盯着它看,也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这可咋整,今天真见鬼了,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你说我这什么都没有,你图我的什么”?

想着想着困意袭来睡着了。

门静悄悄的打开了,野兔跳了进来,那三条蛇也跟在后面。兔子碰了碰阿飞,见他睡得深沉便朝着身后的蛇点了点头。

一条小蛇慢慢爬到口袋边,一头扎进去咬住铃铛。瞬间那条小蛇就僵硬在那里。

野兔和剩下两条蛇看到这情况,撒丫子就往回跑。

慌不择路野兔碰到了门框上,来不及叫喊。

盘旋在空中的那几只鸟也飞向别处。

“咚”的一声响把阿飞吵醒,我揉揉眼看到门开了,准备站起来关门。感觉口袋沉沉的,低头一看。

“我的妈呀,口袋里有蛇”吓得没敢动。

看了一会发现这蛇没点动静,大着胆子用手碰了碰它。还是没反应,于是摸了根木棍轻轻的把它挑了出来。

这蛇已经硬了,蛇头确咬着铃铛。

“这铃铛有毒?把蛇毒死了”?没见过喜欢吃铃铛的蛇啊?

用木棍挑着扔出门外,落地一瞬间蛇体像瓷器一般被摔得粉碎。

铃铛“叮铃铃”也被滚出去好远。

只听到使劲的“砰”一声关上门。

而此时铃铛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了床上。

坐在床边,想着今天的事情,不免有点担心起小妤来。又不知出去后外面会遇到什么坏事。

急得阿飞来回踱步。

猛的拍了下脑袋‘无论如何不能让小妤有危险,今天出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附近不会出了什么事吧?不行,还是要出去看看小妤’。

阿飞想着便打理了一下衣服,用手梳了梳油腻的头发。放在鼻孔闻了闻‘味道还行,也该洗洗了’。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