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起草浮生 连载中

起草浮生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无力喵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阿苏,平平淡淡过了28年。不小心抑郁了,也不难过,不太悲伤。就是一张大车开过来的时候,她只看到后面绚烂的晚霞。  醒来时,看到自己好好的长在土里。展开

本书标签: 无力喵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唔。。好舒服啊!”阿苏一边伸懒腰,一边惬意的哼道。一觉醒来,只觉神清气爽,昨天身体那翻江倒海的感觉已荡然无存。

“咕。。咕。。”一阵雷鸣般的声音从肚子里传出来。阿苏捂住肚子,想起从昨天到现在还一直没吃过东西,难怪肚子要抗议了。

从紫苏叶上探出一颗头来,阿苏左看看,右看看,确定那只恐怖的大蜘蛛不在,才从叶子上跳下来,心下松了一口气。想起昨天看到对面不远处的树根下,长了不少蘑菇,应该是能吃的。就朝那边看去,果然在一颗巨树下和一块石头旁边,长着五六朵蘑菇。

那蘑菇倒也长得好看,白色的根茎,青绿色的帽儿,一看就鲜嫩可口,清新可爱。肚子实在饿极了,阿苏也不管那蘑菇脏不脏,也不洗一下,一嘴就咬了下去。“唔。果然好吃。”阿苏高兴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嘴里嚼着蘑菇含糊不清的说。不一会儿就吃完了一个。赶忙着她又朝着附近的蘑菇发起了进攻。

“嗝~”打了个响亮的饱嗝,一直吃了十几个约摸手掌一样大的蘑菇,才将将把肚子填饱。

阿苏摸着圆滚滚的肚皮,惬意的往回走。路过旁边裸露的尸骨时,阿苏才想起昨天答应过要将这具尸骸好生安葬。“真是罪过罪过!”阿苏嘴里一边碎碎念,一边朝四边看去,准备找个风水宝地将他给安葬。

可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只有她这颗紫苏草底下才是风水宝地呀?附近的地方不是太阴就是太潮,唯有她这里,在茂密的树林里还能投下几缕阳光,显得较之别处,更多几分生机。

而且她这颗紫苏草又长得格外秀美,和别的草木一比,当真是鹤立鸡群一般的存在,而且还生了灵智,产了精怪。若说这处不是风水宝地,那何处才是?

“这里便这里吧,也省得挪动了。”说干就干,阿苏从旁边找来一根结实的小木棍,撸起袖子就开始刨土。

别看她人小,力气倒也不弱,挖了一个时辰,终于挖出了一个坑来,嗯。。。刚好够装一个手掌。

她倒是也不气垒,继续努力挖着,中间在旁边的青草上喝了几口露水,又去吃了几朵蘑菇,累了就稍稍休息下。一直忙到晚上,也不曾停歇。

功夫不负有心人,还好让她刨出了一个小坑,但这也不够埋的。“看来,明天还得继续挖坑了。”阿苏杵着那根小棍子,看着那个小坑,边擦汗边说。

拖着疲倦的身体,阿苏回到空间中,一倒头就会周公去了。

一夜无梦,翌日。

阿苏神清气爽的醒来,身体倒好,疲劳全消。就是手掌钻心的痛,手掌和指头上长了不少水泡。

阿苏用尖刺一个一个,小心的挑破了,挤出脓水,疼得她脸色发白,龇牙咧嘴。随意扯来两片紫苏叶按在手上,顿时一阵清清凉凉的感觉从叶子上传来,疼痛似乎都减轻了很多。

精神一振,阿苏找来昨天的小木棍,又开始刨起土来。若不是这具尸骨身上的珠子放出光幕救下了她,她说不定早就变成那紫黑蜘蛛体内的养分了,她打心眼里不愿意这具救了他的尸骨再遭受日晒雨淋。

又挖了两日,终于挖出一个能放下所有尸骸的坑了。阿苏弯下腰,把它从附近找来的枯草仔仔细细的铺在下面,希望他能睡得舒服点,还撒了一点她顺手摘来的几颗驱蚊草,希望能够驱赶虫子。当然,那具尸骨肉都没有了,唯留一副枯骨,应当是不会有虫子再来啃食的。但这样做了,心里头多少有些慰藉。

说也奇怪,那骨头不但光滑,而且非常白皙,如同玉石一般,抚之温润,不似寻常尸骸。

一不小心,一颗珠子从她胸口掉落出来,正是那颗救过她命的珠子。

她连忙小心的把它捡起来,突然手心一阵生疼,像被什么扎了一下。原来是珠子碰到了她又裂开的伤口,一股鲜血从手掌心流出来,滴在珠子上。

阿苏也不在意,这几天为了挖这个坑,她的手上已经全部都是伤,一用力些,伤口就会裂开,好在紫苏叶的治疗效果不错,让她免去很多痛苦。

手上全是泥土和血,所以也没去擦珠子上的血迹,就把珠子又塞回了胸口。她没注意到的是,那珠子上的血迹竟慢慢消失了,仿似被珠子给全部吸收进去。微不可查的亮了亮,珠子内荡起一点涟漪,只是这一切,阿苏全部都不知道。

终于,阿苏用枯草把坑铺得又厚又软,才小心翼翼的上去把那副枯骨运下来,摆成仰卧的姿势,双手交叠在胸前。

这时候她才注意到尸骨上面光溜溜的,衣服都被自己给扒下来了,顿时有些尴尬。于是抬起头来四处看看,发现下面的紫苏叶子都特别肥大,想了想,不如就用我的叶子为他收敛吧。

然后她双手合十对那具尸骨说:“我因你逃得一命,拿了你的珠子,还用了你的衣料来避体,如此大恩,本该厚报,可是你已经死了,我能做到的就是将你好生收敛,若是来生还有机会,我一定倾我所有来报答你。”然后用那些最大最厚实的叶子把尸骨全部遮盖住,复拜了拜,才把土全部填了上去。

看着眼前和紫苏草并排的新土堆,阿苏心里不由得一阵愉快,感觉心里面突然莫名得一阵踏实。她刚从这个世界苏醒过来的时候,心里面全是忐忑不安,充满了不安和茫然。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就像陌生的一样,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孤零零的。可当她把这具无名尸骨安葬在旁边的时候,心里的忐忑不安突然变得掷地有声,心就这样安定了下来,突然有一种家的感觉,感觉自己不再是孤零零的一个了。

啊苏心里暖洋洋的,围着土堆绕了一圈又一圈,还顺手摘了几朵小花,放在土堆面前。靠在土堆旁,又自言自语了好久,直到困意袭来,才钻回紫苏草里沉沉睡去。

这一夜仿佛格外漫长,她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阿苏的一生,当真只用四个字就可以概括。那便是:乏善可陈。

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如此苍白。现在想起,竟然连一个闪光点,铭心点的记忆都没有。

虽说无趣,但也得记录下。毕竟,也是阿苏的一生。

阿苏,具体姓什么,我也忘记了。只记得从小便是被阿苏阿苏的叫。

阿苏,长在个还算可以的家庭里。父母均是老师。母亲是个比较要强的女人,工作什么的比较出众,在家里说一不二。父亲却有点着急了,喜欢赌钱,却是技术差的要死。家里钱往往被输光,还时不时的欠些钱。因此,家中常常有硝烟四起。

虽说不是很愉快,但阿苏还是快快的长大了。读书时,成绩尚可,容貌尚佳,因此,在高中时谈了个男朋友。那真是新鲜,甜美的味道。脸上的表情,眼睛里的喜欢,怎么也掩饰不掉。

不过那时候啊苏还是个明媚的女孩子,并不晓得遮掩。于是很快就被班主任知道,被年级主任发现,叫了家长。经过一番针扎,阿苏还是转了校。没过半年,那男孩对啊苏说,我有另一个女生了。

阿苏那时候还是很骄傲的,并不挽留,还立刻做了另一个男生的女朋友。只是很多夜晚常常检讨自己,如果没转学,如果没那么矫情,如果没那么爱作,如果没那么喜欢。或者当初该挽留。。。

混混沌沌,阿苏考了个不上不下的大学。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脑抽筋报了个又冷门,又难学的专业。

这时候啊苏的父亲,得了一场大病。脑出血,倒在麻将桌上的。据说打了一个通宵。虽说鬼门关外捡了一条命回来,可是人却几乎瘫痪了。母亲在家照顾他,还得工作。阿苏想也知道,那是怎样一场水深火热。

阿苏也真如她妈说的那样,是个不争气的。大学什么也没学会,倒落下个爱打游戏,爱看小说,懒散的毛病。并且要命的是,大学逃课多了,学习内容枯燥乏味如天书。阿苏连学位证都没拿到,这大学四年便草草收场。

家里阿苏是能走就走,多一刻也不愿呆的。她讨厌她的父亲,身体健康时只知道打麻将,身体垮了,3.40岁的年纪,却要她们母女照顾。她也不喜欢她的母亲,太要强,太凶。每句话如洪钟大吕,震得她脑袋发晕,如毒蛇利剑,句句腕心。

好在她虽混混沌沌,在大学里却找了个爱她的男人,话虽不多,却记得她最爱喝的奶茶。阿苏想了想,觉得这是一个靠谱,能一起过日子的男人,如果生活能这样简简单单,温温暖暖的过下去,似乎也不错。

于是它们毕业一年后就结了婚,紧接着生了一个可爱的宝宝。本来到这里的时候,阿苏还是觉得开心的,因为她觉得她老公爱她,她也不用出去工作,生活还是过得很轻松愉快的。

可是时间久了,阿苏越来越开心不起来了。一是因为天天在家无事可做。日子不免过得枯燥乏味了些。二是因为同学,爸妈同事的孩子都考了公务员。阿苏考了几次没考上,放弃了。就这样母亲抱怨的话越来越多,多到像一座大山压得她死死的,喘不过气,排解不了。

其实阿苏的日子也不难过,在别人看来,她不用工作,有得吃有得玩,孩子有人帮忙带。她为什么就会抑郁了呢?阿苏自己也不清楚,她不难过,不悲伤,怎么就抑郁了呢?

怎么都开心不起来。整个人暗沉沉的,像潭死水。她害怕接触外人,害怕一个人去别的地方,害怕尝试别的东西,抵触一切阳光灿烂的事物。

为什么会这样呢?阿苏常常这样问自己。为什么自己就变得这样格格不入了?为什么自己就好像要蜷缩成一团躲起来一样?开始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只有躺在床上,感到丈夫和孩子都在身旁,她才觉得自己是真实存在的。

阿苏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又特别漫长。每天都起床很晚,吃饭,打游戏,睡觉。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而每天都重复同样的事,又让她感觉生活无比漫长,波澜不兴,乏味无趣的紧。

啊苏想过,她不要活的太久。身体不行了的时候,就愿意赶紧解脱,但是没想到那一天来得太快,有点猝不及防。

那天,她看见宝宝和她婶婶一起玩。宝宝高兴的蹦蹦跳跳,笑的前俯后仰,很是愉快。阿苏看着心里欢喜,想要去抱抱她。谁知那小小的人儿却挥舞着嫩藕般白胖的小手奶声奶气的叫着“不要,不要。”一阵的拳打脚踢。阿苏的手僵在半空,一阵的尴尬。

婶婶敢忙过来抱住宝宝,一叠声的叫她乖宝贝,不哭不哭,嘴里却还在骂着阿苏说:“让你平时不带孩子嘛,现在人家都不要你!”

像有根小刺一样,扎得心里一阵一阵的痛。“我可真是活得太失败了呀!”阿苏眼睛里氤氲着一大片的泪水,大脑轰鸣鸣的,走路走的七拐八拐却不自知。只觉得自己是被全世界排斥的那一个,说不出的难过,却又没有什么难过能说得出口。

沉浸在痛苦中的阿苏并没有发现她已经走到了马路上,直到一声尖利的刹车声响起来,她才恍过神来。可那时候她已经被撞的飞了起来。

啊。。也并没有想象中的痛苦啊。阿苏甚至觉得身体很轻,飞起来一样。那一刻她懂了,怕是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本来以为自己无甚牵挂,却在那一刻眼前闪过不少画面。有她去外地军训,母亲拎着大包小包的吃食不远万里来看她。眼睛亮晶晶的,额头,鼻尖爬满了细密的汗珠,仿佛在说我是她的骄傲。

有高中时喜欢的那个男孩子,在月光下轻轻抱住我,说喜欢我,满心满眼的都是我。有嫁人的那一刻,那个男人珍而重之的托起我的手,说定会护我周全。还有我的宝宝啊。。。我最后一次都没抱住你。。。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