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豪门再宠:哑妻甜如蜜 连载中

豪门再宠:哑妻甜如蜜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须尽欢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许久后,某帝国总裁抱着一个撸奶瓶的漂亮宝宝进了会议室,高层们一个个晴天霹雳……男人冷扫全场,蹙眉说话。“就生了一个,怕丢了!”展开

本书标签: 须尽欢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可是……

酒酒看向肖擎战,他剑眉微蹙,似乎在暴怒的边缘,酒酒有些无奈,嘟着红唇,抬手白皙好看的手,缓缓的……织着手语。

“我知道了,擎战。”

手又被肖擎战捉住,肖擎战深邃的鹰眸,看着她气鼓鼓的神情,又落在她圆润葱白的长指上,她的指尖圆润粉嫩,但是没有任何的装饰,肖擎战转头,对身后的属下冷声道。

“让团队过来,打扮好未来的肖太太之后,就上飞机。”

“是,肖先生。”

阿川恭敬应着,酒酒被紧握的胳膊瞬间松了下来,肖擎战转身离开。

属下去办理出院手续,酒酒环顾这间温馨的病房,还有阳台上,她种得满满的花朵儿,有些舍不得,窝进沙发里,抱着枕头,静静的等着。

十分钟后,

团队出现在酒酒的面前,看着他们整整齐齐站在自己面前,脸上都是专业的微笑,酒酒表现得很得体,也很大方。

这三年,

她虽然住在医院里,但是也没少学东西的!

只是她很惊讶,肖擎战竟然一句话,就把这座城市顶尖的设计团队全都召过来了,而且是最短的时间。

设计师们也被那窝在沙发里的软萌少女惊艳,一个个好奇的打量着酒酒,好几秒都没有回过神来。

来的路上,

他们还有些担心肖先生的未婚妻性格刁蛮,不好靠近,却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个漂亮的粉嫩小姑娘!

那样慵懒美丽的少女,像极了顶级富养圈养的名贵小猫咪,让人看着……真有些爱不释手的!

专业素养与美艳的惊喜让他们迅速恢复了冷静,一个个上前礼貌又恭敬的和酒酒打招呼,酒酒笑着点头,抬手和她们织谢谢的手语。

设计师们看酒酒不说话,心下都有一些紧张,于是工作起来越发的细心和体贴,都想要在酒酒面前好好的表现一番。

他们有着丰富的设计经验,眼光独到,甚至他们所有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如果能把肖太太精心装扮好,那必定心动全城!

酒酒被他们扶着坐到了椅子上。

每一位设计师都在替她做最精良的设计,连指甲的颜色都是与肌肤、服装、发饰最为合适的颜色。

酒酒把她们的模样一一记在心里,这些设计师,不说整个团队,就是其中一个,也是需要提前预约的,而且价格昂贵,还不一定能如期排得到队。

肖擎战究竟是什么人?

他为什么只用了一句话,就让这些顶尖的团队十分钟就出现在这里。

酒酒蹙眉的小模样把设计师们都吓了一跳,她们以为肖太太不满意他们,一个个的更加紧张起来!

如果让肖先生知道,她们可就别想在时尚界再混下去了!

于是大家的工作更加的严谨细致起来!

整整二个半小时,酒酒都跟着她们忙忙碌碌,一会试色,一会试衣,一会用电脑搭配……

……

当时装设计师把最后的腰饰贴好,指腹流连过她后背那一排闪亮的钻石时,就有工作人员抬着椭圆形的雕花长镜走到她的面前。

“唐小姐,您看看,还满意吗?”

设计师眼睛里惊艳重重,轻扶着酒酒,染着流光缓缓转身……

“砰……”

几颗尖锐的石头滚进枯井里,吓得酒酒猛的睁开眼睛,下意识的慌乱往后靠去!

井底阴气森森,光线昏暗,酒酒抖着身子倦成一团,双手死死的护着肚子。

宝宝似乎也被吓了一跳,不安的踢了踢,唐酒酒急忙伸手轻抚着腹部,无声的安慰着孩子。

仰头,

看着长长的枯草缝隙里投下来的几缕星光点点,泪珠从眼角滑落。

这是……第一百八十四个太阳!

她被关进唐家别墅后山的枯井里,已经六个多月了。

而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二十五天,就要出世!

枯井壁上的大屏幕突然间亮了起来,酒酒慌忙抬手遮住眼睛,可耳朵里却还是刺进那对狗男女调情的声音。

“你好坏呀,这是厨房呢!”

唐一宁羞红着脸蛋,捶打着从身后抱住自己的男人,而俊朗的男人看到她欲拒还迎的模样,眼里火热一片,唇边勾着邪肆的笑意,更加大胆的动作了起来。

很快,

碗筷哗啦啦的掉了一地,夹杂着唐一宁的一声娇腻尖叫,清晰的传进了酒酒的耳朵里,声音越来越大……

酒酒落着泪,睁开血红的双眼,恨恨瞪着大屏幕里的那对男女。

——莫修远和唐一宁!

唐一宁故意身子往前一扑,脸蛋贴近摄像头,将自己得意的笑,不断的放大,似乎能透过屏幕看到可怜的酒酒。

这是她为了折磨酒酒,故意在井底装的大电视,为的就是让她看清楚,莫修远真正爱的,是她唐一宁!

“修远,我和酒酒比起来,谁好看?”

肖修远额头汗珠坠落,神情迷醉,将唐一宁抱在怀里,笑了起来。

“我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模样了,我也没有喜欢过她,我爱的一直都是你,一宁,我真的很爱你!”

“修远,我也爱你!”

看着她们在厨房里纠缠的身影,听着她们深情蜜意的话,酒酒捂着剧痛的心脏,眼泪大滴大滴坠落。

愤怒在燃烧……

酒酒咬牙,捧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撑着井壁上的泥石,想要站起来,去砸了那部电视,可是她太瘦了,六个月的折磨,一天一碗稀粥,她早已骨瘦如柴,只剩下一个突兀的肚子。

莫修远,

不止是她的男朋友,还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呀!

唐一宁为了刺激酒酒,让她痛苦,总是故意和莫修远做这种事情,不止是厨房,还有洗手间、花园、屋顶……别墅的每一处都被他们留过痕迹,每一次,唐一宁都会把针孔摄像头,先藏好,再在她的面前出演这种大戏。

而她唐酒酒,是唐一宁和唐夫人下药,在她昏迷的时候,把她关进这里的!

曾经,

她每天都在绝望中幻想,莫修远能看在以前的感情上,可怜她,救救她,可是六个月过去,他只顾着和唐一宁疯狂,连提都没有主动提过她的名字!

从头到尾,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修远,她被关在井里已经六个多月了,你就一点也不想她吗?”

唐一宁看着隐形摄像头,眼神里的得意和猖狂肆意张扬,她抱着莫修远,娇滴滴问他。

枯井里,酒酒抱着自己的头,肝胆俱裂!

“想她干什么?估计尸体都被老鼠吃坏了,到时候让人把井填了,别让人知道了就行。”

莫修远早就被唐一宁娇嫩的身体迷住,只想得到她的激情和唐家的帮助,不顾一切的疯狂着,他才不想去管唐酒酒的死活,那个傻女人,还以为他喜欢她呢,知道唐家还是要捧唐一宁之后,他就马上改变了主意,他抱着唐一宁,在她耳边轻语。

“宝贝,唐酒酒的股份和房产都转过来了吗?”

“转过来了,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了,妈妈也是知情的,她的养父养母出了车祸,恐怕也已经死了,修远,她到现在都以为,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呢。”

“嗤……”

莫修远发出鄙夷的声音,心底却莫名的翻涌着嫉妒和重重怒火。

那天晚上,他本来是要去把唐酒酒做了的,迫不急待的赶过去,兴冲冲推开房门,里面却没有唐酒酒的人影。

莫修远脑海里一出现唐酒酒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翻滚,就愤怒得失去了理智,砸碎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像疯了似的怒吼,后来……唐一宁出现在他的身边。

唐一宁热情、漂亮,打扮又性感迷人,根本不用费什么功夫,就滚到了一起。

想着唐酒酒那个贱人早就被别的男人睡过,莫修远眼里心里都不是滋味,喘息着冷笑。

“那个野种,谁愿意谁就认吧,别赖在我的头上。”

酒酒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嘶叫,唐一宁下药害了她的喉咙,加上半年没有说话,她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她真的很想要站起来砸掉那台大屏幕,可屏幕里的男女却恩爱得分都分不开,不停的在厨房里……

所有的隐秘都露在酒酒的面前,看得她双目斥红,心痛如焚!

原来都是她们……

爸爸妈妈被唐一宁害死了,那可是唐一宁的亲生父母啊!!

一宁是唐家抱错的养女,酒酒才是正经的唐家大小姐,可唐父唐母却一心疼爱唐一宁,对她这个亲生女儿厌恶得很。

唐夫人甚至希望她回到原来的家庭去,不要影响一宁的发展,唐一宁已经是安城的名媛,唐家突然间多出来一个这样的女儿,让她们觉得丢尽了脸面。

当所有的真相那样赤果果的呈现在眼前时,酒酒觉得很恶心,恶心到她不想再活下去。

既然唐家的每一个人都希望她死。

那就死吧!

她侧躺在枯草上,一动不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他们的肮脏事情和父母的无情抛弃。

风从井口压进来,冰冷拂面,酒酒抬着泪眼迷离的眼睛,啊啊痛哭起来……

肚子里的孩子似乎也害怕着,越来越不安起来,酒酒抱着自己的肚子,心尖狠狠颤抖,她在心里哭喃。

“对不起,孩子,对不起……”

“如果可以,我会把你生下来,好好把你养大,可是妈咪无能,只怕连和你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绝望像条长河,没有尽头,更没有希望,不知道过了多久,枯井井口上的枝桠被拨开……传来沙沙的声响……

酒酒黯淡的眼神亮了起来,手伸向井口,啊啊的喊了两声,她想要说两句话,可是她说不出来了,啊啊难听的声音急得她冷汗淋漓。

腹部涌来尖锐的痛意,鲜血突然间像潮水奔了出来,血腥味瞬间在整个井底清晰无比。

酒酒伸手一摸,依稀看到鲜血满满,眼里恐惧迅速蔓延……拼命的伸手拨着什么东西弄出声响,她想让井口上的人发现,然后救她出去。

她要流产了,孩子出问题了,她现在在流血。

上面的人似乎听到了什么,停顿了一下动作,十几秒钟后,有个什么东西更加凶猛的砰砰砸了下来,汽油味瞬间充斥在整个井底。

砰……

又是二桶被打开盖子的汽油,油汩汩的疯涌窜出,浸湿井底所有的一切,很快……染到了酒酒的脚下。

酒酒闻着汽油味,吓得嚎啕大哭,蹭着湿泥土,拼命往后退,她想要躲远一些,想要逃走。

救命……

谁来救救我!

心在呐喊,身体却笨拙不堪,她逃不开,也躲不掉,绝望让酒酒看到了死亡,甚至……看到了出车祸的养父母的脸,他们在朝她招手。

啊啊……

泪水滑落时,她看着上面一根烟火星子坠落,像个定时炸弹,轰的一声,火光四起,火势迅速向四周蔓延。

烟雾与灼热扑向酒酒,酒酒惊慌失措抱着自己的肚子拼命的往没火的地方乱爬。

鲜血在她的身下,拖出一条长长的印记。

孩子在肚子里动了动,突然间又安静了下来,酒酒拼命的抚着肚子,啊啊的沙哑喊着……叫着……可是孩子就是没有了动静。

浓烟灌入她的鼻息,烈火寸寸逼近,燃烧的火焰里,倒映着酒酒绝望、苍白的泪颜……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