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超品高手 连载中

超品高手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笨蛋一号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命二运三风水, 四积功德五读书。 六名七相八敬神, 九交贵人十养生。 楚天佑意外获得唐朝“国师”袁天罡的传承。 某天,楚天佑在路上吃着辣条,看见一位青春甜美的女孩,突然喊道:“美女请留步!你有大凶兆!“ 美女:“臭流氓!” 楚天佑认真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幸亏遇到我,算了,免费帮你解凶兆吧,其实我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 美女:“滚!” 楚天佑:“……” 周易八卦真宇宙,唯有丝袜看不透! 恕在下直言:“看这本书的人,颜值都不低!”展开

本书标签: 笨蛋一号 都市现实

精彩章节试读:

“你说得是真的?”楚天佑严肃道。

“额……我刚才只是跟你开玩笑的。”赵曼刚才之所以那么说也只是一时激动,现在见他还能站起来,看来没有生命危险了,不禁有些后悔了。

楚天佑只能摇头苦笑了,刚才他运用魂力疗伤,现在也只能勉强站起来。此刻盯着眼前的婴灵,内心一阵发虚。

呼!

婴灵又开始攻击了,速度还是一样非常快,根本看不清它的身影。

楚天佑只感觉一股凌厉气势铺天盖地而来,它的攻击似乎比刚才更迅猛了。

面对婴灵这么凌厉的攻击,楚天佑此时竟然一动不动,似乎被吓傻了一般,都忘记了抵抗。

如果站在赵曼的角度看,就会发现其实楚天佑背后右手拳头紧握,拳头上面隐约还闪烁着金光,并且还隐约能听到拳头里面骨头咯吱的声音。

“催天掌!!”

“砰!!”

瞬间只听到一声刺耳巨响,犹如金属剧烈碰撞一般,接着只看见一道身影就快速倒飞了出去。

“天啊!”

赵曼一声惊叹,看着楚天佑俏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你这小子刚才还才被那个怪娃娃虐得跟狗一样,怎么突然跟打了鸡血一样,这么厉害了!”赵曼有些激动得说道,本来以为死路一条,没想到绝路逢生。

“没办法,人品爆发了。”楚天佑淡淡道。

说实话,本来楚天佑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准备拼死一搏,试试《天罡真传》里面的掌法,因为这套掌法需要大量的魂力来支撑才能施展,若强行施展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但是没办法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没想到,威力竟然这么大,一掌就将婴灵击飞了,一不小心就装了一下逼,不过这种感觉倒是蛮爽的。

刚才强行施展这催天掌也带来了后遗症,现在楚天佑感觉整个人非常虚弱,头晕脑胀的,连站都站不稳,不过幸好赵曼及时扶住了他。

此时,不远处那个婴灵倒在了墙角,两只手满是青色的液体,指甲也全断裂了,已经没有气息了。

看着它这幅样子,楚天佑两人顿时大大的松了口气,总算把这个凶狠的小鬼给收拾了,这场生死之战总算结束了。

此时天也快亮了,赵曼扶着楚天佑准备出去,楚天佑之前受了严重的伤,必须要尽快去处理一下,而且还要休息,楚天佑现在感觉整个人随时可能晕倒,两人也想尽快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这一夜的经历真是凶险万分,好几次都在生死边缘徘徊。

嗯?怎么回事?

楚天佑一脸疑惑的看着赵曼,此时他发现卫生间的铁门还是打不开。

不好!

此时,楚天佑顿时感觉背后一阵刺骨的寒意,内心感觉不妙,随机身体快速往旁边一闪。

砰!!

只见眼前铁门上面划过几道火光,上面留下了一些很深的印记。

楚天佑两人十分震惊,此时那个婴灵赫然就站在两人面前,眼睛里红光闪烁。

看来刚才那一掌并没有消灭它啊!

“这……交给你了!”旁边的赵曼笑着对楚天佑说道。

“大姐,我……打不过它啊!”楚天佑无奈起来,刚才自己拼命一掌虽然把它击飞了,但是现在看来并没有对它造成很大的伤害。

“你不是很会哄吗?把它哄走啊!”

楚天佑“……”

嗤!

婴灵出手了,攻击依然快如闪电,凌厉无比。

楚天佑一下被它逼到墙角了,竟然渐渐落了下风,顿时险象环生。

啪!

随即楚天佑再次使出绝招催天掌,两人一击过后又快速分开了。

额?

竟然只是被击退了!

楚天佑内心郁闷到了极点,本以为这次还能再次将它击飞,但是婴灵只是退了几步而已,而且楚天佑此时已经筋疲力尽了,魂力消耗过度,还身受重伤。

接下来,楚天佑险象迭生,身上各处都留下了伤口,整个人竟然变成了一个血人,一旁的赵曼整个人缩在墙角,双手抱着头,战战兢兢,俏脸没有半点血色,如白纸一般。

此时,婴灵死死盯着自己,一旁的赵曼它仿佛没看到一般,猛烈的攻击如狂风暴雨一般,落在楚天佑身上,弄得他手忙脚乱,婴灵两只手的指甲犹如锋利的宝剑一般,一不小心楚天佑可能就要挂了!

啊!

楚天佑突然大声嘶叫,面目狰狞,浑身颤抖。

随后见他左手放于腰部成象征刀鞅状,右手成剑状;如宝剑出鞘。用右手剑指于空中横或竖,奇数作横,偶数作竖。右手捏"剑诀"再用力配合念九字真诀在胸前比划,右手食指与中指伸直,无名指与尾指弯曲至掌心,大拇指扣住尾指与无名指的指甲端。大拇指扣住尾指与无名指的指甲端时,紧紧地压制两指指甲而使指甲不外露。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随着楚天佑不断变换着各种手式,嘴里还念动着各种咒语,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这九个金色大字依次从他指尖飞出,每一个字都有一股极强的气势。

九字真言快速朝不远处的婴灵疾射而去,此时婴灵正准备发起攻击,但是还没等它反应过来,整个身体便瞬间倒飞出去,狠狠地砸在后面的墙上,而且身体四肢都动不了来了,好像被钢索紧紧困住了一样。

见此,楚天佑长舒一口气,这次总算是把它彻底制住了,要不然自己今天真得挂了,不过他还没来得及高兴,整个人就晕了过去,刚才他在魂力枯竭的情况下,强行打出九字真言,现在明显受到了反噬。

……

等楚天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趟在了赵曼的怀里,刚才是被她强行唤醒的,随即赶紧运用体内魂力疗伤。

“呜呜……你这小子,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赵曼哽咽道,看样子流了不少眼泪,犹如梨花带雨一般,此时看起来倒是别有一番风情。

“放心,我可以没有那么容易就挂了!呵呵,况且你之前可是答应我做我女盆友的!”楚天佑心里一暖,没想到她还是挺关心自己的,况且现在躺在美人怀里,还真是舒服。

“其实,我是担心墙上那个小家伙会不会再次凶狠起来!到时候我一个人肯定没命了!”

楚天佑“……”

听到她的话,楚天佑脸色一黑,差点又晕了过去,也许人家根本看不上自己一个穷学生呢,算了还是自己先疗伤吧。

“放开我好不好呀!哥哥姐姐!”墙上的婴灵突然奶声奶气说道,圆溜溜的大眼睛可怜的看着楚天佑两人,此时它已经恢复了之前那副萌萌哒的样子。

不过楚天佑和赵曼仿佛完全没有看到它‘卖萌可爱’的表情,两人盯着它神情异常戒备紧张,刚才又不是楚天佑拼死抵抗,两人此刻早就挂了。

“小哥哥,你长得好帅呀!”

“你这个小鬼头,眼光倒是不错,说话也很诚实,但是我还是不能放开你!”

婴灵“……”

赵曼“……”

虽然楚天佑表面淡定,心里还是很震惊的,这九字真言还真是厉害,威力惊人。这个婴灵这么凶悍,但是还是依然被死死困在墙上。

现在看来这《天罡真传》还真是一座宝库,之前的催天掌,接着又是九字真言,这每一样都是威力无穷,袁天罡不愧是唐代的顶级大神,就算在整个华夏历史长河中,那也算是牛逼哄哄的人物啊!

但是楚天佑此时刚刚修炼,凭借体内那一丢丢魂力,根本无法发挥这些术法的真正威力。

等楚天佑回过神来,突然发现有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面前,简直是神不知鬼不觉,随机他内心不禁戒备起来,刚才有些大意了,如果刚才这两人想害自己,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只见其中一人满面笑容,身材高瘦,面色惨白,口吐长舌,其头上官帽写有“一见生财”四字。

另一人面容凶悍,身宽体胖,个小面黑,官帽上写有“天下太平”四字。

见此,打量他们一会儿,看这装饰还有打扮似乎有点像……楚天佑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这两人难道就是……地狱勾魂使者——黑白无常!

可以说,任何人都怕见到这两个人,因为只要见到了,就要恭喜你了,说明你已经……挂了,他们的职责就是勾人魂魄。

此时一旁的赵曼倒是像个好奇宝宝一样,满脸都是奇怪,不过楚天佑倒是不想告诉她,要是吓晕过去了还得自己照顾她。

不过,还好黑白无常似乎没有看到楚天佑两人,完全没有理会他们,黑白无常好像在和那个婴灵在说些什么。

“那个赵曼,你说我们现在是死是活?”楚天佑突然问道,因为平白无故看到黑白无常,内心不禁忐忑起来。

赵曼有些不解得看着他,似乎感觉有些莫名其妙,随后将他整个身体往外一推!

“啊……嘶……你这女人抽什么风啊!”楚天佑没想到赵曼居然突然推自己,猝不及防下扯到了身上的伤口,顿时就感觉整个身体一阵剧痛。

九月,高三开学,麟泉县一中小树林。

“我们分手吧!”林馨儿冷声道,秀丽的脸庞看不出任何表情。

什么?

楚天佑脸色一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手中的玫瑰花突然断了,手被刺扎出了血。

“为什么啊??”楚天佑痛苦喊道。

“呵,你能给我什么?你全身上下加起来不到两百块钱!而且你能考上好大学吗?连个本科都考不上!”林馨儿淡笑道,但是显得十分讽刺。

“你……”楚天佑简直不敢相信,以前那个单纯善良,漂亮可爱的女孩,忽然变得这么陌生,想到这,心仿佛被狠狠扎了一刀。

“你妈妈在家做衣服,帮厂里打散工估计一个月也就两三千块钱,跟着你只能喝西北风!看我手上这个皮包,你家一辈子都买不起!”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我的家庭情况你不是早就知道嘛!况且我说了会努力对你好,会真心对你!”

“你真是太幼稚了,醒醒吧!以前看你成绩优秀,没准能考个名牌大学,现在看看你,穷光蛋一个,在班上倒数!告诉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

看着林馨儿的远去的身影,楚天佑闭上了眼睛,眼泪不禁流了下来,右手里的玫瑰花已经被捏碎了,手都是鲜血,浸透了大拇指上的扳指。

九月初的天气,还是很炎热的,路上看不到什么人,楚天佑一个人走在大马路上,汗流浃背,但是他仿佛身处在冬天,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

此时,楚天佑没有察觉,手指的扳指不断闪着亮光,跟鲜血掺杂在一起,显得十分诡异,更奇怪的事这个扳指竟然在吸收这些血液。

走着走着,楚天佑突然感觉头部一阵刺痛,随即他晕了过去。

……

等楚天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已经是半夜了,母亲趴在病床旁边,此时睡着了。

看着母亲慈祥,疲惫,憔悴的面容,脸上有好几道皱纹,有些凌乱的头发里面有一些白发,此刻特别醒目。

这是自己第一次认真,近距离观察自己的母亲,原来自己平时印象中的那个‘’年轻力壮“的母亲,早已经老了,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浓重的痕迹,又想到母亲每天半夜腰疼的睡不着觉,楚天佑眼睛不觉湿润起来,内心充满了愧疚。

自己拿着母亲的血汗钱,费劲心思讨好林馨儿,给她买苹果手机,化妆品,衣服……

楚天佑内心后悔不已,真想甩自己几个耳光,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胡思乱想,想到和林馨儿的种种过往,从认识到那天……

楚天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睡梦中天旋地转,意识恍惚,朦胧之间自己来到了一座古老的道观中。

道观正堂中,坐着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道士,楚天佑觉得很奇怪,准备上前打招呼。

“你终于来了……”这是老道士慈祥微笑道。

“老人家,您是?”楚天佑问道

接着拂尘一挥,一道金光快速射入楚天佑的眉间,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头部一阵晕眩,然后就是万般刺痛,犹如刀砍斧劈。

“啊……”

楚天佑惨叫一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发现自己还在医院病床上。

“佑儿,你醒了!你可吓死我了。”这时,母亲郑秀琴关心道。

楚天佑看着母亲,感觉内心十分温暖,立即笑道:“妈,没事!”

“佑儿,你不知道啊,你自己居然一个人晕倒在路上啊!”

“我没事了,妈不用担心,天太热了中暑了,现在好了很多。”

……

接下来,母亲郑秀琴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鸡汤,喂他喝了几口,楚天佑强行让母亲也喝一些,再让她在病床上打个盹休息一下。

郑秀琴突然感觉儿子懂事了很多,倍感欣慰,连睡梦中都带着微笑。

从这一刻开始,楚天佑暗自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一定要让林馨儿那个贱人后悔一辈子!

今天发生了不少事情,楚天佑内心疲惫,但是又睡不着,突然想到刚才那个梦,觉得十分怪异,包括自己莫名晕倒在路上,说是中暑,楚天佑内心不太相信。

额?

怎么可能?

楚天佑突然感觉自己脑袋里面好像多了些什么,不觉紧张起来,不会是里面长了什么东西吧。

咦!天…罡…真传?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跑到自己脑袋里面去了!

此时,楚天佑不禁吓了一跳,自己脑海中居然莫名其妙多了

这本古书,看起来十分古朴**,大小和小学课本差不多,不是现在的纸张,而是暗黄的,显得异常古老,最上面用古体写了四个大字“天罡真传”,字体如行云流水,气势如虹。

楚天佑不禁惊奇起来,继续探查这边古书……

几个小时后,楚天佑呼出一口气,随机兴奋起来。

原来这本书是唐朝顶级相师袁天罡所著,此时集结了袁天罡毕生心血,内容繁杂,博大精深,涉及相术,风水,占卜,天文,地理,医术……各个方面,此书竟然是袁天罡乃毕生传承,故名“天罡真传”。

楚天佑内心异常激动啊,袁天罡到底何许人?

看过《不良人》《武则天》《神探狄仁杰》等电视剧的就知道,袁天罡算得上一代神人,神机妙算,占卜测算等,无所不精,比之诸葛亮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袁天罡在整个历史上也是名声显赫啊,尤其是在风水,占卜,道家等领域,相当于祖师爷级别。连唐太宗李世民,武则天对他也是异常尊敬,尊奉他为“国师”。传说他善“风鉴”,即凭风声风向,可断吉凶。又精通面相、六壬及五行等。

楚天佑平时喜欢看一些历史电视和书籍,关于袁天罡有许多传奇故事,其中就有这么一个。

武则天的父亲武士彟,于贞观初年授任利州都督,全家于是随任迁住蜀中,袁天罡于这时遇见了武则天母亲杨氏,这时武则天尚年幼,袁天罡见到她母亲问:“夫人应该是生了贵子了。”于是给武元爽、武元庆看了相,他说:“官可三品,保家主也。”见了韩国夫人,又说:“此女显贵,可是克夫。”武则天年龄最小,由下人抱过来给他看,谎称是男子,袁天纲观了她的相之后感到惊叹,预测说:“如果是女子,以后可为天子。结果这些预言全部应验,由此可见袁天罡的恐怖。

楚天佑此刻又惊又喜,真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啊。这时,他突然发现手指上的扳指不见了,仔细一些,那个扳指是有一次去道观游玩无意中捡到的,当时觉得有趣便一直带在身上,现在看来,这个扳指跟袁天罡的传承必定密切相关。

楚天佑发现,《天罡真传》分为三部分,依次为天卷,地卷,人卷。人卷开篇有一套天罡心法,不过现在,楚天佑还只能学习人卷部分,天卷和地卷部分暂时还不能看,楚天佑已经尝试多次都没用。

单单人卷部分,里面记载了许多关于相术,风水,符箓,丹药方面的内容,在整本书而估计算是一些很基础的,但是楚天佑还是感觉博大精深,玄奥无比。

接下来,楚天佑就按照天罡心法练习起来。尝试了很久都没有什么感觉。

不会是骗人的吧?楚天佑暗道。

额?

正准备放弃的时候,楚天佑忽然感觉头部有一小暖流产生,顿时感觉神清气爽,随后这股暖流随着经脉流遍全身。

半个小时后,楚天佑感觉整个人无比舒适,轻松自在,之前身上的疼痛早已经烟消云散,现在感觉浑身精力充沛,好像有点使不完的劲。

这……也太神奇了吧!

嗯?楚天佑忽然发现自己身上有一股臭味,身上黏糊糊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洗精伐髓?

楚天佑悄悄下了床,半夜医院也没什么人,得赶紧跑到卫生间去洗洗,要不然明天不知道怎么跟母亲交代。

……

凌晨,医生赵曼刚刚结束一台手术,下了手术台就拖着疲惫的身姿就进了卫生间。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赵曼边上厕所边哼着歌,每天工作累了她都喜欢唱唱歌娱乐放松一下。

“喵!”

额?什么声音?赵曼突然一惊,自己刚才好像没有出声啊,这半夜三更的,哪里来的猫叫啊!

“嘻嘻……”

怎么……还有笑声啊,听起来像是小孩子的声音。此时听起来特别渗人,赵曼顿时毛骨悚然,虽然她是医生,其实胆子也很小的,记得刚上手术台的时候,浑身发抖,差点晕倒。

赵曼顾上厕所刚上了一半,就立马拉起裤子。

“是谁?”赵曼突然道。接着在卫生间查看了一下,发现此时除了自己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当然猫也没找到,现在她打死再也不敢再唱《学猫叫》这首歌了。

发现没什么,赵曼松了口气,可能是自己太累了,打开水龙头,赶紧冲洗一下脸,准备回家美美的睡一觉。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