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诸天武道强人 连载中

诸天武道强人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青匆客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诸天之内,武道高手,尽是踏板,强人无惧,狠人无敌,神人无名。 这是一个强人狠人在一个个诸天世界无敌的故事。展开

本书标签: 青匆客 仙侠修真

精彩章节试读:

林平之人品上乘,可惜武功下乘,家传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本就不行,他还没练到家,打起架来都没力,三两下就被余人彦压在身子底下。

“格老子的,哪来的兔爷打扰爷爷的雅兴。”余人彦制服林平之后,得意的对他说道。

至于林平之的那群跟班,已经全部爬在地上,其中还有三个被直接打死,劳德诺和岳灵珊假扮的爷孙躲在角落,一直看着林平之被欺负。

“二师兄,我们要不要帮帮那公子?”岳灵珊正直花样年华,眼见林平之为“帮”自己而受辱,顿时想出手。

“等一等,不要坏了师傅的大事。”劳德诺扫了一眼坐在一边,老神在在的王忠,压下蠢蠢欲动的岳灵珊。

王忠一直对酒馆里的事情冷眼旁观,自顾自的喝酒吃菜,根本不管闲事。

余人彦和他两个师兄毕竟是青城派的高徒,眼力见还是不错的,一眼就看出王忠不好惹,自是不会去招惹,屹然让王忠周围变成一块禁区。

被余人彦压下的林平之,虽然武功不行,可毕竟是年轻人,被余人彦激了两句后,热血上头,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一刀就捅进了余人彦的肚子里。

余人彦致死都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林平之这个公子哥手里,余人彦两个师兄也吓傻了,余人彦可是余沧海的亲儿子,如今死在福州城外,他们回去怎么交代。

不好交代也必须交代,余人彦两个师兄留下一句狠话,抱着师弟的尸体就走了。

余人彦这一死不要紧,林平之这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为福威镖局引来一位大敌。

戏看完了,王忠也丢下一锭银子,起身离开,至于其他人他也不管。

王忠走出酒馆,身子就如同离弦之箭,飞射而出,行走间如同一只大鸟,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岳师兄既然来了,为何要走。”王忠一边运起轻功,一边大喝一句,声音有如洪钟,原本躲在酒馆不远处树林的岳不群顿时面色一紫,不自觉的运起华山派嫡传“紫霞神功”,这才压下翻涌的气血。

片刻功夫,王忠就看见一个玄衣中年人站在树边,此人五缕长须,手拿一把长剑,看上去像个读书人多过像武者。

此人就是华山派掌门,外号君子剑的岳不群。

刚刚王忠坐在酒馆里,看似在喝酒吃菜,其实一直暗中观察左右,直到林平之杀死余人彦,才被他察觉出岳不群的一丝气息。

“费师弟,没想到你也来了福州。”岳不群看见王忠将近,双手抱拳向他打了一个招呼。

五岳剑派自结盟后,五派中人就以师兄弟相称,王忠附身的费彬与岳不群是同辈,不过年纪稍轻,所以是师弟。

“岳师兄连自己亲生女儿都派到福州来,看来对辟邪剑谱势在必得呀!”王忠懒得与岳不群这个伪君子虚与委蛇,直奔主题道。

“费师弟误会,我是接到线报,有人将对福威镖局不利,这才派遣门下弟子前来打探,也算是个历练。”岳不群被说中心事,却一点不慌,瞎话张口就来。

“福威镖局与华山无亲无故,一南一北,相隔千里之遥,只不知岳师兄为何救援福威镖局?”王忠笑嘻嘻道。

“华山与福威镖局同属正道,理应相互扶持。”

“哈哈!”王忠听到岳不群的话,忍不住哈哈一笑,道:“岳掌门好不坦白,看上辟邪剑谱就看上,找个这么蹩脚的理由,是侮辱费某的智商吗?”

岳不群原本一直淡然的脸色开始阴沉下来,他在江湖上外号“君子剑”,向来被标榜为谦谦君子,被王忠这一说,万一传到外面,他这“君子剑”还怎么当。

“费师弟对某误会太深,只是不知师弟所来福州何事?”岳不群眼中开始冒出危险的寒光。

“费某向来光明磊落,明人面前不说假话,辟邪剑谱我没兴趣,不过你华山派也别想了,还是赶紧回去吧!”

王忠根本不怕与岳不群撕破脸,现在明眼人都知道左冷禅的野心,五岳剑派看似连成一气,其实貌合神离,只是有层遮羞布而已,王忠现在就是将这层布遮掉。

“费师弟,你们嵩山派虽为五岳盟主,可管的未免太宽。”岳不群说话语气开始重了起来。

“没办法,我嵩山派家大业大,千多号弟子要吃饭,费某总得操心。”王忠慢慢调动丹田内力,随时准备动手。

“实话告诉岳师兄吧!我嵩山派想与福威镖局合作,为低辈弟子寻一条出路。”

岳不群听到王忠的话,开始有些举棋不定起来,他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最终要的问题。

福威镖局不仅有辟邪剑谱,更有万贯家财,纵横五省的镖局生意,每年都有近十万两以上的收入。

嵩山派位居北方,若是与福威镖局合作,镖行天下,贯通南北,那生意利润更能扩大十倍,从此嵩山派发展再无后顾之忧,别说上千弟子,就算再招一倍人数,也不愁没有发展。

福威镖局本身就是一个大金矿。

可笑那么多人都盯着一本“辟邪剑谱”,却忽略了福威镖局的生意,丢了西瓜捡了芝麻。

岳不群聪明绝顶,不过几个呼吸间就分析出嵩山派和福威镖局合作的后果,更是不愿意见嵩山派做大。

“费师弟,听闻你的大嵩阳掌冠绝武林,为兄心生向往,可否赐教。”

岳不群到底是武林中人,最后想到的解决办法还是武功,他也有这个自信。

十多年前,日月神教前任教主任我行,相约五岳剑派比武,只有岳不群和左冷禅能与任我行过几招,他岳不群可说是五岳剑派第二高手。

岳不群打的主意很简单,在这将费彬打退,然后立刻赶往福威镖局,促成两家合作。只要得了福威镖局这个财源,华山派复兴指日可待。

他岳不群还要感谢王忠,若不是得他提醒,岳不群恐怕要失去复兴华山最好的机会。

“早听闻华山紫霞神功威力无测,今日有缘领教岳师兄高招,费某不甚荣幸。”王忠怎么会怕岳不群,正好他“嵩阳心法”有成,就拿岳不群试试手。

嵩山,古称“外方”,夏商时称“嵩高”,西周时称为“岳山”,以嵩山为中央左岱右华,定嵩山为中岳,始称“中岳嵩山”。

嵩山之上有两个赫赫有名的江湖门派,一为禅宗祖庭“少林”,一为五岳剑派中的“嵩山派”。

这两派同为正道支柱,尤其以少林地位最盛,少林主持方正大师更被誉为正道第一高手。

嵩山剑派掌门左冷禅也是正道三大高手之一,仅次于少林方正大师和武当冲虚道长之下。

十多年前,五岳剑派会盟,对付黑道第一大派日月神教,以左冷禅为盟主,正式拉开正邪对立的局面。

这些年来,五岳剑派与日月神教交手多次,其中以嵩山派与之交手最多,可谓正道急先锋。

通过彼此交手,嵩山派踊跃出“十三太保”等高手,享誉江湖,左冷禅得十三太保相助,嵩山派名声渐渐压倒少林武当,作为掌门的左冷禅野心大增,有一统五岳剑派,将之合并成一门的野望。

嵩山派与少林同在嵩山,却彼此不相往来,虽无矛盾,暗地里总有竞争。

今日嵩山派校场之上正在进行每年一次的大比,由十三太保之一的“大嵩阳手”费彬主持。

这位大嵩阳手是掌门左冷禅的四师弟,武艺高强,掌力惊人,更可怕的是杀性十足,这些年死在他手上的日月神教中人不计其数,杀性乃“十三太保”之冠。

因为杀人太多,费彬身上煞气极重,整个嵩山派只有左冷禅不惧他的煞气,就连同为十三太保的其他十二人都对费彬敬而远之,更何况是低辈弟子。

嵩山派每年都要通过大比考效门下弟子的武学进度,通常由十三太保中的一人轮流主持,今年轮到费彬。

费彬为人刚正,对弟子尤为严格,却刚正不阿,不偏不倚,所以威望很重,屹然是嵩山派副掌门,由他主持大比,自然无人敢出差错,短短一天内就决出十大弟子。

所谓十大弟子是嵩山派二代弟子中最强的十人,这十人不论人才和武功都冠绝当代,屹然是下一代“十三太保”,甚至有不少弟子揣测下一任掌门就在这十大弟子之中。

当然,每年大比十大弟子都不一样,嵩山派只取其中最强十人,下一年里重点培养,所以十人中少有被同代弟子超越的。

这套制度既保证嵩山派精英弟子的地位,又能给所有弟子公平挑战的机会,激励弟子上进心,听说就是费彬提出,左冷禅通过实行。

自从这套制度成立后,嵩山派二代弟子中精英辈出,尤其是十大弟子,五岳剑派中也只有掌门大弟子可与之堪比,如那华山派令狐冲。

华山派也就一个令狐冲,可嵩山派却能保证年年都出精英,这点就连少林武当都做不到。

嵩山派大比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十大弟子间的比斗,决定十人排名,获得第一的弟子将会得到巨额奖励,不过这次比斗不对外公开,其他弟子无缘一见。

十大弟子排名赛就与费彬无关,因为十大弟子大多是十三太保的嫡传弟子,自有师门长辈看护比试,而费彬从未收徒,自然不用负责。

大比结束,费彬就向掌门左冷禅回复。

“费师弟,这次大比可有优秀弟子冒头。”左冷禅在嵩山派的议事厅,坐在主位之上,费彬来了后直接坐到次席。

“回掌门师兄,这次大比十大弟子变化不大,只有一人被顶替,他是丁师兄的弟子,很是不错。”

左冷禅抚须含笑,很满意道:“我嵩山派优秀弟子层出不穷,多赖费师弟搞出的这套大比制度。”

“掌门师兄客气。”

费彬冷脸冷面,一直不为所动,左冷禅早就知道这个师弟性格,也不奇怪。

“费师弟,我们这一代大多收徒,只有你我还未有亲传弟子,这次大比可有入费师弟眼的。”

“回掌门师兄,我最近内功又有精益,实在无暇授徒。”费彬一本正经的回道。

“哦!”左冷禅双眼一眯,仔细观察了费彬一眼,然后笑道:“费师弟的嵩阳心法就快突破第八层,可喜可贺。”

左冷禅虽然在笑,可费彬却感觉他笑容中蕴含一丝冰冷。

整个嵩山派,只有左冷禅突破嵩阳心法的第八层,武功冠绝武林,后来为对付日月神教任我行的“吸星大法”,另辟蹊径创出“寒冰真气”,而一代弟子中,就算排名第二的托塔手丁勉也只练到第七层。

如果费彬突破到第八层,武功必然大进,嵩山派除了左冷禅外,无人是其对手。

以费彬堪比嵩山派副掌门的地位,加上武功大进,地位将毫无争议的威胁左冷禅。

“只是有些领悟,却不敢保证一定能突破,所以师弟我准备闭关一段时间。”费彬似乎没有见到左冷禅眼中的忌惮,依旧我行我素。

“费师弟这些年来苦练武功,我们这一代无人有你勤勉,有此成绩也不奇怪,只是武学之道在于一张一驰,你也不要太勉强自己。”左冷禅说了几句场面话就让费彬离开,自己去观看十大弟子的排位赛。

费彬离开议事厅后,直接回到自己房间。

作为嵩山派的十三太保之一,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费彬的房间颇为简朴,几乎看不到什么贵重物品,最引人注意的是一排书架。

费彬一个武人,书架上自然不是四书五经,而是一些武学秘本。

能这么堂而皇之放在房间里的,自然不是什么武林绝学,而是费彬这些年来从江湖上搜刮来的大众武学,多为外家拳脚功夫,十分普通。

虽然这些武学普通,几乎都是流传很广的功夫,如“太祖长拳”,“罗汉拳”,“铁布衫”等等基础功夫,可每一本上都有费彬所著的详细注解,对于那些没练过武功的人来说,无异于神功宝典,最少省去十年功夫。

这里是嵩山派的驻地,更是一代弟子的住所,费彬将这些秘本随意放着也不怕谁来偷。

费彬随意拿出一本翻了翻,有些感叹的自语道:

“没想到来这个世界已经快三十年了!”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