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豪门冷婚:总裁请放手 连载中

豪门冷婚:总裁请放手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冷月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为了弟弟的医疗费,她逼不得已嫁入了豪门……展开

本书标签: 冷月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整栋别墅的守卫极其森严,根本就没有混进去的可能性,几乎是三步一个监控器,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在殷家别墅外面的一举一动,早就通过这三步一个的监控,看在殷敏擎的眼里。

他看了看时间,还有五分钟,微挑剑眉,冷声道:“去把别墅西门的狗门给她打开。”

狗门被打开之后不到两分钟,就看到白卿依站在那个只有半米高的狗洞门口皱眉。

她知道,肯定是殷敏擎搞的鬼,他一定能够看到自己!

殷敏擎这个变态,这是想让她钻狗洞?

她微微蹲着身子,想要顺着殷敏擎这种变态心理满足他,可是……

心里的自尊一直都在跟她抗衡,告诉她不可以钻狗洞!

最后,还是自尊战胜了她,白卿依提着裙摆往前跑去,希望能够赶在八点之前进门。

好在她跑了不远,就看到了一颗歪脖子树从殷家大宅外面,长势喜人的伸进了殷家院子里。

她托着裙摆,顺着树干往上爬,手都磨破了,咬着牙拼尽全力上了树。

松了口气,她小心翼翼的跨过围墙上的电网,就听到‘刺啦’一声,婚纱下摆被扯出了一个大窟窿。

秀眉微微一皱,她那里还顾得上这些,眼睛一闭,从围墙上跳了下去……

昨夜里刚下过雨,围墙里面还是泥泞的土地,摔在泥巴上,白卿依也没觉得有多疼,只是脚踝有些不舒服,再看身上这件婚纱,早就变成了乞丐服。

“哎?老殷,那是……”一道声音传入白卿依耳中。

慌乱抬眸,就看到殷敏擎的父亲,殷凤君和另外一个男人朝着自己走来。

好尴尬……

白卿依低着头,唯一的想法,就是找个地缝钻进去!

周围无处可逃,她也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殷叔叔,早……”

殷凤君也没想到,自己跟朋友散步居然看到这么一幕,愣了一下,眸色沉了沉:“早。”

“那个……”白卿依一双小手无处安放,美眸中闪过尴尬之色:“其实我在跟殷敏擎闹着玩儿的,就是,就是打赌……”

不等殷凤君说话,白卿依摆摆手跟他道别,托着脏兮兮的婚纱,就朝着别墅跑了过去。

一进门,就看到殷敏擎正神色平淡的吃着早饭,那煎蛋的味道还香喷喷的,瞬间,白卿依的肚子就咕噜噜的叫唤起来,她一早上就被秦嫣那个猪队友给叫起来,别说早饭了,水都没喝上一口!

“哈哈哈,这儿哪儿来的乞丐啊?”楚灵音看见白卿依,嘲讽开口:“真是不知廉耻啊,一大早穿着婚纱就进门了,当自己是来结婚的啊?”

她还不认识白卿依,虽然觉得眼熟,而且白卿依又漂亮,但还是出口讽刺道。

“殷敏擎,不是你让我来结婚的么,为什么不让我进门!”白卿依没空跟楚灵音在这儿废话,直直的站在餐桌前,质问着悠闲吃早餐的殷敏擎。

“什么结婚?你……你是白卿依?”楚灵音意识到,眼前这个狼狈的女人就是殷敏擎的未婚妻,瞬间就蒙了,尖锐的嗓音划破了餐厅里的空气,指着白卿依大喊着:“你真的是白卿依!”

殷敏擎鹰眸微微一转,落在浑身狼狈的白卿依身上,端起桌上的牛奶,优雅的喝了一口,不急不缓的样子,真的让白卿依觉得很欠扁!

“表哥,她怎么可以跟你联姻呢,你是不是糊涂了!”楚灵音急的站起身,皱眉看着殷敏擎。

殷敏擎黑眸抬起,在白卿依身上扫过,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

“这是我的选择。”

他的语气也低沉,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更像是一种宣誓主权。

这一切来得都太不可思议了,倒是让楚灵音难以接受,她一直爱慕的哥哥,怎么可能成为别人的丈夫!

楚灵音的美眸直勾勾的盯着白卿依,恨不得将她吞噬,“你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殷家才不会接纳你!”

她的声音像是低吼,浑身散发的怒气。

面对这样的挑衅,白卿依将目光落在了殷敏擎的身上。

殷敏擎正把完这手里的餐具,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到是像在看好戏。

“我没有资格嫁到殷家,难道你就有资格了吗?你可不要忘了你是他的妹妹。”

白卿依表情风平浪静,不缓不慢的将这些话说出来,却字字扎心,直戳楚灵音的心脏。

能够嫁给殷敏擎,这是楚灵音一直以来的愿望,是个明白人都看得出来,可这又是不可能实现的。

一个大的家族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丑闻,所以楚灵音简直就是妄想。

“不论如何,我都绝对不能让你嫁给殷家的,你休想!”

楚灵音瞪圆眼睛,依旧不依不饶,就算她得不到殷敏擎的人,她也不会拱手让人的,更何况还是白卿依。

“现在的情况是,我已经要嫁给了殷敏擎,我们已经有婚约了,这都是明摆着的事实,你还有什么可争论的?”

白卿依早在电梯里的时候,就已经看不惯楚灵音这嚣张跋扈的性格,面对她的挑衅,更是忍不下去。

楚灵音手指着白卿依,拽着殷敏擎的衣角,“表哥,你难道忘了姨妈的事情了吗?你怎么能让她嫁过来呢!”

不光是为了自己,也为了她的姨妈楚瑜,她绝不允许乔温的女儿白卿依嫁到殷家。

这么多年的恨,她不相信自己的表哥都忘记了。

“已经决定的事情,没什么好争论。”

殷敏擎怎么会忘记呢?

他心里有自己的打算,一步步报复,才能让他获得心灵的安慰。

“表哥!如果她嫁过来,又像那个贱人一样,对殷家就是最大的危害。”

楚灵音心急如焚,她不能看着白卿依嫁过来,更不能看着她坐上殷家少奶奶的位子,甚至还成为自己的表嫂。

这对她将是最大的打击,无论如何她都要争取一下。

殷敏擎不为所动,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揉了揉他的太阳穴,似乎有些烦躁。

可他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这倒是让楚灵音着急了。

“表哥,她和那个贱人长得太像了,这样姨夫也是别有用心的,肯定是想替那个贱人养女儿。”

逃!

脚下步子加快,强忍着身体被撕裂般的痛楚,白卿依跌跌撞撞的捂着被撕扯的凌乱不堪的晚礼服,冲下楼。

耳边还带着没有退却的潮红,脸颊烫的能滴出血来。

她的鼻尖似乎还萦绕着房间里的男人身上的味道,一波一波撞击着她的意识!

她与殷家的联姻结婚日子就定在后天,而她在今天失了贞洁!

伸手拉着礼服把胸前的吻痕盖住,眼底满是屈辱。

泪水充盈,她咬着牙努力不让眼泪滑出来,颤抖着声音一遍遍的重复:“冷静……冷静……”

她现在还不能杀人,守了二十一年的身子就这么被一个不明不白的人给糟践了,她甚至没能看清那个人的长相!

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那张苍白的脸,她的心就猛地一痛。

她已经没有了陪在他身边的资格,后天的婚礼是她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深呼吸后,她放下手中的刀,失魂落魄的回了家。

“见到殷少爷了吗?”

才刚进门,后母秦嫣就冲了过来,她的眼圈红红的,此刻大大的瞪着,死死的盯着白卿依。

白卿依摇了摇头:“没。”

“那你回来做什么?!”秦嫣的声音骤然拔高,使劲推了白卿依一把,指着她的鼻子狠狠的咒骂:“你爸爸养你二十年,你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吗?”

“不是的,我今天……”

“你还顶嘴!要不是为了你的设计梦,你爸爸怎么可能中了别人的圈套,被骗成这样?真是老天不开眼啊!”

说完,秦嫣的眼睛瞥见了她而后的吻痕,眸子骤然瞪大,不可置信的指着白卿依:“你还敢出去偷人,你对得起你医院里的爸爸吗?”

又来了……

白卿依蹙眉,清冽的眸子瞥过刚从楼上走下来的姐姐白锦心,从秦嫣的身边绕开:“我累了,先上去休息了。”

岂料还没走出半步,就被秦嫣一把抓住了手腕!

秦嫣的眼睛发亮,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依依,要不你出去卖吧?”

白卿依的眸光骤然变冷,把手腕从秦嫣的手心里淡淡的抽了出来,看着她憔悴的脸问:“殷敏擎不是都同意结婚注资了,你到底还想我怎样?”

在所有媒体记者面前被羞辱她受了,跪在殷家大宅门前整整一天没见到人的委屈她吞了,已经换来了殷家的注资,为什么秦嫣还是觉得不满意?

“你什么意思?我这不都是为了咱家好吗,不都是为了你爸爸好吗,你也知道你那个病秧子哥哥在瑞典治病要多少医药费,你……嗳,你站住!”

秦嫣还准备再说,白卿依已经上了楼,将房间反锁了起来。

她的后背紧紧贴着房门,顺着滑落蹲在地上,从喉间溢出低低的哭声来。

她什么都知道,所以她没有怨言。

调整好情绪之后,她才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洗澡,浴缸哗啦啦的水声波动下,她的脑海当中不断浮现出,在男人的撞击下发出的一声又一声靡丽娇喘的画面。

一次次强撑着想逃跑,又一次次的被抓回去按在床上更猛烈的侵占。

她无助的哭声下,听见他略微沙哑的声音,戏谑的调戏:“叫出来,我会轻一点。”

那声音低低的,带着别样的魅惑。

天杀的她竟然信了他的邪,当真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娇吟声来!

靠!

那人百分百不是她,不是!

愤恨的磨着后槽牙,她脑袋放空想了片刻,才拿起手机百度“处/女膜修复手术”这几个字样,哪怕心知殷敏擎娶她的真正目的,她也要以防万一的备着。

一想到殷敏擎阴冷的眼神,白卿依的身子就忍不住发凉。

为了乞求他帮助白家渡过难关而跪在别墅门口的时候,她匆匆瞥见他在车内的身影,殷敏擎的面庞疏冷,望向她的时候阴寒蚀骨,嘴角噙着嘲弄的笑意。

那一眼,就让她确定了,他还是当年的那个他。

那个恨她入骨,恨不能把她抽筋扒皮,折磨致死的他!

而他的注资,说到底,也不过是为了报复她洒出来的鱼饵。

白卿依脸色越来越黑,柔软的指腹滑过手机屏保上殷敏擎的不带任何表情的脸,故作轻松的浅笑一声:“如果我的深情能让你有报复的快感,我很乐意每天演戏给你看。”

毕竟就算看在一个亿的注资的份上,要她装模作样以满足他的变态心理,也不算过分。

所以,现在对白卿依来说,做好这个手术,然后让殷敏擎满意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在这个社会,有钱才是硬道理!

自从用度娘百度了如何修补手术之后,白卿依就接到了好几个推广广告,让她很无语,好在她选了一家口碑不错的医院,来进行这个手术。

三天后,白卿依在护士的陪同下,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心里那块石头,也算是落了地。

至少,这样可以让殷敏擎满意,不是么?

“白小姐,你的手术很成功,只要在病房里暂时休息一下,没有其他的问题,就可以回去了。”护士叮嘱着白卿依,在他们医院里,这种手术太多了,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白卿依轻轻点点头,有些疲惫的跟着护士朝着病房方向走去。

前方,忽然从电梯里走出来一伙人,走在最前的,竟然就是她的未婚夫殷敏擎!

颀长的身形,修长的双腿,快步的走在人群最前端,如众星捧月一般的耀眼。

他紧皱的眉头似乎是有很焦急的事情,眸中阴沉着颜色,走在他身后的女人快步的小跑着,低声说着:“所以……江落心……后来……”

“表哥,你慢点走……”楚灵音快有点儿跟不上殷敏擎的长腿,皱了皱眉。

殷敏擎忽然住了脚步,转眸阴沉着脸看着她:“够了!”

“她现在在哪!”殷敏擎低声呵斥着:“说!”

“就在前面VIP病房。”楚灵音指了指前面的方向,心里酸了吧唧的,声音也有些闷闷的。

殷敏擎插在兜里的手忽然抽了出来,大手一挥指着后面的一群人低声:“你们都别跟着了!”

他动作太大,一不小心就打在了白卿依的包包上,直接将她的包给打掉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